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美国外空战略新动向及其发展前景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苏晓晖 时间:2009-04-25

【原文出处】国际问题研究
【原刊地名】京
【原刊期号】20084
【原刊页号】40~44
【分 类 号】D7
【分 类 名】国际政治
【复印期号】200810
【作 者】苏晓晖
【作者简介】苏晓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人员。
【摘 要 题】世界政治
【正 文】
    近一时期,美国调整外空战略,迅速提升外层空间在美国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加大对外空军事利用研发的投入,试验其相关武器技术,并拒绝签订外空军控协定,力图占据外空战略制高点。相对平静的外层空间不再太平。对此,国际社会普遍表示担忧,呼吁美国遵守相关国际法,维护外空的非军事化地位。
    一、美国外空战略新动向
    冷战时期,苏联是美国在外空领域的唯一竞争者,双方大张旗鼓地开展外空探索、发射卫星等活动。里根总统时期,美国曾提出“星球大战”计划,但雷声大雨点小,进展有限。苏联解体后,尤其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对外空军事化兴趣锐减。直到小布什上台后,美国才积极采取提升外空在军事和安全方面地位的措施,不断提出和完善相关战略和理论,使其外空部署日趋军事化。
    (一)控制外空
    首先,美国外空力量发展的重点由民用转向军用。克林顿时期的政策主要关注外空的民用和商业用途。卫星主要的用途是为电视转播、互联网、远程电话等民用项目服务。小布什上台后,外空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受到更多关注,美国开始加快步伐提出和完善外空战斗理论和指导原则。2001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在《国家安全空间管理与组织评估委员会报告》中宣称,外空将成为战场,必须发展“能阻止和防御敌方在外空及从外空进行军事活动”的能力。同年的《空军外空作战条令(修订版)》中包括了外空作战原则、航天设施的指挥与控制、外空作战行动计划拟定、实行外空作战和外空作战的训练与培训等内容,强调将外空作战融入联合作战。2003年,美空军在《2020年远景规划》中提出,外空是美国理应为之投放武器的最后一个合法边疆,只有控制外层空间才能控制地球。2004年8月,美国空军又提出了名为“全球打击”的新战略,强调美军要实现在外空“自由攻击”敌人并免于受到敌人攻击的目标,必须装备能携带精确打击武器的军用航天飞机,在45分钟内对全球的任何目标实施毁灭性的打击。2005年美《国防战略》报告指出,“外空控制”就是“确保自身外空行动的自由,同时防止对手具备这种自由”的能力,进一步明确了今后外空军事化的发展方向。2006年8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新版《国家空间政策》文件,从国家立法上对外空战略进行了重大调整,取代了1996年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外空政策。新政策强调外空对美国安全的意义,认为“在新的世纪,谁能有效利用外空,谁就能够拥有更多的财富和安全,与无法利用外空者相比,具有更显著的优势。对美而言,在外空的行动自由与在空中和海上的行动自由同等重要”。
    其次,美国主导外空的意图更加明显。旧版外空政策隐晦地表达了美国希望在外空自由行动的意图,提出美国不会对主权国家从外空获取资料设置任何限制,美国认为任何国家的外空资产都是其本国的财产,各国在外空活动都不应受到限制,对一国外空资产的干扰应被视为对其国家主权的干涉。新版《国家空间政策》则公然宣称反对潜在的对手“以敌对方式”利用外空,美在外空行动不受限制,可以攻击潜在对手的外空资产。美甚至第一次声称将“劝阻或吓阻”其他大国发展可能致使美外空资产遭受风险的能力,这一提法带有先发制人战略的意味,凸显美国独占外空的目的。《国家空间政策》出台后不久,美空军参谋长又签署了新版《外空作战政策》,强调巩固美外空军事优势,可对他国卫星或地面指挥站发动“先发制人”打击,彻底剥夺对手的外空对抗能力。
    再次,美国强烈抵制外空军控条约。新版外空政策在反对外空军控问题上语气更加强硬,公然宣称“反对制订任何禁止或限制美国进入或使用外空的新国际法律制度或其他约束措施”。① 2008年2月,中国和俄罗斯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裁军谈判会议全体会议上,再次提交了联合起草的有关禁止部署外空武器的草案,提案立刻遭到美方拒绝。此前,美国已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外空军事化的呼声,连续六年拒绝通过该项提案。
    (二)趋向实用性
    冷战时期,里根政府推出了所谓的“星球大战”计划。从军事意义上看,该计划成果有限,其主要的意图是向苏联施加心理压力,将当时美在外空领域的唯一对手——苏联拖入更激烈的军备竞赛,使苏联经济背上沉重的包袱,最终达到将其拖垮的目的。
