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抓好信息管理 消除“战争迷雾”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王 焘 时间:2008-03-11

“所有的军事行动发生在某种黄昏,像迷雾一样。战争是不确定性的王国。战争所依据的3/4的因素或多或少被不确定性的迷雾包围着。指挥官必须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他的眼睛无法‘看见’,他的最佳推断力并不总是很彻底,并且由于环境的变化,他几乎无法洞察周围的环境。”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将战争的不确定性比作“战争迷雾”。可以说有效控制战场信息、消除“战场迷雾”,是古今中外所有兵家的追求。随着信息化战争登上历史舞台,遮住指挥员双眼的“战争迷雾”正以新的形态弥散在战场环境之中。透过近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可以看到,未来信息化战场信息流代替了物质流,信息已经成为主宰战场的主导因素。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给作战指挥带来了许多新挑战,如果不能通过有效的管理拥有“制信息权”,那么“战争迷雾”仍将继续迷人双眼。
一 信息化战场的信息管理面临新挑战
信息数量激增,甄别难度加大。首先,随着各类侦察卫星及空中、地面和海上侦察监视设备的广泛使用,信息化战场形成了一个以计算机网络为基础的、以侦察监视卫星为主的地、海、空、天一体化战场感知系统,大量信息源源不断的通过这一系统涌入指挥员的视野。例如科索沃战争中,北约利用自身广泛的卫星通信网络每天传输15万条以上的信息,包括加密和非加密声音、数据和传真信息。指挥机构要在信息的海洋中快速、准确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其次,过去的战争由于受到技术条件的束缚,人们对战场信息的认识仅仅局限于情报,战场信息管理也就简化为战场情报管理。但是随着信息技术在战争领域的广泛应用,战场信息的内涵和外延远远超出了情报的范围,要想获得战争的胜利,仅仅掌握情报是不够的,还必须了解、掌握整个战场空间和作战相关的数据、指令、消息、信号等敌我双方的信息。战场信息内涵的多样化使得信息管理对象的范围急剧扩大,作战双方力求“兵不厌诈”导致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不易鉴别,信息管理的复杂程度极度增加。
信息通用性差,传递速度受阻。通用性差主要表现在战场信息的传输方式(支持C4的基础设施)和传输保密方式(各种密级信息的发布能力)上,不同系统之间的信息的兼容性不完善。包括美军在内,目前还没有一种成熟、可靠的平台,把各个分散的数据库和网络联成一个整体,使信息在整个战场上快速、畅通流动。科索沃战争中,美国和北约数据网络的通用性就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因为美军从没有为支援盟军的信息传递而建立一个统一的数据网络。美军的数据网络不适应在北约信息网关键节点间传输战术、战略和战区级数据。更重要的是,美国和北约的数据库缺乏兼容性,并且为保护信息所使用的保密等级各不相同。当时盟军在战区内建立了一个联合数据网络,但该网络是由互不相干的战术数字系统组成,其传输系统和电文格式由各不相同。于是只好通过各个烟囱式的垂直系统传输信息,用联络人员执行本应当通过自动界面完成的职能,结果信息传递速度受到影响,而且加大了信息处理出错的可能性。
信息快速流动,管理时效要高。首先,信息化战争的战场态势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信息的快速流动一方面支持了近实时作战行动,但同时也要求战场信息管理必须提高时效。美国空军参谋长瑞安将军总结科索沃战争时指出,“这场战争表明当你能够……将信息进行迅速传递,并且根据这种信息进行决策时,你就有了优势。”海湾战争中,美军发现与打击目标之间的间隔长达45分钟;阿富汗战争中,这一时间减少到15分钟;而伊拉克战争前夕,美军称力争将这一时间控制在10分钟以内。事实证明,随着这个时间的不断缩短,美军拥有的不对称作战优势更加明显,打击效果更佳,而伤亡却越小。其次,信息的快速流动实现了战争指挥手段的近实时化,不过这也必然要求信息传输和处理也必须达到实时化,否则指挥员的决策、指挥将受到影响。海湾战争中的一个重大教训就是侦察卫星的战场刷新率低,导致了战场信息处理的滞后。当时的美军战地指挥官们抱怨说,因为卫星运行有间隔,所以送到手中的照片都“晚点”,失去了不少战术价值。如何提高信息的管理和传递时效,是消除“战争迷雾”的一个突出问题。
