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马岛之战中的英军统帅——伍德沃德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4-11

准备前往马岛的第一批英国海军陆站队士兵

桑迪·伍德沃德,1932年5月1日出生于英格兰西部的兰斯顿,1946年,考入不列颠尼亚皇家海军军官学院,从此开始了他漫长而辉煌的海军生涯。毕业后,他先后被派遣到巡洋舰、驱逐舰、潜艇,从一名学员二等兵干起,执行各种勤务,并进行训练。经过一年多的海军军官学员见习期的刻苦磨练,伍德沃德业务水平获得长足进步,被正式授予皇家海军少尉军衔。

不久,伍德沃德便作为有培养前途的尉级军官,被选送到皇家海军参谋与指挥学院学习。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潜艇任职。从潜艇部门长到艇长,伍德沃德在艰苦的潜艇上干了十几年,熟练掌握了潜艇的各种技术、战术。他担任艇长期间,使全艇的战备状态、艇员素质保持优良水平,成为皇家海军第一流的作战潜艇。伍德沃德也逐渐被公认为皇家海军的潜艇专家、反潜战专家和核工程专家。在核工程、防空导弹防御系统、计算机技术和海军计划与管理领域也颇有造诣。

由于伍德沃德在潜艇任职期间所表现出的堪受大任的能力和素质,被选送进入皇家国防研究学院学习。从此,他走出了狭小的潜艇指挥舱,开始参与谋划有关皇家海军和英国国防战略层面的问题。毕业后,伍德沃德担任过大型现代化导弹驱逐舰“谢菲尔德”号舰长、潜艇海上训练部主任和海军计划处处长,这使他具备战略思维头脑和驾驭全局的组织指挥能力。1981年,伍德沃德晋升为少将,受命担任皇家海军三个水面分舰队中的第一分舰队司令,成为独当一面的海军干将。他十分崇拜曾率领舰队在西班牙海岸的特拉法加海角击败法西联合舰队,而使不可一世的拿破仑染指英伦的美梦化为泡影的海军上将纳尔逊。

70年代以来,随着军事技术的突飞猛进,各种各样的高技术兵器陆续涌入现代战场,不仅极大地丰富了现代战争的内容,而且使高技术战争这一新的战争模式浮出海面。伍德沃德就是这种新的战争模式的实践者之一。1982年的英阿马尔维纳斯群岛之战中,在他的指挥下,英国打赢了世界战争史上第一场“计算机战争”,成为现代高技术战争的开篇之作。

马尔维纳斯群岛地处南大西洋和南太平洋航道要冲,是通往南极的前哨阵地和中转站,其附近海域具有丰富的海洋石油资源,战略地位重要。英阿马岛主权之争由来已久,1833年英国占领该岛后,在长达150年的时间里,双方多次谈判未获结果。1982年2月英阿纽约会谈破裂,顿时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1982年4月2日,阿根廷突然出兵占领马岛。此举大大出乎英国预料,但素有“铁女人”之称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对事变反应十分迅速,在当日便成立战时内阁和战区指挥机构,决心以武力维护大英帝国的利益。并在20小时之内,英国政府作出派遣特混舰队远征大西洋的决策。英国距马岛近13000公里,航程漫长,组织指挥难度大,选择一位合适的司令官非常关键。英国国防大臣诺特说:“我们英国有一位铁的首相,她下了铁的决心,我们也要找一位铁的司令官!”伍德沃德将军,这位身材高大、严肃深沉,被撒切尔夫人誉为“皇家海军中最聪明的人”,成为当然的人选。

4月3日伍德沃德接到作战命令时,他正率领他的舰队在地中海进行军事演习。鉴于政治、经济、补给、气候等因素,特混舰队必须迅速行动,速战速决。为了节省时间,他一改过去舰队首先集结,统一编队出航的传统做法,决定采取分别航渡,集中会合的办法。仅用两天时间特混舰队征集舰船40余艘,载地面部队约4000人,“鹞”式飞机20架和各种直升机45架组成第一梯队,驶往南大西洋。

