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盘点各国国防教育亮点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佚名 时间:2009-04-25

法国:人民参与重大防务决策

 

法国实行政府领导下的全民国防教育,注意提高国防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让人民参与重大防务决策。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政府就以“国家是继续依靠北约的核武器,还是发展自己的独立的核力量”为题,进行民意测验,发动人民都来关心国家大事。半个多世纪以来,法国形成了这样一种传统:每每遇到国家安全问题、军事战略调整和军备问题等一些重大事务,政府就采取民意测验的方法,直接听取人民的意见,在实践中强化公民的国防意识。

 

新加坡:加强应急演习

 

在新加坡,人民国防观念的增强除了政府的宣传教育外,很大程度受益于不定期的各种应急演习。演习事先不发通知,不管是组织应急饮水配给演习、粮食配给演习、紧急征用车辆演习,还是防空、防热演习,都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实战性。应急演习不仅提高了国民应付紧急事件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增强了国民的国防观念。

 

朝鲜:国防教育从娃娃抓起

 

朝鲜劳动党和朝鲜人民政府认为,学校是开展国防教育的良好场所,世界观逐渐成熟的学生时期,是接受国防教育的最佳时期,在朝鲜,孩子一入幼儿园,老师就给他们讲战斗故事和英雄事迹;到了中、小学校,设有专门的国防教育课程,讲解朝鲜反抗外来侵略的光荣历史;从高中起学生就定期接受军事知识的教育,参加军事训练;大学生在校期间还要到人民军部队过一段时间的军事生活,让他们在亲身体验的基础上,增强自身的国防观念和组织纪律性。

 

美国:国防教育无孔不入

 

美国的国防教育,政府重视、财政支持、组织有力。美国推行大国防观念,把国防教育的外延扩展到经济、政治和文化等领域的社会教育中,用法律手段来保证国防教育的实施。重视国防教育的科学研究工作,突出对国防人才的培养,加强组织青年学生的军事训练,突出抓好军队的国防教育,对国民进行多种形式的思想灌输和精神激励。利用英雄人物的名字命名城镇、街道和正在服役的飞机、战舰等,在一些诸如大型体育比赛之类的公共场合,安排军乐队演奏美国国歌,以增强公民国家荣誉感。

 

以色列:将苦难变为财富

 

犹太民族长期遭受排斥和杀戮的历史,使得国防在这个国家中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以色列政府规定,18岁-70岁的公民,不分性别,都要接受法定的国防教育,即使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妇女也要在家中接受国防知识函授教育。每逢独立日、阵亡将士日、死难犹太人纪念日等,都要举行各种活动,利用“哭墙”、纳粹大屠杀纪念馆等场所,展示2000年来犹太人流散世界各地遭受的苦难经历,教育人们不忘历史,向国民灌输犹太复国主义和爱国主义,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和献身精神。

   

瑞士:全民动员、武装中立

 

瑞士实行的是独特的民兵制,和平时期无常备军,是真正“全民皆兵”的国家。尽管瑞士自1815年在维也纳会议上被确认为永久中立国以来,国家一直处于和平环境之中,但政府仍然非常重视国防建设,坚持对国民实行终身的国防教育,把国防活动融入人民的社会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家家户户都有国防小册子,枪支弹药也发到每家每户,建成了世界上最完善的地下掩蔽系统。公民例行参加各种形式的军事训练,并积极交纳国防税,主动参与和支持国防建设。

 

日本:危机教育中透着危险

 

日本始终用危机感来刺激国民对国家安全的关心,以增强国民的忧患意识,不断提高国民保卫国家生存和发展的观念。日本的领导人还竭力使国民相信,加强军费开支,加快扩充军事实力,对于国家的安全必不可少。近年来,日本军国主义抬头,通过种种途径对国民进行军国主义精神教育,复兴尚武传统,企图为通向军事大国扫清思想障碍,日本的国防教育从形式到内容都增添了许多危险因素。

 

瑞典:重视心理防御

 

在瑞典,心理防御委员会是专门负责国防教育的机构,直属政府领导,委员会成员由教育部、文化部、警察总署、国家电台和电视台、各大报刊的最高负责人组成,活动经费由政府预算拨付,各省、县均设有同级所属委员会。其平时任务是,了解和掌握社会公众对国防的心态和意愿,向社会宣传瑞典的安全形势及安全隐患,揭露潜在敌人的意图,传授抗敌的知识,向政府提供心理防御的工作建议,组织各级举办心理防御训练班。

 

俄罗斯:注重群众性国防教育

 

俄罗斯的国防教育,除军队外,主要依靠家庭和学校、劳动人民代表苏维埃、青年团、工会、全苏支援陆海空军志愿协会、全苏“知识”协会、苏联退伍军人委员会和作家、艺术家、电影和戏剧艺术家协会等组织进行。为了增强教育效果,还建立比较完善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研究机构。新闻、出版媒介也把宣传国家利益作为主旋律,从各个角度对人们进行国防教育。

 

非洲国家:枪杆子里出政权

 

       经过长期的民族革命斗争,从“殖民地”、“海外省”不断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对于国防教育都给予高度重视,认为国家的独立和主权是用枪杆子打出来的,同样也必须用枪杆子来保卫。一些非洲国家就要求每一个青壮年必须熟练掌握一至两种武器。还有一些非洲国家则把公民接受战争教育和军事训练当作一项义务予以规定,使他们在受训期间学会如何拆卸、使用步枪、冲锋枪等一般军事技能。这种为战争而训练、为政权而学习的单一军事国防教育,是独立非洲国家为政权巩固和国家统一而做出的选择。(国防20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