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民间观点 > 内容

中国是否应该进行境外军事事行动?

来源:新浪军事 责编:大嘴 作者:中因 时间:2008-11-29

【深度分析】有所为,有所不为——中国是否应该进行境外军事事行动?

  长期以来,中国奉行的都是保守主义的国土防御作战,军事建设都是立足本土力量合成,对外的军事投送能力有限。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军事力量依然没有脱离大陆军的色彩。所以在此次汶川大地震中,中国军队的投送能力仍然受到外界质疑。尤其是在机动性强的大型运输机方面,中国尚不具备完整的装备条件,这也是运十下马的代价吧。

  那么,针对英国政府最近提出的让中国军队“加入阿富汗行动”的提议,索马里海盗所刺激的中国远洋投送力量,以及近年来中国日益增大的海外利益、公民安全等,则需要中国大幅度提高海外的军事行动能力。我们在激烈争辩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反思,风起云涌的国际政治局势下,中国到底有多少利益?中国有多大的能力?中国能有什么作为?

  保守主义的思想是制约进攻化战略思维的主要因素,反之,冒进主义则是损害长远战略的利益的主要因素。那么,中国在此形式下,所能采取的方式只有一条——有所为,有所不为。

  何谓有所为?

  即对中国核心利益造成的冲击一定要有所作为!譬如在台湾问题、东海问题、南海问题及藏南问题的领土问题上,中国军事力量一定要有所使用,保证国家领土的完整无缺。靖绥主义的思想,妥协的处置方案必不可取。尤其是在中国综合力量不断提升的情况下,中国战略回转空间越来越大,在这一方面更应该不松动。特殊情况下,军事干涉是必然的选择,并依此标准完善近一个阶段内中国军力建设是不可或缺的。

  现代战争有速度快、范围广、烈度强、伤害大、费用高的特点。所以,军事建设及信息反馈系统、打击力、后勤保障能力对战争的胜负具有决定性的作用。高效快速规模化的部队反应,扁平化的指挥系统就极其重要。

  同样地,现代战争从传统领域渐趋向非传统领域拓展,战争的方式也从大规模兵团对抗转向快速灵活的精确打击,信息化战争渐趋替代了机械化战争模式。但我们更应该清醒的看到,即所谓的信息化对抗,也是依附在机械化的“硬件”之上的。战争也更趋化系统化。所以,中国军事力量在境外的行动,也必然会依赖在这个基础之上。

  所以,中国军事力量有所为的基础是军事武装的系统化。做好准备,才可以无往不利。

  何谓有所不为?

  譬如境外军事集团或组织进行的非联合国授权的军事行动——阿富汗战争。从地理位置上看,中亚地区是联系欧亚大陆的节点,美军及北约部队的进驻,其实质就是遏制中国、俄罗斯与欧洲的融合,防止崛起新的地区力量中心。而对中国来讲,打通阿富汗,就形成了中亚五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为依托的地区平衡,彻底破坏了美国把中东地区与这些地方打通连在一起的“大中东计划”。

  但我们看到,俄罗斯人这么爽快的把美国人放进阿富汗,真的那么简单吗?

  俄罗斯人不知道美国人的野心吗?非也!美军进驻阿富汗,除了俄罗斯想把美军同样拖进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一样的境地外,也从心理上暗示中国——只有与俄罗斯合作,才能对抗美国在世界的存在。只要中国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样倒向美国,则俄罗斯完全有能力腾出手来与美国在西线较劲,格鲁吉亚战争即为此例!

  问题是,对于这样一个繁杂的局面,而且是与中国利益有关的问题,中国真能如英国所希望的那样加入其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吗?当然,我们不排除隐匿在阿富汗地区的“东突”分裂主义势力的存在。如果说不除掉其在土耳其、德国、美国的总后台,中国在阿富汗地区对其的打击与在新疆地区的打击没太大的区别。

  还有一点的是,美军在阿富汗的行动,是以“北约”的名义进行。中国如果参与其中,究竟算是“北约部队”呢,还算是“联合国部队”,或者说也算是“侵略军”?再次,即或是中国军队进入阿富汗,真的靠军事手段就能解决阿富汗的问题?况且由此引起的与俄罗斯的猜忌直接断送了中俄战略合作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所以,对兵力进驻阿富汗这个问题,中国有军事上完全有能力,政治上师出无名,战略上得不偿失。

  其次我们看看索马里海盗这个问题。美军一直有一个“千舰海军”计划,也曾力请中国加入,其目的不言而喻,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控制其它国家的海军发展,保证其在全球十六个主要水道的战略封锁。与中国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有关,出没在马六甲海峡海盗曾让美国兴奋不已,强力要求进驻“防盗”。但除了新加坡对其开放海军基地外,马来西亚和印尼都拒绝了其要求,即使在印尼大海啸的时间,其对美国的戒心仍然没消退。你以为往那地方几个亿的砸钱,都是傻子呀?没有战略利益,商人帝国而扔金入水?

  再次我们看,索马里与马六甲的共同点是,这两个地方都是对中国石油运输最有影响的地方;索马里与阿富汗的共同点是,这两个地方都是世界上最穷困最无政府控制的地区。所以,兵发阿富汗或索马里,要解决的不是一个军事问题,而是一个繁杂的政治经济问题。试问,不算中国兵力投送的能力与费用,中国有多少决心去解决这两个地区的根本问题?

  我们再看美军陷入困境的阿富汗与伊拉克战争,让唯一的超级大国先从经济上走向了崩溃,其军事上的崩坍也是迟早的事情。例如1990年的俄罗斯,真正的影响在二十年后表露无疑——谁会把现在俄罗斯和三十年前与美国分庭抗礼的苏联帝国联系在一起?

  所以,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也。

  其实最近有几件事特别有意义,一件是是英国承认中国对西藏统治的合法性,一件是印度外长进入藏南地区,一件是网上风传的梁防长藏南祭奠,一件是巴基斯坦总统向印度示好,一件是印度在索马里击沉了一艘“海盗母船”,一件是发生在印度孟买的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值得注意的是,印度称恐怖分子具有“强有力的背景”支持,“组织严密”、“行动迅速”,“杀伤力巨大”。其反恐司令也丧身于这次袭击之中,让人不由的对这个泥足巨人的行动能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冬天到了,阿三与山姆活跃在雪峰上特种部队估计应该回家了。

  所以,当我们还面临着现实的威胁的时候,最好养精蓄锐,先做好自己的事情。砸了4万亿,能解决国内的问题已经是万幸了。别逞英雄,更别去“英雄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