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美中央总部加速设备更新保战时通信安全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9-02-17

美国中央总部正在根据联合和协同作战环境中的新任务,对新技术进行调整,因为中央总部更新设备的速度已经落后于其作战对手改变战术的步伐了。中央总部很多通信和信息系统都需要借鉴美国其它总部的经验。然而,苛刻的作战试验使很多新战术系统的能力和缺陷都凸显了出来,因而可能会对国防通信的远期规划产生影响。中央总部(CENTCOM)一直强调要夺取战术优势,并具备高效的信息反馈能力。“前线的作战人员们需要信息,”中央总部C4(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系统主管马克鲍曼准将宣称,“他们需要信息反馈,他们需要掌握信息,信息还必须实时而可靠。

  ”这位将军说,C4对于战术作战的各个方面都会产生影响,它是指挥控制(C2)、作战支援和力量保护的关键所在。他强调,为取得军事行动的胜利,部队必须能机动、能打击、能通信,而且三者必须相互协调。“如果你无法通信,你就不可能有效地发扬火力和机动力,”他指出,“通信是火力和机动力的实现者。”鲍曼将军介绍说,他所属部门的目标是为国粗战略指导提供联合的、可实现的、补充性的系统与体系。这一目标物化成遍布中央总部各个责任区(AOR)的联合指挥控制网络。

  任何单一的技术方案都无法满足中央总部用于夺取战术优势的通信需求。将军指出,事实证明基于网际协议路由器网络(RIPRNET)的通信技术对于指挥控制非常重要,但RIPRNET还不是通信能力建设的终点。作战人员必须掌握一系列不同的通信手段,这些手段既要适应不断变化的需求,又能在某一通信媒介失灵的情况下继续保障畅通。

所以,中央总部正在雄心勃勃对各种各样已有技术和新技术提供资助,以使分布广泛的部队(尤其是最前沿的部队)都能受益。享受最高优先权的是无人驾驶飞机(UAV)、空中平台和用作空中通信接力系统的飞船。中央总部也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铱星通信方面展开合作,据鲍曼将军透露,这种能力甚至也会融入到RIPRNET之中。联合网络战是另一个关键性技术领域。将军承认中央总部正在谋求一体化网络管理的权力,以提供“为战区和国防部广泛接受的统一而灵活的一体化见解”。

  鲍曼将军宣称,对新技术的联合需求使得中央总部最适合作为国防部达成这一见解的开路先锋。他补充说,中央总部一直在对其网络资源的规模和范围进行评估,这有助于中央总部确定其用于当前任务的通信体系。但中央总部也必须预见到未来可能担负的任务,并确保其网络体系为现一场冲突做好准备。

  联合战区军种部队最受重视。中央总部将把在线国防知识库(DKO)部署到巴林。在线国防知识库以在线陆军知识库为基础,将为中央总部所属海军部队的前沿部署提供补充的能力。中央总部正与国防信息系统局(DISA)就网络中心式企业服务(NCES)按钮1和按钮2展开密切合作,这是国防信息系统局在网上提供给国防领域用户的两个协作工具。自动化短信息处理系统(AMHS)正在从事区域性短信息传递工作。鲍曼将军解释说,AMHS是中央总部目前仅有的一种记录性短信息传输能力。也可以在秘密的非武装地区与盟军共享信息。

  鲍曼将军所属的部门并不只忙于通信建设。生物鉴定技术对于识别友军和敌军也是非常关键的,包括指纹、掌纹、视网膜扫瞄等识别技术。鲍曼将军说,融合这种安全手段(尤其是在基地入口的把关中)有助于识别和追踪威胁,对于战胜中央总部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面临的威胁至关重要。

  将军提到的另一项令人兴奋的技术是所谓的单箱单线技术(OB-1),就是在同一个界面中提供多个层次的安全性。这意味着像F-22“猛禽”战斗机一样,利用相互分离的技术将各个分类领域用一根导线合并到一台电脑中。

