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转型时期的俄罗斯远东军事工业综合体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马 蔚 云 时间:2007-09-07

【内容提要】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迄今仍具有军事化的特点。经济转轨以来,军工企业陷入全面危机。生产持续下降,军转民困难重重。军事订货和军费开支锐减、补贴减少、转产资金不到位等是其重要原因。大力发展军火出口,是解决企业资金短缺的重要途径,“远东”金融工业集团将是军工企业投资资金的主要来源。

【关键词】俄罗斯  远东  军事工业综合体  军工企业  军转民

【作者简介】马蔚云,1966年生,现为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博士生。(哈尔滨 150080)

 

远东军工企业概况和转型期的危机

(一)军工企业概况

早在卫国战争期间,远东地区的工业基本上是为军事服务。战后,国家的政策未变,仍然是优先发展国防工业,国家在远东建立了一些以军事工业为中心的城市,所有这些城市有个共同点,即生产结构单一,专为军工生产服务。滨海边区90%以上的区中心都是为军事工业服务的城镇,如:阿尔谢尼耶夫--飞机制造,大卡缅--核潜艇修理,达利涅戈尔斯克和卡瓦列罗沃--为国防工业开采原料,这些原料在民用工业中使用率极低。远东的军事设施和驻防部队很多(有150万军队和太平洋舰队),很多企业首先要承担起直接为本地区部队服务的任务,使军事工业客观上处于优先发展的地位。远东地区约有40家军工企业,其中32家组成地区军事工业综合体,分属于原苏联造船工业部、航空工业部、电子工业部、无线电工业部、国防工业部。1991年后,全部国防企业均隶属于俄联邦工业部下设的各专业局。在远东国防综合体部门结构中,居主导地位的是造船、修船业和飞机制造业。这些企业1989年的产值约占军事工业综合体总产值的90%。实际上,为军工生产服务的企业很多,许多民用企业也生产军工产品,如哈巴罗夫斯克石油加工厂、“日勃伊-1”工厂、哈巴罗夫斯克第一钢筋混凝土制品厂、“日出”缝纫厂、电子技术厂、硫酸厂、“远东柴油机”厂、霍尔斯克水解厂等。几十年来,超限度地强行扩大军事潜力使远东地区经济高度军事化,而且达到超出国防实际需求的水平。

改革以前,远东军工企业产值占远东地区工业产值的10%,职工人数占全地区职工总数的13%,固定资产占全地区的6.3%。上述3个指标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分别为22.5%、24%、17%;滨海边疆区分别为13.6%、20%、10.3%。而阿尔谢尼耶夫市和大卡缅镇军工生产分别占工业企业总产值的91%和99.8%(1990年)。远东的工业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同时影响了本地区机器制造业的生产结构。远东地区军工企业分属不同部门,彼此之间的协作关系薄弱,因此造成人才、资金分散和重复生产,其特点是生产部门的专业化很窄,实行配套生产,缺乏发达的科学研究基地。研制和设计部分基本上局限于某些设备及单个部件和零件方面,绝大部分原料和配件(滨海边疆区多达2万~3万种)都是由俄罗斯中心地区供应的。这种情况是过去计划经济严格分工造成的。

(二)军工企业的危机

1.国防订货削减,国家拖欠货款

远东的军工企业分为3类:(1)拥有100%军事订货和不应转产的企业以及军事订货占70%~90%的企业,包括军事订货减少幅度不大的企业,这部分企业约占20%。主要有以下企业:“花岗石”、“东方”、“浪花”、“进步”航空公司、“时代”太平洋企业、“星”工厂、 "舰旗”、“加加林”工厂等。这些企业由于有订货,因此能维持生产,但国家经常拖欠货款,因此也使企业困难重重。(2)军事订货大幅度减少的企业,其军事订货减少50%~70%。由于生产设备不能改产民用产品,导致生产大幅度下降,如埃利班机器厂。也有些企业本来就是军民两用,可以迅速转产民用产品,如哈巴罗夫斯克船舶制造厂、阿穆尔船舶制造厂等。这些企业的生产流程变化不大,但是必须改造现有设备,增加新设备。(3)完全没有军事订货的企业(滨海边疆区5家,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6家),或者其军事订货在企业总产量中占很小比重的企业。如“帆船”、“聚合物”、“时代”、“合金”工厂、“红舰旗”、共青城机器制造厂、“智神”企业等。这类企业基本上处于生产停顿,职工失业的状态。

