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技术条件下的心理战的溯源 - 军事科学 - 全球防务
当前位置 :  > 内容

高技术条件下的心理战的溯源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8-04-05

(一) 产生于低技术战争中的心理战
  ……(略)
  (二) 发展于中技术战争中的心理战
    心理战随着人类战争的发展而发展,尤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得以迅速的发展。     
  1.心理战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受当时军事理论指导思想的影响,人们对心理战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地位、作用的认识,经历了一个由低潮到高潮的发展过程。
    (1)遭冷遇的时期。
    在一战开始至一战中期,是其遭冷遇的时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之时,飞机、坦克、潜艇、毒气弹等武器的出现,使人们对产生于冷兵器时代的攻心战、宣传战能否在世界大战中发挥作用普遍持怀疑态度,就心理战的运用来说,在大战刚开始时,人们对心战宣传的军事意义并不了解。由于科技的进步、武器装备的改善,人们对杀伤力强、机动性好的物质力量普通看好,军事理论也受到冲击,人们对过去曾经发挥作用的心战手段,开始忽视。不论是(英、法、俄)协约国还是同盟国,都没有意识到传单、报纸、广播以及其他形式的宣传能够对战争产生多大的影响。比如法国在1914年8月9日向洛林地区的德军投下第一份传单,但至1915年春,这种用飞机撤传单的做法立即被禁止。英国随军记者斯温登,在一战开始两个月时发明了传单,并在西线战场用飞机向德军投放,但协约国军事国首领并不对此感兴趣,还于1915年2月断然下令斯温登中止散发工作。
    当时造成人们忽视心理战作用的主要原因,一是当时的军政实权派们在科技进步中大大受益,先进的、杀伤力强的武器,冲谈了他们对心战的热情,使他们坚定大规模屠杀是取胜的基础,他们认为,血液永远是胜利的代价,不流血便可获胜是“天方夜潭”。因而他们在战争中崇尚的是一种物质力量的进攻、格斗、大会战。二是心理战没有在新的世界大战面前产生出新的、有效的、切实可行的方法,而用传统的做法效果甚微。三是由于军方机械、呆板地恪守某些战争法规所致。因为根据1907年在海牙签订的陆战条约附件——陆战规则第22条规定,“交战者选择害敌手段时,不得享有无限的权利”;其中散发煽动性传单等攻心宣传被认为是一种卑鄙的非君子行为,是没有武德的行为。既然攻心宣传既解决不了战争的问题,又名声不好,何必没吃上羊肉又惹一身膻气呢?因而散发传单等攻心宣传即被交战者看成是一种卑鄙怯懦的不务实的交战手段而加以抛弃。所以心理战在这一时期普通受到冷视。
    (2)转折时期
    随着战争的深入发展,人们对心理战的地位作用的认识开始有了转变。在战争中,人们逐渐发现,虽然武器威力的增大提高了武器在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但是暴力的作用并非无所不能。一般认为一战中期至一战末期,是其转折时期。从1914年底至1918年3月,位于法国西部和西北部的战局一直处于胶着和稳定的状态,其他战线上双方也是互有得失,谁也没能达到各自的战争目的。在这种僵持的局面下,参与一战的各国军政集团才想到了心战宣传,想到了对敌国士兵及国民进行心理影响的重要性及迫切性。当时一位德国将领认为:“我们为了破坏对方士兵手里的枪支耗费了很多贵重的军火。如果想出一种办法,使那些在枪支上扣板机的手指头都变成瘫痪,岂不是很便宜?”显然这种办法就是攻心宣传;于是,攻心宣传不再被认为是怯懦、务虚、卑鄙的行为,许多国家开始在战争中运用攻心宣传了。