  与此同时,中央总部也像其它同类总部一样,正在打破原有的体系,它正准备采取“瘦身”行动,在减少人力的同时增大安全性。这就要最大限度地利用逐步减小的资源,这一点在追加资金渐趋枯竭的情况下非常重要。

  作战人员们在过去6年中已经亲眼目睹了很多改进之处。带宽已经从47兆字节增长到77亿字节,翻了160番。中央总部的一项重要主动权就是“一切基于网际协议”(EoIP)和“基于网际协议路由器网络”(RIPRNET),这使得中央总部的覆盖范围从科威特延伸进伊拉克,网络支持的防御要点和补给线路增大了覆盖范围。

  盟国之间的信息共享也表现良好。中央总部正在运用联合企业区域信息交换系统(CENTRIXS)进行数据共享,以支持中央总部的盟军网络。两个要素——驻伊拉克多国部队(MNFI)系统和全球反恐特遣部队(GCTF)系统——使中央总部和盟军可以在安全的环境中实现情报和指挥控制任务信息的共享。但将军说,这两个系统使用起来都很麻烦,而且维护保养方面存在很多困难。要想在财政、后勤和运行方面将物理上相互分离的网络融合成系统,正变得越来越困难。中央总部希望提高系统的信息共享能力,以使其能延伸到联邦机构、非政府组织和联盟伙伴。但必须在共享需求与防范需求之间进行风险平衡。“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并没能恰当地估价不共享给完成任务带来的风险。”

  当然,卫星通信手段也在增多,这同样带来了复杂化的问题。“很难估算我们责任区内卫星通信手段的规模,”将军说。这其中包括时分多址(TDMA)联接系统和按需分配多址(DAMA)联接系统。尽管这些系统在技术上表现不错,将军承认“很难对其肆无忌惮的增殖进行控制,每次你刚一转身,就会有人拿出非常小的合成孔径雷达终端(VSAT)或是其它能将卫星信号导入我们责任区的东西。”向宽带全球卫星通信系统的转变也会给战区带来重要的变化。“所以,我们要想利用战区内所有传送器实现完全态势感知,还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商业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用商用设备取代军用战术通信站的做法发端于阿富汗,中央总部也已经与各军种合作,将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作战人员们从固定站点解脱出来,以便他们执行其它战术任务。鲍曼认为中央总部的所有通信者都“具有创新性、灵活性并聚焦于任务。他们携带着私人的和配发的设备,他们非常善于接受新技术,并善于将这种能力融入到战斗之中。”创新性事例包括运用基于网际协议的话音通信(VoIP)、基于安全网际协议的话音通信、基于网际协议路由器网络、网际协议加速器和性能最优化工具。野战通信者正在适应这些工具,并以令人惊异的方式将其融入作战之中。“执行任务的人员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作战综合者了,”将军继续说道,“他们使我们得知可能的领域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很可能就是未来的全球信息栅格(GIG)将要呈现的东西。”
但将军也发现了一些需要改进的领域。最终的目标是在整个责任区内具备稳定、迅速、可靠的通信能力。标准化工具组件将使通信者能够监控网络的运行情况,并监控小到散兵坑大到全球网络战联合特遣部队的运用情况。

  近期,中央总部将继续建立广泛的信息安全途径,包括计算机领域的防护。但中央总部更希望发展巧妙的不规则探测能力,这样就能查觉到最微小的网络刺探行为。

  尽管带宽性能已经改进,有效地利用带宽依然是个挑战。鲍曼将军指出,在带宽受限的环境中需要应用软件具有更好的性能。从设计之初就要确保系统能在带宽受限的条件下工作。他强调“我们应该首先在带宽受限的环境中运行系统,而不是在纽约环路或是光纤上运行。”

  中央总部还需要更加无缝的信息共享能力。“比起另外部署一个网络来连接两个人使他们共享信息,肯定还有更为简便的做法。”同时,中央总部需要更好的近实时态势感知频谱工具,这就要求能够根据指挥优先顺序对频谱进行管理和降低冲突。“频谱范围就那么大,还要被所有用户——东道国、我们的部队——共享。我们必须弄清如何在频谱范围内作战,并对频谱进行正确的管理。”