首先,远东军事工业综合体企业军工生产的急剧下降是由于国家军事订货大幅度削减而引起的。同1988年相比,1991年远东军工企业的国家订货平均减少20%~60%,而1996年,国家订货仅为1991年的30%,到1997年,国家订货在上述基础上平均下降60%~80%。改革以来,损失最大的是滨海边疆区的军工企业。截止1998年初,国家欠滨海边疆区军工企业债务达4 000亿卢布,欠“星”工厂580亿卢布,欠“远东船舶机械厂”340亿卢布。在这种情况下,军工企业各种债务急剧增加。如目前滨海边疆军工企业养老金欠款为3.4亿卢布[1],其中情况最严重的是“星”工厂、“远东工厂”、“进步”航空公司。滨海边疆区的军事工业产值曾占边疆区工业总产值的1/4,目前生存相当困难。

国家没有对由于大规模削减军事订货而造成的损失进行补偿,给军工企业的财务状况带来消极影响,造成企业利润下降。在得不到国家拨款的同时,企业的费用增加了,如停产设备的保养费用、改产民用产品的费用、人员重新培训的费用等。按计划,远东军转民规划1992~1995年需要资金约20亿美元,实际到位不足1%。滨海边疆区1992~1994年转产计划需要资金9.17亿美元,而实际拨款只有0.8%. 1993年,国家拨给滨海边疆区军工企业转产资金中,国家预算拨款仅占60%,银行贷款占25%。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在货款资金增加的情况下,国家预算拨款从1992年的86%降至1993年的38%。而1995年全年和1996年1~9月,国家没有将转产贷款划拨给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1997年,滨海边疆区的每个军工企业根据转产要求,制定了十几个转产计划。为了争取国家拨款,这些计划经过国家各部委的多次鉴定,然而,没有一家企业得到财政拨款。由于国家在军事工业改革问题上缺乏远见,加上国家不能保证国防订货的及时结算,尤其是国防部没有能力支付已经完成的国防订货货款,转轨7年来,军工生产大幅度下降。而国防订货的急剧减少,使远东地区经济高度军事化的城镇陷入经济困境。

2.军工企业开工严重不足,职工没有可靠的社会保障

军工企业平均工资比其它工业部门低60%,造成工程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流失。同1989年相比,1992年远东地区军工企业职工人数减少17%, 1993年减少13%。同1991年相比,1994年减员30%,潜在的失业人员占全体人员的30%~40%。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生产停顿几个月的现象屡见不鲜,工作时间缩短,许多生产车间被关闭。1993年,企业的经济形势急转直下。有些军工企业的生产规模只相当于1992年的1/10~1/20之间,接受军事订货企业规模只相当于1992年的1/10~1/20之间,接受军事订货企业的职工人数下降1/2~2/3,生产设备的利用率只有10%~20%。而转产最困难的海洋仪器仪表制造企业几乎处于停产状态(如“阿斯科里德”、“瓦兰人”、“远东仪器”、“绿宝石”、“无线电仪器”等企业), 1996年,电子产品和通讯设备生产下降幅度达30%~35%。截止1998年初,国家订货只能保证军工企业10%的生产能力。就业问题成为军工企业面临的头等大事,使军工企业的社会问题更加尖锐化。绝望的工人们纷纷加入到罢工者的队伍,特别是1997年3月“星”工厂和同年11月“进步”公司工人的罢工颇具代表性。

