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我国军事语言研究概况

来源:互联网 责编:水泥 作者:李苏鸣 时间:2006-10-31

我国的军事语言研究可以上溯至古代对军语的研究。我国古代的字书词典中就有许多对军语的训解。比如,西汉史游《急就篇》列有“兵器”专章,对古代兵器名称予以训解;《尔雅》、《释名》和《方言》中,也有许多关于古代军语的诠释。近代军事语言研究也没有离开训解军语的范围。随着时代的发展,军事学、语言学、社会学等领域的研究不断取得新进展,信息时代对语码的研究不断提出新课题,军事语言研究逐渐地从军语训解中拓展开来,研究的课题几乎涉及了语言学的各主要分支学科。

我国对军事语言比较系统的研究与我国的社会语言学研究同步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语言学在沉寂了十多年之后迅速崛起,尤其是社会语言学研究的兴起,为军事语言这一特殊社团语言的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而其后出现的文化语言学,又进一步拓展了语言现象与军事现象关系的探索空间。与此同时,随着我军军事院校教育体系的健全完善和教研工作的深入开展,一些军校语言教研人员形成了军事语言研究的中坚力量。1987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了全国首届社会语言学研讨会。与会的军人代表提出了构建我国军事语言学的设想。这一设想得到了一些社会语言学专家的认同。当年,语言学家曲彦斌先生就曾指出:“……近现代民族军事史上的特别军事语言,既可作为建立‘军事语言学’或‘语言军事科学’的研究材料,或名之‘秘密语军语’,亦可为军事史科学研究提供许多特别的借鉴、考察材料,不无研讨价值。”(曲彦斌:《中国民间秘密语》,上海三联书店1988年出版,第183页)19886月,大连陆军学院教授刘伶组织部分教研人员编著了《军事语言学》,这是我国第一部军事语言学专著,1990年由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指出,“军事语言学是社会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它是社会语言学与军事学结合的产物,同时又和逻辑学、心理学有着密切的联系。”作者认为,“军事语言学不是从军事学(逻辑学或心理学)的角度去研究军事社群的语言,而是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集中来探讨语言功能与军事社群的关系,考察军事语言与军事生活的协变关系:阐述军事语言在军事社群环境中的运用模式与变异规则;说明军事语言的性质、结构特点及其运用规律”(刘伶:《军事语言学》,国防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第10-11页)。1990年,总参谋部政治部组织编写出版的《当代军事学科》(中国工人出版社19901月第1版)),也将“军事语言学”列为军事新学科之一。目前,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已招收军事语言博士研究生。武警工程学院成立了军事语言学研究中心。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到军事语言学研究的行列。我国当前的军事语言学研究主要集中两个领域:在社会语言学领域,学者们把军事语言作为一种社会方言来研究;在军事学领域,学者们着重研究语言和语言理论的军事应用问题。具体地说,我国的军事语言学研究主要涉及了以下几个方面的课题:

    一、关于军事术语的研究

这是军事语言研究中延续时间最长、成果最为突出的一项课题。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对我军军语的研究

我军的军语研究始于建军初期。19328月,刘伯承、左权等就翻译了苏联红军的《军语解释》,使我军有了第一部译自外军的军语专著。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训部组织编写了《军语汇编》(初稿),收录军语词目4650条。19571月,军事学院编辑出版了《军语画一》(初稿),收录军语词目2000多条。197210月,战士出版社出版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军内试行本),收录军语词目1348条。19828月,战士出版社出版了以军委三总部名义颁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增修本)收录军语词目5227条,比试行本增加了3879条。1993年,军事科学院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编纂的军语增补本送审稿完成。增补本是为配合我军第二部《军语》(增修本,1982年版)使用而编纂的。收录军语词目近4000条。19971月,军事科学院印发了根据中央军委批示新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新的《军语》以增修本为基础,对军语重新进行了编纂,增收了大量近十多年来出现并已相对稳定的军语,同时淘汰了部分已经陈旧、很少使用的军语,分类、排序、释文和插图均根据新的情况作了较大幅度的增补、调整和修改。全书收入军语6562条。

除了由军委统一部署的对通用军语的修订、规范以外,各军兵种还根据任务需要汇编了各自的军语,例如:19836月,空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印发试行了《空军军语》,收入空军军语词目1664条。198412月,总参谋部炮兵部增修了1973年版的《炮兵军语》(军内试行本),收录炮兵军语词目840条。

