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中共「新軍事革命」的意涵與形成背景(1)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林湧偉 中校 时间:2005-01-01

壹、   前言

波斯灣戰後(1991年),軍事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RMA)的議題在

國際先進的國家中,引起了一陣熱潮。中共在此一趨勢的推波助瀾下,也興起其所謂的「新軍事革命」,面對中共當前的發展情勢,對此從事研析、理解,俾利於吾人在「居安思危」之際,更為「心安理得」。本文謹就中共「新軍事革命」的意涵與形成背景,加以探討,祈能在「全民國防」的共識中,提供些許的助益。

貳、軍事革命的定義

「軍事革命」(Military Revolution)一詞現已在國內外研究國防事務的學者間廣為盛行,對於多數的國人而言,初聞「軍事革命」之際,也許會以為是軍事叛亂;或如美國學者詹森(Chalmers Johnson)在「革命:理論與實踐」(Revolutionary Change)一書中所提的軍事政變而相提並論。事實上,西方學者專家在此一議題的意涵探討仍有諸多的爭議;三軍大學前任校長李楨林上將認為:「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一般中文譯為「軍事革命」,另有譯成「軍事事務革命」或「軍事要件變革」者,然而不論將「Military Affairs」譯為軍事事務或要件,但都統稱為軍事,因此譯為「軍事革命」應屬恰當。針對「Military Revolution」及「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二詞在原文語意上雖仍有些許的差異,但這主要是學者間,論斷的觀點不同所造成的結果。本文中所謂的「軍事革命」之探討,界定於軍事事務的徹底變革,而以此一名詞表述,顯然較能含蓋其諸般複雜表徵及精髓。

一、   詞義起源與沿革

追溯「軍事革命」(Military Revolution)一詞,係羅伯茨(Michael

Roberts)在1955年於貝爾發斯特(Belfast)的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以「西元1560至1660年間之軍事革命」為題發表就職演說中,首度引介了「軍事革命」的概念而為西方學者普遍接受及採用。自從該年起至1991年這段時期,歷史學家則僅專注於研究發生在16、17世紀的軍事革命;而早期的現代歷史學家,甚至還就軍事革命存在與否以及存在形態發生過爭論。然自18世紀中期以後,軍史學家又轉而專注於諸如創新、效力、適應、組織行為或戰鬥史等的專業問題。

然而,當前學者所研究的軍事革命,最早源於1970年代末至1980

年代初的前蘇聯軍事論述,而以奧加科夫(N. V. Ogarkov)元帥的著作為主。奧氏在1980年代初期發表了數篇文章,之後將其觀點彙集成書,名為「歷史的經驗:臨淵履薄」(History Teaches Vigilance)於1985年出版;其強調軍事科技與武器裝備對於軍事變革的影響,此時奧氏及其同僚乃有「軍事技術革命」(Military Technical Revolution, MTR)之概念。在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的軍事技術革命,於1991年波斯灣戰爭後,使美國的政府、軍事部門對此展開了廣泛的討論;同時引起全球的關注。1993年3月美國華府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提出其軍事技術革命的最後一份報告後,及同年歐頓(Oodom)將軍在其「美國軍事革命」(Americas Military Revolution)一書中提到革命的存在,之後美國國防部淨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主任馬歇爾(Andrew W. Marshall)賦予「軍事革命」新的詞義:「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至此於1994年初,遂成為今日所謂的軍事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RMA)。

至於軍事革命的歷史沿革,美國於1959年出版了「當代的軍事

與工業革命」(The Military and Industrial Revolution of Our Time)一書、英國出版「軍事技術革命」(The Military Technical Revolution)一書、富勒(J. F. C. Fuller)著「1789年至1961年的戰爭行為:法國革命、工業革命與蘇聯革命對戰爭與戰爭行為影響之研究」(The conduct of War 1789-1961:A study of the Impact of the French, Industrial and Russian Revolutions on War and Conduct)一書,其均為探討軍事革命發展史,而集此著述之大成者應推克列維德(Martin Van Creveld)所著的「西元前2000年迄今之科技與戰爭」(Technology and War from 2000 B.C. to the Present Day)一書。一般學者認為自14世紀以來似乎已發生數次的軍事革命;綜括如下表(表1-1):

表1-1:軍事革命發展史

 

時     間

軍    事    革    命    事    件

14世紀

步兵革命(Infantry Revolution);長弓之使用

15世紀

火藥革命(Gunpowder Revolution);步槍及火砲之使用

16世紀

堡壘革命(Fortress Revolution);新型防禦工事之建造

17世紀

荷蘭、瑞典之戰術改革(線性戰術之使用)