信息流量加大,网络安全要高。信息流量的加大对网络安全的要求主要体现在两点:网络的稳定性和保密性。稳定性体现在传输大容量的信息时必须保证网络的畅通,可以满足不同用户的信息需求而不至于网络阻塞和信息超载。科索沃战争中,信息环境的特点是多重图像。这种多重图像每使用一次就吞噬掉数兆节的信息容量,而且常常需要同时传输给几个司令部进行研究和评估。这就需要对信息传输网络的稳定性进行加强,要有适当管理分发信息的联合网络;要有适当传递信息的能力,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传递适当的信息。信息化战场中,网络的保密性也面临着重大的挑战。战场信息通过战场感知系统收集后,传输的路径加长、节点增多、个人用户终端大量配置,使得战场信息在传递过程中很容易遭受攻击而导致泄密。南联盟曾向北约国家及军队的信息系统倾泻大量的垃圾信息和病毒,造成北约网络通信阻塞和瘫痪,美海军陆战队所有作战单元的E-mail一度都被“梅利莎”病毒阻塞,美海军“尼米兹”号航母上的计算机系统甚至瘫痪达3个小时。
二 信息化战场的信息管理面对挑战的对策
(一)必须树立全新的战场信息管理理念。控制战场“信息主导权”,拨开“战争迷雾”必须培育新的管理理念:
第一,必须强化以信息流通提升战斗力的理念。以往的战场信息管理把安全保密放在首要位置,为防止泄密而严格控制信息流通,按照职务级别区分信息的占有量,信息只在单一的系统内部垂直流通。而信息化战争的信息管理必须把信息的战场流动性放在与信息的安全性同样的地位上,强调实时、全维、全方向的流动,确保信息在恰当的时间流向恰当的地点,产生强大的战斗力。
第二,必须突出以战场信息指导作战行动的理念。传统作战行动严格按照事先拟定的作战计划进行,这种理念已经不适应信息化战争的节奏,表现出指挥滞后和反应迟钝的致命缺陷。随着高新技术装备尤其是电子侦察装备和通信装备在战场的大量应用,人与武器实现了高效结合,单兵的战场角色和信息的获取方式发生了质的变化,由计划和命令的执行者转变为兼战斗员、侦察员、指挥员于一身的单兵作战系统。他们是流动的侦察仪,遍布战场的每一个角落,指挥员可通过战场中的每一个单兵准确了解每一处战场态势,随时更改作战计划,对敌实施精确灵活的打击。
第三,必须强化信息网络及信息设备的防护理念。传统战争以敌方有生力量为主要打击目标,只有消灭敌方的军队和抵抗力量才能达到战争目的。而信息化战争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毁物重于伤人”,通过摧毁敌方的作战指挥系统尤其是通信网络,使敌方变为“聋子”、“瞎子”并迅速结束战争。信息网络作为指挥作战的神经系统,存在着“点多”、“面广”、“线长”的特点,自然成为对方重点打击的目标,必须加强保护。不仅加强网络的安全措施,还要对重点设备和人员加强防护,防止遭到网络攻击导致网络瘫痪和泄密。
(二)必须建立一体化的战场信息管理系统。建立一体化战场信息管理系统,要注意解决好四个问题:
一是要解决网络之间数据互通兼容问题。要实现军方网络并网化,减少独立的数据网的数量;各个作战系统要能够随时转换到相同的卫星通讯频率进行通信;不同的数据网络应该建立通用的网络通讯协议实现兼容;各个作战系统要有支持相同的C4系统的基础设施;能够使用相同等级的保密等级来保护信息等等。
二是合理分配信息流量。要按照用户的任务和级别建立相应的数据链,合理分配网络资源,优化网络资源配置。比如美军的卫星通信链路、用于交换战术数据的11号数据链、北约和美国海军中使用的4A号链、16号链等等,它们的数据传输频率和速率都是不同的,确保各级单位获得必需的适度信息。
三是建立专门的网络预警和防护组织。要建设以网络模拟攻击来检验网络安全的实验室和网络战兵种,提高网络的安全程度,不断完善网络安全功能。例如美军1989年建立的计算机应急反应组织、1999年建立的计算机网络战中心以及负责网络攻防作战的609信息战中队。
四是建立高素质的信息管理人才库。人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信息化战场的信息管理活动同样离不开高素质的信息人才。首先要加强军队信息管理人才队伍的建设。院校要加强信息管理人才的培养,形成军队自己的信息管理人才队伍。其次要善于利用社会的信息管理人才。信息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为部队提供了一大批富有经验的信息管理人才,合理使用这笔财富可以节省大量的培养经费和宝贵的时间,迅速缩短我军与发达国家军队在信息管理方面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