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伊核合作:动机、矛盾及俄罗斯的政策选择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责编:ldzldz 作者:王新龙 时间:2009-04-25

【原文出处】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原刊地名】京
【原刊期号】200801
【原刊页号】63~69
【分 类 号】D7
【分 类 名】国际政治
【复印期号】200805
【作 者】王新龙
【作者简介】王新龙,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战略管理专业博士生、讲师。(上海 200240)
【内容提要】俄罗斯是目前国际上唯一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进行核合作的国家。对于两国在核方面的合作,俄罗斯有着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动机,俄伊之间围绕核问题也存在着深刻的矛盾。俄罗斯的合作动机和俄伊两国矛盾对伊朗核问题的发展变化以及中东乃至世界政治有着深远影响。
【摘 要 题】国际关系
【关 键 词】俄罗斯/伊朗/核合作/军事合作
【正 文】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与伊朗在核能开发方面进行了长期的合作。在伊朗的核开发成为核问题直至转化为核危机的过程中,俄罗斯是国际上唯一坚持与伊朗进行核合作的国家。俄罗斯与伊朗进行核合作有着自身的动机,在核合作过程中与伊朗也存在着深刻的矛盾,这些对伊朗核问题的发展以及俄罗斯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政策选择有着重要影响。
    一 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
    伊朗的核计划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巴列维政权曾投资40亿美元开发核电站项目①。伊斯兰革命后,西方国家中止了与伊朗的核合作。两伊战争期间,伊朗的核设施因伊拉克空袭而遭到严重破坏。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朗寻求德国帮助想重启核计划,完成半途而废的布什尔核电站建设。1990年年初,在美国的压力下,德国中止了与伊朗的合同。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伊朗寻求俄罗斯的核帮助。1992年,俄伊签署了布什尔核电站建设和和平利用核能的协议。根据协议,俄罗斯将为伊朗建设一座核电站,并与伊朗在核燃料循环处理、核废料再处理、生产供科学和医学研究的同位素等方面进行合作。1995年1月8日,俄罗斯与伊朗正式签订了完成布什尔核电站建设的合同,接手该核电站建设。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遭到美国强烈反对,美国指责俄罗斯帮助伊朗寻求核武器,违反了核不扩散条约的义务。在美国的压力下,俄罗斯取消了向伊朗提供一座离心铀浓缩厂和一套激光同位素分离(LIS)设备计划。1995年,在美国的压力下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与美国副总统戈尔签署秘密协议,同意限制与伊朗的核合作与军火贸易②,布什尔核电站的建设也因此进展缓慢。
    普京上台后明确表示,伊朗有权开发并和平利用核能,俄伊两国在核领域中的合作不存在任何障碍。普京政府废除了戈尔一切尔诺梅尔金秘密协议,加快了布什尔核电站的建设进度,在国际上支持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③。但在美国的压力下,俄罗斯拒绝向伊朗提供激光分离铀同位素技术④。2002年7月,俄罗斯不顾美国的压力宣布它将完成伊朗布什尔的价值8.4亿美元的核反应堆建设,而且在未来10年将为伊朗建设另外5座价值100亿美元的核反应堆(1座位于布什尔,另外4座位于纳坦兹)⑤。这一年12月26日,俄伊两国在德黑兰签署了一项关于和平利用核能的合作议定书,俄方承诺帮助伊朗完成布什尔核电站建设。2003年,在伊朗核问题愈演愈烈并向核危机发展时,俄罗斯仍向伊朗保证完成布什尔核电站工程建设。同年,俄罗斯国家杜马正式批准俄伊新的核合作协议。2005年2月27日,伊朗副总统兼该国原子能组织主席吴拉姆·礼萨·阿加扎德和俄罗斯原子能机构主席亚历山大·鲁缅采夫签署了布什尔核电站核燃料供应和核废料归还协议,为伊朗唯一的这座核电站最终投入运行扫清了技术障碍⑥。