受命于仓猝之间,伍德沃德面临着严峻考验。一是英国从来未想到将要在遥远的南大西洋与阿根廷进行一场战争,因此,情报工作做得很差,对对手的了解严重不足,甚至连作战计划也是在航行中研究制定的。伍德沃德在旗舰成立了一个自动化指挥室,给参谋们提出需要弄清楚的详细问题,采取平行工作的方法,分头处理分析来自各方面的信息,在有限的时间内提出了作战方案,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二是有“冰海”之称的南大西洋,气候恶劣,远离基地的舰队就像拿破仑和希特勒的远征一样脆弱,劳师远袭,凶多吉少。

现代局部战争政治性强,要求指挥官树立很强的全局意识,不仅善于从军事角度考虑战争,还要具备政治头脑,使军事行动与政治需要相吻合。正当特混舰队南下途中,国际社会对和平解决马岛争端展开了紧张的外交斡旋,英国也表示接受调解,希望和平解决。伍德沃德一方面从实战的需要出发积极准备,配合外交斗争,以图用强大的军事压力相威慑,使阿军不战而撤出马岛。一方面密切关注国际间对马岛争端的反应和动向,特别是英国和阿根廷的立场、态度的变化,对战争决策作出预测,以使自己立于主动。

大西洋巨浪涛涛,气候多变,伍德沃德激励特混舰队官兵不顾长途远征的劳顿,坚持抓紧一切时间进行训练。他乘直升机从一舰飞到另一舰,进行战争动员,检查训练、战备情况,组织演习。逼真的临战训练,使官兵们从战术、技术、精神、心理各方面适应即将到来的艰苦战争。

经过10多天的航行,4月17日伍德沃德率舰队到达阿森松岛。这是从英国本土往返马岛途中惟一的中继站。特混舰队在这里短暂停泊,进行补给和修整,并利用岛上美军的大功率通信干扰设备,对阿军实施电子干扰。4月19日,伍德沃德率舰队主要作战群,离港向马岛迸发,留下两栖作战舰只在阿森松岛进行训练和补充物资。

为在南大西洋战区获取一个前哨阵地和立足点,伍德沃德拟定首先夺占南乔治亚岛的作战计划。南乔治亚岛扼大西洋到南极洲的海上通道,是进占马岛的前进基地,夺占此岛可以大大改善英军作战条件,还可打击阿军士气。为隐蔽企图,达成突然性,他一方面精心安排舰队的航线不是直接驶向马岛,而是走一条让阿军认为英舰去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线,以钳制阿根廷在其北方一些海军和空军;另一方面在舰队上施放一些金属干扰物,让阿军雷达误认为两栖登陆集团与特混舰队主要作战群在一起,诱使阿方认为英军将在5月1日登陆,而把海、空军力量投入到保卫马岛方面。4月27日,英海军陆战队赫赫有名的“特别舰艇中队”一举夺占南乔治亚岛。

4月底,伍德沃德率特混舰队主力顺利驶抵马岛海域,在阿军对马岛的防御准备尚不完善之时,对马岛从海上和空中进行了全面封锁部署,完成了战时展开。

马岛距阿大陆最近处约510公里,自4月2日占领马岛之后,不断增兵该岛,成立了南大西洋战区,以本土作为依托。因此,夺取制海、制空权,切断阿根廷本土与马岛的海空联系,是英军登陆马岛,实现对马岛重新占领的必要前提。为此双方展开了封锁与反封锁的激烈争夺。伍德沃德建立起多层次的封锁线,外层,由潜艇及海上巡逻飞机形成封锁的对外正面,封锁阿本土海军基地、港口及进出航道,不让阿根廷的舰艇离开基地和进入英国所宣布的作战禁区内;中层,两艘航母即“竞技神”号和“无敌”号部署在马岛东部阿军轰炸机作战半径之外,由舰载飞机执行封锁和值班巡逻,搜索进入禁区的阿军舰船,截击来袭阿机;内层,主要由驱逐舰和护卫舰编成的作战群组成,疏开配置于福克兰海峡及以东各主要港口周围,形成对内正面,重点封锁与包围马岛,袭击靠近马岛岸边的阿军舰船和岸上目标,削弱阿军防御。这种部署保证了英军对马岛的有效封锁。4月30日,英对马岛周围200公里实行海上、空中全面封锁;5月7日将封锁区扩大到阿大陆沿岸12公里以外,到5月20日英基本达到封锁马岛,削弱岛上守军力量的目的,为登陆创造了有利条件。