  工业领域可以通过发挥竞争优势、继续开发技术来提供帮助。鲍曼说,“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就能掌握更好、更快、更便宜、更小、更轻的技术。”小型化对于需要更小、更轻设备的徒步作战人员来说非常必要。维持一次作战行动需要更小更好的电池和更小更强的电脑。减少设备的件数可以导致设备的创新性结合。将多个运算资源合为一个平台——虚拟化——将提高部队的效能。与此相关的一项需求是灵活机动的运输性能,以支持机动式指挥控制。这不仅是指在前沿作战基地之间进行机动,鲍曼将军希望指挥控制能在全球范围内机动实施。

  为实现信息共享,将军需要有效的分离技术。要构建起灵活的框架结构,以实现基于智能标签和明确路径的信息加密分离和信息逻辑分离。另一个信息共享需求是为网络上的用户和设备建立身份管理框架结构。将军将这一需求列入起义/恐怖分子环境中的战场识别优势。对于机动中的部队来说,一种类似于电子公路收费打卡器的系统将为军事人员提供身份识别功能。

  首先要确立起有助于更快地融合先进技术的标准。“我们越快地建立起工业化标准或国际化标准,就能越快地适应国防部的那些技术,”鲍曼以基于网际协议的话音通信为例来说明,“当工业界将所有权标准扩展为assured services或会议开始协议这类更为广泛的标准时,我们就能更快地实现多元环境,并在整个国防部系统部署这些技术。”“现在这是一个延伸性目标——一个庞大的目标,”他继续说,“在工业化竞争环境中,有时需要拥有所有权材料。但标准建立得越快,我们就能越快地降低标准门槛并减少系统数量。”

  这就提出了对更快采购程序的需求。鲍曼将军指出,现有的程序既迟钝又复杂,充斥着审查和平衡工作。而这套程序已经在设备的野战部署上耗费了太多的时间——至少5年。摩尔定律认为计算机技术每18个月就会更新一代,而鲍曼将军认为更新的频率正变得越来越高。即使以18个月为基础,5年的部署时间已经达到所需时间的3.3倍了。

  但即便采取快速反应行动以将技术立即部署到战场,也存在其固有的缺陷。将军说,快速部署通常会带来维护上的困难,这一点最终会增加野战部队的负担。他更希望采取更为折衷的办法——既不违背采购原则又能迅速部署关键设备。信息共享政策也需要改革。鲍曼将军正在呼吁制定更为灵活的国家政策和响应机制,以允许军队一次性生成、处理、存储并分发信息。只有确实需要的用户才会获得这些信息。这个技术需求清单是围绕联合而确定的。“你要问联合和互操作有多重要?那绝对是刻不容缓的,”将军宣称,“这是一场联合作战,我们正是负责这场作战的联合司令部。”

  “在我们的责任区,我们拥有其它总部都没有的难以置信的优势,”他信誓旦旦地说,“每一天的每一秒钟,我们都在与各个军种以及其它联合活动和联合机构进行合作。你在任何其它责任区都看不到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的人员就每一天正在发生的作战行动进行沟通——这跟两周后即将开始的演习不同。”“我们深知我们必须通力合作来完成任务,这是个非常完美的联合协作环境。”

  这一点也延伸到了国际性参与者。鲍曼将军介绍说,美国陆军战术通信人员在其军旅生涯中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够在混凝土包裹的管道内布线以安装固定通信系统。他们可以跟不懂英语却仍然能按时保质地做好份内工作的意大利或波兰的工程师合作,可能会出现一个加拿大电缆排,与美国通信人员合作上几个小时以提供必要的援助。鲍曼将军讲述了一个真实事例,有一批安装者发现他们不熟悉电缆上的欧洲彩色条码,后来一个加拿大士兵灵光一闪就解开了彩色条码的奥秘。“就是开展协作。联合性与合同性互操作行动对于我们未来的成功都至关重要。我们再也不会以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的身份作战,我们将实施联合作战,我们将实施联盟作战。”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