    2007年,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因伊朗拒绝中止浓缩铀活动而出现波折。4月,俄罗斯以伊朗拖欠核电站建设资金为由中止了布什尔核电站建设,并撤走200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也因此处于停滞状态。2007年10月,普京对伊朗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在访问期间,普京强调俄罗斯是帮助伊朗为和平目的建造核电站的唯一国家,表示俄方将履行义务完成核电站建设,但拒绝就核电站启用和交付核燃料的时间作出承诺,仅表示俄罗斯一定会信守承诺,早日将布什尔核电站建成交付伊朗方面。不过,普京声明支持伊朗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基于和平目的,在这一条约和联合国核查机构框架内不受歧视地研究、生产和使用核燃料的权利。11月30日,俄罗斯表示为伊朗生产的核燃料经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核查并已被封存,准备时机成熟时就运往伊朗。
    二 俄罗斯与伊朗核合作的动机
    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从一开始就遭到美国的质疑与强烈反对。面对美国的压力,俄罗斯仍然与伊朗进行核合作。那么,俄罗斯为何坚持与伊朗的合作呢?俄罗斯与伊朗的核合作出于以下动机:
    (一)出于地缘战略的考虑
    俄罗斯自独立以来,在制定外交政策时极为重视地缘政治的重要性,独立后的首任外交部长安德烈·科济列夫指出:“在放弃乌托邦思想后,我们开始推行实用主义……我们很快就认识到,地缘政治正取代意识形态”⑦。因此,地缘政治是俄罗斯制定国家外交战略的重要指导思想。伊朗在俄罗斯的地缘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俄南下中东和印度洋地区的“大门”。伊朗不仅对中东地区有着重要影响,而且对中亚的稳定也起着独特的作用,布热津斯基称之为“地缘政治支轴国家”,并认为伊朗在某种程度上可被视为“地缘战略棋手”⑧。对俄罗斯来说,与伊朗建立良好关系能获得巨大的地缘政治收益。
    首先,可以扩大对中东的影响。中东在世界政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一直是世界大国逐鹿之地,能在中东政治中发挥重要影响是世界大国地位的体现。冷战后,中东政治舞台几乎是美国在唱独角戏,别的国家很难插手。因此,俄罗斯极为重视利用核合作和军事合作培植与伊朗的关系,希望借助伊朗的“地缘支轴”地位撬动中东政治布局,恢复昔日世界大国的影响力。
    其次,可以维护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利益。中亚和高加索地区是俄罗斯的“柔软下腹部”,对俄罗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独立后俄罗斯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利益受到多方面威胁。一是,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穆斯林占人口多数,国家之间存在复杂的领土、民族、宗教等矛盾,容易引发动荡,威胁俄罗斯的安全。二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觊觎这一地区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力图控制这一地区,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伊朗与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相邻,在这一地区有一定影响力。俄伊两国在维护中亚和高加索稳定和反对西方势力渗透方面有着共同利益,与伊朗建立良好的关系,能加强两国在这方面的合作。2000年12月,俄罗斯国防部长伊戈尔·谢尔盖耶夫访问伊朗。谢尔盖耶夫与伊朗的高级官员就双方在中东和中亚地区的战略合作举行了会谈,双方还同意就“军事原则”和“共同的挑战和威胁”进行协商,这意味着两国建立了非正式的盟友关系⑨。目前,俄罗斯与伊朗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政策基本保持一致。如两国都支持亚美尼亚而不是亲西方的阿塞拜疆;都反对西方将里海石油、天然气通过格鲁吉亚输往土耳其港口的管道计划等。
    最后,俄罗斯与伊朗进行核合作可以进一步加强美伊之间的对抗,防止美伊关系走近威胁自己的战略利益。冷战时期,伊朗曾与美国结盟共同反对苏联,增加了其南部安全压力。俄罗斯担心美伊关系改善后美国等西方国家会支持伊朗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扩大影响力,威胁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因此,俄罗斯把与伊朗核合作当作跟西方打交道时的一张王牌⑩。
