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战略及关键技术选择

来源:互联网 责编:水泥 作者:栾维新 时间:2006-11-18

大连海事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栾维新

 一、我国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的现状、问题与机遇

  (一)确定了先驱投资者的国际地位。一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在大洋国际海底开展了系统的多金属结核资源勘查活动;二是我国于1991年3月获准在联合国登记为大洋国际海底先驱投资者,获得了位于北东太平洋15万平方公里的国际海底多金属结核资源的开辟区;三是在20世纪90年代完成了“区域放弃”工作,优选出了7.5万平方公里的矿区,深海资源开发技术研究取得长足进展。

  (二)形成了一定的技术攻关能力。一是我国一直致力于多金属结核的勘查研究;二是同时对新的大洋“区域”资源进行了调查。包括:1. 在麦哲伦海山和中太平洋海山区进行了富钴结壳资源靶区的地质和地球物理初步调查;2. 提出了我国在大洋国际海底区域寻找海底热液硫化物矿的目标靶区;3. 对海底天然气水合物分布和形成规律、应用前景、找矿标志和勘查方法等进行了探索性初步研究;4. 启动了深海生物基因资源的探索性研究工作。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大洋多金属结核资源矿区质量较低;二是研究开发重点与产业化趋势“错位”。原因是:1. 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的多金属结核热潮已经过去,开发的重点已经转向富钴结壳,对富钴结壳等海洋矿产权益的争夺已日益激烈。其中,包括美国
、德国、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2. 西方发达国家深海开发技术研究目标已经迅速转向多种资源开发的全方位目标。例如海底天然气水合物、深海生物基因资源等;三是“区域”资源技术储备不足,包括:1. 我国在深海高新技术与装备方面与国外相比有着很大的差距;2. 我国现在所使用的勘查仪器设备大多进口,对国外核心技术高度依赖。

  (四)主要瓶颈和制约因素。一是国家整体科技实力制约了深海技术的提高。《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公布,我国的科技竞争力从1998年的第13位,降到1999年的第25位,再降到2000年的第28位;二是专项投资强度不够;三是专业技术队伍不稳定。我国该领域的科研精英不多,科研队伍数量不足、素质不高;四是“区域”资源开发环境需要改善。市场前景与收益前景的不可预知、风险分担机制的不健全以及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的不足等原因,使研发体制还存在着诸多不足。

  (五)重要机遇。一是国家对海洋权益和海洋产业的重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正式生效后掀起了新一轮的“圈海运动”;二是我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近20年来,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平均在8%以上,2004年GDP增长率为7.8%,经济总量已经超过13万亿元;三是广阔的市场需求空间。据预测:到2010年,四种金属镍、钴、铜、锰的需求量将有40%~60%依赖进口;四是国外“区域”资源产业化提供了经验。从事区域资源开发活动的组织、实体的运行方式主要有政府主导型开发体制、国际财团或合伙公司、国际财团组合。

  二、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战略

  (一)确定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产业化的国家战略。一是“区域”资源开发产业将成为本世纪中叶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应该从资源安全和海洋权益等方面考虑,将“区域”资源开发产业化提高到国家目标的高度,进行长期规划和积极的战略安排;二是国家可通过三个途径管理区域资源的开发:1. 直接受理国有企业来进行深海资源产业的开发;2. 通过行业管理部门强有力的控制来保证产业的发展符合国家战略的需要;3. 注重深海资源开发产业化与国家海洋发展战略、国家高技术发展计划等重大方案的配合与衔接,实现战略目标的融通和工作计划的相互协作。

  (二)培育以市场为导向的产业创新体制。1. 重点加强富钴结壳、深海生物基因等可能先商业化资源的研究,兼顾其他资源,注意培育市场竞争的有效产业创新体制;2. 在外交、投资、资源、科学技术规划等方面使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切实发挥在国际海底区域方面决策时的作用;3. 逐步形成多元经济实体;并在市场竞争中不断优化管理,有效配置资源,为国际海底资源的商业性开发竞争奠定组织基础。

  (三)实施登陆点的产业基地牵动战略。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对陆域布局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一是充分考虑产业布局的区位指向、集聚与扩散机制、距离衰减的规律,以及“区域”开发产业的拉动与“极化”效应。应选择经济实力雄厚,创新环境优越,科技、化工、冶金、海洋产业优势明显的沿海港口作为“区域”资源的“登陆点”;二是建立产业基地,从政策、信息、技术、资金、市场开拓、管理、服务多方面给予扶持;三是要注意“区域”资源登陆点对海洋造船业、海洋运输业、海港建设、海底潜水和打捞、机械工业、电子工业、冶金工业的拉动效应。

   (四)实现投融资多元化。1.投融资多元化包括(1)要适应“区域”资源开发趋势,改变以往单一的多金属结核投资政策;(2)要伴随产业化进程逐步实现投资多元化———“区域”资源的最终商业开发本身应是市场竞争行为,在法律上表现为不允许政府补贴以形成不公平竞争。2.“区域”开发产业化不同阶段的融资方式与资金来源不同:(1)勘查阶段的融资方式可选择的只有政府投资、风险投资、银行贷款;(2)开发阶段是融资中需求资金最大的阶段,其风险程度较低,资金回报率有所下降,可选择的融资方式很多;(3)矿山经营阶段的融资,其资金需求主要是营运资金及债务的偿还。

  三、大洋国际“区域”资源开发的关键技术储备

  (一)我国海洋的整体开发能力目前仍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必须跨越发展、突出前沿、系统集成,要在增加技术储备的前提下集中力量突破关键技术。

  (二)提高国家科技整体水平,发展高新技术的同时加强基础研究,增加深海技术储备。

  (三)本着“多利相衡取其重”的综合优化和系统筛选原则,以“区域”开发关键技术为结合点组织多领域联合开发。

  (四)以发展深海通用技术为先导,逐步建立和完善深海金属矿产资源、天然气水合物、深海生物基因资源的勘探与开发综合技术体系,创造产业核心竞争力和持续发展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