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信息化下陆军作战基本形式的嬗变

来源:解放军报 责编:大嘴 作者:杨保明 董学贞 时间:2008-04-23



中国陆军坦克作战群

  在机械化战争中,陆军是攻城略地的主导力量。战争的基本模式是——陆军在海空力量 支援配合下,以大兵团的攻击行动大量杀伤敌人,摧毁敌防御设施,进而攻占敌方阵地;通过“肉磨子”式的防御,大量消耗敌人,挫败敌人进攻,达成稳定战局之目的。因此,陆军“基本的战斗形式只有攻防两种”(毛泽东语),几十年来人们对此深信不疑。
  
  随着战争形态由机械化向信息化演变,“信息+火力”在攻防作战中成为主导,陆军作为联合作战力量的一部分,其基本作战职能,正在由机械化战争条件下的对敌阵地冲击突破和对敌有生力量近距离歼击,转变为利用远程精确打击火力打击和信息作战效果,迅速夺占敌方重要战略目标,并尽快控制局面,稳定战场乃至社会局势。快速夺占与稳定控制,成为信息时代陆军作战的基本形式。
  
  信息时代,战争所赖以进行的许多条件,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破解新课题
  
  人们记忆犹新:2003年的5月1日,参加伊拉克战争的“林肯”号航空母舰完成任务后,从海湾启程返航。“使命完成了!”——舰上士兵兴高采烈地打出横幅标语,迎接美国总统布什上舰慰问。布什身穿空军飞行服,健步登上“林肯”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志得意满地向世人宣布:美军“在伊拉克的大型作战行动已经结束”,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然而,事隔5年之后,事态进展大大出乎美军的意料,不仅美国当初许诺的“和平、民主”未能兑现,伊拉克境内的安全局势反而愈发恶化,爆炸声此起彼伏,战争和频繁的暴力事件使难以计数的伊平民丧生。美国也为之付出沉重的代价。据官方数字统计,截至2007年底,美军在伊拉克战争中的死亡人数已突破4000人,受伤数万人,其中1万多人因伤病无法重返战场,五分之一的人落下终身残疾。而且,到2008财政年结束时,美国投入伊拉克的军费开支已高达5320亿美元,从而超过越南战争的费用,成为美国历史上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经济代价最高的战争。
  
  无独有偶,从近年来一些局部战争看,曾经的第二个超级大国前苏联军队,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军队,也尚未找到夺占与控制的有效办法。
  
  1979年12月,前苏联军队以突然袭击方式入侵阿富汗,一夜之间就推翻了阿明政权,一周之内就攻克阿富汗主要城镇。然而,前苏联先后投入数十万兵力,打了8年,损兵折将4万余人,累计消耗150多亿美元,却始终难以对阿富汗进行有效的占领与控制,不得不接受1988年4月14日达成的日内瓦协议,于1989年2月灰溜溜撤出阿富汗。
  
  1999年8月,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俄罗斯先后投入重兵10万余人,使用多种先进的武器装备,对车臣非法武装进行打击和清剿。然而,虽然历时一年多,俄罗斯以阵亡2728人、伤7915人的代价沉重打击了车臣非法武装,并建立了车臣新政权,但车臣分裂武装的恐怖活动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拓展到莫斯科等地,先后发生了“莫斯科人质事件”、“莫斯科图什诺机场音乐会爆炸案”、“莫斯科地铁爆炸案”、“卡德罗夫总统被炸案”等一系列恶性恐怖事件。车臣形势至今不容乐观……
  
  除了社会、政治原因之外,单从战场作战的角度看,人们不难发现,陆军的体制编制、武器装备及作战理论,如果仍痴迷于大规模战争需求,而不适应信息时代新的作战使命和任务需要,对陆军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便可能陷入困境。而如果形成一套在信息化条件下利用“信息+火力”突击效果,快速夺占与有效控制的作战方法,则有利于达成预期的战争目的。夺占与控制,正成为世界各国陆军需要共同破解的新课题。
  
  陆军的作用至今无人可以替代,但其作战行动的样式发生着深刻变革——
  
  夺占与控制
  
  ,历来是彻底征服敌人意志、达成战争目的的最终手段。正如一位军事理论家所言:“你可以飞越一片领土,对它实施常规轰炸或核打击;你可以把它炸得粉碎,使其寸草不留。但如果你要防守它,保护它,使其文明永驻,你就必须依靠地面作战,像古罗马军团那样将你年轻的士兵投入到泥淖之中。”在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中,虽然海军、空军、天军及战略战役导弹等其他军种力量的地位提高,但陆军依然发挥着其他军种力量难以替代的作用。只有通过陆军的占领与控制行动,才能巩固其他空间力量的作战成果,才能将其他军种力量达成的暂时优势,转化为地面上的持久优势。
  
  新的交战与征服过程,使夺占和控制成为陆军最基本的作战形式。过去战争中,一方对另一方的征服,主要是通过陆军为主的大兵团进攻作战实现的。陆军在其他军种支援下,通过逐步消灭敌有生力量,消耗敌作战资源,积小胜为大胜,转变敌我力量对比,达成作战目的。这样的交战,敌实施地面作战的有生力量几乎被消耗殆尽,在其阵地或领土被攻占之后,难以再继续组织大规模的游击作战(或恐怖袭击)行动,对占领者构成严重威胁。然而到了今天,以海、空军和战略战役导弹部队为主的远程精确打击火力,更强调以信息作战、精确火力战为主要手段,通过体系破击战和瘫痪战,使敌人屈服。在此情况下,防御者的阵地或领土虽然被夺取,但其地面作战力量仍保留着较强的独立作战能力,特别是当其化整为零、寓兵于民时,就为进攻者尔后的占领与控制埋下了隐患。如伊拉克战争中,伊军“集体蒸发”,美军兵不血刃占领巴格达,但残留下来的伊拉克军队却成为反美武装的骨干,使美军在其后的控制行动中付出沉重代价。
  