    (二)出于反穆斯林分离主义的考虑
    俄罗斯境内特别是在北高加索、伏尔加河下游地区生活着大量穆斯林人口。俄罗斯对这些穆斯林人口很担心:一方面穆斯林人口增长率较高,而与之相对的是斯拉夫东正教人口却持续下降;另一方面,这些穆斯林人口大多认同自己的穆斯林世界成员身份,而不是俄罗斯公民的身份。苏联解体后,伊斯兰教对俄罗斯境内的穆斯林影响力增强,各种原教旨主义思潮和宗教极端势力活跃,车臣等穆斯林聚居地区分裂势力抬头。两次车臣战争给俄罗斯带来极为惨重的损失。2007年4月26日,普京在年度国情咨文中特别指出:有外国势力挑动“(俄罗斯)这个多民族国家的不同种族和不同宗教信仰人群之间的仇恨”,呼吁严厉地对待“极端主义”(11)。因此,维护国家的统一、反对各种宗教极端势力和打击恐怖主义是俄罗斯的重要任务。
    伊朗在伊斯兰世界中有着极为重要的政治和宗教影响。对俄罗斯来说,在反对车臣分裂势力、反对宗教极端势力和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获得伊朗的理解和支持很重要。在许多国家拒绝同伊朗进行核合作的情况下,俄罗斯希望自己的“雪中送炭”能够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并期望借助伊朗的影响力使什叶派穆斯林理解与支持自己的政策和行动,同时,也可以借助伊朗增强自己对什叶派穆斯林的影响力。
    (三)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
    经济利益是俄罗斯与伊朗进行核合作的重要动机。独立初期,俄罗斯经济长期萎靡不振,扩大出口创汇成为国家的重要目标(12)。俄罗斯通过与伊朗进行核合作可以获取巨大的经济收益。
    首先,在参与伊朗核项目、建设核电站过程中,俄罗斯可以获取巨额收益。1995年1月,俄罗斯与伊朗签署的核合作协议价值达8亿美元,俄罗斯通过这一协议潜在的经济收益可达27亿美元(13)。2002年2月俄伊双方达成俄罗斯提供核燃料的协议,同年7月俄伊双方又就为期10年的合作项目达成一致。根据这两个合作协议,俄罗斯将为伊朗建设价值85亿美元的5座核反应堆(14)。据报道,仅布什尔核电站建设就涉及300余家俄罗斯企业和为20000多人提供就业(15)。俄伊核合作的巨大收益为曾处于困境中的俄罗斯核工业带来了勃勃生机。
    其次,通过核合作可以扩大对伊军售。自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深受美国制裁之苦,其国防装备严重老化急需更新换代,对作为传统的武器出口强国的俄罗斯来说这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1992年至2000年间,俄罗斯向伊朗出售了价值40亿美元的军火。2000年12月,俄国防部长伊戈尔·谢尔盖耶夫访问伊朗期间,双方探讨了为期10年,价值30多亿美元的武器和军事技术合作项目(16)。2005年11月底,俄罗斯与伊朗签署了包括向伊出售29套“道尔—M1”地对空导弹在内的一项总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军火协议。目前,伊朗已经成为俄罗斯的第三大武器进口国,俄伊军事合作关系到俄罗斯200多万人的就业(17)。
    第三,通过与伊朗进行核合作可以促进两国在石油、天然气等方面进行合作。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工业是俄罗斯的经济支柱,每年为俄带来滚滚财源。对俄罗斯在核领域的合作,伊朗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2006年6月,在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伊朗总统内贾德向普京提议,俄伊两国在制定天然气价格方面合作,同时两国开展天然气出口市场方面合作(俄罗斯向欧洲;伊朗向印度和中国南部出口天然气),避免两国之间的竞争(18)。2007年1月,伊朗又向俄罗斯建议成立一个类似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天然气合作组织。伊朗的提议得到普京的支持,后者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主意,值得进一步讨论和研究。同年10月,普京访问德黑兰时,与伊朗再次探讨了“天然气欧佩克”的问题,对加强两国在能源方面的合作进行了讨论。俄罗斯与伊朗在油气方面进行合作维护了俄罗斯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利益,为俄方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同时,伊朗核问题使得中东局势持续紧张,世界油价居高不下,作为油气出口大国的俄罗斯自然获益匪浅。另外,两国合作也可以协调双方在里海丰富的油气资源之间分配、开采和运输等问题上的立场,使双方利益最大化(19)。
