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美激进派专家:中国正在为未来太空战作准备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译名 时间:2008-02-24



   

    编者按:近两年来,随着中国在航天领域的不断进取,美国国内部分媒体和研究机构无视中国反对太空军事化的一系列宣示,不断炒作中国太空力量威胁美国。2007年,美国战略评论家凯文·鲍尔皮特撰写了《中国如何看待太空军事行动》一文,再次在引起轩然大波,各大报刊杂志纷纷转载,"中国太空威胁论"又一次被抬上了桌面。到底是中国在向太空进军,还是美国为发展自己的天军寻找借口和假想敌?本刊特综述相关报道,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本刊刊发此文并不代表同意美国媒体和研究机构的报道,亦非证实其内容,请广大读者在阅读时有所鉴别。

  自2006年起,中国太空威胁的论调开始泛滥起来。2006年8月,《人民日报》近日发表的一篇来自数名国防大学研究学者的分析文章指出,外层空间是中国解放军必须准备好为维护国家利益而战斗的地方。这篇文章立即受到西方高度关注,部分美国媒体宣称这与中国政府过去数年中所宣示的军事战略有出入。2007年,美国著名安全战略评论家凯文·鲍尔皮特撰写了《中国如何看待太空军事行动》一文,再次在西方引起轩然大波。各大报刊杂志纷纷转载,甚至有学者建议,将其作为美军下一步太空战略拟定与实际部署的模型,发至美国空军空间作战司令部和国防部最新成立的联合太空反应办公室。

  究其背后的原因,无外乎两个方面,首先,随着中国将越来越关注太空军事化问题,更多更活跃的相关思考将在媒体出现。同时,中国的太空技术获得长足进步,站在太空的高度,护卫国家安全,将是中国日益重视的重要的战略思维;其次,太空战略其实是美国下一步军队建设的重中之重,占领"高边疆"将使美国在21世纪继续占据全球军事变革的制高点。但是太空军事化是一个国际舆论极为反感的命题,而且太空武器系统也是一个资金无底洞,要规避国际舆论的谴责,同时说服美国参众两院在预算上开绿灯,设定一个假想敌便成为必不可少的步骤。而中国,便成为美国某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和右翼学者笔下的"美国太空假想敌"。

  ◎美国智囊团成员凯文·鲍尔皮特

  凯文·鲍尔皮特,美国智囊库"情报研究与分析中心"资深研究员("情报研究与分析中心"和兰德公司、威尔逊研究中心、詹姆斯敦基金会并称美国四大情报研究与分析机构,其主要研究方向是亚太与中东的时局走向与战略变化),中国项目研究负责人。他能够熟练运用中文,拥有格林内尔学院中国事务研究的学士学位,堪称地道"中国通"。除此之外,他还长期为兰德公司、詹姆斯敦基金会等研究机构撰写有关中国安全事务的报告。其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包括:《深入龙潭:中国的非介入策略及其对美国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军事转型的反应及其对国防部的意义》等,其观点在美国颇有影响力。

  鲍尔皮特声称他在撰写这份研究中国太空战能力的报告之前,研读了包括《中国军事科学》、《解放军报》、《中国航天》等刊物以及《信息战》、《直面信息战》等大量解放军发行的学术书籍。他的这份报告主要阐述了解放军对太空军事行动的看法和思想以及在未来可能爆发的中美军事对抗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如何使用太空力量。

  在他看来,中国已经认识到美国国防部无论在实践还是理论上都日趋重视太空力量的使用(《美国航天司令部长期规划:2020年设想》是这一趋势的理论体现)。这让中国担心美军是否会将太空力量运用在台湾海峡。所以,中国不得不在以下两个方面加以重点关注:一是如何在军事行动中使用太空力量;二是如何防止美军在军事行动中阻碍自己使用太空力量。

  美国智囊界对其成果评价颇高,认为这篇《中国如何看待太空军事行动》不仅是中国关于空间军事行动的观点综述与总结,更是对美军空间军事行动的行动指南。

  ◎美国专家"建构"的中国太空战理论框架

  近几年来,美国对中国在航天领域的进展投入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本刊也曾多次报道美国媒体或研究机构对中国航天发展的报道和评论。但是,与此前这些偏重技术层面的报道不同,鲍氏的研究报告不再通过捕风捉影的手段罗织中国发展太空武器的"罪名",而是以他的个人理解,建构起来了一整套所谓"中国的太空战理论体系"。我们且来看看这位美国防务专家如何越俎代庖替中国建立太空战理论的。

