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防务专家 > 金一南 > 内容

消极不是办法,中国不该用沉默对抗威胁论

来源:空天力量杂志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3-03

“中国威胁论”是哪一年产生的?似乎鼓吹这一理论的那些人也不太说得清楚。有人说是因近年来中国增加军费开支、进行武器采购、研发先进装备产生的,于是“中国军力威胁”、“中国导弹威胁”、“中国海军威胁”、“中国太空威胁”、“中国潜艇威胁”、“中国激光威胁”、“中国军事不透明威胁”等等便大行其道。

  “中国威胁论”并非根源于近期中国军力的发展,在更早的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中国威胁论”就出笼了。当时主要不像今天这样围绕中国军队的军费开支、武器装备大做文章,因为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费开支实在太低、武器装备实在落后,实在无法就此做文章,于是意识形态就成为做文章的主要题目了:“红色中国”的“共产主义扩张威胁”:向朝鲜半岛的“扩张”,向印支半岛的“扩张”,整个东亚、东南亚到处都是行将倒塌的“多米诺骨牌”,需要美国大兵不远万里来亚洲到处“防堵”,而且说“防不胜防”。

  其实这也不算资格最老的“中国威胁论”。在新中国成立的久远之前,19世纪后半期“中国威胁论”就出现了。当时美国掀起“排华浪潮”,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劳工利益集团将大批涌向美国西海岸的华工视为“劣等民族和落后文化的代表”、白人“饭碗”的抢夺者、对美国主流文化形成“威胁”,美国政府1882年、1884年先后通过《排华法案》。那个时刻正是中国日益衰落的时刻。衰落的中国依然对别人构成巨大“威胁”,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怪事:怎样解释你不是人家的“威胁”呢?

  查看“中国威胁论”这部粗糙的历史就能基本明白:这不是语言所能够撇清的问题,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事情。看看今日世界,美国全球驻军,美国航空母舰全世界游弋,美国军费开支占全球军费总开支的一半,太空中的美国卫星比其他所有国家的卫星总和还多,美国海军宣布要控制16条海上战略通道――大西洋7条:佛罗里达海峡、巴拿马运河、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斯卡格拉克海峡、卡特加特海峡、好望角航线、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地中海2条: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印度洋2条: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太平洋5条: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望加锡海峡、朝鲜海峡、阿拉斯加湾北航线――囊括了世界上几乎所有重要的海峡和水道。冷战结束后美国进行的“外科手术式”军事打击行动不算,能够被称为“战争”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就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9·11”事件后布什总统说:“任何地区的任何国家现在都必须做出选择,或者跟美国站在一起,或者跟恐怖分子站在一起”;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说:“在追查任何涉案组织或国家时,美国享有不受限制的自由”;由此什么国家边界、什么国际法规和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都不在美国眼里。即使如此,世界各国研究机构、学术团体、专家学者、新闻传媒、或是政治人物也不见有人站出来,大声诉说“美国威胁论”。

  我们中国,一百多年来反复遭受列强入侵,不但多次被迫割地赔款,各个地区也被划成不同帝国主义国家的势力范围,国家安全长期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中。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说:“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这句话代表了整个中华民族的百年心声。中国独立自主了,中国快速发展了,中国不再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了,中国决心建设一支与国家地位相适应、与安全威胁相对应的武装力量了,就成“中国威胁”了吗?

  2005年6月在新加坡召开亚洲安全会议,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日本防卫厅长官大野功统联手指责中国,说看不出中国受到任何威胁,却在增加国防投入、发展军备,对周边国家和地区造成威胁。两位先生如此健忘,仅仅三个多月前,他们还在一起搞“美日2+2会议”,宣布以台湾海峡安全为美日共同战略目标,这就没有对中国国家主权和安全形成威胁吗?如果哪两个国家以美国佛罗里达海峡安全为他们的共同战略目标,美国能不感受到威胁吗?还不用说美国至今对台售武,这难道不是国家关系中极其荒谬的事情:既宣布承认和尊重对方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又在向对方某一地区出售武器,助长该地区的分裂倾向,还说是为了“军事平衡”,那么它是否也能够容忍别的国家到其内部去搞这样的“军事平衡”?


  这就是我们面对的“中国威胁论”。按照这种逻辑,你说你是和平鸽,在别人眼里仍然是威胁。

  但我们仍然必须对别人说清楚,甚至需要非常耐心地说清楚。不是对“中国威胁论”的发起者――那些人头脑中的东西不是我们的道理能够说服的――而是针对旁观者和旁听者。毕竟世界舆论的主导权没有掌握在发展中国家手中。毕竟谎言重复若干遍也有可能变成“真理”。毕竟我们必须适应这个世界――哪怕现存的秩序有多么不合理。

  我们别无选择,必须主动,尤其当别人向我们身上泼污的时候,我们不能放弃话语权。这种时刻的沉默以对,不能称为韬光养晦。我们有发言的权力。我们有威胁的现状。我们有和平的传统。我们有和谐的追求。我们中国人从来不威胁别人。我们中国人也从来不怕别人的威胁。

  根本消除这种论调也许很难。也许我们长期要在这种论调的伴随中发展和成长。但绝对不能让它的存在影响了我们的前进步伐。这就是面对“中国威胁论”,我们应有的气度和格局。
  
  作者:金一南 (完)


图片附件: 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jpg (2007-3-3 00:10, 20.42 K)



图片附件: 中国决心建设一支与国家地位相适应、与安全威胁相对应的武装力量。.jpg (2007-3-3 00:10, 25.34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