    三 俄伊之间的矛盾及其对两国核合作的影响
    俄罗斯与伊朗之间存在许多潜在的矛盾,在核合作中也有分歧与矛盾,随着伊朗核计划的进展,这些矛盾可能激化,进而影响两国合作。
    (一)在地缘政治目标方面的矛盾
    俄罗斯与伊朗虽在地缘战略目标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但也有潜在的矛盾。这种矛盾既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原因。历史上,伊朗一直是近代俄罗斯南下扩张的目标。彼得大帝在遗嘱中写道:“尽可能迫近君士坦丁和印度,谁在那里谁就将是世界真正的主宰!因此,不仅在土耳其,而且在波斯都要挑起连续的战争……在波斯衰败之际,进到波斯湾”(20)。沙俄时期,俄罗斯通过战争割占了伊朗北部大片领土,而且把伊朗北部划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苏联时期,伊朗仍是扩张对象。1939年,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曾向纳粹德国外长里宾特洛普表示希望苏联的势力范围由巴库向南延伸到波斯湾(21)。二战后,苏联不但不愿撤走驻伊苏军,而且支持伊朗境内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只是在美英等西方国家的压力下,苏联才不得不撤走军队。这一事件进一步加深了伊朗对苏联的不信任与恐惧,使伊朗后来投入西方怀抱。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既反美,又反苏,霍梅尼称“美国是大撒旦,苏联比大撒旦更坏”(22)。苏联入侵阿富汗后,伊朗予以强烈谴责,大力支持阿富汗人民的抗苏斗争。中亚和高加索国家独立后,伊朗来自北部的安全压力大大减轻。伊朗积极扩大自己在这一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影响,俄罗斯也极力维护自己的传统影响力,因此,两国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竞争,1996年俄罗斯国防部甚至把伊朗列为对俄罗斯有“潜在威胁的国家”之列(23)。俄罗斯与伊朗在里海的法律地位和资源分配问题上长期存在争议,在里海油气输出的管道路线上也有严重分歧(两国虽都反对西方将里海石油、天然气通过格鲁吉亚输往土耳其港口的管道计划,但俄罗斯期望利用自己的油气管道垄断中亚地区的油气输出,而伊朗则希望为中亚国家建设通过自己领土的油气输出管线)(24)。历史上和现代的地缘矛盾使得俄罗斯和伊朗很难建立真正的互信,在某些条件下这些矛盾可能会再次激化,而这必然影响俄伊之间的核合作。
    (二)在伊朗核目标上的矛盾
    俄伊两国在伊朗的核目标上有着根本的分歧:俄罗斯只想通过核合作获利,希望伊朗的核技术依赖于自己,而不希望伊朗获得独立的、全面的核技术,特别是能制造核武器的关键技术,明确表示绝不希望在其家门口出现一个拥有核导弹的国家(25);伊朗则希望通过与俄罗斯的核合作能够全面掌握核技术,因此,在双方合作之初伊朗曾寻求建设重水反应堆和获得浓缩铀技术(26)。这种分歧使俄罗斯在与伊朗合作时对伊核计划保持警惕。
    2002年下半年,伊朗秘密核活动以及与国际核贸易黑市的联系曝光,俄罗斯从以前批评美国对伊朗核计划的捕风捉影,转而强调伊朗要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严格监督与检查。2003年9月,普京接受CNN采访时说:“在我们南部出现一个新的核国家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他强调伊朗应该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开放,表示如果伊朗不想制造核武器,就没有理由对国际原子能机构隐藏什么(27)。同年,俄罗斯宣布在伊朗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之前,将不会继续同伊朗的核合作(28)。同时,俄罗斯也呼吁伊朗暂停浓缩铀活动(29)。2003年12月18日,伊朗正式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更严格的核查。2004年11月暂停了浓缩铀活动。可以说伊朗的让步与俄罗斯的压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2005年6月,伊朗强硬派内贾德当选总统并于8月重启浓缩铀活动。