在对全军通用军语进行修订的同时,关于军语理论的研究也有了长足的进步。1989年,周刚在《汉语学习》第4期上发表了《试论现代汉语军事术语》。1990年,周刚在《汉语学习》第2期上发表了《军语生活话语文化心态》。19942月,时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李际中将在军语编制工作会上发表了谈话,论述了军语规范与军事学术层次概念区分等问题(谈话记录收入李际著《军事理论与战争实践》一书,1994年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1992年,笔者在《军事学术》第8期上发表了《确定武警术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并在同年第2期《武警学术》上发表了《建立规范的武警术语体系》。1997年,李庆山在《中国军事科学》第4期上发表了《军语概况——写在新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问世之前》。1997年,刘翰承在《兰州学刊》第2期上发表了《军语中的VN结构》。2003年,张道新在《辽宁工学院》学报第2期上发表了《军语简称的认识分析》。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上海外国语大学2006届博士生、海军工程学院教员周大军的博士论文,以《军语的认知研究——军语的产生、发展和理解》为题,基于认知语义学理论,同时吸收了相关军事理论和术语学理论的观点,在一定汉语和英语语料的基础上,采取内省思辨和实证调查相结合的方法,对军语发生的认知基础、军语语义发展变化的认知途径和军语意义理解的认知过程,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

    (二)对外军军语的研究。对外军军语的研究主要是以辞书编译形式展开的,这项研究进行得较早,成果颇丰。例如: 19514月,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训部军事出版局依据日文《赤军兵语集》等军语辞典,编印了《俄华军语辞典》。1960年,军事科学院组成的俄汉军事辞典编纂委员会编印了《俄汉军事辞典》。1963年,中科院编译出版委员会名词室编写了《英汉军语词汇》。196810月,解放军总字792部队编印了《美帝军语缩写字典》。19766月,军内出版了《军语缩略语词典》。197912月,军事科学院出版了由总参谋部三部组织有关单位翻译的苏联《军语释义辞典》。19814月,知识出版社出版了由《苏联军事百科全书》中译本编辑组编译的《军事术语选编》。19836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卫敬贽编著的《日汉军语常用词汇》。19838月,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编印了《新英汉军语辞典》。19845月,军事译文出版社翻译出版了美军陆军部编写的《美军军语释义·作战篇》。19854月,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军事科学院外军研究部根据美国国防部《军语及有关术语词典》编译的《英汉双解军语词典》。19857月,宇航出版社出版了江康、路式成、何祚康等编著的《英汉军事与技术辞典》,此书系根据1974年内部发行的《新英汉军语辞典》改编而成。19879月,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温金权、蓝晓石编著的《俄英汉军语缩略语词典》。199212月,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高强、秦文献编著的《汉英军事术语手册》。19956月,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赵正跃、王家鸣主编的《现代英俄汉军语词典》。20003月,军事谊文出版社出版了邓万学主编的《美军常用军语释义》。

对国外军语的理论研究主要集中在对英美国家的英语军语研究上。例如:1983年,顾志鸿在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教学通讯》第2期上发表了《漫谈英语军语及其缩略语》。1994,胡志敏在《外语研究》第2期上发表了《试谈军事英语的文体特征》。1995年,金经国、魏孟宏在《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第1期上发表了《军事素材中的缩略语》。2002年,周大军在《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第2期上发表了《英语军语的语言特征》。2004年,周大军、汪云在《大学英语》第2期上发表了《英语军语的词语特征》。

    (三)对古代军语的研究

这一课题研究的生力军主要是地方语言学者。例如,1988年,语言学家曲彦斌先生在当年第2期的《辞书研究》上发表了《〈军语〉,一部北洋陆军的军事素语辞典》一文,对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北洋陆军督练处编纂的《军语》进行了研究。19908月,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了曲彦斌所著《中国民间秘密语》,书中第五章第二节题为《民间秘密语中的“军语”》,对唐宋至明清以及民国的军语进行了概要的分析。1998年,出现了当时对古代军语研究最为突出的成果——当年1月,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曾师从著名语言学家蒋礼鸿先生的褚良才博士所著的《中国古代军语研究导论》,这是褚良才的博士学位论文,全书共85000万字。专家们称誉其“在汉语史研究的新领域作出了令人瞩目的新贡献”,“填补了我国汉语史研究的领域的一个空白”。2001年,傅朝在《锦州师范学院学报》第2期上发表了《〈孙子兵法〉军语研究》。2002年,诸良才在《浙江大学学报》第3期上发表了《中外古代军语的比较研究》。2003年,西南师范大学刘小文以《〈尉缭子〉军事用语研究》作为其硕士论文。2004年,广西师范大学罗蓓蕾以《〈左传〉军事词语研究》作为其硕士论文。

