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气象条件是确定作战时机的重要因素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佚名 时间:2009-05-17

根据天气变化选择作战时机是取得战场主动权的重要因素之一。刘伯承元帅在战争生涯中总结出利用"黑夜、风雪、下雨和大雾"等天气出奇制胜消灭敌人的经验。现代战争中多是采取多兵种、大兵团协同作战,对于初战时机的天气要求更为严格,要求气象情报更加及时和准确。

众所周知,1944年6月的诺曼底登陆战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两栖登陆战,直接参加登陆作战的总兵力达280万人,参战的舰艇和运输船达6500余艘,作战飞机1100多架。诺曼底登陆的成功一举粉碎了纳粹德国的"大西洋堡垒",加速了德国法西斯的灭亡,奠定了"二战"反法西斯全面胜利的基础。然而,作战时机的选择是实施登陆计划是否成功最关键的因素。战时参谋部的地理学家和气象专家为登陆时机的选择可谓费尽心机。当时考虑的因素及决策过程如下所述。

诺曼底登陆

诺曼底地处高纬度,6月份白昼时间长,一般4时天亮,6时日出。盟军既需要夜幕掩护部队悄悄航渡,又需要有天亮后的一段时间辨认滩头目标,实施准确的炮击和登陆艇冲岸运动。另外,诺曼底海区为半日潮,平均潮高5.4米,海滩坡度平缓。陆军希望最高潮时登陆,以缩短涉滩距离;海军则要求最低潮时登陆,以便舰艇在水下障碍物以外抢滩;空降兵最好是在满月时空降,以保证准确地降在指定区域。经过地理学家们的综合推算,能满足三军要求的日子只有6月5-7日这三天。艾森豪威尔与蒙哥马利、泰勒等最后确定6月5日登陆,第一梯队上陆时间为6时30分至7时45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自6月1日盟军进入登陆上船地域起,英吉利海峡出现了20年来从未有过的狂风恶浪,根据气象后勤部门的预测,原定登陆的6月5日,天气也极为恶劣。6月4日上午,盟军被迫将登陆日期推后一天,并急召盟军气象专家斯塔格上校(瑞典籍)等商定对策。艾森豪威尔满脸愁容,恳切请求专家们再度分析天气形势,看看还有没有一线机会,否则盟军登陆部队难免因暴露而遭到打击。斯塔格等专家根据高、低空等压线图,经过冷静分析,认为5日早晨大西洋上空已出现一个不断加强的低压槽。由于冷锋的影响,在冷锋过后低压槽到来之前,会有24小时适合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天气。艾森豪威尔沉思片刻后当机立断,下达了6日清晨实施登陆作战的命令。1944年6月6日清晨,英吉利海峡果然风势渐缓。5时50分,万炮齐吼,诺曼底海滩弹落如雨。6时30分,第一批登陆兵在隆隆的炮声中奋勇冲向岸滩……一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战役终于拉开了帷幕,并最终以盟军的成功而告终。

近代许多战略家都认为:"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世界命脉,谁就可以称霸世界"。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冒天下之不韪,悍然出兵侵占科威特,并宣布科威特为伊拉克第十七个省。海湾地区这个世界"油库"成了名副其实的"火药桶"。8月7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提议联合国通过了对伊拉克实行经济制裁的决议。伊拉克虽然经济元气大伤,但萨达姆并未有妥协的迹象。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了向伊拉克动武的决心,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开始从地中海的马耳他岛、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岛、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向海湾地区进发。一时间沙特阿拉伯、阿

联酋、土耳其境内驻满了美国部队。多国部队的舰艇在波斯湾、地中海、红海海面上巡游,几十年未打仗的"独立"号及"中途岛"号航空母舰、密苏里战列舰也来了;各种战机在海湾上空盘旋,雷达在不断扫描,导弹发射架竖起,战争的恐怖气氛笼罩着海湾上空。

对于何时发动对伊拉克的空袭和地面进攻,以美军为首的多国部队是充分考虑了海湾地区一系列的自然地理、人文地理因素才作出决定的。多国部队参谋总部有60多位地理、气象、宗教专家,经过反复研究,权衡利弊,选定在1991年1月17日为发动空袭日期,2月14日发动对伊拉克的地面攻势。因为每年的3月17日,是伊斯兰教民们斋月开始的时候,如果在斋月采取军事行动,则会被穆斯林认为是对安拉的亵渎,必然会引起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极大愤慨,从而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美国要想赢得这场战争,势必要付出更高的代价。因此,美军将开战定在1月份,想尽早赶在斋月之前结束这场战争。而且,科威特和伊拉克南部一带每年春季都有一段时间出在沙漠风暴的袭击之中,这种恶劣的天气不但会使远道而来、不服水土的多国部队战斗力下降,而且对空中飞行和导弹的发射也不利。美军气象水文人员预测海湾的无月之夜是:1月12日至20日,2月10日至18日,3月11日至19日;海湾涨潮的时间是:1月3日至7日和17日至23日,2月1日至6日和16日至21日;3月2日至7日和17日至22日。如果把它们结合在一起考虑,1月17日正是"无月之夜"和"涨潮之夜",这样才有利于舰艇靠近伊拉克水面而少触雷,有利于舰载轰炸机的隐蔽与攻击。1月17日,驻扎在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巴林等国空军基地的F-17隐形轰炸机、F-15战斗机、B-52轰炸机,巡航在地中海波斯湾、红海的美国航母、战列舰上发射的"战齐式"巡航导弹等分别从东西、南面、西北面飞向伊拉克的军事指挥中心,炼油厂、通讯联络中心、导弹基地、雷达阵地。军用机场等。如万箭齐发,进行"地毯式"轰炸,几乎没有遭到什么抵抗就达到了预期目的。