17-18世紀

海上作戰革命(Sea Warfare Revolution);風帆船艦與艦砲之使用

18世紀

法國大革命(The Great French Revolution);法國軍事改革─拿破崙革命(Napoleonic Revolution)總動員作戰型式之運用

18-19世紀

工業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武器裝備互換零件標準化之大量生產、蒸汽動力機械之運用

19世紀

地面作戰革命(Land Warfare Revolution);鐵路與電報之運用於地面作戰

19世紀後期

海軍革命(Naval Revolution);渦輪引擎、長射程線膛砲裝備的金屬殼船艦之使用

20世紀

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發展出聯合兵種協同作戰、擴張戰果戰術、戰略轟炸、無限制的潛艦作戰、航艦作戰、兩棲作戰

核武革命(Nuclear Weapon Revolution);核子武器之使用

資訊革命(Information Revolution);資訊科技之使用

資料來源:

1.   Williamson Murray,“Thinking About Revolutions in Military Affairs”,Joint Force Quarterly,Summer 1997 (No. 16),http://www.dtic.mil/doctrine/jel/jfq_pubs/1416pgs.pdf;彭恆忠,論「軍事事務革命」,國防譯粹月刊(台北),第25卷第6期,87.6,頁6、10。

2.   Strategy and Force Planning Faculty,戰略與兵力規劃(下冊) ( Strategy and Force Planning),黃淑芬等譯(台北:國防部軍務局,87.5),頁209-217。

3.   Randall Whitaker,「談軍事革命」(The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高一中等譯(台北:國防部軍務局,87.2),頁186。

4.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譯,軍事革命,(台北:國防部史政編譯局,83.9)。

5.   蘇志榮編,跨世紀的軍事新觀點,(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1997.1),頁16-18。

6.   朱小莉、趙小卓,美俄新軍事革命,(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1996.9),頁4-6。

二、定義

對於軍事革命定義的探討,因此一議題在學者間眾說紛紜,更

缺乏規範性(Normative)之界說,所以至今仍無定論。僅就諸多見解中擇其代表性之立論陳述;如表1-2:

 

表1-2:軍事革命定義

 

來源(人名、書名、單位)

定                 義

托佛勒夫婦(Alvin & Heidi Toffler)

軍隊從科技、文化、組織,到戰略、戰術、訓練、理論及後勤等各個層面都同時發生變化,就是軍事革命

克里彬維奇(Andrew Krepinevich)

軍事革命發生於當軍事系統大量使用新科技與革新的作戰構想,而且組織的改編方式徹底改變了衝突的特性與行為。改變方法經常是擴大規模,急速地增加軍隊的戰鬥力與軍事效能

美國國防部淨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

運用創新的科技,輔以軍事準則、作戰概念的大幅變革,而使作戰特性與本質的徹底改變,即為軍事革命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真正的軍事革命是把先進的新科技與正確的作戰理論和體制相融合,然後混合著有創新的作戰概念,使武器發揮出最大效能的變革

美國海軍上將歐文斯(William A. Owens)、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院長奈伊(Joseph S. Nye)

軍事革命是整合系統而產生的另一個新系統,其中包括情報蒐集、監偵(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以及指揮、管制、通訊、情報(Command、Control、Communication、Intelligence)之整合系統(C4ISR);及時整合複雜的資訊系統;發展準則、戰略、戰術與軍隊編組,以有效運用各種科技潛能

蘇聯軍事百科

軍事上的革命是指科學技術進步與武裝鬥爭工具的發展,在軍隊建設和訓練以及進行戰爭和實施作戰行動的方法上發生的根本變化

中共國防科技信息中心

先進的技術和武器系統,與創新的軍事學說和部隊編成及時、正確地結合在一起,從而使軍隊的作戰效能得以極大(成數量級的)提高,這就是軍事革命

  資料來源:

1.   Steven Metz & James Kievit ,“Strategy and The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 From Theory to Policy”(June 1995),

  http://carlisle-www.army.mil/usassi/ssipubs/pubs95/stratrma/stratrma.pdf

2.   Earl H. Tilford, Jr. ,“The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 Prospects and

  Cautions”(June 1995),

 http://carlisle-www.army.mil/usassi/ssipubs/pubs95/rmapros/rmapros.htm

3.   張中勇,「中共軍事事務革命(RMA)與台海安全」,軍事事務革命(RMA)與國防研討會論文,(台北:臺灣綜合研究院,1999.3),頁5。

4.   高春翔主編,新軍事革命論,(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1996.12),頁1。

