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从伊朗核危机看印度—美国战略关系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张力 时间:2009-04-25

【原文出处】南亚研究季刊
【原刊地名】成都
【原刊期号】20074
【原刊页号】1~7
【分 类 号】D7
【分 类 名】国际政治
【复印期号】200804
【作 者】张力
【作者简介】张力,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和教育部“985”工程四川大学南亚与中国藏区创新研究基地研究员
【内容提要】近期以来,美国力图以强化核不扩散机制为由开展与印度的民用核能合作,深化双边在战略层面的关系;与此同时,美国极力通过国际机制和军事威慑加强对据信正秘密发展核武器的伊朗进行制裁。由于印度、伊朗的相异处境及与美国和国际核机制的关联,伊朗核问题不可避免地成为影响、度量印美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
【摘 要 题】国际关系
【关 键 词】伊朗核问题/印度/美国/国际原子能机构
【正 文】
    [中图分类号]D85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4——1508(2007)04—0001—07
    印美关系近年来发展迅速,双方尤其在战略层面的关系不断得到拓宽和深化。印度是实际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美国力图以强化核不扩散机制为由与印度开展民用核能领域的合作,深化美印战略关系;对据信正秘密发展核武器的伊朗,美国却极力通过国际机制和军事威慑加深对其的制裁。由于印度、伊朗的相异处境及与美国和国际核机制的关联,伊朗核问题不可避免地成为影响、度量印美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本文试图以伊朗核危机为背景,考察印度与美国在这一热点问题上的利益取舍和立场异同,并尝试从一个独特角度认知印美战略关系的复杂特征。
    一、印度外交天平的两端:美国与伊朗
    在围绕伊朗核问题展开的外交对峙中,印度的政策受多种复杂因素的影响。首先,伊朗长期以来是印度的友好国家,印伊两国在许多领域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伊朗对印度解决能源安全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印度每年从伊朗进口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印度与伊朗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也备受国际关注。与伊朗的合作也是印度“能源外交”的主要方向之一。2003年初,伊朗总统哈塔米访印,印伊两国签署在能源领域开展深层合作的双边文件。①同年5月,印伊双方就印度在今后25年内每年向伊朗购买液化天然气并扩大进口原油事宜达成协议。伊朗同意印度投资开发伊境内已探明和勘探之中的天然气田,印度则答应向伊朗提供能源生产与利用的多项先进技术。②作为世界能源主要供应国,伊朗显然有能力为印度解决自身发展中的能源短缺问题作出重要贡献。
    从战略角度着眼,印度重视伊朗的主要因素包括:伊朗与巴基斯坦毗邻,是支持印度的克什米尔立场的少数穆斯林国家之一;印度与海湾和中东地区利益攸关,伊朗作为海湾地区举足轻重的地区大国,与之保持友好关系至关重要;印度要扩大在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战略影响,也需要借助伊朗的作用。此外,印度在海湾地区大规模劳务输出对本土经济的影响、印度国内穆斯林对伊朗的同情也是印度在对伊关系中必须考虑的因素。
    近年来,美国以伊朗秘密发展核武器、违反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为由,加强对伊朗的制裁和高压措施,美伊关系日益紧张。美国将伊朗问题作为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重大关切,以此为尺度衡量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亲疏。美国反对任何国家向伊朗大规模投资,认为伊朗将利用外资开发核武。印度密切关注伊朗危机的动向,但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考虑,并未放弃与伊朗的能源合作。2003年8月,日本因美国施压放弃对伊朗阿扎德干油田的开采,印度曾参与竞标,并极力争取获得该油田的开采权。③分析家指出,“也许正是这一前景鼓励新德里甘冒与华盛顿关系受损的风险,与伊朗签署了能源一揽子协议。”④同时,印度支持伊朗所提建立伊朗—南亚跨国输气管道的计划,与伊朗、巴基斯坦的有关谈判一直没有中断。2004年5月执政的曼·辛格政府表示,只要巴基斯坦能够提供输运安全保证,印度将认真考虑铺设从伊朗经巴基斯坦到印度的陆路输气管道。⑤伊朗危机期间,伊朗提醒印度的外交不受外来压力的影响、不要与美国走得太近的同时,也反复强调伊朗愿意成为一个“友好的”印度的主要能源供应国家。⑥并且,如果印度在伊朗问题上与美国站在一起,曼·辛格政府必将遭到印共(马)等左翼政党的反对,而后者的政治支持是本届政府继续执政的重要条件。