恐怖的气象武器

美国研制气象武器由来已久,先后投资进行过数十个秘密的气象研究项目。

美军在越南战场上用造雾弹造雾

 


  
早在20世纪50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执政期间,美国军方就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气象控制比原子弹还重要”的观点。美政府在佛罗里达州神秘的坦帕湾空军基地建立了“麦金莱气候实验室”,用以开发气象武器。该实验室工程师彼得·科尔达基,曾在大气温度为零下10摄氏度到25摄氏度的条件下,通过向云层播洒一种粉末,将云层里的水滴变成冰状物掉进海洋里,使得2公里长的乌云“消失”。
  
60年代开始,“麦金莱气候实验室”开发的武器陆续用于实战。越战期间,美军在越南作战方案区域上空向云层倾泻了成吨的碘化银,实施人工降雨,延长风季持续的时间。美军曾出动飞机26000架次,施放降雨催化弹474万多枚,制造大量暴雨和洪水,造成局部地区洪水泛滥,桥梁、水坝、道路和村庄被毁。
  
1974年10月,美国利用人工影响的方法将一台风引向洪都拉斯,使中美洲国家损失高达千万美元,人员伤亡逾万人。此后,美国在大西洋上又成功地进行过三次人工引导飓风实验,其人造飓风技术日臻完善。
  
据英国《焦点》月刊报道,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军收集、整编了全世界上千个机场的气象资料,并定期修正。美军先后投资进行过数十个秘密的气象研究项目,其中包括制造地震的“阿耳戈斯计划”、制造雷电的“天火计划”和在飓风周围实施人工降雨以改变风暴方向的“暴风雨计划”等。

气象武器主要通过催化空气中的不稳定因素,产生能量转化,导致局部地区的天气发生变化。
  
气象武器实际上是指通过人工控制风云、雨雪、寒暑等天气变化来改变战争环境,人为制造各种特殊气象,配合军事打击,达到干扰、伤害、破坏或摧毁敌方的目的。
  
采用人工手段能够使天气产生变化,是因为大气层中所包含的水汽、水滴、冰晶和各种悬浮物质,时常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之中,只要掌握这些不稳定因素的变化规律,就可以使用较少的能量去引发和催化它们,促使天气中的不稳定因素产生较大的能量转换,从而导致某些地区、某些空间天气、气候的变化。

美军气象作战一般有以下方案:派出隐形飞机人工制造暴风雨,使敌军阵地发生洪水;人工制造干旱,使战场上的敌军没有淡水饮用;人工制造飓风,使敌军的防御阵线变成废墟;利用激光制造雷击闪电,击落战区空中的敌机或使其无法起飞;利用微波和粒子束把电磁、热能量传送到大气中,干扰敌军的卫星通信和雷达系统;利用某种方法把核爆物质放置在地底或海中,制造大杀伤力的地震或海啸等。美军方人士称,从气象武器的大威力、低耗费和高效性等优点来看,气象武器必将成为未来战争中制“气象权”的主角。
  
2002年,美国空军和海军出资在美国阿拉斯加半岛的加科纳建成“高频有源极光研究计划”试验基地。在加科纳一望无际的荒原上,林立的天线直插云霄,每根天线都有几十米高,总数多达180根,占地多达13公顷,构成一个堪称壮观的金属方阵。天线其实是一个高频电磁波发射装置,发射功率3.6MW,可向大气电离层发射短波电磁波束,以研究地球大气中间层的粒子特性和气象变化。
  
俄罗斯科学家一针见血地指出,金属方阵实际上就是气象武器。它可把大气粒子作为透镜或聚焦装备使用,改变地球上层大气的风向,并给聚合物和上层大气加热,从而改变大气的温度和密度,以达到最终改变气候的效果。
  
目前,美军正加紧研制人工催化台风或使自然台风改变方向,给对方以突然的打击,造成军事上的主动。美军还一直在研制诱发紫外线照射的武器。它是用发射器或随导弹一起,将导弹发射到敌纵深内具有战略或战役价值的目标上空,通过物理或化学变化,使一定范围的空间空气层开辟一个预定大小的洞穴,让超强度的太阳紫外线直射地面,使对方的军事行动陷于被动或不利的境地。

联合国规定,把气象用于战争是反人类的恐怖主义。(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