内贾德在核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使得俄罗斯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活动余地受限,而且有对伊朗核问题失去控制的危险,俄罗斯立场开始逐渐向美欧靠拢。2005年9月24日,国际原子能机构就是否把伊朗核问题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时,俄罗斯投了弃权票(30)。俄罗斯态度的转变,对伊朗强硬的核立场影响甚微,2005年11月4日,伊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对媒体表示:“我们不会天真地认为俄罗斯会一直维护伊朗的利益”(31)。因此,伊朗拒绝在铀浓缩问题上让步,俄伊两国在核问题上分歧与对立越来越明显。2006年2月俄罗斯投票支持把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并在2006年12月和2007年3月先后两次支持安理会通过了对伊朗核活动进行制裁的决议。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伊万诺夫认为,伊朗获得核武器“会威胁俄罗斯的利益”,“俄罗斯尽一切努力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32),他表示伊朗如不停止铀浓缩活动,俄罗斯就不向布什尔核电站反应堆提供燃料(33)。为对伊朗施压,2007年4月俄罗斯以伊朗拖欠资金为由停止了布什尔核电站建设。对俄罗斯的压力伊朗也采取软硬兼施的策略。一方面,总统内贾德于4月9日宣布,伊朗已有能力进行“工业规模”核燃料生产(34)。另一方面,伊朗于4月15日宣布将于近日就建造两座总耗资约为28亿至34亿美元的新核电站项目进行国际招标。目前,一些欧洲公司已私下表示有兴趣参与项目投标(35)。4月下旬伊朗与欧盟在安卡拉恢复核谈判,并取得“进展”,借此向俄罗斯暗示它并不是伊朗核计划的唯一选择。
    (三)在中东政策上的矛盾
    俄罗斯在中东有着极为重要的利益,其中东政策“目标是维护俄罗斯的利益。包括维持与阿拉伯国家以及以色列的亲密、友好的关系”(36)。俄罗斯的中东政策与伊朗在中东的利益存在分歧,这些分歧对俄伊核合作也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
    首先,俄伊对以色列政策的分歧影响两国合作。俄罗斯十分重视发展与以色列的经济和战略关系。经济方面,俄罗斯与以色列在重工业、飞机制造业、能源和制药业等领域进行了广泛合作;政治方面,两国在反恐方面也密切合作。1989年后有近百万原苏联犹太人移民以色列,这些人约占以色列人口的20%,而且很多具有以色列和俄罗斯双重国籍。俄罗斯犹太移民利益在俄罗斯中东政策中占有重要地位,普京表示“俄罗斯不会对这些人的命运漠不关心”(37)。伊朗则在革命后不承认以色列国家的合法性,认为以色列是帝国主义强加给伊斯兰世界的毒瘤(38)。伊朗现总统内贾德上台后更是多次公开声称应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俄罗斯对伊朗反以政策不满,对内贾德言论进行了谴责,外长拉夫罗夫称内贾德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指责内贾德言论对俄罗斯与伊朗的利益造成了损害(39)。另外,俄伊两国对阿以和平问题的态度也不同。俄罗斯积极促进阿以和平进程,是奥斯陆和平协议和1994年以色列—约旦和平条约的坚定支持者(40)。而伊朗不相信当时的和平进程是公正的,也不接受奥斯陆协议,认为该协议是“不公正的、傲慢的,归根结底是荒谬的”(41),对阿以和平进程进行谴责和抵制。
    由于伊朗对以色列采取敌视政策,以色列认为俄罗斯与伊朗进行军事和核领域的合作严重威胁到其国家利益(42)。一方面,以色列认为伊朗的“流星—3”型导弹射程覆盖以色列,已对自身安全构成极大威胁(43),担心伊朗的导弹上装上核弹头,因此,反对俄伊之间的核合作。另一方面,以色列担心伊朗的核抱负将会使中东地区的安全失去平衡,从而引发地区核竞赛,使以色列的生存环境更为险恶。俄罗斯与伊朗军事与核领域的合作对以色列构成莫大的压力,以至于以色列专家认为“俄罗斯在所有主要问题上都在反对以色列”(44)。因此,如果俄罗斯坚持与伊朗的核合作,无疑会给俄以关系造成负面影响,而俄罗斯与以色列关系的进展也必然影响包括核领域在内的俄伊合作。