    尽管印美关系近年来发展态势良好,双边战略合作不断升温,但印度与伊朗的友好关系却为美国所逅。美国一方面承诺帮助印度在21世纪崛起为世界大国,同时不断向印度施加政治压力,胁迫其协助美国孤立和制裁伊朗。印度重视与美国的战略合作关系,尤其是2005年7月印美签署民用核合作协议草案,不仅有助于印度彻底摆脱长达30年的高科技制裁,从国际市场获得核燃料和核技术,也标志着印美战略信任与合作的新高度。这一协议若要生效,须先获得美国国会的批准(已于2006年12月批准)。美国会的讨论过程及最后颁定的《海德法案》附件都表明美国试图将印美之间的战略合作与美国关切的伊朗问题联系在一起,从而达到向印度施加压力,胁迫其与美国在伊朗问题上保持一致的目的。因此,尽管印度政府声明,印度与他国的关系不受第三国的左右,但印度基于复杂的利益权衡和外交制约,在对伊关系上很难排除来自华盛顿的干预。
    在美国国内,普遍相信印度有能力对伊朗施加对美国有利的外交影响,但对印度是否愿与美国合作却存在不同看法。某些美国官员相信,必须明确地将美印关系与伊朗问题挂钩,美国国会中对印美核合作持反对态度的议员也试图利用印伊关系作为口实。众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指出,“印度将为完全无视美国对伊朗的关切而付出高昂代价。”⑦不少人相信,美国这一强硬态度的依据是《伊朗—利比亚制裁法案》(ILSA)。该法案规定:任何国家如在一年内向伊朗投资超过2000万美元,将遭到美国的制裁。2007年9月,美国要求印度“降低”与“违反国际核机制”的伊朗之间的经济关系,参与国际社会对当前世界所面对的“最困难安全问题之一”的处理。
    美国也关注印度与伊朗的军事接触。最近,数名美参议员致信国务卿赖斯称,尤其鉴于印度扩大与伊朗的军事接触,置疑目前美国国会是否应批准民用核合作协议。该信件详细列举了印度与伊朗的关系,称:“我们作为美印民用核协议的支持者,担心该协议可能会因伊朗与印度之间日益发展的关系而被推迟审议。”⑧2007年初,曾有8名美参议员就同一问题致信印度总理曼·辛格,但并未得到答复。事实上,印度与伊朗的关系一直是美国敏感的问题,美国国会甚至有议员怀疑可能出现一个对美国不友好的新德里一德黑兰轴心。⑨但印度并不承认印伊之间存在所谓“军事关系”。印度政府表示,印度的防务机构定期邀请外国军事人员(甚至包括巴基斯坦军官,尽管他们从未出席)举行研讨不过是一项惯例。
    但美国也有不同观点认为,制订严厉措施公开阻止印度与伊朗开展合作并没有必要,而且效果可能适得其反。例如在美国国会关于印美核能合作的辩论中,众议院通过的议案文本(HR.5682)指出,美国的政策必须“确保印度在伊朗致力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下充分并积极参与美国吓阻、孤立并在必要时制裁伊朗的行动”;但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通过的法案中却没有类似提法。并且因部分议员相信印度在伊朗问题上与美国保持充分合作,建议推迟对众议院上述提案的表决,从而实际否决了一项扩大制裁伊朗范围的修正案。⑩此外,美国会众议院在2005年7月曾通过一项提案,指出伊朗跨国能源通道有助于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关系走向和谐。(11)尽管布什政府极力劝说印度阻止伊朗的核计划,但并未将印美关系与伊朗问题直接挂钩。国务卿赖斯在国会作证时也淡化印度与伊朗问题的关联,只是说“美国已向印度明确表示,我们关注它与伊朗的关系。”(12)布什也曾称,“我们与伊朗的纠纷并不是为了跨国能源管道”,并表示他“理解”南亚地区对天然气的需求。(13)也就是说,美方并未直接提出修建伊朗跨国能源管道违反了《伊朗—利比亚制裁法案》。
    二、IAEA理事会:印度在伊朗问题上的投票立场
    在围绕伊朗核问题的对局中,受自身利益取舍和外交压力的复杂影响,印度被夹在伊朗和美国之间,抉择艰难。从2005年4月起,美国和欧盟就力图将伊朗核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寻求扩大对伊朗的制裁,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伊朗犯规的认准是前提条件。作为该机构理事国之一,印度对这一问题的立场应对,成为其外交政策的一项重大挑战。最显著的事例是印度所在IAEA理事会涉及伊朗问题的投票。