    二、关于军事书面语的研究

军事领域与其他领域一样,语言这一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的作用和影响无所不在,无时不有。从80年代开始,我国的一些社科学术期刊相继发表了一批研究军事语言的文章。关于军事领域中语言应用研究比较集中的课题是军事书面语——军事写作中的语言问题。比如,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笔者相继在《修辞学习》、《应用写作》、《军事学术》、《武警学术》等刊物发表了《修辞与军事文书》、《军用文书语体系统最优化》、《作战文书的特殊表达方法》等论文。199772427日,中国军事写作研究会召开学术年会。会上提交的论文有一些就是专门论述军事写作中语言问题的。如:胡妍的《提高军校学员修辞能力的思考》,马智贵、李继玲的《浅谈指挥员语言素质的培养》,李守伟、赵振军的《试论军用文书写作中模糊词语的运用》,苗秀娟的《论军事学术论文语言的优化》,张亮的《试论军用公文的准确性和简洁性》,张三志的《浅谈军事战斗文书的改革方向》等等。还有一批军用公文写作论著,分别在有关章节中论述了军用公文语言问题。

    三、关于军事口语的研究

随着语言学和军事边缘学科的不断发展,军事领域语言应用问题的研究范围不断拓展。对军人制式化口语、军事教学的语言、瓦解敌军的语言等方面的研究都有成果问世。对于军人口语的研究,著名语言学家、大连陆军学院教授刘伶成果颇丰。他先后发表了《析“兵”》、《“家属”小释》等论文。与此同时,笔者也先后发表了《军人制化口语浅析》、《军人制化口语及其社会文化成因》、《军人特殊的口语交际形式——口令》等系列论文,其中大部分篇目载入吕叔湘先生主编的《中国语言学年鉴》。在笔者所著的《毛泽东的语言观》(延边大学出版社19938月第1版)一书中,对毛泽东关于对敌宣传中语言应用问题的论述作了初步分析。90年代以来,《军事学术》、《武警学术》等军事期刊也先后发表了一批有关军事口语应用的文章。如牛兆、雍军的《谈如何正规夜间执勤口令的使用》,张福林的《浅谈围捕战斗中的对敌喊话》,曾贤荣的《谈政治指导员的语言艺术》,韩宗瑞、刘正成的《执勤分队应掌握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王俊海的《军事技能授课语言谈》等。进入90年代,军事口语研究成果更加突出,不但时有文论见诸报刊,还有一些专著相继问世。例如,19917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帅登元、谢泸、李霞根、席通寿等编著的《部队实用口语》。19974月,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李刚石编著的《部队管理教育的语言艺术》。200411月,人民武警出版社出版了张福堂、张建民编著的《武警分队指挥员军事语言实践应用》。

四、关于军用主题词的研究

1987年,中央军委赋予军事科学院主办研究编纂《军用主题词表》的任务,该项目列入国家社会科学“七五”规划·基金军事学重点课题,国家军用标准“七五”规划重点项目,军事科学院1987-1991年工作纲要课题。该词表于199012月由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19918月由三总部颁发全军军以上单位使用,19944月扩大发行至全军团以上单位使用。该词表共收词52500个,其中正式主题词47340个,非正式主题词5160个,内容涉及军事科学领域的军事理论、军事技术两大部类,87个学科、专业和部门的知识。该表共分三卷,503万字。第一卷主表(字顺表),是词表的主体,也是标引与检索文献的主要工具。该卷共收词46610个,按汉语拼音音序排列,并显示每一个主题词的全部词间关系。编有汉拼索引、汉字笔画索引;第二卷范畴表·附表,是标引与检索文献的辅助工具。其中范畴表是将主表中所收主题词按学科、专业划分排列,供使用人员从范畴分类角度查找主题词。附表由专用主题词组成,共收词5890个,包括地名表、人名表和军事著述名称表,可与主表配合使用;第三卷汉英英汉对照索引,将主表和附表中的汉语主题词及对应的英译名,按汉英对照和英汉对照方式排列组成,主要供对外交流中文军事文献时标引英文主题词和标引英文军事文献时使用,亦可做为汉英——英汉军事词典使用。《军用主题表》1992年获首届全军军事科研成品特别奖和军事科学院科研成品特别奖,1993年获国防科工委军用标准化科技进步一等奖,199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012月,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军事科学院军用主题表编委会办公室编写的《军用主题词表使用手册》,19944月,该书修订再版,全书约20万字。该书从情报检索基础理论入手,重点介绍了《军用主题词表》的结构、查词方法、文献主题词标引方法和规则、军用主题词标引有关要求及计算机情报检索和手工检索等方面的知识,并设有“标引实例”和“术语汇萃”两个附录。1995年,该项研究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