  鲍氏的"中国太空战理论框架"中,包含了对太空战的具体定义、要素、武器装备、指导思想、作战理论、基本原则等元素的具体阐述。首先他认为,美国军方并没有具体定义太空战的概念,但中国的学者赋予太空战以大量的定义。例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术语》对太空战的定义为:"敌对双方主要在外层空间进行的军事对抗活动,包括外层空间的相互攻防行动以及外层空间同空中或地面之间的相互攻防行动。"《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对太空战的定义为:"敌对国家在外层空间进行的军事对抗。亦称空间战或太空战。包括外层空间的军事攻防行动,由外层空间攻击空中或地面目标的行动,以及由地面或空中实施的、目的在于破坏航天系统或使之失效的行动。"鲍尔皮特认为,中方对太空战的定义所体现的太空战的发展重点与美国空军对军事太空行动四个方面的描述不谋而合:

  1.力量增强以提供使海、陆、空及军事空间行动力量增强的能力为重点,其六个子系统为天基太空导航、卫星通信、环境监控、侦察和威胁预警、指挥与控制以及信息作战;

  2.太空支援提供向太空发射资源,重置、回收和维护轨道上的太空资源以及按要求运行太空资源的能力;

  3.太空控制确保己方在太空中的自由行动并遏制敌方在太空中的自由行动。太空控制包括三个子系统:太空侦察、反太空、以及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4.力量运用通过直接和快速的运用太空的力量来实施全球作战以阻敌地面行动和进入并利用太空。其主要目的为提供精确、快速、全球的打击能力,可阻止侵略或达成军事目标。

  根据太空战的特点,鲍尔皮特将中国太空战的作战模式总结为三点,而且他认为,这三点也浓缩了美军空军进行太空战的特点:

  1.太空保障作战大体相当于美国空军的太空保障行动,但只包括了各种太空飞行器的发射和回收而没有涵盖涉及卫星控制的行动;

  2.太空支援作战其任务范围正好与美国空军的力量增强的任务范围一致;

  3.对抗作战或攻击作战该作战任务范围非常广泛,包括了美国空军太空控制和力量运用任务的方方面面,其中涵盖了利用天基武器对抗地面目标、利用陆基武器攻击天基目标和利用天基武器对抗其它天基力量。

  鲍氏认为在太空战武器装备方面,中国所关注的不仅包括太空战支援装备,如侦察与导航系统,还包括打击武器。他系统地列出了中国现有及按照发展趋势即将拥有的武器装备,并按照其作战运用可将其分为四类:

  1.太空作战平台可用来袭击天基或陆基目标,并实施支援行动。主要包括"

航天飞机"、"空天飞机"、载人航天器、"空间站";

  2.支援装备例如通信卫星、导航卫星和侦察卫星;

  3.保障装备例如航天器发射与回收装备,以及太空战运载装备;

  4.太空防卫武器系统它主要由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反航天器武器组成。除此之外该系统还采取一些例如覆盖、隐藏、阻断和欺骗等被动手段。导弹部队、空军和特种部队对抗空间行动的地基部分也可能包含在内。

  目前,美军现有的太空战装备,以及列入计划进入研发阶段的装备主要有:航天飞机、空天飞机、航天母舰、空间站、通信/导航/侦察/早期预警/气象卫星、航天器发射装备和回收装备。武器系统主要包括针对卫星的打击卫星、激光武器、微波武器、动能武器、导弹(核能和非核能)、轨道轰炸武器(核能和非核能)。再辅以计算机网络战与规避、隐藏、欺骗等被动手段,这三部分组成了现有及未来二十年美军太空战的主要作战力量。

  鲍氏在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已经拥有相当的空间研究能力。中国卫星发射的商业化进程已日臻成熟,已有能力派遣多人同乘航天器进入太空,并将登月与空间站建设列入日程。这些举动美国都不应掉以轻心。太空战理论的重中之重鲍尔皮特在研究报告中将太空战的指导思想归纳为空间机动、全维联合以及全域攻击。

  所谓空间机动就是利用航天器运动速度快,且不受国界、气候以及昼夜限制的特点,运用航天器在太空实施大范围的机动作战;全维联合是指利用太空资源将陆、海、空战场和电子信息系统紧密结合。通过联合,太空资源可使地面武器系统力量倍增。更重要的是,太空资源不仅可以为联合作战提供保障,其自身就具有进攻和防御能力;全域攻击是指运用空间军事力量为整个战争系统提供全天时的侦察、导航、通信、指挥、控制等方面的作战支援,进而运用天基武器系统对地面和空间目标实施攻击。军事空间作战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目前太空战仍处于最初发展阶段,距离第二阶段的空天作战和第三阶段的利用太空力量对地球表面目标实施战略攻击还有相当差距。

  指导思想决定作战理论,太空战的作战理论,即制天权理论和空天一体理论,使太空成为确保战争胜利的首要战场。

  鲍氏指出,解放军的制天权理论是指保证己方在外层空间的行动自由,阻止敌方在外层空间的行动自由和限制敌方利用外层空间资源。他声称,他在研读了解放军大量关于太空战理论的论文著述后,提炼出了解放军关于太空战的几大基本原则:统一指挥,分散实施;全程使用,联合作战;严密防护,慎重用兵;快速反应,速战速决;立足实战,注重威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