    从总体看,对印度最有利的选择,是采取一种平衡姿态,与德黑兰和华盛顿同时保持密切关系。但事实表明,印度这样做难度极大。曼·辛格2005年7月赴美与布什会晤,而日益激化的伊朗危机当时是美国外交的当务之急。美国与部分欧盟国家试图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推动对伊实施更严厉的制裁。美国借此机会要印度在这一问题上采取协调立场和行动。印度外长纳·辛格对此表示,印度不希望将这一问题提交安理会。他在纽约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家都希望避免对抗,都愿意避免在安理会引发争论。”他还称:新德里希望实现妥协,以便问题能在IAEA框架内得到解决。在美期间,印度总理和外长与美国官员讨论了伊朗核问题,印外长会谈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高度关切伊朗,但印度的政策是独立的。他说:“请注意,印度的外交政策由新德里决定。我们与伊朗之间存在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对伊朗有着巨大的能源需求;印度有1.5亿穆斯林,其中大多数是什叶派穆斯林。”(14)
    曼·辛格在美期间宣布:印度坚决反对其邻国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印度也希望伊朗遵守其作为核不扩散条约成员国的义务;但他同时强调应提供外交解决的机会,争取各方取得共识。印度媒体也注意到,布什在会晤曼·辛格时指出,美国关切印度在伊朗核计划问题上的立场。辛格在会见布什后说:“伊朗必须承担它对国际核不扩散法规的义务。”辛格还对布什表示:印度强烈反对核武器的扩散,要求伊朗遵从联合国的核监察机构;印度作为IAEA理事会成员,肯定将在这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但与此同时,印方官员强调,伊朗问题并不是印美核合作的度量尺,新德里并非在接受某种“非友即敌”的测验。(15)印度当时的正式表态并不明朗,显然留有余地。
    尽管如此,随着IAEA理事会会期临近,印度必须确定对伊朗问题的政策基调。在这一阶段,印度外交部门力求找到一种能使印度避免尴尬的政策。印度外交部发言人提前散发了一份声明,宣布印度的投票“取决于印度自身对问题是非的判断”。相比之下,舆论的讨论更为坦率。分析家指出:“在即将举行的IAEA理事会上,印度是否投票赞同将伊朗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这将是对它的重大战略与政治考验。”(16)另一位分析家写道:“印美关系因印度的伊朗政策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印度)需要有高超和平衡的外交控制手段,以摆脱她无法在新老朋友之间进行选择的危机。”他认为:“这对印度来说的确是关键时刻,它近年来改善了与华盛顿的关系,同时无法设想失去伊朗那样的老朋友。”但印度在会上最终不得不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将不得不决定站在哪一边投票。他的结论是:这一危机的唯一解决办法是有得有失;“此前印度一直试图采取平衡行动,但它已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具体说就是:如果美国准备履行印度的民用核能要求,印度应毫不忧郁地退出伊朗跨国输气计划。(17)
    同年9月19日,IAEA理事会在维也纳举行会议,根据美国推动的欧盟提案,表决将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针对美国和欧盟的提案,投票结果为22票赞成,1票反对,12票弃权。外界此前对印度的立场尽管有不少猜测,但对它投赞成票仍普遍感到意外。中国、俄罗斯尽管是投弃权票,但公开表示它们反对将伊朗提交安理会。两个投赞成票的理事会国在本次会议上被古巴和白俄罗斯轮换取代。并且令美国不满的是,英国、法国和德国9月初曾会晤讨论与伊朗重开直接谈判。这些事实都表明,伊朗问题不可能马上提交安理会。在这一情况下,IAEA宣布伊朗“违反”核不扩散协议,但将提交安理会的决定推迟至同年11月25日表决。