    199310月,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军用主题词释义词典》。这本词典是1990年国家军用标准项目,由军用主题表编管会组织协调三总部、国防科工委、广州军区、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军事科学院等有关单位编纂。全书收词52234条,共235万字,是《军用主题词表》的配套使用工具之一,其作用是使《军用主题词表》中的每一个主题词概念准确,词义单一,以便于标引、检索人员正确使用,同时兼有规范军事用语的作用。

    根据国际和国家有关标准,结合军队系统主题词表编制的实际情况和需要,1991年,《军用主题词表编制规则》列入国家军用标准计划项目,军事 事科学院为主办部门,军用主题词表编管会办公室具体组织,总参谋部三部九局、国防科工委情报所等单位参加。19939月,国防科工委批准颁布《军用主题词表编制规则》(GJB1776-93),19946月实施。此规则是用于指导和规范《军用主题词表》及军队各专业主题词表编制工作的技术标准,约3.5万字,对词表的结构、选词定词、主题词参照系统、主题词的款目格式和主题词排序、范畴和索引的编制等内容做了详细的技术规范。

1992年底,军用主题词表编管委员会办公室与总参谋部三部九局共同研制开发了军用专业主题词表微机编制管理系统。该系统在设计上严格遵循了《军用主题词表》的编制规则,功能上实现了编表、词表质量控制、排版、动态管理一体化。系统结构分为叙词维护、范畴维护、质量检验、逻辑查错、排版输出、统计分析等6个主模块和若干个子模块。1993年投入实际应用,9947月通过专家技术鉴定,199511月获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66月,经全军军用主题词编管会批准,我军第二代电子词表——“军用主题词表辅助标引系统”开始在全军推广使用。该系统是一个能够模拟人工标引的思路和流程,辅助用户进行主题标引的智能型标引器,可联运查询拟选词的全方位语义信息,并对标引词进行补充、整理和自动登录。该系统装入了《军用主题词表》第二版新数据,总词量达到80901条,可满足全军各类文献主题词标引和检索的需求,在当前国内外同类成果中处于领先水平,对提高我军信息资源组织与管理的科学化、规范化、自动化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军用主题词的理论研究主要在专门科研人员中展开。1994年第1期《情报资料工作》发表了陈庆平、马开俊的《从军用主题词表的特点和不足谈谈词表编制的进一步优化》,1994年第2期《军用主题表编管工作通讯》发表了陈庆平、马开俊、文珊、顾元珍的《〈军用主题词表〉的特色与前景展望》,1996年第2期《情报理论与实践》发表了赵建华的《军用主题词表发展现状及今后展望》。

与指挥自动化的发展相适应的,军用公文主题词的研究和编制也取得显著成果。1986年,全军计算机网络投入试运行,为适应这一新的形势,总参办公厅、通信部共同编制了《军用公文主题词表》,于1987年月12月印发总部机关、部分军区、军兵种与全军计算机网传输公文一并试行。经过3年多的实践,又根据指挥自动化和办公自动化工作的进展,对词表进行了修订。按照军用公文的特点和公文处理的要求,参照我军现行体制和学科、专业,对词表的结构和范畴作了适当的调整,增删了部分词条,补建了词间关系,从而使词表更趋完善合理。《军用公文主题词表》分为通用概念、军事工作、政治工作、后勤工作4大部类,共收词4244条,其中正式主题词3911条,非正式主题词333条,主要供全军军以上单位公文的使用。19993月,总参办公厅和通信部又推出《军用公文主题词表》第三版,此表收词6048条,其中正式主题词5159条,非正式主题词889条。《军用公文主题词表》由编制说明、字顺表、范畴表、附表和军队机关公文主题词标引规则组成。其中字顺表和范畴表是此表的主要组成部分。除军用公文主题词之外,还有一批军用专业主题词表相继问世,如《军队政治工作主题词表》、《军用后勤工作主题词表》、《通信兵主题词表》等等。

