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城市战中装甲车辆的角色和作用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9-01-25

2008年第09期  来源www.cngc.com.cn
 

美军及其联军部队在伊拉克针对反美武装的作战行动,以及以色列军队在巴勒斯坦进行的低烈度冲突中所获得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在任何城市作战环境中,关键在于拥有一支成熟的合成作战部队。一支可以相互支援的步坦协同战术分队能够以最少的伤亡取得胜利,并且将对建筑物和平民的附带伤害降低到最低限度。

正是因为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城市环境下的作战行动迅速从合成作战中分离出来,同时即便是在最低的战术行动层面上,也变得难以控制。从小单位作战的战术层面上讲,成班组或是排建制的轻步兵,在缺乏足够装甲掩护的条件下将会处于极其不利的劣势。与此同时,在城市环境下行动、脱离了装甲机动的步兵,有可能会面对密集的敌方火力威胁,并且难以确定敌方火力点的分布状况。普通的小型步兵作战武器对于防护能力出色的敌方堡垒,尤其是建筑物中精心隐蔽的火力点来说,缺乏足够的火力压制力量。在建筑区内,各自独立的战术行动导致了严重的控制协同以及敌我识别上的障碍。在这种情形下,友军误击导致伤亡的威胁便日显严峻。这个缺陷可以通过部署装甲车辆来弥补,只要这些装甲车辆拥有附加装甲和其他外部保护措施,就足以防护火箭弹(RPG)和大威力简易爆炸装置(IED)的袭击。

拥有装甲防护并不代表高枕无忧,由于周围视野和机动能力受到狭小城市空间的限制,坦克和机械化步兵仍然面对很大危险。根据美军装甲部队有关伊拉克城市遭遇战的报告,反美武装运用包括狙击和从屋顶或高层楼面窗口投掷手雷在内的多种战术手段,试图袭击装甲车辆上的车组成员以及暴露在舱外的车长。除此之外,反美武装运用的其他战术手段还包括:使用RPG从巷子的左右两侧、在近距离上向坦克的相对薄弱部位同时发起攻击。

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并不是无敌装备,特别是在城市作战地域中,面对来自近距离上类似于RPG的单兵便携式反坦克武器攻击,它们是脆弱的。城市遭遇战不存在“前沿”的概念,攻击不仅仅指向坦克防护最强的正面,同时也会来自上方、侧翼或是后部,这些都是装甲车辆的薄弱部位。简易爆炸装置和地雷的攻击则来自地下。

准确地讲,城市作战环境并不是坦克的理想战场,但在此类高危环境中,坦克的支援价值是不容低估的。在未来的作战团队中,坦克在经过了针对城市作战环境的相关改进之后,将继续成为城市作战力量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改善“密闭”坦克对周围环境的观察视野

由于坦克所装备同轴机枪与主炮拥有同样受限的俯仰角度,因此,对于最靠近的目标,坦克必须旋转整个炮塔才能应对。而在某些情况下,坦克对于高仰角目标是无能为力的。由此引起的一个后果就是,车长与装填手不得不经常使用炮塔外部的机枪和手雷来自卫。暴露在装甲之外的车组乘员则为敌方狙击手提供了开火机会。对于这类情况,比较有效的手段是采取车顶超越观察与交替掩护的战术。很明显,车内遥控武器站系统的部署,将极大改善坦克与装甲运兵车车组乘员的生存能力。

坦克设计用于在开阔地带进行高速机动作战,其机动性、强大的火力和生存能力使其成为高烈度战斗的理想武器平台。城市战却降低了这些战斗品质的价值。如果一辆坦克无法在城市环境下正常运行,那么对于其车组乘员来说,它就无异于一个钢铁陷阱;对于装备使用它的部队来说,就是一种负担。现存坦克设计上一些遗留的缺陷,可以通过相对简单的改进加以克服。这些改进将能够改善坦克的生存能力,并且提高其在城市战术中的作战表现。

针对低烈度冲突的改进型坦克装备了更大型的观察窗,提高了观察能力。更为实用的改进是为车长提供新型独立式观察仪。类似的系统包括M1A2坦克系统升级模块(SEP)中的独立式车长热像观察仪(CITV),以及M2“布雷德利”战车上的车长独立成像仪(CIV)。这些独立的观察仪使得车长或者炮长在操控观瞄系统的同时指挥坦克火力覆盖不同的目标,并可以观测高仰角的目标。