    印度在IAEA理事会上投票支持欧盟、美国的提案,赞同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这一举动让美国满意,却得罪了伊朗,并使包括不结盟国家、俄罗斯、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感到意外。印度事后对它的赞成票并未作出有说服力的解释,并且美国曾为此向印度施加压力、要求印度与美国保持一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因此一种代表性看法认为:印度的新政策并非基于任何既定的原则或战略,而仅仅是为了取悦于美国。(18)甚至有分析认为,尽管本次会议决定推迟表决提案,但因印度急于敲定与美国之间的核合作协议,也会在11月重新举行的IAEA会议上投票反对伊朗。
    印度在IAEA的投票既引起外交方面的麻烦,也在印度国内引发了政治风波。在外交上,印度的举止招致伊朗对它的不满和怀疑,后者中止了原定向印度出口液化气的合同,批评印度是不可靠的战略伙伴。印伊关系的不同层面相互关联,一旦德黑兰认为印度无视伊朗的重大国家利益,完全可能在能源供应等问题上取消给予的优惠甚至制造麻烦。并且,印度与美国、欧盟站在一起反对伊朗的政策也潜在损害了印度在发展中国家中的形象,一些国家甚至怀疑印度一旦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否会维护中小国家的合法利益。
    印度在IAEA投赞成票是否符合自身的国家利益,这一问题在印度引起了广泛、激烈的辩论。左翼政党直接指责政府背离了独立外交的原则,屈从于美国霸权,损害了国家利益。在国内,政府政策与公众舆论严重对立,并打破了各主要政治派别在对外政策上达成共识的传统。左派也警告这是印度为与美国缔结民用核合作协议所付代价的开始。因此,伊朗问题使国大党遭遇了疏离其国内主要政治盟友的风险。对政府政策的置疑和批评还指出:印度此时正与伊朗就高达220亿美元的天然气进口协议和50亿美元的跨国输气管道协议进行谈判,印度的亲美政策不啻毁掉这些协议。印度舆论相信,印度与伊朗的关系因印度的投票而受到伤害,将影响印度从伊朗获取能源的前景。(19)
    印度的批评舆论认为:事实上美国知道,即使印度在这次会上投弃权票,也不会对最终结果产生任何影响,但美国仍然胁迫印度投赞成票。究其原因,是美国在确信印度为可靠的长期战略性伙伴之前,需要验证印度是否愿意调整其外交政策,从而与美国的全球战略保持一致。印度国内舆论还批评指出,印度投赞成票更使美国相信印度是一个外交软弱的国家,即使在涉及其在邻国的重大利益等问题上也可能在压力下就范。(20)
    对印度“赞成”投票动机的最大争议是印度驻IAEA代表的解释。一方面,印度对美国、欧盟的提案投了赞成票,提案称已发现伊朗违背国际核不扩散义务;伊朗的核军备计划已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但印度代表在解释中表示:“印度代表团已研究了欧盟昨天提交的决议草案。草案中的有些内容使我们感到困难。并没有证据表明伊朗违背了IAEA法规第12条第3款。认为目前局势已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也是不准确的。”(21)值得注意的是,为何印度的立场前后矛盾?为何印度在持异议的情况下投票赞成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显而易见,美国的外交压力和印度的艰难应对是对这一现象的较合理解释。
    印度媒体《前线》杂志披露,9月24日IAEA投票之后,印度常驻该机构代表告诉印度代表团说:印度与伊朗的天然气协议已告中止。伊朗总统内贾德当时在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威胁要对任何投票反对伊朗的国家采取报复手段。但几天后伊朗改变了态度,否认内贾德曾对媒体发表过此类谈话。于是印度政府很快又宣布与伊朗的天然气进口和跨国输气项目的谈判仍在进行。耐人寻味的是,印度同时暗示:印度有可能在11月25日的理事会议上改变立场。引发的猜测是:要么是印度在投“赞成”票后极力要安抚伊朗情绪,要么是伊朗的警告起了作用。(22)
    印度政府内部显然在投票问题上存在分歧。外长纳·辛格发表谈话表示:如果11月24日IAEA新一轮表决时针对伊朗的议案措施比此前更严厉,他将建议印度政府修改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投票立场。他强调说,“我们将考虑并决定怎样做更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23)与此同时,印度再次公开要求伊朗必须遵从该机构的核查条件,以免印度在新的表决中投票反对伊朗。但印度积极表示:“伊朗的态度被证明是非常合作的”;“我们相信,伊朗将继续与IAEA扩大合作,使该机构能解决这一突出问题。这将有助于使目前的外交努力获得成功。印度也相信,有关各方会尽力避免任何可能破坏这些努力的行动是至关重要的。”发言还指出:印度欢迎伊朗在解决不同突出问题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并认为它“证明了我们9月24日所表达立场的正确,即支持提供更多的时间以便我们能就这一问题找到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24)受人关注的是,纳·辛格在这次会议举行前夕被解除外长职务,舆论相信这是他与总理曼·辛格在伊朗问题上政见不合的结果。(25)新一轮会议最后接受由欧盟提出的暂停将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的建议,以换取更多外交斡旋时间。印度也由此避免了再次投票所处的尴尬外交处境。