    其次,俄罗斯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也影响俄伊两国的核合作。伊朗是中东地区的非阿拉伯大国,与阿拉伯国家,特别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在宗教、领土等方面存在争端,双方之间的不信任根深蒂固。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对伊朗核计划有深深的疑虑;对什叶派势力在伊拉克、黎巴嫩的增长也很担忧(45)。为了对抗伊朗核计划,海湾合作组织首脑会议在2006年12月决定共同进行“以和平利用核能为目的”的核开发研究活动。普京2007年2月访问沙特时,表示俄罗斯可以向其出售“用于和平目的”的核反应堆,承诺向沙特出售坦克、提供先进的防空系统、为沙特发射卫星以及利用俄罗斯的格洛纳斯系统(GLONASS)为沙特提供卫星导航服务(46)。普京引人注目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之行以及与这些国家之间即将开始的军事和核领域的合作,既是俄伊最近在核问题上矛盾发展的结果,也必然会对俄伊两国未来的核合作产生消极影响。
    四 伊朗核问题的前景与俄罗斯的政策选择
    在围绕伊朗核问题的各方利益博弈中,俄罗斯实际上并没有掌握主动权,其政策选择取决于伊朗核政策,也受制于美国对伊朗的政策。目前,伊朗拒绝安理会决议、坚持铀浓缩的立场使俄罗斯在伊朗核问题上陷入了政策困境。俄罗斯继续对伊朗恩威并用,既施加一定压力,阻止伊朗跨入核门槛,又尽力采取外交努力阻止美国对伊朗实施严厉经济制裁或者以大规模武力解决伊朗核问题。未来伊朗核问题的发展和俄罗斯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有以下几种可能。
    1.在伊朗核问题上保持僵持状态,局势持续紧张。伊朗坚持和平利用原子能的权利,无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坚持进行铀浓缩活动。美欧对伊朗进行制裁、威胁使用武力,中东局势持续紧张。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也会对伊朗施加一定压力,希望迟滞伊朗核步伐,但俄罗斯施加的压力会保持在一定限度内,以免把伊朗推向美欧一方;同时,俄罗斯希望借助国际压力使伊朗接受在俄境内为伊朗生产核燃料的建议,这样既保证了伊朗核计划的安全性,又使伊朗核工业倚赖于俄罗斯。
    2.如美国以武力来解决伊朗核问题,俄罗斯不会支持,但也不会保护伊朗。美国对伊朗动武有两种可能:一是对伊朗进行有限打击,摧毁其核设施。美国的这种有限军事打击,对俄罗斯是有利的。一方面,美伊和解将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从而进一步使伊朗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与俄罗斯合作;另一方面,会消除伊朗核能力对自身的威胁,使伊朗核工业更加倚赖于俄罗斯。二是,美国大规模入侵伊朗,推翻伊朗现政权、建立亲美政权。这种情况将对俄罗斯的利益造成极大损害,恶化俄罗斯安全环境。无论美国采取哪种形式的武力打击,俄罗斯都不可能采取有意义的实际行动去保护伊朗,而是保持中立(47)。
    3.美欧与伊朗和解,俄罗斯利益受到损害。美国在伊拉克的困境、美国国会对布什政府制约以及世界各国的反对使美国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会产生一个噩梦般的结果。中东形势的变化使伊朗的重要性进一步凸现,美国对伊朗态度也有所松动。2007年4月,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詹姆斯·杰弗里表示,美国承认伊朗有和平发展核能的权利,并愿意为其提供相关援助,美国仍将以外交途径作为解决伊朗核问题的首选策略(48)。4月15日,西方七国财长会议声明支持各国发展核能,这进一步增强了伊朗坚持和平利用核能活动的合法性(49)。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代表索拉纳与伊朗在安卡拉会晤后呼吁美国与伊朗进行直接接触,并表示相信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已经做好与美国直接对话的准备(50)。5月初,美伊双方在沙姆沙伊赫国际会议上进行了接触。更为出人意料的是,12月3日美国情报机构解密了一份报告指出,伊朗早在2003年就已中止了核武器研究计划,而且伊朗从事核武器开发的决心也不强烈。报告还指出目前没有证据说明伊朗是否继续从事军事用途的核计划。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党议员呼吁布什政府重新思考对伊朗的政策。以上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伊朗核问题的政策可能有所转变。如果美欧与伊朗关系改善,美欧在伊朗核能利用方面将会与俄罗斯竞争,俄罗斯的利益无疑会受到损害,这是俄罗斯最为担心的,但又无法阻止的。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可能会仿效美国对印度的核政策,进一步加强俄伊之间的核合作。
