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防务专家 > 刘亚洲 > 内容

刘亚洲小传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6-01-28

    刘亚洲,中将军衔,籍贯,安徽宿县。一九五二年十月十九日生于浙江省宁波市。父亲刘建德,时任解放军二十一军一八七团政治委员,母亲陈于湘,于二十一军解放温州时参军,在一八七团任职。刘出生不久,二十一军即赴朝鲜前线。 朝鲜战争停战之后,二十一军家属们纷纷入朝。随母亲入朝,住鱼隐里附近。一九五八年随最后一批志愿军返国,在山西省太原市育英小学学习。(育英小学为军队干部子弟学校,于一九四八年在河北平山县成立,第一任校长为罗瑞卿夫人郝冶平。)一九六六年九月,升入育英学校初中部,旋即爆发文化大革命。一九六七年二十一军由山西移防陕西,父亲时任六十三师副政委,进驻宝鸡。当时学校停课混乱,刘亚洲却利用这段时间攻读了大量古今中外名著。一九六八年三月,被父亲送到步兵一八七团“英雄八连”锻炼。(“英雄八连”是由国防部命名的连队,曾在淮海战役中狙击邱清泉兵团,战剩六人。)四月,“英雄八连”赴陕西延安制止武斗。烽火连天,道路中断,由二十一军报请兰州军区批准,正式参军。从战士当起,尔班副,班长,排长。一九七〇年十一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七二年被部队送到武汉大学外语系英文专业学习。一九七四年产生文艺创作的冲动,于课余时写了不少“手抄本”在同学中传播。开始创作第一部长篇小说《陈胜》。一九七五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民航北京管理局(首都机场)宣传处工作。当时民航隶属空军。一九七九年民航与空军脱离,调入空军,在联络部一处任干事,从事对外空军调研工作。一九八三年报告文学《恶魔导演的战争》以新颖的题材、犀利的笔触,尖锐的思想,震动文坛。九月,空军报社罗军、王哲伟流氓团伙案件发生,因借过两盘录相带给罗军,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一九八四年行政级别由正营降为副营。在受处分降职的次日,开始创作长篇小说《两代风流》。八月,老山战争爆发,随总政组织的作家代表团赴云南前线。中途车翻负伤,仍坚持前住,受到前指表彰。年底,在意义十分重要的全国第四届作家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国作协理事。一九八五年以前线为题材的小说《一个女人和一个半男人的故事》出版,引起极大争议。许多报刊参与讨论。米家山根据故事拍摄了电影,遭电影局否决。三月,应美国国务院新闻出版署邀请,与中国作协副主席冯牧一道访问美国,历时一月。一九八六年由联络部调入空军政治部文化部文艺创作室,专事文学创作。在周鹤官副部长关怀下,由副营直接提到副团。五月,赴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并讲学。一九八七年在美国历时一年,在特定的场合下维护了国家尊严,受到中国驻美大使馆的表扬,回国后立三等功,晋升为正团。年底,率中国笔会代表团赴瑞士参加第五十一届国际笔会大会。一九八八年八月,调中央军委办公厅政治部任干事,晋为副师职,授上校军衔。九月,率中国笔会代表团出席了在南朝鲜汉城举行的第五十二届国际笔会大会。受总政联络部岳枫部长委托,开展对南朝鲜的秘密工作。一九八九年五月,与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金坚范一道出席了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国际笔会第五十三届代表大会。正值北京学潮,西方同攻中国代表团。作为团长,做了义正辞严的驳斥,中途退出笔会。中国与国际笔会的交流至一九九七年才正式恢复。一九九〇年八月,调总参装甲兵装备技术研究所任政治委员、党委书记。因对南朝鲜秘密工作成绩突出,立二等功一次。一九九一年重要作品《广场》出版,被翻译成多种外文,在许多国家出版。一九九一年秘密访问台湾。回大陆后,此行在台湾曝光,引起台湾朝野极大震动。一九九三年一月,调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任副主任,军衔晋升为大校。一九九六年六月,军衔晋升为少将,一九九七年任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后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二〇〇四年三月提拔为空军副政委。

  现年五十三岁的刘亚洲将军,一直被外界视为具有革新精神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其作品以先进的思想理念,分析预测了国际间的争端与突变,并被后来的实事佐证。刘亚洲在八十年初就以一批描写新军事变革的战争作品著称。他的《恶魔导演的战争》、《那就是马尔维纳斯》、《攻击攻击再攻击》等充满阳刚之气的作品,为刚刚走上改革之路的中国军队开启了一扇通向世界的窗口。各大军事院校纷纷将这几部作品视为教材。因其思维敏锐,观察视角独特,他的作品一度引发争议。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国人的思维有了质的转变,人们关注的领域也越来越多,对描写外军动态和未来战争模式的作品给予了理解和支持。一些呼吁新思想、新作品的文章也显露出来,人们开始接受了这位带有国际视角和前卫思想的中国将军。