    三、伊朗问题与印美民用核合作挂钩:美国的施压
    伊朗危机的升级与印美民用核合作产生联系,也同时成为影响印美关系的重要因素。观察表明,印度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转变与同期的印美关系存在着关联。2005年6月28日,印度国防部长慕克杰与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华盛顿签署美印防务关系协定,该协议允许印度通过美国支持其航天计划获取高精尖导弹技术。7月18日,印度总理曼·辛格访美与布什就签署印美民用核合作协议发表声明,该协议旨在允许印度从国际市场获取核燃料和核技术。外界的印象是:作为印美这些重要协议的代价,印度不得不在IAEA投票支持美国、欧盟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显而易见,美国的压力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印度的投票立场。
    2006年1月,美国驻印大使莫福德(David Mulford)对印度媒体发表谈话说:如果印度不支持美国反对伊朗的动议,印美民用核合作将出现夭折。他的言论是:美国在IAEA讨论伊朗问题时急于得到印度的支持;“如果(印度)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我们认为他们就应投票表达。”他并以警告的口吻称:印度如不这么做,将对美国国会批准(印美)核协议产生“破坏性”影响。他的这番话被媒体公开后立即引起了风波。印度一直反对美国将印伊关系与印美民用核协议挂钩。印共(马)要求印政府必须澄清它对莫福德评论的立场。印共(马)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些评论已引起对正与美国谈判的核协议的严重担忧。”印度外务秘书萨兰(Shyam Saran)立即召见美国大使称:他的评论对美印关系是“不合适和不宜的”,不利于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建立稳固的伙伴关系。印度政府并强调指出,印度对任何有关伊朗问题的决议的投票将取决于印度对该问题的是非曲直所作的独立判断;“在伊朗这件事上,我们知道印度将基于它自己的国家利益去投票。”(26)
    美国并不希望外界留下布什政府干预印度外交决策的印象,对这件事谨慎作出回应。美国使馆出面表示:大使对他的评论被“断章取义”感到遗憾。美国务院发言人称,莫福德的评论表达的是“个人意见”,但反映了美国会在伊朗问题上“对伊朗的激烈情绪”;“最终,印度在这件事上如何投票将由印度政府决定。”美国务院并试图将民用核协议与印度的投票分开来看,称:“我们在与印度政府打交道时,将这两个问题分别对待。”(27)美方发言人的这番话似可表明,在布什访印(2006年3月)前夕,美国要尽可能化解与印度之间可能出现的任何潜在的政治与外交争执。
    2006年3月布什访问印度并与印度领导人签署民用核合作协议后,称赞印度是“确认的核不扩散国家”,否认美国在与伊朗和印度打交道时使用“双重标准”。他称:“我的态度是:30年来,他们(印度)已证明自己是个核不扩散国家,他们是一个有透明度的民主国家,他们发展核能力符合我们的利益,因为要实现经济的增长,他们需要电力和能源,并且他们愿接受IAEA的监督。”他同时对比指出:“伊朗是个不透明的社会,他们肯定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他们是恐怖主义的支持者。他们加入了IAEA,但我们发现他们在欺骗。换句话说,他们并没有遵守协议,他们已开始研制浓缩铀,以便发展一项武器计划。印度正与IAEA主动接触;伊朗人却无视IAEA。”(28)