    与“星球大战”计划明显不同,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外空战略非常注重其军事方面的实用价值。首先,外空力量发展积极配合其导弹防御系统。美国新版《国家空间政策》要求国防部“提供外空能力以支持持续的、全球战略性的、战术预警性的多层次一体化导弹防御”。2007年3月,美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局长亨利·奥柏林在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表示,美计划在中欧部署导弹防御设施后扩展导弹防御计划,在外空部署导弹追踪系统。② 5月,马歇尔研究所主席杰夫·屈特在众议院政府改革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应该且需要发展助推阶段导弹防御能力,以在反卫星武器击中卫星之前对其实施拦截。③
    其次,加紧生产、试验外空武器。据2007年1月24日《简氏防务周刊》报道,美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已开始生产100千瓦级的激光武器,而且生产计划将很快“翻两番、三番、四番”。该激光武器可用来攻击卫星、摧毁航天器。该公司曾于2005年向美空军展示25千瓦级的激光器,并因此加入美空军主导的联合高能固体激光器项目。美空军的目标是在2009年前测试100千瓦级的激光武器。2007年5月,美国防部在科特兰空军基地正式组建了卫星快速反应部队,并着手研制“战术星”—5(TacSat-5)卫星。与2006年12月发射升空的“战术星”—2(TacSat-2)相比,“战术星”—5除具备通信和侦察预警能力外,还具备攻击能力。2008年2月,美国海军一艘巡洋舰发射了一枚“标准”—3导弹,成功拦截了其一颗失控的间谍卫星。尽管美国高官宣称击落该脱轨卫星的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人类免受卫星上有毒燃料的伤害,但众多分析人士认为,此次行动的实质目的是为军方提供完成反卫星任务所需的有用数据。④
    (三)加大财政投入
    克林顿政府时期,用于发展外空军事力量的预算相对有限。而近年来,美国防务预算中用于外空项目的经费不断提升,2008财政年度高达60亿美元,比2007年增加了12亿美元,增幅高达25%。为推动天基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2007年2月,布什向国会提交的2008年度国防预算案中,首次要求初步拨款1000万美元用于外空导弹防御测试平台(Missile Defense Space Test Bed)的相关理论研究和小规模试验。根据五角大楼的预算文件,美有可能在2010年开始测试几种动能导弹拦截器。另外,军方还申请了20亿美元用于发展天基红外系统和“爱国者—3”(PAC-3)项目。2007年11月,国会和政府批准了2008财年预算案,决定增加1亿美元发展一些用于辨认威胁、评估损失和反制敌方外空能力的系统,还为此削减了海军和空军的部分军费。具体包括外空快速反应、外空控制和试验能力、快速攻击识别、探测与报告系统(RAIDRS)等。布什的预算案中还为代号为“猎鹰”的外空防卫计划申请了2亿美元。⑤
    二、美外空战略调整的原因
    美外空战略出现若干新动向,主要出于如下原因。
    (一)“9·11”事件后国家安全战略的调整
    冷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目标是维护美国在世界上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与克林顿政府通过“参与和扩展”来实现安全战略目标的做法不同,布什政府更强调以实力来巩固美国的“主导地位”,更加依赖军事力量,单边主义和利己主义色彩日益浓厚。尤其是“9·11”事件后,美国对其国家安全战略做出重大调整。布什政府将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确定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对内加强本土防卫,对外强调“先发制人”。
    在美国看来,外空力量特别是卫星对美应对非传统安全问题、进行非对称性打击至关重要。美国依赖卫星进行通讯、收集情报、应对紧急情况、引导部队行进、进行精确打击,⑥ 并有效地降低了伤亡率。例如,美军的“蓝军跟踪系统”使用卫星通讯直接向指挥官和士兵通报战场情况,提高了分散部队的作战效果,并可极大地减少友军之间误伤情况的发生。⑦ 在外空部署天基系统还将很大程度上加强导弹防御系统的有效性。因为天基系统不像海基或地基系统那样受地理位置、战略预警和基地批准的限制,充分利用其优势有可能实现对弹道导弹中段拦截。⑧
    (二)相关技术迅速发展
    目前,美国已掌握较先进的技术进行外空监控。美研制天基空间监视系统(SBSS)和轨道深空成像系统(ODSI)已取得重大进展,⑨ 并拥有一套由25个陆基雷达站组成的外空监视网。⑩ 美军已形成以战略司令部为最高指挥机构、以空军为主要发展依托的军事航天力量体系。其空军现已建成多支远征型航空航天部队,提出了“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和全球力量”的建军目标。美国拥有135颗正在运行的军用卫星,占世界总数的一半以上。同时,美国培养了众多的航天技术专家和未来的外空作战指战员。美于1996年成立了专门培养外空武器军官的外空武器学校,2000年成立太空战学院,并计划再建立多所此类院校。据称美空军外空司令部于2004年7月确定了7000名合格候选人员,并于2005年初完成了对所有候选人员的技能评估。
    (三)俄罗斯外空复兴计划对美构成压力