  随着信息时代的战争被注入了“文明”和“人道”色彩,战争的破坏和伤亡被要求尽可能地降到最低程度,从而逐渐摆脱高消耗、高毁伤和大量歼灭有生力量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陆军基于歼灭、消耗理念的作战方式,既显得费力低效,又在运用上受到限制。在实施体系破击战、瘫痪战的过程中,陆军必须充分利用海空军等各种远程、精确火力的打击效果,尔后快速夺占敌重要战略目标,并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控制局面,才能在现代战争中有所作为。因此,陆军的基本作战形式由传统攻防作战转向夺占与控制作战,势所必然。
  
  战争胜负观的新变化,也从某种程度上促进了陆军夺占与控制作战地位的提升。这是因为,现代战争中的胜负标准是多元的,主要表现在:一是赢得战争本身还不够,还要赢得和平;二是评价胜利的最终标准是能否征服人心;三是战争不以获取暂时的、局部的、单方面利益为胜利,而追求长远的、全局的利益。陆军所实施的占领与控制作战,从作战目的看,就是要最大限度、最长时限地保护战争果实;从构成要素看,主要从时间、空间、信息、心理四个方面对敌进行掌控,确保了战场控制的多维性和全面性;从实现途径看,通常包括追歼与搜剿残敌等行动,从而能够保持作战地区的稳定。这说明,夺占与控制作战不仅是谋求军事胜利的重要作战行动,而且对于真正实现全面的胜利,发挥着十分关键的作用。
  
  美军从伊拉克战争的惨痛教训获得启示,调整陆军作战形式,重新研究如何作战——
  
  转型的重要支点
  
  在建设信息化军队的总目标下,找准各个军种、各种作战力量的具体方向和目标,是牵引各个军种顺利实现转型的关键。因此,重新定位陆军在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基本形式,有利于更加明确和清晰地引导陆军建设向信息化转型。
  
  据报道,近年来美军士兵正加紧进行城市战和平息宗派暴力活动训练,并恢复了在越战之后几乎丢弃的反叛乱技巧训练。一些专家指出,“伊拉克战争的惨痛教训正在改造美军……迫使它做出调整,重新学习如何作战。”种种迹象表明,美国陆军正在总结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占领后的惨痛教训,学习如何掌握新的作战形式。
  
  这对各国军队都不无启发。长期以来,陆军习惯于将目光聚焦于传统的攻防作战。从作战条令、学术研究到院校教学和部队训练等,大都是基于传统攻防作战而展开的。其中固然有不愿放弃传统陆战优势的惯性思维,但对未来陆军作战的基本形式缺乏明确定位,恐怕是主要原因。能否把信息时代陆军作战的基本形式——夺占与控制,作为一个重要支点,推动陆军转型落到实处?世界各国陆军正在共同破解这一课题。
  
  在作战理论上,夺占与控制成为构建新的作战理论体系的支点。信息化条件下作战,随着其他军种远程精确打击火力地位的提高,陆军在进攻中实施冲击突破的地位降低,一般不再需要陆军直接冲击去突破敌防御“外壳”,尔后再从战术突破发展为战役突破直至占领敌方阵地。需要的是充分利用其他军种火力打击效果,实施快速奔袭式的目标夺占,如批亢捣虚直取要害式的夺占,追歼搜剿歼敌打扫战场式的夺占,然后转入对城市重要目标、关键地形的控守,以及反叛乱、反暴乱、反恐怖袭击等控制作战行动。这些在目前的陆军作战理论中还是空白。
  
  在体制编制上,夺占与控制推动陆军向小型化、轻型化和多能化方向转型。体制编制是作战编组的基础,陆军作战方式的革命性变化,必须带来体制编制的深刻变革。信息化条件下的陆军作战,将不再追求力量规模,反而更加强调具备灵活的编组能力、快速的机动能力和适应多样化任务的应变能力。陆军必须瞄准新的作战需要,对现有体制编制进行轻型化和多能化改造,从而为形成全新作战能力奠定基础。
  
  在武器装备上,夺占与控制有利于引导装备的信息化升级和特种化改造。陆军在发展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同时,也应补充城市战、平暴、反恐、反叛乱作战所需要的微波武器、失能武器等特殊武器装备。2003年,美军刚入侵伊拉克时,几乎所有的“悍马”吉普都没有配备防护装甲,伊反美武装的路边炸弹使“悍马”损失惨重,大量美军士兵死于非命。后来,美军装备了全新的“防弹悍马”,“抗炸弹打击能力”提高两倍以上。新“悍马”自装备后遭300次袭击,几乎没有造成一名军人阵亡。同时,美军还为新“悍马”安装了功能强大的新雷达,该雷达系统精度高,能分辨敌友,并及时通知指挥中心,从而避免误伤,并有“电子反对抗”功能,可发出伪装的声音或图像,使袭击者误以为它是一辆民用车辆。
  
  在保障机制上,夺占与控制使情报和通信体系的改革不断深化。阿富汗战争中,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说:“一条情报要比一枚巡航导弹或一颗炸弹更有助于打击这些恐怖网络。”显然,陆军除应依托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共享海、空、天基侦察平台的情报外,还必须进一步拓展情报获取渠道,充分发挥便于抵近侦察、便于利用民众资源、便于策反等优势,以切实提高情报的精确性和实时性。同时,还应重点解决陆军与远程(空中)火力之间、与地方力量之间的互联互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