    注释:
    ① Adam Tarock, Iran's Foreign Policy Since1990: Pragmatism Supersedes Islamic Ideology, New York: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Inc, Commack, 1999, p. 48.
    ② “Gore-Chernomyrdin Arms-to-Iran Agreements Continue in Spotlight”, Disarmament Diplomacy, Issue No. 52, November 2000 .
    ③ Mark N. Katz, “Putin, Ahmadinejad and 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 Middle East Policy, Vol. XIII, No. 4, Winter 2006, p. 125.
    ④ Judith Miller, “U. S. Asks Putin Not to Sell Iran a Laser System”,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19, 2000.
    ⑤ Peter Baker, “Russia unyielding on Iran Nuclear Project,”Washington Post, August 16,2002.
    ⑥ Bulent Aras and Fatih Ozbay,“Dances With Wolves: Russia, Iran And The Nuclear Issue”, Middle East Policy, Vol.XIII, No. 4, Winter 2006, P.138.
    ⑦ [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29页。
    ⑧ 同上,第55页。
    ⑨ Ariel M. Cohen,“Russia and the Axis of Evil: Money, Ambition, and U. S. Interests”(http://www. heritage. org/Research/RussiaandEurasia/test022603.cfm)
    ⑩ Michael Mandelbaum, Editor, The New Russian Foreign Policy,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1998. p. 151.
    (11) 《普京国情咨文指责外国资金干预俄内政》,<>
    (12) Vladimir A. Orlov and Alexander Vinnikov,“The Great Guessing Game: Russia and the Iranian Nuclear Issue”,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Spring 2005, p. 50.
    (13) Bulent Aras and Fatih Ozbay,“Dances With Wolves: Russia, Iran And The Nuclear Issue”, p. 133.
    (14) Peter Baker,“Russia unyielding on Iran Nuclear Project,”Washington Post, August 16, 2002.
    (15) Bulent Aras and Fatih Ozbay,“Dances With Wolves:Russia, Iran And The Nuclear Issue”, p. 134.
    (16) Ariel M. Cohen,“Russia and the Axis of Evil: Money, Ambition, and U. S.Interests”,(http://www.heritage. org/Research/RussiaandEurasia/test022603.cfm)
    (17) Ibid.
    (18) Mark N. Katz, “Putin, Ahmadinejad and the Iranian Nuclear Crisis”, p.128.
    (19) Geoffery Kemp and Paul Saunder, “Amereia, Russia and the Greater Middle East: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The Nixon Center, Washington, D. C., November, 2003, p. 38.