    俄罗斯是传统的航天大国,一直是美国在外空的主要竞争者,美国时刻关注俄罗斯在外空的动向。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早拥有实战性反卫星武器的国家。在激光武器系统研制方面,俄也起步很早。俄还拥有大型外空监测网,建立了“格洛纳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苏联时期,俄就利用其先进的空间站技术积极探索建立军用空间站的可能性,并积累了丰富经验。(11) 近年来,为阻止美独霸外空,俄也加快发展外空力量。俄第一副总理伊万诺夫在俄军工委员会会议上表示,俄国防部已经制定出一项计划,以实施普京总统提出的发展国家外空军事力量的10年构想。俄军正在对独立的外空导弹防御系统和防空系统进行整合,以提高它们的总体作战效率。俄航天部队司令波波夫金透露,俄航天部队目前正在升级地面导弹攻击预警设施,然后将改造外空轨道上的弹道导弹预警系统,该新式轨道系统的飞行试验预计将于2009年开始。(12) 美对俄的外空能力一直保持警惕,俄在外空领域加快步伐已经引起美的关注和担忧。
    (四)担心中国在外空方面取得更大进展
    尽管部分美国学者认为中国进行反卫星试验只是出于防御考虑,目的是保护本国免受美核武器攻击,但也有观点认为:首先,中国进行反卫星试验旨在警告台湾不要走向“台独”、美不要干涉中国内政。美不能独霸外空,如果介入台湾问题,将会付出高昂代价。其次,中国意图攻击美军“软肋”。美在通讯、经济、军事等方面高度依赖外空能力。针对这种非对称能力,中国能够以较低成本遏制和挑战美军事优势,投资反外空力量是中国战胜美军常规力量优势的最大希望。最后,中国在向美拥有低轨卫星的盟友,如日本示威。美目前很难评估中国在外空领域的实力,两国战略军事关系因此更加复杂化。(13)
    美部分官员和学者更是肆意夸大“中国外空威胁论”。美《国防》杂志称,美军在外空监测方面存在缺陷,提高外空监视能力已经迅速跃升为美空军最为重要的发展目标。(14) 美战略司令部司令詹姆斯·卡特怀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比尔·纳尔逊议员等公然宣称,中国正朝着部署能攻击美卫星的外空武器方向迈进,甚至到2010年就能拥有足够的反卫星武器来摧毁美低轨卫星。导弹防御司令部司令坎贝尔中将也表示,尽管有很多国家具有干扰卫星通信的能力,但他最担心的还是中国,3年后中国可能在地区冲突中有能力破坏美国的军事卫星。(15)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出版的《政策简报》6月号中指出,与常规力量相比,天基能力及相关的地面设施是美致命弱点,中国发展外空反制技术使美外空优势处于危险中。美国“国家侦察局”也认为,中国曾用激光照射美国卫星,可能会对美国的军事通讯和“全球定位系统”构成威胁。
    三、美国外空战略的发展前景
    尽管美国不断加大对外空领域的重视和投入,但受制于各种因素,美实现外空武器化尚需时日。
    (一)外空技术尚未成熟
    美国前战略司令部司令米尔斯表示,技术上的复杂性和可靠性是部署天基武器的巨大障碍。美国外空装备分为四大类:空间信息系统、空间载人作战平台、空间作战装备和航天运载装备。除空间信息系统涉及的卫星技术较为成熟外,其他三种尚处于研发阶段。一些天基武器的实际作战效果仍受到置疑。例如,部署在经过改装的波音747飞机上的机载激光系统,在其瞄准时保持飞机飞行的稳定性是一大技术难题。即使是被美国军方看好的天基激光武器,其攻击效果也难以维持。因为天基激光武器只有在经过敌国领土上空时才能发起攻击,待其绕地球一周再次转到攻击范围内时,敌国有可能已经计算出将要发动攻击的精确时间并采取措施加以防范或进行反制。
    此外,美国外空装备完成部署后也难以保障其安全。外空装备通常被限定在可预知的轨道上,无法对其进行重新配置和隐藏,因此更容易被摧毁。目前美国对其军用卫星都进行了额外的加固,但这些卫星在遭遇类似反卫星动能拦截器直接攻击时,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性。而发展隐形卫星和小型纳米卫星固然可以降低卫星被攻击的风险,但它们毕竟不能完全替代大型卫星的功能。
    (二)财政支持面临阻力
    鉴于美国现有的常规武器和核武器已经足以实现任何天基武器对地面目标的打击能力,而且成本低得多。因此,美国政府为相关研究提出的高额预算遭到各方关注和质疑,国会对发展外空武器也持审慎态度。尽管美2008财政年度的国防拨款比去年增加了9%,但国会仍拒绝了布什为外空导弹防御测试平台相关理论研究和小规模试验申请拨款1000万美元的请求。(16)
    美国两党在发展外空军事力量方面存在的分歧,对布什政府的外空战略也构成了制约。共和党尤其是布什政府热衷发展外空力量,民主党对此则不以为然。目前,民主党已在议会占据多数席位,一旦民主党候选人赢得总统选举,外空发展计划很有可能遭到重创,甚至被搁置。
    (三)国际因素的制约
    在国际上,反对美国外空军事化倾向的呼声越来越高。中俄是外空军备控制的积极倡导者,两国在联合国裁军会议上已连续7年提出禁止在外空部署任何武器、不对他国卫星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条约草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表示,裁军谈判会议需要新的进展。制定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条约的主张得到了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尽管美国一直拒绝该议案,国际社会仍将继续努力推动外空军备控制和相关谈判。
    另外,国际上外空军事化的反对者多年来一直强调,外空武器化将对各国尤其是对美国外空资产造成危害。一旦外空战爆发,爆炸、撞击和干扰可能产生无数外空碎片,甚至引发“雪崩现象”,对卫星、空间站、飞船等航天器造成巨大威胁。根据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公布的全球卫星数据库,目前正在环绕地球飞行的811颗各类卫星中,美国拥有413颗,超过其他所有国家拥有卫星数量的总和。(17) 美国军队对卫星高度依赖,因此,一旦在外空爆发战争,美国与其他国家相比将蒙受更大的损失。