3.军品和民品缺乏竞争力

远东地区军工企业在技术工艺水平相同的条件下,生产费用比俄罗斯其它同类企业高出60%~80%。产品批发价格上涨,运输费用高,使军工企业在国内市场失去了竞争力。如1991~1994年,滨海边疆区机器制造企业产品的批发价格上涨1 046.5倍,而同一时期俄罗斯的平均涨幅为1 324.6倍。边疆区整个工业产品的批发价格上涨2 636倍,而俄罗斯平均上涨2 679.9倍。运输费上涨也为企业增添了新的困难。1995年初,运费再次上调后,1吨石油从上安加尔斯克到哈巴罗夫斯克的运费为27.5万卢布,而1吨石油的价格才34万卢布。在国际市场上也是如此,远东约20%的军工企业,其主要产品的销售价格超过国际价格,产品缺乏竞争力。以“哈巴罗夫斯克供暖设备厂”为例,它的主要产品的销售价格比国际市场价格高120%,物质消耗占产品成本的60%, 1吨国内原料的价格比国际价格高40%~60%.

远东军工企业的改革

为了扭转包括远东地区在内的经济的畸形结构,80年代末,国家提出了军工企业改革的任务,实际上是对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技术的改造。改革初期,突然减少军事订货和相应的军费开支,是远东各军工企业生产下降的一个主要因素。

(一)联邦及地方政府关于军转民的政策

1990年,原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军事工业问题委员会会同国防部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国防司于1990年制定了《1995年前国防工业转轨和在国防综合体发展民用产品生产的国家计划》。计划规定在国防企业中增加以下12类商品的生产:耐用消费品、农业技术设备、轻工业和食品工业设备、商业和公共饮食业设备、医疗设备、电子设备等。计划的主要内容有:国家减少对军工企业的拨款,1995年前大幅度扩大民用产品的生产,到1995年末军工企业民用产品的产量达到其总产量的60%~65%. 1990年6月,远东军工企业对上述计划进行讨论时,认为这个计划很不完善:没有考虑到改革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没有对各地区、各企业的具体经济形势进行分析;缺乏转产的立法基础;没有考虑到进行转产的经济条件,在减少国家对国防工业预算拨款的同时,并没有对企业转产的拨款问题作出说明,如建立贷款资金的具体措施等。1991年7月26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审核了俄联邦境内军工企业的新的转产纲要。1991年下半年,俄罗斯社会经济形势急剧恶化,使军工企业转产计划的实施受到极大影响。1992年,俄联邦制定了军事工业转产计划,提出“重建俄罗斯商船队”、“发展民用航空技术”、“研制和生产新型医疗技术设备”等转产计划。1993年11月6日,俄联邦颁布了《关于稳定军工企业单位经济状况和保证国家国防订货的措施》的决议。1994年7月8日,俄联邦颁布了《关于压缩动员能力和动员储备》的总统令,转产在大范围内展开。1995年俄联邦政府对远东军工企业转产作出具体规定:保持和发展国防综合体的科技潜力;充分利用闲置的设备,保证最新民用产品的生产,实行军工和民用生产的一体化;对军工企业的所有制关系进行调整,其中包括在军工企业中建立大型康采恩、技术园区等;充分利用转产企业生产民用产品的条件,发展燃料动力系统的基础设施,解决生态问题。同时,对远东军工企业改革的结构政策作出具体规定。如联邦一级保障国家军事订货,提供优惠贷款、税收优惠;远东地区一级对转产计划提供资金补贴,提供税收优惠;企业一级应加强与其它部门企业的合作等。1996年4月,俄总统批准《远东和外贝加尔1996~2005年经济与社会发展联邦专项纲要》. 《纲要》第三章把军工企业转产作为一个子纲要进行了规划。1997年3月17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发了《关于完善俄联邦权力机关的机构的命令》,取消了1996年5月成立的俄罗斯国防工业部,将其职能转交俄联邦经济部。