    (20) 赵青海:《俄罗斯:伊朗核问题中的‘新角色’》,载《世界知识》2006年第2期。
    (21) [美]亨利·基辛格:《大外交》,海南出版社2001年版,第339页。
    (22) Adam Tarock, Iran's Foreign Policy Since 1990: Pragmatism Supersedes Islamic Ideology, p. 89.
    (23) Vladimir A. Orlov and Alexander Vinnikov,“The Great Guessing Game: Russia and the Iranian Nuclear Issue”, p. 53.
    (24) Robert O. Freedman,“Russia And The Middle East: The Primakov Era”
    (25) Talal Nizameddin, Russia and the Middle East: Towards New Foreign Policy, Hurst & Co.,1999,pp.237—239.
    (26) Scott Peterson,“Russian Nuclear Know-How Pours Into Iran,”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June 21,2002
    (27) Bulent Aras and Fatih Ozbay,“Dances With Wolves: Russia, Iran And The Nuclear Issue”, p. 134.
    (28) Sabrina Tavernise,“Russia Presses Iran to Accept Scrutiny on Nuclear Sites,”New York Times, June 30, 2003,
    (29) 《俄副外长呼吁伊朗暂停进行提炼浓缩铀的试验》,http://www. southcn. com/news/international/gjkd/200310170001.htm.
    (30) Michael Adler:“IAEA Threatens Iran with UN Security Council Referral,”AFP, November 26,2005.
    (31) IRNA, October 4, 2005.
    (32) “Nukes Divide Russia And Iran: As Iran Restricts UNcooperation”,
    (33) “Ultimatum on Bushehr fuel?”,
    (34) 《内贾德宣布伊朗已能进行‘工业规模’核燃料生产》,http: //news. xinhuanet. com/world/2007-04/09/content_5954656.htm
    (35) 《伊朗将招标建造两座新核电站》,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7—04/15/content_5979674. htm.
    (36) Sergey Borisov,“Russia and Israel to join forces in anti-terrorist cooperation,”Pravda, September 7,2004.
    (37) Ilya Bourtman,“Putin And Russia' s Middle Eastern Policy”, The Middle East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ume10, No. 2, June 2006, http: //meria. idc. ac. il/journal/2006/issue2/jv10no2al. html.
    (38) 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10),世界知识出版社1996年版,第142页。
    (39) “Russia Condemns Iranian president's statement on Israel,”Agence France Presse, October 27, 2005.
    (40) Robert O. Freedman,“Russia And The Middle East: The Primakov Era”,
    (41) Adam Tarock, iran's Foreign Policy Since1990: Pragmatism Supersedes Islamic Ideology, p. 25.
    (42) Efraim Inbar,“The Need to Block a Nuclear Iran,”Middle East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 10, No. 1,(March 2006),
    (43) Uzi Arad,“Russia and Iran's Nuclear Program”, Jerusalem Issue Brief, Vol. 2, No. 26, 28 April, 2003,
    (44) Itya Bourtman,“Putin And Russia's Middle Eastern Policy”, The Middle East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Volume10, No. 2, June 2006,
    (45) “Arab neighbours thinking ahead”, Economist, 8/26/2006, Vol. 380 Issue 8492, p. 37—38.
    (46) Ariel Cohen, “Putin's Middle East Visit: Russia is Back”,
    (47) Sergei Strokan,“U. S. Has Prepared a Nuclear Program for Iran, ”Kommersant, April 20, 2006, p. 10
    (48) 《美官员称仍首选外交途径解决伊朗核问题》,http://news. xinhuanet. com/ world/ 2007—04/14/content_5975148.htm
    (49) 《七大工业国首次表明,支持各国发展核能源》,http://www. china5e. com/news/heneng/200704/200704180082.html.
    (50) 《索拉纳呼吁美国就核问题与伊朗对话》,http://news. xinhuanet. com/world/2007—04/28/content_60397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