5.   中國國防科技信息中心編,國防高技術名詞淺釋,(北京:國防工業出版社,1996.5),頁1。

 

綜觀上述所見,似乎已然呈現出軍事革命的精義:運用創新的

科技引導,融合軍事準則、作戰概念的大幅變革,促進戰略、戰術、訓練、理論及後勤等各個層面的改變,以增加軍隊的戰鬥力與軍事效能,使軍事典範(Military Paradigm)發生根本性的變遷。

三、意涵

當前的軍事革命,雖然是以先進科技所導引出來的,但先進科

技通常只是任何一次軍事革命的前提要件而已;先進科技本身並不一定能夠完全達到軍力提升的成效,而必須配合著新的作戰概念之發展,然此又有賴於新的軍事組織來組合方能發揮其效用。從歷史的經驗,要實現一次軍事革命必須有三個前提條件:

(一)   技術的發展─像工業革命新技術對軍事應用的影響。

(二)   作戰準則的改進─必須能將新開發的系統、作戰程序和新技術加以整合,並發展出密切配合的作戰準則。

(三)   組織結構的調整─最重要的是官僚體系,能夠接受以及做必要的制度調整。

至於軍事革命之所以不斷地發生,主要的原因有二:

(一)   在軍備品質的要求上,沒有一個國家不希望獲得最先進的,以便於未來戰爭中能夠獲勝。

(二)   武器裝備的週期已到了要汰舊換新的年限,尤其是目前各國使用的作戰平台;如美國的B-52轟炸機已逾40年,必須在最近幾年內重新設計與建造,2025年使用的主要武器系統,現在就要開始設計了。

由於這兩項因素,軍事革命在現今格外受到世界各國軍方的重

視。

有關軍事革命的意涵,由於在眾多研究學者間意見紛歧,仍有待做更深入與廣泛的研究,但整體而論,目前已獲得共識的廣義看法大概包括以下四項:

(一)   軍事革命並非專指科技方面,而是指四至五種與軍事有關領

   域,如科技、制度、作戰、組織與戰略等方面之進步與革新。

(二)   並非此等方面個別的進步與革新即代表軍事革命,而是此等進步與革新能達到「加乘組合」(synergistic combination)的效果,而形成能改變戰爭本質的真正軍事革命。

(三)   軍事革命是國家及全球性政治、社會及經濟環境下,具歷史性、革命性的重大改變,而此等環境又提供吾人認識、瞭解、吸收及運用軍事革命觀念的條件。

(四)   為能順利且有效認識、瞭解、吸收及運用軍事革命觀念,吾人應具備有彈性、適應性、創新性及開放之心胸來面對改變。

而影響軍事革命的眾多因素,根據歷史上所發生的各類型之軍

事革命,概略可歸納為核心、內層與外層因素三種(如圖1-1):

(一)   核心因素:包括軍事上之科技、教育、訓練、制度、組織、後勤、作戰(戰略、戰術、準則之結合運作)等因素。軍事革命有可能由其中單一因素起源或造成,亦有可能為多起因素共同形成。總而言之,任何軍事革命之發生,必然包涵了核心因素之一,甚而全部。

(二)   內層因素:即為戰略思想。任何軍事革命發生之源頭均始自戰略思想,戰略思想源之於「人」,先有戰略,再有威脅;一有威脅,戰略的互動隨即產生,戰略思想一應而起。為了因應軍事競爭上的需求,軍、民間有關資源之創造與運用也就成為執行戰略,實現戰略目標的手段與工具。因此我們可以說戰略思想在軍事革命中居主導地位;它與核心諸因素誠為一體,也就是戰略思想是「理念」,核心因素是「實際的運作」。沒有戰略思想,核心因素也就無所倚重了!當然,核心因素之強弱關繫執行戰略思想之難易,從它的身上可以檢視出實現軍事革命之能力與效率。內層因素同時扮演著核心與外層因素之間「介面」的角色,由於它的連繫,外層因素可為促成軍事革命的動力。

(三)   外層因素:有社會、經濟、科技與工業等三項因素。社會包括了國際與國家之社會環境,它的變化可能成為軍事革命的主因或催化力量;法國大革命與拿破崙時代社會的變革,以及中國春秋戰國時期國家政治結構的轉變,民間賢士之挹注於軍事,改變了戰爭型態,皆為典型之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