    2006年12月底,美国国会通过美印民用核合作的《海德法案》,该文件的附件提及美国期待印度在伊朗问题上的表态。在美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美政治事务副国务卿伯恩斯(Nicholas Burns)表示:印美核协议的签署能使印度从伊朗等国进口能源的依赖性降低;伊朗是一个应受到国际孤立的违法国家;美国不愿看到任何国家与伊朗保持密切联系;“我们非常希望印度不要与伊朗缔结任何长期性石油和天然气协议。”(29)事态表明,只要美国继续在伊朗问题上向印度施压,就将对印伊关系的稳定、尤其是印度与伊朗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构成严峻的挑战。
    印度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涉及到其外交的独立性。因此可以理解,对印美民用核合作对印度外交独立性的影响,新德里似乎不愿公开承认。例如,尽管有不少来自舆论和反对派的警告和担心,印度官方否认印美民用核协议存在广泛的战略目的。印国家安全事务顾问M.K.纳拉亚南在一次采访中承认:(美国)可能存在这种目的,但美方在谈判中向印方保证不提出任何这类建议。(30)
    这一政策对印度国家利益的影响,在印度国内引起激烈争议。2005年底,印度著名传媒“雷迪夫”网站专门采访印度著名核问题专家、能源与环境研究所主任马基贾尼(Arjun Makhijani)。他直言:即使印度能从新近签署的印美民用核协议中获得它所需要的一切,但与印度可能从伊朗获得的石油、天然气相比,这只能满足印度能源需要的微不足道部分。因此他认为,印度不必在IAEA会议上投票支持美国和欧盟制裁伊朗的提案,以免损害印度与伊朗的关系。(31)他谈话的角度主要是印度的能源安全。他认为:印度为与伊朗就能源合作达成协议付出了巨大努力,它代表了印度对能源问题的正确认识,即印度应采纳与西亚、中亚的能源国家签订长期协议的战略,从而确保印度获得稳定的石油、天然气供应。既由于地理原因,也由于战略和经济原因,印度与伊朗的液化气进口和跨国输气管道等协议是印度能源安全战略的关键所在。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富有远见的计划却因印度在IAEA的投票而受到影响。他甚至断言,如果印度支持美国将伊朗问题提交安理会,印度与伊朗的能源协议必将彻底流产。
    对印度在伊朗问题上对美国妥协是否能为印美战略合作带来积极影响,美国华盛顿史汀生研究中心主任克瑞庞(Michael Krepon)持怀疑的态度。他写道:“印度的投票(反对伊朗)并不意味着(印美)核合作协议将一帆风顺,因为前面还有其他考验。”(32)舆论甚至认为,如果印度在2005年11月的IAEA理事会上抛弃伊朗,将并不能使印度在印美核合作中取得更有利的位置。印度在伊朗问题上顺从美国仅是开始,美国将不断迫使印度在外交上作出更多让步。(33)
    其他稍晚的证据也表明美国在伊朗问题上对印度施压。2007年2月14日,美国前负责国际安全和反扩散的助理国务卿拉德麦克尔(Stephen Rademaker)应邀前往印度主要战略智库——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演讲,主题关于印美核协议、伊朗等问题。他在讲话中称:印度战略思维转变的例证之一,是愿意采取严厉的出口管制法规,“最好的证明是印度在IAEA有关伊朗的两次投票。我是承认(印度的)投票受到胁迫的第一个人。”他还证明说:在美国国会有关印美民用核协议的听证会上,不少国会议员警告印度在伊朗问题上应与美国合作。他并在讲话中示意,美国还将对印度提出进一步外交要求。他公开表示:如果俄罗斯和中国拒绝支持由联合国制裁伊朗,美国希望印度参与它对伊朗的单边制裁;并且印度应放弃它与伊朗签署的跨国输气项目。他还称:印度如果想成为“第一世界”的一部分,就理应做到这一切。(34)
    拉德麦克尔在2005—2006年期间是美国政府负责军备控制的要人,也是与伊朗进行核交涉的重量级人物,其任务之一是确保印度在2005年9月的IAEA理事会上与美国保持合作。他的观点不仅传达了美国对印度的压力,而且也确认了一个事实,即以他这一特殊身份,既然他承认印度的投票受到美国的胁迫,显然这也准确反映了布什政府当时的看法。
    结语
    以上考察可得出若干结论。首先,尽管印度、伊朗均被视为现今国际核机制的“犯规者”,但美国却采用了不同的政策。一方面,美国重视与印度的战略关系,不惜打破国际核机制的制约,与印度缔结民用核合作协议;另一方面,美国认定伊朗秘密发展核武器,极力扩大对伊朗的制裁。美国的这种政策明显影响了印度在伊朗问题上的外交抉择。其二,美国为自身国际战略需求服务,以印美民用核合作为诱饵,胁迫印度在伊朗问题上改变政策,共同制裁伊朗。印度在IAEA的态度变化反映了印度的被动处境和外交对策。其三,印度在伊朗问题上尽管外交周旋空间受限,但仍将外交独立性和国家利益考量作为依据,尽力改变在对美关系中的被动局面。由此可见,印度、美国围绕伊朗核问题的利益权衡与外交互动反映了印美双方战略关系走向的基本特征。
    注释:
    ①"Indian Cabinet Okays Deal with Iran, " (Qatar)The Peninsula. Jan. 18, 2004.