  回首二十世纪的一九八四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五个年头,思想领域似乎一夜换了季节。改革浪潮席卷全国,九州一扫十年阴霾。中华文明要复苏。中国又一次成为世界关注的对象,人们开始修补曾被自己民族撕裂的文化。在文学界,一批作家开始检讨曾经流逝的青春,伤痕文学堂而皇之成了主流作品,文化反思成了当年流行的时尚。一时间,禁锢已久的思想,失去了政治载体,人性中的忧怨汇集到了文艺领域,伤痕文学仿佛与爱不爱国牵扯在一起,文学的功能又一次不情愿地披上了外衣。在批评和喧闹声中,刘亚洲未被染指,而是开始了另一种探寻。这一年距他的长篇历史小说《陈胜》发表已过去八年。八年前,刘亚洲二十四岁,是武汉大学外语系的学生。小说《陈胜》的出版年代,时逢中国思想蹒跚阶段,当时流行一种不成文的社会认同感,只要你意识到什么是“主流”,社会就会很快地接纳你。权威文化造就了一批作家。刘亚洲不在此列。三十二岁的他没有逗留在这样的氛围中,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远渡重洋,放眼世界。短短几年时间,一批带有国际观察视角的《攻击攻击再攻击》、《恶魔导演的战争》等作品在中国引发了强烈的反响。

  古有诸子百家的思想氛围,昔日我们却有意无意地认同了一家之言。这是文化倒退。庆幸的是这种现象在中国没有延续很长时间。“争议作品”的出现,使人们看到了大国的希望。这期间,刘亚洲的前卫思想给一部分人带来了深思。中国在摸索中又走过了三年。这一年是中国农历的兔年,此时的南方改革如荼。始于战略考虑,中越老山鏖战转入冷战阶段。刘亚洲以作家身份深入前线。当国内民众情系前线将士的时候,刘亚洲却用政治家的视角反思了此役。通过调研,他果断向决策层进谏,一篇《老山作战应当立即停止》的内参引起了中共高层关注。六个月后,老山作战停止。十二年后,已是少将军衔的刘亚洲寄情昔日战友,相继写出了《二马》、《王仁先》等纪实作品,又一次回应了老山之役。读者哗然。

  一九八八年,刘亚洲利用国际笔会第五十二次代表大会在汉城召开之机,与韩国外交官员进行了接触,并将与韩建交的意义写给决策层,引起共鸣。刘亚洲的外交新思维,得到了中共高层认同。两年后,刘与叶选宁(叶剑英之子,时任总政联络部部长)陪同一位国务院副总理会见了南韩特使,为中韩建交奠定了基础。同年十二月,刘亚洲写给军委高层的《中国军队必须进行改革》一文受到广泛关注,新华社《内部参考》分两期刊载此文。其中一些观点被半年后的政治风波所证实。这时的他早已超越了作家身份,刘亚洲沉稳的行事作风和睿智的思维方式被中共高层圈定,为日后步入高级军官行列奠定了基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对刘亚洲来说是跌宕起伏的人生阶段。他经历了从失败到成功的痛苦过程,终于以其特有的雄健奔放的文笔,深邃犀利的思维和纵观世界风云的胸怀,在大陆文学领域里独树一帜。一九九二年四月,刘亚洲以其双重身份访问台湾。开创了中共党员访台的先河,在某种意义上打破了当时两岸的坚冰。事后,港台媒体喧嚣报道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秘密访台经过。国民党大佬郝柏村传过来两句话:一、只要开放大陆党政军人员赴台,第一个就邀请刘亚洲。二、刘来台后,我一定见。如他不来,通过他安排的人,我也一定见。可见刘亚洲访台意义重大。

  十年间,刘亚洲以其前卫的思想和务实的工作作风,从一位知名的作家转变成了中国军队的高级军官。其间的辛酸与坎坷难以言表,误解与攻击随时跟来。有人曾引用“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诗句来评价历史人物。中国百年近代史人才辈出,国之大幸。我认为,在社会变革阶段,志士仁人能爱国也能卖国,爱国方法只一种;卖国方式千百种。志士、君子能改变历史;流氓、阿飞也能影响历史。我心余悸。如果说中国的崛起是必然,那么,军队的改革是必须。刘亚洲近十年提出的一些战略从另一种层面上讲是不给那些变容没变节的人提供产房。中国军队将军不少,但“生活将军”居多。真正能夜以继日研究战法,一心为国的人如数家珍。

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