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防务专家 > 金一南 > 内容

站起来的东方巨人

来源:解放军报 责编:大嘴 作者:金一南 时间:2008-04-04

去年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学员来自26个国家。第一周要选几名学员介绍各自国家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边界状况,选谁不选谁,由抽签决定。
  抽签的结果,我被排在第一。
  面对那些投过来的兴奋目光,我知道大家感兴趣的,决不仅仅因为我是第一个发言者,更因为我要讲述的,是一个与他们完全不同的国家。虽然班里的30名军官来自东欧、西欧、中东、南美、东亚及南亚等多个地区,但其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中国。他们很想听听中国人如何阐释他们国家的制度。
  有好心人劝我回避难点。捷克军官米洛斯·罗德维尔悄声对我说:何必真照要求的那样,讲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及其存在理由;反正规定时间有限,讲一下国家的人口、自然面貌、物产和风土人情,时间就到了,政治性问题你可以绕开。
  但我为什么要绕开“政治性问题”呢?我知道,很多学员最大的期待,恰恰是要我在有限的时间内,讲清楚中国与他们大不一样的“政治性问题”:为什么实行共产党的领导?为什么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为什么信仰马克思主义?
  站在讲台上,我只用那些最简明直观、哪怕对中国一无所知的人也能够理解的事实,回答这些“为什么”———
  20世纪初,中国是一个跌倒的巨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任西方列强入侵、掠夺、凌辱;20世纪末,中国已是一个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巨人,独立自主,繁荣昌盛,国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大。连接世纪初与世纪末这百年沧桑的,是马克思主义改变了中国,共产党改变了中国,社会主义改变了中国。中国人民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找到了救国之路和发展之路。
  ……
  台下异常安静。多数军官来自发展中国家,都有类似中国的命运,很多国家现在仍然在受别人的控制。说中国经历的屈辱,他们有同感;说中国现在的成绩,他们由衷赞叹。我现在依然清楚记得那一张张全神贯注聆听的面孔。这些面孔有黑色的,有黄色的,也有白色的。虽然他们生活在与我们不一样的社会制度中,但当你不绕弯、不躲闪、单刀直入只用事实说话的时候,他们理解了你表达的意思。
  对我的发言,全场报以热烈掌声。
  是的,还有什么比事实更有说服力的呢?从19世纪中叶开始,中华民族就面临着两大紧迫课题:救中国与发展中国。而腐败的清王朝一个也完成不了。它本身就变成了中华民族实现自身利益的第一道障碍。一个一而再、再而三丧权辱国的政权,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加速自己的覆灭命运。正因如此,孙中山能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口号,令延续2000多年的封建王朝在中国轰然倒塌。
  推翻清王朝创立民国,但旧中国那种任东西方列强随意宰割的局面并没有结束。北洋军阀主政下的中国,曾经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出席巴黎和会。但就在人们欢呼“公理战胜强权”的兴奋时刻,英、美、法、意、日“五强”操纵下的巴黎和会,将战败国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全盘转让给了日本。北洋政府在轰轰烈烈的北伐运动中倒台了。国民党政权又先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中丢掉了东北,后在1937年的七·七事变中丢掉了华北。为什么日本关东军以19000兵力就敢面对19万东北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为什么日本华北驻军以8400兵力就敢对10余万中国驻军发动七·七事变?
  百年中国的政治舞台,各种力量熙熙攘攘,来来往往,都不乏机会走到前台表演一番,但有谁能够救中国于水火?在守护民族利益和捍卫国家安全面前,这些政治力量是多么的衰落和多么的软弱,而这种衰落与软弱又在招致多么巨大的灾难!100多年的这些教训,一个比一个惨痛、一个比一个沉重。
  在旧中国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的灾难中走出来了中国共产党人,以其震惊中外的艰苦卓绝的奋斗向世界证明: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说: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这既是共产党人的坚强决心,又是共产党人的坚决行动。新中国诞生,标志着东西方列强凭借坚船利炮就可轰破中国国门肆意掠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只有我们,遭受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奇耻大辱的民族,才能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人敢于向国内外一切腐朽的旧势力宣战的伟大气魄和决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国家安全面临重大威胁面前,中华民族100多年来首次不再妥协与退让,选择了坚决抗争。就是通过这个事实,全世界才真正清楚认识到毛泽东那句话: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
  新中国建立50余年来,证明的都是一个道理:100多年来在中国出现的所有政治力量当中,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最坚决、最有效地捍卫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中华民族对今天中国政治制度的选择,是对自己根本利益的选择。
  如果说第一代领导人的历史使命是救中国,并在此过程中实践了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这个真理,那么第二、第三代领导人的历史使命则是发展中国,并在这一过程中用事实证明: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发展中国。这就是邓小平同志说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20多年来,国内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95%,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大大高于同期发达国家年均25%和发展中国家年均5%的经济增长速度,中国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更达到8.9万亿元人民币,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现在中国的钢铁、煤炭、水泥、化肥、电视机等工业产品的产量,以及谷物、肉类、棉花、花生、油菜籽等农产品的产量,都居于世界第一位。外汇储备1999年达到1580亿美元,2000年更达到1656亿,成为世界第二大外汇储备国。这种巨大的历史进步证明着一个道理:只有社会主义才可能使中国获得如此高速的发展。
  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的讲台上,与其说我在解释中国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如说在讲述中国的命运和中华民族的命运。中国的救亡和发展这两个命题,给其他国家的军官留下深刻印象。下课后菲律宾的加维尔上校把我拉到一边,一定要合影留念。印度海军中校卡夫晚上专门赶来,送给我一条印度海军的领带。他们的社会制度与我们不同,但理解了中国人民为什么选择了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
  (来源:解放军报第 10 版 发布时间:2001.07.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