 五、关于军事翻译的研究

军事翻译是军事语言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一些军事翻译工作者和研究者在这一课题上取得了许多突出成果。比如,1980年第2期《外国语》杂志上发表了鲍世修的《Armee,Armeekorps,KorpsLegion等军语名词的译法》;1995年《外国军事学术》特刊上发表了黄金鹏的《加强军事翻译,努力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服务》。近年,在《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等期刊上,先后发表了一批军事翻译理论研究文章。20041023,“翻译与军事”学术研讨会在成都召开。来自军队和地方的50余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上交流了21篇论文,内容涉及20多个专业,包括英、俄、日、法、德、印等语种。

机器翻译的研究成果是军队翻译科研工作者的突出贡献。1987年,由军事科学院军事运筹分析研究所研制的“科译一号”英汉机器翻译系统通过技术鉴定。该系统是将英语全文文句自动翻译为汉语的实用型语言处理系统,其语言理论基础是逻辑语义理论。该系统总体结构分为3个层次:一是知识层,由词典和规则等各种数据构成的知识库;二是驱动层,是系统加工流程控制器,内含规划专用语言SCOMT解释器;三是管理层,是系统增、删、改及输入、输出的管理工具包。该系统鉴定时词典总词量约为22000条,其中词组约4000条。每一词条的信息量最多为28项,各类词总信息量为5000项。系统为析与生成规则约5000条。该系统可在FACOM230-38UV-68小型机上运行,也可以在微机上运行。系统无需译前编辑,在科技和军事方面任选文句考核,其结果可读性好的和比较好的累计平均可达75%。该系统1986年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信息技术展览”,是我国第一个在国际上展出的机器翻译系统。19855月,该系统实行技术转让,由电子部所属公司进行商品化开发后进入市场。该系统获1989年度国家级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4114,由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军事科学翻译委员会承办的“军事翻译成就展览”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这次展览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我军军事翻译理论研究和实践运用的丰硕成果。

六、对军事现象与语言现象共变理论的研究

相比较而言,这方面研究的语言学倾向更强一些。1992年,笔者在当年《河北学刊》增刊上发表了《试论战争对语言变异的影响》。1993年,笔者在当年出版的《毛泽东的语言观》一书中,论述了30年代解放区我军参与的汉语拉丁化运动。汉民族共同语词汇中的军事谚语和军事成语也引起了军事语言研究者的重视。19929月,黄河出版社出版了罗福良的《中国军事谚语》,19961月,长征出版社出版了佟玉斌的《军事成语大词典》。一些方言学、文化语言学专著论及了汉语发展史上的“方言岛”现象,并分析这一语言现象的军事历史成因。

  除了一些理论性较强的研究外,一些现实性的语言问题也引起了军队和语言学界的共同关注。比如,应用语言学界注意到,军队流动性大、群体性强,在推广共同语方面有着其他社会集团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机构的指导、帮助下,我军十分重视规范使用语言文字。各级语言文字工作机构大都有当地驻军有关领导兼职。199212月,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表彰了我军6个语言文字工作先进单位和推广普通话先进单位,有3名个人被评为国家语言文字先进工作者。199712月,我军又有8个单位16名个人受到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表彰。

    综观我国军事语言研究的状况,我们认为,军事语言学是一个前景可观的学术领域,军事语言学的研究课题不断深入和拓展并渐成体系,军事语言学这一边缘学科的崛起已初见端倪;军事语言学部分课题的研究已经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对军队建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此外,军事语言学研究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军地学者共同涉足这一领域的良好局面。但是,从总体上看,这一课题的研究还面临着许多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是军事语言学研究队伍面临着“双重基础”的挑战。任何一门边缘学科的研究都需要拥有一批通晓所接缘的各学科理论并有一定实践经验的学者。而目前在军事语言学的研究队伍中,能够同时掌握语言学和军事学基本理论并具有丰富的军队生活经验的学者并不多,因此,军事语言学的应用性研究显得比较薄弱。这也影响了军事语言学在军事科学体系中的地位。另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对军事语言的研究散落于各个相对割裂的领域,比如,对我军军语的研究、对外军军语的研究、对军用主题词的研究、对军事口语和书面语的研究等等,还没有纳入统一的军事语言学学科体系,还没有形成内部联系密切的研究系统。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军事语言学应有地位和作用尚未被军事学术界所广泛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