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多样化任务催生军事能力嬗变

来源:中国网 责编:大嘴 作者:王志国 王飞 王伟 时间:2008-11-29

当今世界,战争行动与非战争行动、传统威胁与非传统威胁、军事安全与其他安全等并存,多领域危机交织,呈现出综合性、突发性、联动性、复杂性、多变性、灾难性特征。透过全球安全形势阴霾笼罩的层层迷雾,人们不难发现:世界各国军队职能在不断拓展,任务在不断延伸,多样化军事任务在加速催生军事能力嬗变。

组织指挥能力——

重流程更重信息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孙子所论之“胜”是建立在“算”基础上的,而“算”就是重“信息”,因为只有“获数在先”,“庙算在上”,才能确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现代条件下的军事行动,面对瞬息万变的安全态势和错综复杂的危机形势,在第一时间和持续不断地实施正确指挥倚重大量精准的信息支撑、并善于以“信息流”控制“行动流”、“物质流”已成为必然趋势。因此,世界各国军队愈来愈重视加强军队“ 信息力”建设,努力构建一体化C4ISR系统,欲将遍布广阔战场、远隔“千山万水”的信息系统“孤岛”互联成“岛链”。据悉,美陆军在推进“横向一体化” 建设中,通过“全球指挥控制系统”实现互联互通,信息共享,构成了完整的一体化作战指挥控制体系,并计划到2020年时全面发展C4KISR系统,使“一网打天下”成为现实。

军事行动能力——

重规模更重速度

兵贵神速,兵情主速,争取时间,赢得主动,是军队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基本要求和重要保证。

现代战争更是被喻为“发现者的胜利”和“到达者的战争”,“发现即摧毁”、“到达即制胜”不再是传奇神话,非接触精确作战、远程点穴式打击等使战场空间位移、时效凸显,电光石火间,敌我双方已交战几个回合,胜负几成定局。外军最新的作战理论强调,在高技术优势条件下,克敌制胜的是速度而不是数量,机械化条件下大规模重兵集团的对峙已经淡出战争舞台。《美国国防2002年度报告》指出,未来战争将是以高技术为支撑的有限战争,将呈现出小、灵、快、准的特点。现代军事实践表明,不论是应对传统威胁,还是应对各种突发事件、自然灾害等,在其萌芽或初发之时迅速采取有效军事行动乃是胜战至要。

战略投送能力——

重形式更重内容

“在适当的时间将适当的人员、武器装备、物资器材送达指定的地点”,这就是当今外军倡导的精确作战理论。这种“精确”是建立在拥有雄厚战略投送能力基础上的,目的就是适时适地完成精确的力量投送。从世界各国应对战争行动和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成功案例可以看出,战略投送能力决定着军队能否在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迅速反应、及时应对,从而有效地控制事态和化解危机。近年来,各国兵家都在加强战略投送能力建设,逐渐向陆海空天多维一体发展。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完成作战准备至兵力集结投送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时隔十年后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仅用一周时间就将数万大军和数十万作战物资投送部署完毕,其战略投送能力进展之快可见一斑,而且从“内容”到“形式”均已发生巨变。最近美军更是在其《2020年军队建设远景规划》中明确提出了“全球到达”理念,以“全球投送”替代“前沿存在”,实现这个目标,除了在部分地区驻军外,很大程度上还依赖于其新“理念”下强大迅捷的战略投送能力。

