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美国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主要做法和经验

来源:中国国防科技在线 责编:%e5%a4%a7%e5%98%b4 作者:佚名 时间:2008-11-03

一、美国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国家创新体系发展概况

  冷战期间,为保持世界霸主地位,美国推行“先军后民、以军带民”的政策和军民分离的国防采办制度,逐渐形成了民用和军工几乎完全分离的两个市场。随着20世纪80年代新技术革命的兴起,美国政府越来越感到军民分离的代价太高。冷战结束后,为了能在国防投入减少的情况下仍然保持军事优势和国防工业的活力,美国提出了国防采办扩大利用先进民用技术的军民一体化的发展战略。经过10年左右的努力,截至2001年,美国原先军民分离的两个工业基础已基本融合为一体。

  美国推行军民一体化先后经历了两种发展倾斜的阶段:向推动经济发展倾斜的阶段和向保持军事技术优势倾斜的发展阶段。冷战结束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政府削减了国防预算,将发展经济确定为新的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内容,并强调要充分发挥科学技术对经济发展的促进和带动作用。


  二、美国推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主要做法和特点

  1.通过国家颁布和制定法规政策以及军政部门的协作促进军民结合、寓军于民

  美国在国家决策和宏观调控层面推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机构主要有国会、总统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总统科技政策局等机构。这一层次的机构主要是通过颁布法律和制定相应发展战略来确定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一些实施措施。美国国会从1990年开始,通过每年度的《国防授权法》和制定《联邦采办改革法》等一系列重要法案和政策,鼓励采办民用企业的技术和产品,明确提出要逐步建立一个“无缝”的国家科技工业基础。美国内阁由14个部组成,各部之间通过协作,配合国防部的采办改革促进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美国国防部根据国会的法案和政策,先后出台了《采办改革:变革的命令》、《两用技术:一种为获得经济上能承受得起的前沿技术的国防战略》等一系列采办政策和文件,推进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在军政部门协同方面,美国形成了跨部门的联合协同机制。1991年,为了促进军民用技术的双向转移,美国国防部成立了“技术转移办公室”,隶属于国防研究与工程署,作为军民用技术转移的牵头管理机构,负责与能源部、商务部等部门的协调。核武器的采办,是由国防部和能源部共同负责管理,并在两部门之间设立了协调机构核武器委员会;航空航天技术的采办,设有航空航天技术委员会,负责国防部和宇航局两部门的协调与合作。

  2.实施和管理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科技计划

  如果说美国国家和政府内阁的决策调控层,在推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过程中主要是负责营造政策环境的话,那么,落实和支撑这些政策的,就是各种科技计划以及负责和管理这些计划的机构。美国负责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科技计划的专职机构主要有国防部负责科学和技术的副部长帮办、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国防部技术转移办公室、负责先进系统与概念的副部长帮办等,由它们负责和管理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科技计划,真正将军民结合、寓军于民落到实处。这些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科技计划有:技术转移计划、先进概念技术演示计划、两用科学技术计划、利用民用技术节省使用与保障费用倡议、国防部制造技术计划、独立研究与开发计划、北美技术与工业基础组织计划、技术转化倡议、国防生产法案第三篇计划、小企业创新研究计划。

  3.培育开放型产业链和军民结合型创新主体

  美国科技创新主体的行为在军民结合、寓军于民过程中基本上是市场导向型的,产业链基本上是开放型和社会化的。美国的创新主体是有什么样的市场就开发什么样的技术。政府斥巨资吸引开发“两用技术”就是一个例子。由于产业链是开放型和社会化的,创新主体在开发技术时,有各种手段实现技术和资源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有的通过主体合作,有的则通过企业并购。

  高校、非营利机构、军队(政府)科研院所是基础研究、预先研究的主要力量。美国政府和军队(国防部)数百个科研机构的研究经费与发展经费全部或绝大部分来自于联邦政府。美国多所高校接受联邦政府的研究和发展资助,有许多承担主要基础科研任务。高校和非营利研究机构的研究活动,则通过与企业更加密切的合作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作为创新主体的私营企业大多是军民结合型企业,技术和资源是可共用的。美国的私营企业大多是军民结合型企业,同样的技术,有军品需求就生产军品,有民品需求就生产民品。例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系统集成、航空、航天和技术服务,都是军民两用的技术。

  三、美国推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战略的效果

  美国推行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取得了显著成效:一是提高了综合国力,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发展;二是提高了工业基础的科技创新能力、企业竞争力、产业竞争力;三是增强了军事实力、提高了装备水平和作战能力。美国著名防务学家Gansler估计,实行军民一体化,美国国防部每年能节省几百亿美元,相当于国防部采办费总额的2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