同年,国家制定了国防工业1998~2000年改组和转产的联邦纲要,开始对国防工业进行结构改革。纲要对军工企业改革作了若干说明,其中最主要的是把俄罗斯军工企业的数量裁减2/3。裁减后大约剩600家骨干企业(目前约有1 700家军工企业)。远东各州(边疆区)根据联邦关于军工企业转产纲要,确定骨干企业名单,联邦政府批准后将从转产基金中拨专款投资骨干企业,予以国家订货。滨海边疆区有望进入骨干企业行列的只有“星”工厂、“进步”公司、“远东造船机械厂”和“东方造船厂”等少数几家企业,而且最多只能保证30%的订货。1998年初,边疆区行政长官下令从边疆区预算拨出2 000万新币(即相当于旧币200亿卢布)用于支持骨干企业。“远东仪器制造厂”、“时代”企业和“绿宝石”等不在骨干企业行列的企业必须全部改产民用产品。为了支持转产,州长已下令给军工企业减免部分财产税。边疆区政府从扶持小企业基金中拨出专款用于“远东仪器制造厂”和“无线电仪器厂”生产民用产品。在滨海边疆区行政长官1999年初已明确表示,在1994~1998年期间,因国家没有及时付清滨海边疆区国防订货货款,致使企业拖欠应上缴边疆区预算的资金,政府决定予以冲销其罚金和罚款[2].

(二)军工企业军转民进程

远东军工企业的改革大体可分为3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1988年末至1991年上半年。这一阶段的特点是:减少军事订货,减少国家对国防工业的预算拨款,停建新的军工企业,增加民用产品特别是日用消费品的生产,以缓解国内市场商品严重短缺的现象。1989年,远东飞机制造工业企业的军事订货占其产量的93%, 船舶维修和船舶制造工业军事订货占62%,电子工业企业军事订货占18%。与1989年相比,1990年国家军事订货减少12%. 1990年,60%以上的军工生产集中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35%在滨海边疆区,4%在阿穆尔州。1990年军工企业总产值下降4.5%,而民用产品的生产增加150%。远东的军工企业在转产过程中,主要生产技术含量较低的民用产品,其中主要是日用消费品。

第二个阶段:1991年下半年至1994年初。这一阶段的国防工业改革是在全俄罗斯经济改革背景下进行的。国家的政治和经济体制发生巨大变化,俄罗斯的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国家对军工企业的预算拨款急剧下降,大规模减少军工产品的国家订货。这一时期军工企业主要转产方向是面向远东地区内部市场急需的民用产品。首先是生产农业机械设备、医疗器械和家用电器等。此外,阿尔谢尼耶夫“进步”航空公司研制在城市执行巡逻任务的轻型直升飞机,并开始生产八座位的直升飞机和大型客机安-74。阿穆尔机器制造厂开始生产载客110人的公共汽车。总体上,民用产品所占份额较低,国防工业生产继续萎缩。从1991年下半年起,军工产品的生产开始明显下降。由于国家宣布放开价格,原材料及生产军工产品的配件的价格上涨,而国防部没有能力拨款,远东大部分军工企业的财务状况急剧恶化,拖欠债务严重。同时,与前经互会成员国及原苏联各共和国的联系中断,停止从这些国家进口军工产品的配套零部件。由于这些因素,到1991年底,军工产品生产利润率急剧下降,军工企业的利润主要来自民用产品的生产。从1992年起,中央不断减少对技术革新、产品供货和基本建设的投资。因此,企业生产经营状况普遍不好。

 

远东地区部分州、边疆区军事工业综合体工业总产值中军工产品所占的比例*    (%)

(边疆区)1990年1991年1992年1993年1994年滨海边疆区68.951.4   4356.5    53.5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7365.97862 71.8阿穆尔州33.931.1943.60.1

 

 资料来源:〔俄〕《边疆区、州行政长官公署统计资料--企业篇》.

*〔俄〕米纳基尔:《地区经济政策(远东地区发展战略)》,远东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被统计的企业包括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工厂,其中阿穆尔州有3家,滨海边疆区有19家(其中6家已转产民品),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有15家(其中1993年有6家不生产军品,1994年有7家不生产军品).