危机处置能力——

重过程更重结果

对危机的快速果断处置是第一时间控制事态恶化、消除不良后果进而平息事态的关键,所以,现代化军队应当具备灵活应变、临机决断的危机处置能力,这不仅是衡量一支军队综合能力指数的重要指标,也是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军事行动的核心内容。 “9·11”事件后,许多国家纷纷把国际恐怖主义作为安全稳定的头号大敌,竞相建立国家危机突发处置预警机制,把快速反应、临机决断、专业应对和控制事态能力作为现代化军队必备的能力加强训练,重塑军事指挥员敢于决战的勇气、机敏过人的智慧、临危不乱的气质、堪受重负的意志、勇于负责的品质,美军更是率先把提高反恐能力作为部队训练的重要内容。同时,愈来愈多的国家均把特种作战作为反恐行动的主要内容和重要课题,以加强危机事件的“全程”控制。透过近期世界一系列尚有热度的战争与非战争军事行动人们看到:在当今时代,谁能够全程全面掌控危机处置的战略主动权,谁就将在应对传统与非传统威胁挑战中占据主导地位。

协调行动能力——

重分散更重联合

当今世界,联合无所不在,区域一体化、经济全球化将世界紧紧捆绑在一起,“地球村” 现象显盛。军事领域亦是如此,随着军队职能任务的拓展,军事活动在更多领域和更广的空间增加了联合的筹码,军种、兵种、军警民、军地……联合无处不在。特别是近年来,世界各国在军事领域的协作更加频繁,北约定期组织联合军演,多国之间建立了军事交流合作机制,美军在北约框架下提出“反导系统”,与军事同盟国加强合作,在空中编织起一张庞大的防御网……凡此种种,无不表明加强国家和军队协调行动能力建设的重要意义。尤其20世纪90年代以来发生的世界局部战争中,参战最多的国家军队有近20个,最少的也有5-6个,更不用说军种、兵种之多了。所以,“联合”已经成为“时尚”,成为现代战争、战役乃至战斗的重要标志,特别在遂行反恐维稳、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时,军队往往会是作为国家甚至是多国联合行动力量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或为主体力量,或为骨干力量,因而“联合”与“分散”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综合保障能力——

重单一更重融合

现代战争中每一个“闪电行动”的背后,都离不开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联合保障做支撑,仗打到哪里,后方保障就跟进到哪里,任何一条保障链的断裂,都将直接影响到战争全局。伊拉克战争中,即使已采用社会化保障的美军,也由于后勤补给链条出现问题而滞后了部队向巴格达开进的速度,直接影响了作战行动。武器装备的信息化和作战平台的智能化首要表现为操作使用的简捷化、技术构成的电子化、综合保障的复杂化。目前,有些西方军事强国随着信息化和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而导致作战力量臃肿,同时对运力和物资的需求急剧膨胀,从而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 “怪圈”。如果走不出传统“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的保障“怪圈”,将难以满足现代作战快节奏、高效能、高消耗的需要。因此,综合利用战略保障资源,就地取材,就便保障,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如美军在海湾战争中,有20多个民间承包单位参与装备维修和运输保障任务;在索马里,美军除雇用本国的技术人员外,还雇用了当地居民从事供水、加油、简单维修等工作。在海地,由民间从事的服务工作更多,包括从管理机场一直到车辆维修,雇员和分包商都有(其中海地人占 50%以上),替代了由2500名军人组成的美国战斗勤务支援部队,极大地缓解了依赖自身“单一”力量保障的压力。

精确打击能力——

重面战更重点战

“不战而屈人之兵”乃各国兵家所推崇的至高境界,随着众多高新技术兵器在现代战争中的广泛应用,超视距打击、非线性作战、非接触作战使得战场前后方界线逐渐模糊,因而使用有效而不是庞大的军事力量,对战争重心、战略目标实现精确打击,而不需消灭敌方重兵集团就能赢得战争胜利成为新的制胜法则。基于这种能力,外军先后提出了一系列新的作战理论,更加强调在高技术优势条件下,以最小的付出实现战略意图。其中“五环作战理论”中最核心的一环是敌首脑机构和指控机关,而最外一环才是消灭敌军有生力量。科索沃战争中,虽然南80%以上军事力量得以完好地保存,但还是以战败告终。现代高技术战争表明,“精确作战”已正式登上战争舞台,战争胜败往往直接取决于节点制胜。(王志国 王飞 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