马岛上的机场是阿军从本土获取物资、装备、人员支持的重要基地,也是阿军飞机打击英舰队的主要基地。因此,伍德沃德从5月1日起,动用“火神”式战略轰炸机、“鹞”式战斗机和舰炮火力对马岛机场,尤其是斯坦利港机场进行多波次连续不断的轰炸。此举不仅可以起到封锁作用,还会使阿军相信英军将计划在斯坦利港直接登陆,转移了阿军注意力,同时还能迫使阿军暴露其防御部署。

特混舰队来自海上的主要威胁是阿军的水面舰队,即航母战斗群和以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与潜艇“圣菲尔”号为核心的另一个战斗群,分别游弋于英舰队的西北面和西南面海区,成钳形攻势与特混舰队对峙。虽然阿军舰船处于英国宣布的作战禁区之外,但伍德沃德不能容忍它们对特混舰队所构成的威胁,5月2日,英4艘核动力潜艇“征服者”号在马岛以南击沉阿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舰上321人阵亡。此举英军违背了禁区宣言,遭到国际社会和阿根廷的愤怒谴责。但阿根廷为保存海军实力,还是决定把舰只收缩到本土港口。特混舰队的海上威胁也消除了。

但是,阿根廷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表现出的顽强的战斗精神也让英军吃了不少苦头。阿军装备有比较先进的“超级军旗”、“幻影”等型战斗机,拥有“飞鱼”AM—39型空对舰导弹。阿军根据英军舰载雷达观测范围和防空导弹的性能,利用特混舰队预警能力弱的特点,研究制定了“超级军旗”的攻击战术。他们超低空飞行,保持无线电静默,成功地避开了英舰载雷达的观测,进行了多波次的攻击,一举击沉了英军先进的现代化导弹驱逐舰“谢菲尔德”号。英军登陆后,阿根廷空军飞行员驾机穿行于英舰各登陆部队的炮火和导弹组成的防空火网中,重创了10余艘英军战舰。但伍德沃德布置的防空体系还是取得了成功,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保证了舰队的核心——两艘航母的安全。这对于最终登陆马岛,战胜阿军是至关重要的。

为达成登陆的突然性,伍德沃德决定采取避实就虚、攻其弱点的战术,选择阿军没有设防的圣一卡罗斯港作为登陆场。他将两栖突击梯队集结于阿飞机作战半径之外,利用不良天候和夜暗开进、展开;在伯克利湾布置若干舰只进行佯攻,然后组织突击队夜袭贝卜岛,成功地破坏了阿机场、雷达站和军火库,为随后的登陆扫清了障碍。英军在5月21日凌晨未遇任何抵抗即顺利登陆,并建立了滩头阵地,于22日上午登陆完毕,到25日已将登陆场扩大到250平方公里,上陆物资达3200多吨。之后,英军登陆部队分南北两路迂回合击阿军重兵固守的斯坦利港,于6月1日占领肯特山,完成陆上对阿根廷港的包围。6月11日英军经过调整部署,开始对阿根廷港发起总攻,并对阿军进行政治瓦解。战至6月14日,终于迫使阿守军14000余人缴械投降。由于双方坚持战争目的的有限性,未采取扩大战争的步骤,英军以较小的代价赢得了战争的最后胜利。

马岛之战是一场在海上、空中和陆上进行的现代化立体战争,双方共投入兵力达9万余人,使用了大量的现代化武器,尤其是精确制导武器和先进的电子设备。伍德沃德以其精深广博的专业知识,惊人的快速反应能力,高超的指挥协调能力,和对海上机动、海战样式的大胆变革,成功地驾驭了这场具有高技术特征的现代战争。

说来也巧,就在马岛阿军投降那天,天气骤变,来自南极大陆的刺骨寒风狂吹不停,黑浪涛天,漫天飞雪,全面的寒冬已然来临。能在此前结束战斗,令伍德沃德感到实在幸运,他不禁想起纳尔逊留下的那句激励着几代英国海军将士的名言:“感谢上帝,我尽了自己的职责。”

战后,经过一段时间休整,伍德沃德回到第一分舰队司令官的办公室,又开始了和平时期的海军生活。由于为大英帝国重新控制马尔维纳斯群岛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被封为巴士高级勋位爵士。

1983年5月,伍德沃德被任命为海军潜艇将官和北约大西洋潜艇司令。1984年晋升为中将,1985年被任命为国防部参谋长,1987年任英国皇家海军本土总司令和女王随从武官。1989年退出现役与家人过着宁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