   1918年2月,协约国军事总部终于解除了禁止用飞机发传单和小册子的禁令,英国随即成立了对敌宣传本部“克尔之家”,开始了有计划的宣传心理战。英国及法国的宣传心理战十分出色,因而使德军土气大受挫伤,并不得不在战争后期向自己的士兵收购英法传单,还在1918年7月向士兵和居民发出专门呼吁,要求他们抵制协约国军队的攻心宣传。美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才开始参加协约国方面对德作战的。当时,受心理学飞速发展并刚刚成为一门独立科学的影响,美国在参战之初,即在军队中设立了许多心理学部门。在前线,美国远征军司令部设有专门从事心理战的G—z组,负责心理战工作。就宣传心理战方面,美军瓦解德军士气的工作取得卓越的战绩。
    总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和教训,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心理战作用的怀疑态度,特别是改变了对宣传心理战在战争中作用的不信任态度。被动地、不自觉地运用心理战已开始转变为主动地、有计划地运用心理战。人们普遍相信攻心宣传具有物质力量无法比拟的威力了。
 
    (3)倍受重视时期
    二战开始至二战结束,这一时期是其倍受重视的时期。由于一战攻心宣传的经验、教训给人们以深深的印象,由于新式武器的产生和使用所能起到的巨大心理威慑力,也由于无线电广播等新的攻心宣传媒介所创造的前所未有的心理战条件,在二战一开始,交战的各方就对心理战投以百倍的热情和重视。
    战争初期,德军在28天内迫使波兰放下武器投降,并迅速攻占挪威、丹麦、荷兰、比利时、卢森堡,9个多月时间里,大半个欧洲即被德军所征服。希特勒军队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如果仅仅从物质力量的对比和较量去分析这一结果,人们会感到不可思议。毫无疑问,在这里面,德军借助宣传和闪击战使心理战发挥了神奇的威力。
    希特勒认为:“在战争尚未打响以前,设法使敌人先在精神上崩溃,这是我最感兴趣的问题”,“有一种广义的战略,它使用的是心理上的武器……如果我可以用比军事手段更好和更廉价的办法来达到瓦解敌人的目的,那么我何必一定要用军事手段呢?我们的战略就是要从敌人内部去毁灭敌人,控制他们,通过他们自己去征服他们。”希特勒认为“宣传帮助我们夺取了政权,宣传还将帮助我们取得整个世界”(希特勒《我的奋斗》第296页)。1939年4月,德军建立了武装力量最高司令部宣传部,领导整个部队的宣传工作,负责制定每个战役的宣传计划。此外,德国人还用英语通过长波和短波向英国和全世界进行广播,有针对英国民众的“哈爵士”,有针对美国士兵的“罗丽莱”等等。虽然二战中,攻心宣传没有能帮助他吞掉整个世界,但却帮助他在战争初期取得了一连串的巨大成功。
    此外德军在二战初期的闪击战也发挥出神奇的心理战威力。比如1940年5月德军对法国的进攻中,德军在闪击战中采用了典型的心理战恐吓手段,他们乘车长驱直入,气势汹汹,对准法军各级司令部横冲直撞,或包围、分割、打散其司令部,使法军在这种非正统的运动战面前完全瘫痪,心理上的恐惧、失望、崩溃,加速了军事上的失败。德军不仅在法国、而且在波兰、挪威、比利时都采用闪击战的心理效应,取得了二战初期军事上的成功。
    与此同时,盟军在二战中也展开了针对法西斯国家的、积极的、卓有成效的心理战。其中英、美两国的心理战最有代表性。他们通过各种攻心宣传手段,揭露希特勒私生活中的丑闻,挑拨德军官兵关系,煽动不满情绪从而有效地削弱了德军的战斗士气。1943年,德军为争得地中海作战计划的支持者,同意大利海军进行秘密谈判。在得到这一情报后,英美心理战部门向意大利海军进行了长达一年零5个月的宣传攻心战,终于使意大利海军没有与德军合作干涉英美海军占领直布罗陀,并在后来完全按照盟军规定的具体方式投降。1944年春,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时,采用瞒天过海的欺诈心理战大获成功,从而为最终击败德军做出重大贡献。
 
    此外苏军也十分重视攻心宣传,1941年6月25日,在德军入侵苏联后的第四天,苏军成立了军事政治宣传局,1944年苏联情报局又成立了协同宣传处,负责协调各主要机关部门的对敌宣传并与盟军同类性质的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取得了好的效果。此外,苏军还十分重视军事心理战的运用。如1945年柏林战役中,苏军用高强度探照灯迷盲、威慑敌人,使敌人完全吓呆了,以为是新式武器,一时十分惊慌失措,全线溃败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