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防务专家 > 金一南 > 内容

在沟通中加强了解:随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代表团访美见闻

来源:解放军报 责编:大嘴 作者:金一南 时间:2008-04-04

4月25日至5月4日,我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代表团的一员,访问了美国国防大学等若干军事单位。10天的访问在三个方面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安全、交流、素质。 
  “9·11”改变了美国
  这次出访,正值非典蔓延。当我们在纽约入境时,大家担心针对中国来访者的非典检疫并没有出现。美方唯一的举动,是发给每人一本用英、法、日、朝、中五种文字编写的《紧急保健通告》,上面注明“请保存本卡片,如果您生病,请将本卡片交给医生”,医生即刻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联系,仅此而已。我们访问期间,美方不但没有因非典表现出丝毫异常,也没有调整和限制访问项目。在安那波利斯海军军官学院,参观完其他项目后,院长诺顿中将还专门带我们参观了有372张餐桌、能容纳4400多名学员就餐的特大餐厅;在圣迭戈海军陆战队新兵训练基地,司令官休利少将更带我们进入了餐厅后面的全部炊事制作间,这些都是过去因卫生原因禁止来宾参观的地方。从这些举动中,明显可以感觉到美方对我们表现出的放心和信任。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他们对恐怖主义的极端警惕和对反恐的高度重视。代表团抵达华盛顿特区时,先遇到一个不多见的礼遇:美国防大学校长加夫尼中将在机场出口迎接。接下来就是一个没想到的麻烦:上车朝驻地进发途中,遭到弗吉尼亚警察的拦截。陪同的美国军官下车交涉解释,几个警察不是摇头就是耸肩。过一会儿其中一人开始给什么人打电话。再过一会儿有警察上车仔细巡视。最后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一条大狼狗,围绕汽车四周嗅了个遍。折腾半天,终于放行。原来前方有一座桥梁连接五角大楼,我们乘坐的这种大型客车如果装有炸药,足以把那座桥炸毁,所以该路段禁止6轮以上汽车通行。
  有人说“9·11”之后,美国的整个社会心态发生了很大改变,这种说法并不为过。纽约时代广场历来是全美最热闹的地方,现在那里与五颜六色霓虹灯和熙熙攘攘人流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路边阴影下头戴钢盔、身穿避弹背心、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华盛顿特区“零公里”处历来是游人观看白宫的地点,现在游人前面增加了两道钢铁隔离栅、两道水泥隔离墩,中间那条马路则禁止所有车辆通行。美国的任何一个机场,现在不管对旅客还是对行李,都执行空前严格细致的安检手续,甚至所有托运行李都不许上锁,通过X光机检查之后还要全部开箱检查。美国所有重要的军政机关,现在都如临大敌一般在门前设置障碍物,车辆要像进迷宫一样在一道又一道水泥墩中间拐弯绕行,驾车者还要下车,打开汽车前机器盖和后备箱,接受全面探测。
  美国一些人正在转变对华心态
  在各自不同的安全环境和安全追求中,中美双方展开了交流。一段时间以来,两军缺乏交流,此次面对面的接触,使我们更加清晰地感觉到,“9·11”后美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推行单边主义,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别人合作。
  谈到战争问题,美国国家战略研究所一位资深研究员说:避免战争本身不是政策,战争是为自身利益而付出的代价,关键要看这一利益值不值得用战争来争取。谈到为什么不用和平的方法而愿用战争的方法处理争端,他们更有一个怪论:“美国决不接受别人用枪指着脑袋把我们拖到谈判桌前。”如果追问:美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军费开支,遍布世界的军事基地,最先进的武器系统,是别人用枪指你们脑袋,还是你们用枪指着别人脑袋?他们也会觉得这个问题十分尴尬。虽然在众多问题上,中美双方存在分歧甚至基本立场差异,但在这次交流中我们也可以感觉到,美方一些将领和学者在努力营造坦率友好的气氛,努力寻找与我们的共同点。因为在“反恐”这一历史进程中,他们需要别人的合作。
  讨论中双方都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9·11”后中美两国关系出现了新的利益基点,两军关系如何以此为依托进一步发展?一位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参与美中军事交流的美国国防大学教授,用邓小平的一句话描绘两军关系。他说,美中两国有共同战略利益,战略思维却存在巨大差异,现在看摸着石头过河是好方法。看来,我们已经踩到了一些石头,如果能够抓住契机加强合作就非常好,双方关系会发展到10年来的最佳水平。
  访问期间正逢我海军361号潜艇失事,新华社公布这一消息后,与我们接触的美国人都没有借机做任何文章。同是潜艇兵出身的太平洋总部司令法戈上将对我们说,军人是一个危险的职业,他理解这些为国家献身的军人。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总裁、退役陆战队中将斯塔克波尔主持座谈时,更是首先提议:全体与会者向中国潜艇70位遇难官兵致哀和致敬。这些事情让人看到,沟通对于中美两军发展关系的重要。
  只有在沟通中,才能找到新的利益契合点,推进两军关系向前发展。正是基于此,访问期间,我代表团团长裴怀亮中将以“国际战略形势与中国的新安全观”为题,在美国防大学发表演讲,全面阐述我方对“9·11”以来国际形势的看法和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裴校长演讲前会场内全体起立,热烈鼓掌。演讲结束后全体再次起立,报以更长时间的热烈掌声。美国国防大学是其高级军官和智囊人物的聚集之地,演讲过程中很多人不但认真记录,结束后还来索要讲稿。目睹这一场面让人深切感到:中美这两个相距最为遥远的国家,军人之间相互交流对双方来说都既有潜力,也有需求。
  美军重视素质教育
  访问中让我们同样印象深刻的是,美军在素质教育方面的力度。
  一是其机制。美军的军事教育体制初、中、高有机衔接,严密规范,既构成一条清晰明确的军官生长链,也构成一条清晰明确的军官淘汰链。无法跟随体制规定步骤前进的军官,很快会被淘汰出局。
  二是其创新。以美国国防大学为例,其课程每年更新,每3—4年对教学大纲做全面审查。这种审查不是修改已有内容,而是把旧东西全部推倒,如同在一张白纸上重新开始规划。这种机制通过淘汰陈旧的教学内容,保证军官广泛接触各领域的最新信息和最新思想。 
  三是全面发展。美军在职业教育中,特别强调军人的全面发展,目的是使军人不但在军事生涯中具备较强竞争力,服役期满退出现役后,也能成为其他领域的专业人才和领导者。美国国防大学校长加夫尼中将今年6月服役期满,这位获得海洋工程硕士、工商管理硕士的海军将领,退役后将出任新泽西州州立大学校长。其军官集团作为社会的精英阶层,由素质保证了在社会中应有的地位。
  四是珍视传统。美国历史很短,美军的历史也不长,但他们非常重视在这段不长的历史中吸取营养。我军代表团访问太平洋总部时,新任司令法戈上将主持完欢迎仪式后,竟然不要解说员,自己亲自讲解,向我们详细讲述当年日军袭击珍珠港的过程。
  美国海军军规中,专门有一条规定:“海军舰艇在日出至日落期间经过‘亚利桑那号’战列舰纪念馆时,必须鸣号,致行进礼。舰艇甲板上全体可望见纪念馆的人员,应立正并致举手礼,以表示对该舰和全体殉难将士的敬意。”可以想象在这一过程中,“亚利桑那号”由一艘被击沉的军舰,变成了军人感情意志与素质的磨石。
  (来源:解放军报第 09 版 发布时间:2003.06.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