    四、结束语
    随着美外空投入不断增加,动作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外空在政治、经济、安全等方面的重要性。为了防止美国独霸外空,国际社会其他成员一方面在多边和双边的国际舞台上要求美国遵守国际法,停止将外空军事化,另一方面不得不在外空技术领域加快发展步伐以寻求与美平衡。俄罗斯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外空复兴计划,(18) 印度空军司令蒂雅吉宣布,印已经开始建立外空防务指挥中心,并为航天航空指挥中心培养核心人员。(19) 印度还效仿美国,将敏感的军用项目混迹于民用项目中执行。(20) 当然,俄印等国并不具备实力与美在外空竞争。国际社会制衡美外空计划的努力更多是在外交领域进行。看来,一场围绕外空的政治博弈,由于布什政府在外空领域大行单边主义正在展开。
    注释:
    ① Statement by Theresa Hitchens,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n National Security and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May 23, 2007, URL,
    ② U.S. Missile Defense Chief Argues for Missile Shield in Space, the Russian news & Information Agency Novosti, March 28, 2007, URL.
    ③ Testimony of Jeff Kueter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n National Security and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May 23, 2007, URL.
    ④ 《刺激太空军备竞赛升级》,《参考消息》2008年2月22日。
    ⑤ National Security Space FY 2008 Budget: Overview and Assessment, Policy Outlook, the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November 2007, URL, pp.1-2.
    ⑥ Robert G. Joseph, Remarks on the President's National Space Policy-Assuring America's Vital Interests, Remarks to Center for Space and Defense Forum, Jan 11, 2007, URL.
    ⑦ Written Statement of David A.Cavossa,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n National Security and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Government Reform,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May 23, 2007, URL.
    ⑧ 同注释②。
    ⑨ 吴勤、高雁翎,《美国的空间对抗装备技术(上)》,《中国航天》,2007年第7期,第40—41页。
    ⑩ 《美检讨太空监视四大缺陷》,《环球时报》,2007年11月30日。
    (11) 《俄准备打太空反击战》,《环球时报》,2007年9月29日。
    (12) 《俄整合防御系统,准备迎接新“星球大战”》,中国评论新闻网,2007年6月28日,URL.
    (13) Ashley J. Tellis, Punching the KS. Military's “Soft Ribs”: China's Antisatellite Weapon Test in Strategic Perspective, Policy Brief 51,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June 2007, URL.
    (14) 同注释⑩。
    (15) 《美军方称“最担忧”中国反卫星技术》,《参考消息》,2007年8月16日。
    (16) National Security Space FY 2008 Budget: Overview and Assessment, Policy Outlook, the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November 2007, URL, p.3.
    (17) 《数量超过中俄多用于军事,美四百颗卫星霸占太空》,人民网,2005年12月28日,URL.
    (18) 《俄将打造太空军用飞船》,《参考消息》,2007年8月24日。
    (19) 《印度要建太空防务指挥中心》,《参考消息》,2007年1月30日。
    (20) 《印度太空军力“大跃进”,5年70项发展计划》,新华网,2008年4月15日,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