针对城市作战开发研制的改进模块还包括能够覆盖坦克盲点地区、特别是侧翼及其尾部区域的摄像机。当坦克在近战中机动、并且试图避免对于车体本身及其周围环境造成破坏的时候,来自外部向导的指引便显得必不可少。但与此同时,向导本身也暴露在敌方火力威胁之下。对于车外步行的向导而言,可以选择使用无线电进行语音指挥,但这已被证明是一种低效的方式。新型摄像系统的一个好处是能够使坦克驾驶员不需要外部指引就可以倒车或转弯,一种360°全周环视摄像机已安装在“梅卡瓦”Mk4上并且接受测试。这些摄像系统都具备了全自动行动监测能力,可以自动探测接近中的威胁,或是在车辆静止状态下敌方的攀爬企图,并做出告警。

诸如美军基于网络中心的FBCB2系统和安装在英国“挑战者”II上的“伯曼”坦克数字化作战程序,以及安装在法国“勒克莱尔”坦克上的SIT系统,乃至以色列WIN BMS系统之类的战场管理系统(BMS),可以极大地改善坦克车长的态势感知能力,特别是当坦克处于“密闭”状态以获得最大限度防护能力的时候。BMS能够使坦克具备在近距离或是在最小安全限度范围内开火的能力。它还有助于责任区的合理分布、简化舱区设备、减少不同设备之间的互相干扰,以及降低友军误击的概率。

在城市作战中提高坦克的生存能力

通常情况下,坦克生存能力的提高,可以通过升级装甲来实现。坦克防护能力最强的部分是正面大约60°的圆弧区域,这也是在坦克战中最有可能中弹的区域。而在城市作战中,坦克却要面对来自各个方面的威胁。尤其是坦克上方、尾部、侧翼以及底部薄弱的防护问题显得很突出。

与坦克其他车体部分相比,底部是最薄弱的部分。尽管坦克底部的装甲设计可以承受一枚“普通”反坦克地雷的爆炸冲击力,但事实证明,对于在车底引爆的大当量爆炸装置,其装甲就显得力不从心了。“梅卡瓦”Mk3在加沙地带被一枚大型地雷炸毁,以及媒体高度曝光的隶属于美军第4步兵师的一辆升级版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在伊拉克巴拉达附近遭袭事件,便是例证。最近的一起事件于2005年圣诞节那天发生在巴格达附近,一辆隶属于第64装甲营的M1A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被一枚巨型地雷炸毁。为了应对这些新的战场威胁,美国军方正在开发一套坦克城市生存装备(TUSK),该装备能够使升级版MIAZ坦克的作战效力得以增强。

基于城市作战中获得的经验,以色列国防军为“梅卡瓦”Mk3开发了一种城市战保护套件。该套件提供了一整套全方位防护的附加装甲披挂,包括更强的底部装甲。该套件包括:在坦克的前后挡泥板的突出部加装了标志杆(可用于帮助车长和驾驶员在狭窄地带操控坦克的行动);车体上所有的进气口、排气管以及光学设备的开口处都加装钢栅;增加了一个经过重新设计的车长防护塔,改善了塔上机枪处于高仰角时的视野;在主炮上方外部加装12.7毫米遥控机枪塔;在坦克尾部加装狙击手射击孔,以提高后部薄弱的防护能力。为“梅卡瓦”Mk4开发的城市战套件包括加装在车体上的冲撞装置和一种置于坦克顶部、可供装填手操控的遥控武器站。

模块装甲升级套件出现之后,坦克可以不改变外部车体设计而得到升级,以获得对抗典型城市作战威胁的能力。另外,随着披挂装甲的应用,坦克车体薄弱部分得到了额外被动(陶瓷)装甲衬层的保护。这比过去通过增加履带、部署沙袋和混凝土块以及铁丝网等手段来提高防护能力的方式更紧凑有效。

较新的一些近战防护手段包括:安装低矮的侧裙板来保护坦克的悬挂装置、披挂反应装甲来应对破甲弹(HEAT)的威胁以及加装百叶窗式的格栅装甲来保护坦克后部薄弱区域。类似的格栅装甲在驻伊美军“斯特瑞克”装甲车上的应用成效显著,并且在美英联军和澳大利亚部队中获得广泛用使用。部署在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军队也应用了基于同样设计理念的保护装置,来提高其所属装甲步兵战车、装甲推土机以及重型装甲运兵车的防护能力。

