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关注军事环境保护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朱建新 李玲 时间:2008-05-01

浅析美军军事环境安全

顾相亮 刘超

近年来,由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引发的军事环境保护问题日趋严重,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家园,护卫人类世代生息发展的自然环境,摒弃战争、共塑和平,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每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战争是最大的环境污染源

  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以来,战争就成为生态环境最直接、最严重的破坏者。战争造成的环境破坏具有空间上的迁移性和时间上的延续性,远远超出了战争发生时和发生地。如战争所导致的大气污染就是地区性乃至全球性的灾难,不仅使局部地区气温反常,影响当地人民的健康,而且能对其他地区乃至全球气候和全人类的生存环境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海湾战争中的油田大火,导致石油燃烧释放的烟雾伴随着战争硝烟卷向天空,影响了亚洲季风,导致了印度和东南亚干旱,农田减产70%以上。战后科学考察队在珠穆朗玛峰和南极都发现了海湾战争飘去的灰烬和污染物。一枚炸弹爆炸时排放的高温和有毒物质使土壤变成焦土甚至有害土。要让这些土壤自然恢复到昔日可耕状态恐怕要上千年时间。

  核生化侵害往往难以修复

  核武器冲击波、光辐射、早期核辐射、电磁脉冲对生命的瞬时毁灭令人震惊,而形成的放射性沾染对环境的影响更持久,有的甚至是不可修复的。美国在比基尼岛1500万吨当量的地爆核试验中,前4天落下的放射性碎片的剂量可使大面积地区(相当于半个瑞士)暴露的人员和家畜致死。致使该岛至今仍不能居住。

  使用生物武器实际上就是将人蓄意制造的巨毒微生物引入自然生物圈,将可能打破现有的生态平衡,导致受污染地区在很长时期内人和动物都无法栖息。化学武器的使用会造成大量有毒有害化学品进入环境,它们不受自然条件(光、热、水、氧等)影响而长期残留在环境中,影响作物生长,微生物、水生物繁殖。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将9万t化学药剂喷洒在越军的藏身之地———亚热带森林,曾使大片森林夷为平地,橡胶种植园、农田遭受严重破坏,生态系统严重失衡。

  此外,现代战争还将对方的核生化设施作为打击目标,如核电厂、化工厂、化学品库、油田、弹药库等,造成次核生化灾害。这种“常规武器的非常规效应 ”对环境的破坏与直接发生核生化战争几乎没有区别。比如北约袭击南联盟工业区潘切沃之后,泄漏的大量化工原料造成了亚得里亚海和多瑙河水质的严重恶化,导致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等多国居民的饮用水短缺。

  常规军事活动也是“环保杀手”

  常规武器和装备由于使用频繁,对环境造成的破坏范围也很广。比如坦克、装甲车等大型装备在行驶过程中对地表植被的破坏。据沙漠地质学家分析,伊拉克战争中美军遇到的严重沙尘暴可能至少有一部分是美军自己造成的。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美军投下了上千万吨炸弹,重磅炸弹留下的弹坑改变了地表形态和地壳结构,引发了当地许多城市空前频繁的地震。贫铀弹爆炸产生的高温高压作用使放射性气溶胶和大量的有害气体(如二噁英等三致物质)在大气中呈高度分散飘逸状态,对环境和人畜造成严重侵害。大量修建的、占地广阔的军事基地,对生物的自然分布造成严重影响;有的基地油污已经渗入地下十几米,严重破坏周围植被、污染地下水。至于用于化学、生物战争演习和核测试的区域,对当地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更是灾难性的。

  武器装备的研制、试验、生产、运输、储存、销毁也都可能破坏环境。近年来国际上军用危险品泄漏和在运输中爆炸的事件时有发生,成为环境破坏的一大隐患。有资料显示,突发事故最多的环节是运输,每天都有车辆在运输军用危险品,其潜在危险和危害就在城乡人们的身边徘徊。有毒有害军用品的贮存对环境的影响也是较大的,比如英国在二战中贮存芥子气的一些地区的土壤和地表水被污染,至今仍无法彻底消除。裁减军备,销毁武器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它同样带来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美国曾把1.2万枚“过时”神经性毒气弹和5000t糜烂性毒气容器投入大西洋,这种不负责任的处理方法极大地损害了生态环境。目前,全世界有成千上万废弃的武器弹药等待着被销毁。1992年前苏联部队从原东德撤出时,约150万吨弹药需被销毁。大多数弹药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被烧掉,释放出大量的包括氮氧化物及重金属(如汞)在内的污染物。

  新概念武器将打开新“潘多拉魔盒”

  随着高新技术的不断发展,更可怕的、区别于现有常规武器的所谓新概念武器也正在大量的研发之中,其中有些已进入实战使用。有些新概念武器将大气、地壳、海洋、生物圈、天体或空间作为攻击目标,不但可形成洪水、热风暴、地震、海啸、火山爆发、严寒,甚至可以通过破坏敌方上空的臭氧层,使大量紫外线直射到地面,从而将地面上的全部生物烧死。更可怕的是基因武器的出现,倘若蔓延开来,将毁灭整个人类。可以想象,在未来战场这些“终极武器”一旦被使用,无疑对人类的生存环境是一场浩劫。

  军事环境保护任重道远

  面对严重的由战争和军事活动引发的环境和生态破坏,国际社会已经并正在采取积极措施加以控制和治理。首先是将环境保护列入战争法,国际社会已经制定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等一些有益于军事环境保护的条约,并得到了初步的执行。今后还可能进一步将各种军事环保问题逐一列入国际公约和各国法律。其次,各国军队将逐步承担起军事环保的责任,使战争和军事活动引发的污染破坏有预防和消除的责任者。军事环境保护是全社会的事情,但主要是军队的义务。这既是由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所决定,还由于军事环保任务具有突发性、复杂性、高危性、持续性、机密性等特点,因而也只能依靠军队来完成。如何协调环境保护和战争、军事活动之间的关系,将环保意识和责任纳入军事活动,实现军队的绿色建设,促进国家环保事业发展,已成为新世纪各国军队的共同使命。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