    ②"India, Iran agree on 25—yr gas investment deals, " Times of India, May 13, 2003.
    ③"Japan’s struggle to secure future oil supply, " <http://www.iags.og/no805033.h.2003/8/5>
    ④Hooman Peimani, " India and Iran: Renewed energy, " Asia Times, June 21, 2003.
    ⑤"India ready to consider gas pipeline: Natwar, ” Dawn, June 6, 2004.
    ⑥" Iran urges India against closer ties with US, " <http://news.yahoo.com/s/afp/20071108/wl_sthasia_afp/iranusdiplomacyindiapakistanenergysanctions>
    ⑦Conn Hallinan, " Iran, India and The US, " Counterpunch , Oct. 26, 2005.
    ⑧Indrani Bagchi, " US senators question India’ s Iran ties, " The Times of India , Sept. 7, 2007.
    ⑨Harsh V. Pant, " Litmus test Iran, " The Indian Express , July 19, 2007.
    ⑩Ashish Kumar Sen, "India must help contain Iran, says amended US Bill, " The Tribune, June 28, 2006.
    (11)Khalida Mazhar, " Congressman submits resolution in US Congress on India, Pakistan, " Pakistan Times, July 16, 2005.
    (12)"Rice downplays India’s Iran links, " CNN News, April 6, 2006.
    (13)"Bush U—turn on Iranian pipeline, " BBC News, March 4, 2006; Amitav Ranjan, " Pipeline: Bush nod gives India an edge, " Indian Express , March 14, 2006.
    (14)"India Opposes Taking Iran Case to UN Security Council, " Reuters News, Sept. 20, 2005.
    (15)Chidanand Rajghatta, "India treads softly between US, Iran, " The Times of India, Sept. 15, 2005.
    (16)Somini Sengupta, " India—U. S. ties tested over Iran, "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Jan. 27, 2006.
    (17)Kushal Jeena, "Analysis: India’s Balancing Act With Iran, " Sept. 15, 2005, <http://www.spacewar.com/news/india—05zzd.html>.
    (18)A. Gopalakrishnan, "Let’ s not forsake Iran, " Oct. 4, 2005, <http://in.rediff.com/news/2005/oct/04agopal.htm>.
    (19)"India’ s Vote in IAEA: The Balance Sheet, " ORF Issue Brief , No. 5, Nov. 2005.
    (20)Rajiv Sikri, " Will Iran spoil the Indo— US party?" South Asia Analysis Group, Aug. 7, 2007, Paper No. 2322.
    (21)Siddharth Varadarajan, " US Coercion of India against Iran at IAEA, " Global Research , March 17, 2007.
    (22)A. G. Noorani, " Volte—face on Iran, " Frontline, Vol. 22, Issue 23, Nov. 05 — 18, 2005.
    (23)"Natwar for revision of India’s IAEA vote, " The Times of India, Nov. 18, 2005.
    (24)"India welcomes progress made by Iran vis — a — vis nuclear issues, " Nov. 19, 2005, <http://www.rediff.com/news/2005/nov/19iran.htm>
    (25)"India: Goodbye (Natwar) Singh, Hello Washington, " Stratfor Podcasts, Nov. 18, 2005.
    (26)"India summons US envoy over Iran, " BBC News, Jan. 26, 2006.
    (27)"US moves to delink Indian N—deal with Iran vote, " Iran Mania, Jan. 26, 2006.
    (28)"No double standards in dealing with Iran, India, " The Times of India, March 23, 2006.
    (29)"US—India deal conforms to Hyde Act, " The Economic Times, Aug. 4, 2007.
    (30)Rajiv Sikri, " Will Iran spoil the Indo—US party?" South Asia Analysis Group, Aug. 7, 2007, Paper No. 2322.
    (31)" India should choose Iran, not US, " Dec. 28, 2005, <http://in.rediff.com/news/2005/dec/28interl.htm>
    (32)" Let’s not forsake Iran, " October 04, 2005, <http://in.rediff.com/news/2005/oct/04agopal.htm>
    (33)A. Gopolakrishnan, " Let’s not forsake Iran, " Oct. 4, 2005, <http://www.rediff.com/news/2005/oct/04agopal.htm>
    (34)Siddharth Varadarajan, " US Coercion of India against Iran at IAEA, " Global Research, March 17,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