与西方相比,俄罗斯在各型主动防御系统领域一枝独秀,开发了“窗帘”光电干扰系统以及“竞技场”-E型主动防御系统,但西方的技术看上去更具发展前景。

最成熟的主动防御系统之中,以色列“战利品”系统和美国FCLAS系统运用破片聚能战斗部来消灭来袭弹。以色列IBD公司出品的主动防御系统和其他类似的系统,都使用聚焦爆炸效应来摧毁来袭弹药。后者被认为更适合于城市作战,因为此类系统可以在部队和无辜的旁观者附近区域使用。为所有未来作战车辆加装主动防御系统已被认为是当务之急,而且这些系统将被应用在包括美国陆军FCS“未来战斗系统”、英国FRES“未来快速奏效系统”、法国陆军EBRC装甲车系统,以及德国和以色列未来装甲车辆项目在内的、所有正在进行中的载人装甲车辆项目设计之中。

适应城市作战的坦克火力

120毫米主炮是坦克最具威力的武器。但是,在城市近战中,这种火炮并不是十分有效的武器。目前的坦克车体,尤其是炮塔部分低矮的外形,限制了主炮的俯仰角度,使其无法在近距离上攻击高层建筑上或是地面以下暗堡内的目标。除此之外,坦克火炮身管较长,无法在狭窄的街道内回旋。因而,一旦火炮指向正前方位置,就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空间来掉转炮口,攻击位于侧翼或尾部的目标。这些被称为“盲点”的区域就是坦克最薄弱的位置所在。

在坦克使用的弹药方面,目前所携带的最常用的弹药是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以及破甲弹。这些弹药是设计用于在开阔地带对抗敌方坦克与装甲车辆时所使用的。在城市作战地域中,使用这些弹药对抗近距离目标,其效能发挥受到了严重限制。因此,随着坦克部署地域从开阔地带到城市环境的转换,就需要在执行任务之前对坦克所使用的弹药进行换装。这是一个极度耗费时间和精力的过程,同时,坦克车组乘员还将承受不必要的风险,使自己暴露在敌方覆盖型压制火力打击的威胁之下。而当坦克的部署地域从城市环境转回到开阔地带之时,仍然需要再次换装弹药。

多年来,北约制式坦克火炮所采用的口径为120毫米。这些120毫米坦克炮仅有两种通用弹药——动能弹药,比如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以及化学能弹药,比如高爆穿甲弹。由于动能弹药在通常情况下并不适用于城市作战,车组乘员被迫充分利用曾经一度被认为是“备用弹药”的化学能弹药。但无论是动能弹药还是化学能弹药,都不是用于城市作战环境的专属弹药,都不如任何一种多用途弹药来得有效。多用途坦克弹药的设计综合了数种高爆破片装药,穿透能力有限,但足以对付混凝土建筑物、碉堡、墙以及轻型装甲车辆。大部分现役多用途弹药设计用于北约制式105毫米坦克炮,如英国L-30坦克炮,或是用于俄罗斯115毫米125毫米坦克炮。德国莱茵金属公司正在开发的120毫米高爆弹药被认为是平衡反坦克与多用途任务要求的产物。而通用动力公司研制中的M830A1弹药也正是基于这一理念。后者是一种高爆穿甲弹,通过加装破片战斗部提供了额外的“多用途”效应。

这些多用途弹药中有一些加装了延时引信,以产生空爆效应。著名的镖形破片弹药便是一个例子。该弹药可用于在各种距离上对各种软目标产生令人震惊的杀伤效应。其现代版替代弹药便是XM1028型弹药。该弹药可用于对抗任何针对战斗状态下舱门密闭的友军坦克或是装甲运兵车的攀爬企图。XM1028型弹药的一个优点是:它能够在面对近在咫尺的敌方力量袭击威胁时,向密闭友军车辆发射,同时又不会对车辆本身、车组乘员、天线或是光学设备造成伤害。并且在限制使用致命弹药的情况下,也可使用炫目弹或催泪弹。

内置整合的迫击炮(以色列国防军“梅卡瓦”坦克便在车体装甲之下内置了一门60毫米迫击炮)也能改善坦克在高仰角和短距离上对目标发动攻击的能力,在这样的角度和距离上,主炮是无法发挥作用的。

装甲部队在城市环境中的作战队形及机动战术

装甲部队在城市作战中普遍运用的队形之一为方阵或是菱形编队。在此类作战队形中,数辆坦克与装甲车整体编组,构成一个可以相互支援的战术单位。队形四角上的装甲车辆协调一致、缓慢前行,从而使部队有时间查明可能存在的、控制着周边区域的敌方力量。装甲部队运用这种战术可以诱使敌方开火并清除随之发现的敌方目标。在行动间歇临时休整时,装甲车辆通常会占领交叉路口上的有利位置,以便拥有更好的观察视野以及提供火力掩护。