 

军工企业在经济状况恶化,国家又无力支持其生产的条件下,积极寻找出路。其中许多企业积极寻找合作伙伴,而一些商业机构则想利用军工企业的巨大潜力,因此出现军工企业与商业组织开展合作的现象。它们合作的范围主要有:利用军工企业现有的工艺设备和商业组织的资金,生产科技含量高的民用产品;充分利用军工企业的试验基地;利用军工企业的科研力量,研制新产品等。军工企业对开展与外国投资者的合作抱很大希望。试图利用自身的优势,即用厂房、熟练工人和生产技术等与外国投资者建立合资企业,生产科技含量高的民用产品,同时也愿意出售设备,出租厂房。然而,由于军工企业现有设备普遍陈旧,工艺水平普遍较低,国家又不对军工企业的贷款提供担保,商业组织和外国投资者普遍害怕投资风险,因此招商引资效果并不明显。

第三个阶段:1994年初至1999年初。从1994年以来,军工企业处境更加困难。转产工作进展缓慢。同1991年相比,1995年滨海边疆区军工企业的军事订货削减71%。阿穆尔州的军工企业1995年没有生产过军工产品。同1990年相比,1995年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军工企业生产的产品在机器制造和金属加工工业总产量中的比重下降10%,占65%。军工产品的生产同期下降7%,民用产品的生产下降幅度超过军工产品[3]。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军工企业实际上没有进行转产,军工产品仍保持较高的比例。

(三)军工企业的私有化

这一时期,远东的军工企业也参加了私有化进程。1992年10月1日,所有应该实行私有化的企业都制定了私有化计划。军工企业的私有化有3种方式:股份制改造、拍卖和租赁。到目前,大多数企业已完成股份制改造。新组建的股份公司同时生产民用产品和军工产品。军工企业变成股份制企业后,企业经济独立性加强,其所有制形式可以为吸引国内外的投资提供保障。

(四)大力发展军火出口,摆脱企业困境

俄独立之初,由于种种原因,军火出口一落千丈,出口创汇额从1991年的78亿美元降至1992年的15亿美元。1993年底成立了总统直接控制下的俄罗斯武器与军事技术装备进出口公司,垄断全俄的武器进出口业务。从1994年起,俄罗斯武器出口呈逐年增长趋势:1994年为17亿美元,1995年为30.5亿美元,1996年为35亿美元。根据1994年俄罗斯联邦政府第479号命令,为了扩大武器出口,摆脱企业困境,军工企业有权独立出口自己生产的武器。在军工企业军事订货锐减、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武器出口是军工企业摆脱目前危机的重要途径。远东的军工企业积极与“俄罗斯武器”公司合作,把自己的产品信息和航天技术等推向国际市场。“无线电仪器”厂和“进步”公司已签订了向中国提供专业技术设备的合同,“进步”公司还向斯洛伐克和土耳其提供“卡-50”直升机。像“进步”公司这样的企业可以向国外出售武器渡过难关。另外,企业还可以出售其它武器,如“黑鲸”直升机,防艇导弹、导航设备、潜艇搜寻仪器及声波水下通信设备等。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军工企业准备在国家监督下,独立出口武器而不是完全依赖于俄罗斯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进出口公司。

(五)军工企业的重组

鉴于军工企业处境普遍困难,债务增多,生产难以维持的状况,联邦政府已制定了有关军工企业破产和重组的政策。根据俄联邦政府1998年7月17日决议,远东的“进步”航空公司不再属于俄罗斯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范围,并决定完全停止该企业的国防订货拨款。1999年初,国家根据该企业的银行债务过多(1 136万卢布)的事实,勒令其重组,这是远东军工企业目前惟一得到重组许可的企业[4]。目前,滨海边疆区政府已制定了《滨海边疆区军事工业综合体企业重组和转产纲要》,俄政府批准后,还会有一批企业要重组。

(六)组建大型军工企业集团,解决企业资金短缺问题

1997年3月在远东成立了“远东”金融工业集团(由所有军事工业企业组成)。该集团近期任务之一是修理运输船和捕鱼船及参加“萨哈林1号”和“萨哈林2号”石油天然气开发方案。远东的船舶制造与维修工业较发达,金融工业集团以船舶工业为龙头,以此带动整个军工企业的发展。这种“金融工业集团”除包括军工企业外,还有商业银行、经贸部门等,实力相对雄厚,具有较强的竞争实力。在开发军品的同时,积极开发民品,这种发展道路显然是军工企业改革的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