数个方阵向前平行推进时,采用分散队形通过街区或是街道,部队之间需彼此协调前进步调,并且明确各自的火力责任区,以减少误伤几率。采用纵向分布队形的部队成标准直线前行,从而加强进攻部队的侧向防御能力。拥有最佳防护能力的战术单位(坦克以及装甲推土机)部署在部队的前锋,以迎击前方以及侧翼低仰角目标的袭击。装甲步兵战车用于掩护侧翼,以应对来自上方或是低处乃至后方的袭击。车载机枪以及自动火炮所提供的高仰角火力支援可用于清除屋顶和坦克火力死角的目标。在没有装甲步兵战车可用的情况下,可以使用自行防空火炮来承担这样的任务职责。

坦克与装甲步兵战车组成的混合战斗队形拥有优越的机动能力和相互火力支援能力,这部分得益于更小型化、更具机动能力的“布雷德利”战车所提供的额外火力支援能力。这种“重装部队前置”的战斗编组使方阵得以通过吸引敌方火力和来自简易爆炸装置的袭击,来暴露敌方火力点,进而使用有效精准的火力予以歼灭。如果方阵中有一辆战车受损失去功能,其他车辆便可靠近包围受伤车辆,组成一堵钢铁城墙,以便实施战场救护疏散(CASEVAC)、战场救援或是临时修复。与此同时,必须加倍小心,以确保掩护车辆远离那些足以使自身成为高价值点目标的救援地点。

城市作战中坦克排编制的特点

在大多数现代陆军中,二战之后形成的坦克排一级作战单位配属5辆坦克的标准配置方式,已经转变为3辆或者4辆坦克配属至坦克排/战斗小组的配置方式。5辆坦克配属方式所基于的理念在于形成两个独立的行进间火力区块,排指挥员可以根据战斗形势/战局发展,选择加入任何一个火力区块。战后局势的发展不仅预示着坦克乘员的减少趋势,更意味着资金的大量削减,这就需要改革战术分队的构成。在现代主战坦克设计上所取得的技术成就,也足以保证同样甚至是更优异的战场表现,从而使削减坦克数量成为可能。

在战后坦克战方面拥有大量实战经验的以色列军方,已经将坦克排一级作战单位的基本配置状态从5辆坦克改成4辆坦克,并最终确定为3辆坦克,以增强每个坦克连拥有的火力配置。之前,以色列军队为适应开阔沙漠作战环境演变而来的坦克作战单位原始配置情况为:一个坦克连配属11辆坦克(3辆坦克×3个排+2辆指挥坦克),每个以军坦克作战单位在任何时候都拥有8门坦克炮的支援火力,以及3辆坦克同时推进的机动能力。实践证明,这种配置方式对于坦克战中坦克的高战损问题是适合的解决之道。在目前以色列军方的重组项目中,正在考虑把“梅卡瓦”Mk4型坦克连的坦克数量削减为7辆(包括1辆指挥车)。这些坦克的先进技术和增强的作战能力使得这样的配属方式成为可能。之所以要考虑这种配属方式,主要是由于它可以同时允许两个坦克火力区块独立自主地进行作战。

美军已经采用4辆坦克编制坦克排的配属方式,而没有采用3辆坦克编制的方式。其原因在于保持两个坦克作战区块中,单个作战区块之内2辆坦克相互支持的作战模式。德国联邦国防军已经将其陆军结构3型(Army Structure3)体制之下4车编制坦克排、13辆“豹”2A4编制坦克连(4辆坦克×3个排+1指挥坦克)的配置方式,转变为最新的陆军结构5N型(Army Structure5N)体制之下3车编制坦克排、13辆“豹”2A6坦克编制坦克连(3辆坦克×4个排+1指挥坦克)的全新配属方式。

俄罗斯T-72/80/90坦克排的基本配置仍然保持传统3车编组。但是,据报道,俄军正在酝酿一种新的理念。在这一理念之下,俄军将会建立由5辆步兵战车组成的装甲混成排,其中包括4辆坦克和1BMPT坦克支援战车。BMPT坦克支援战车是一种全新类型的车辆,英文全称是“Tank Assistance Combat Vehicle”。俄方宣称该型坦克支援战车承担协助主战坦克完成作战任务的职责,可以将坦克作战效率提高30%。BMPT坦克支援战车主要用于应对次级目标,从而使得主战坦克可以集中力量清除“重型”目标,这也是坦克主炮设计用来对付的目标。BMPT坦克支援车基于T-72/90车体,加装一系列先进的反坦克和反步兵武器。这些武器系统包括8具各型发射器,其中有AT-9反坦克导弹或“针”式短程防空导弹、30毫米机关炮、30毫米多用途榴弹发射器和7.62毫米机枪。

城市作战的战斗经验清晰展示了4车编制坦克排的优势。穿越狭窄小巷时的激战中,坦克部队可以分成两个作战区块支持步兵作战,此时3车编制坦克排的火力支援不仅仅是杯水车薪,而且是不必要的。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剩下的一辆坦克将会落单,或者是无法使步兵指挥官有效发挥其作用,最终将使其无法应对来自敌方坦克猎杀小组的袭击。一种选择是将坦克排中所有3辆坦克集中使用,这有可能会提供更多的火力掩护,但是也将产生更多不必要的指挥控制问题。另外,尽管步兵指挥官出于最好的考虑,但是他真正的职责、同时也是他花费大量时间接受训练的职责,却是指挥他手下的步兵,而不是临时配属至其作战单位的一辆坦克或一群坦克。

从纯粹的节省资源的角度去看,回归到4车编制坦克排和13车编制坦克连的配置方式,将会省去第2辆指挥坦克,只留下1辆坦克作为连指挥车。省去的第2辆指挥坦克可以由一辆装甲运兵车或是步兵战车替代,用于随连队作战机动,同时还可以使连队拥有优越的车载C4I指挥系统。

英军坦克分队采用14辆坦克编组结构,其中包括由3辆“挑战者”日型坦克构成的4个坦克排和由2辆坦克构成的指挥区块。这些4辆编制坦克排所构成坦克分队给予分队指挥官形成两个坦克作战区块的选择,尽管在某些情况下,两辆坦克会来自不同的坦克排。这样的编组配置方式不会像三三制坦克连那样降低分队指挥结构的效率,或是让其中某一辆坦克落单。

美国陆军在伊拉克战场上对城市战部队编制进行了一些有意义的尝试,具体包括:

坦克排作为机动单位 在这类情况下,坦克排指挥官负责协调其坦克进行机动。在这样的任务编组之下,坦克部队可能承担的作战任务将是为机动中的步兵提供火力支援或是超越视野。这同样也是所有指挥控制方法中是最难实现的一种,因为指挥官必须努力协调两个兵种的作战单位进行机动。坦克排指挥官可以选择让其部队组成作战区块进行机动。这将为在战斗过程中对步兵的支援行动提供更大的灵活性,但也使“轻”装甲区块的指挥军士(NCO)在独立与步兵指挥官进行协同的时候,承担更大的责任。

步兵排指挥坦克作战区块 在此类情况下,坦克排分成两个作战区块,单个区块被置于步兵排指挥官的有效行动指挥之下。这种指挥模式在保持步坦协同的进度上非常有效。但这需要步兵排指挥官在执行作战任务之前接受坦克作战指挥的训练。通常情况下,坦克乘员并不欢迎这样的指挥控制方式,其原因在于步兵指挥官很可能会命令单辆坦克在没有步兵配合的情况下提供近距离支援。这将威胁到坦克自身的安全,因为在任何封闭性作战地域,坦克都无法独自应对敌方坦克猎杀小组的袭击。

坦克排指挥步兵分队 在这种情况下,连队指挥官将一个或更多的步兵一分队置于坦克排指挥官的有效行动指挥之下。这种指挥模式在相对开阔的城市作战区域非常有效。在这样的作战区域中,坦克排可以作为独立的作战单位遂行作战任务,步兵则为坦克提供近距离支援,以保护坦克不受敌方坦克猎杀小组的袭击。这是坦克指挥官青睐的模式,因为在城市作战环境下,坦克尤其无法应对来自近距离的袭击,而这种指挥模式将使坦克得以最理想的状态执行作战任务。但这需要年轻的坦克作战单位指挥官事先在区块与分队合作层面上,接受步坦协同的训练。坦克排指挥官运用各种手段来协调控制作战单位的火力支援,其中最好的方式是使用装载在坦克尾部位置的步兵协同电话。这些外置的电话将步兵指挥官与坦克的通讯系统相连接,使其能与坦克乘员或坦克排指挥官直接沟通,即便是他在另一辆车上都毫无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