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空天办量杂志》2012年夏季刊

来源:空天办量杂志2012年夏季刊 责编:红豆 作者:佚名 时间:2012-07-18



建设伙伴关系

 “建设伙伴关系”是美国空军的 12 项核心职能之一。这项使命最早出现在美国国防部 2001年《四年防务审查报告》(QDR)中,在2006 QDR 及其后续路线图中有更清晰的表述。美国空军则自2007 年《空军态势报告》开始提到这项使命,而后在每年度态势报告,尤其是2009 年到2012 年的态势报告中,都明确将“建设伙伴关系”列为空军的一项核心职能。如2012 年《空军态势报告》所述,建设伙伴关系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关键要素,同时有助于伙伴国家维护本国安全和地区稳定,并减少美国的资源投入。对美国军方而言,伙伴关系还意味着确保盟(友)军之间互通操作、互相整合、互为依存。建设伙伴关系(Building partnership)作为一项使命,涉及到伙伴双方,一方面要求美军自我培养建设伙伴关系的全方位能力,即“Building partnership capabilities”,另一方面要求美军运用这些能力扶助伙伴国建设自主防卫能力,即“Building partner capacity”。放眼全球,美军在欧/ 亚/ 澳的联盟/ 伙伴关系建设已经卓有成效且在继续延伸;在拉美,美军建设伙伴关系的努力也到处可见;对非洲,美军已成立非洲军区,建设伙伴关系更是其重中之重。作为长远投资,在出版本学刊的美国空军大学校园中,国际军官学校、指挥参谋学院和战争学院每年接纳60 多个国家的优秀空军军官和教官前来深造和教学,对“建设伙伴关系”产生深远影响。本学刊领所有军种之先,出版五种外语版,推动各国空军军事学术交流,亦是“建设伙伴关系”努力的一个重要部分。本期就“建设伙伴关系”提供几位作者的视角。曾被视为世界第六空军的伊拉克空军经两次海湾战争而彻底瓦解。“联盟空军过渡部队重建伊拉克空军”介绍攻陷巴格达之后美国空军帮助新生的伊拉克政府重建空军的努力。此文可与本刊 2010 年秋季刊中“联盟空军过渡部队扶建阿富汗空中力量”一文参照阅读。 “美国和伊拉克空军伙伴合作之我见”一文至少在时间上和上文有延续性,可以作为上文的续篇。此文介绍美军第 52 远征飞行训练中队援助伊拉克空军建立飞行训练能力的成果,作者同时就美军在2011 年尾撤出伊拉克之后,仅靠挂靠在大使馆外交使团安全合作处之下的一小支部队能否继续执行伙伴关系建设使命,提出疑虑。美国在欧洲建设伙伴关系的努力从未停止。本刊先前刊登的“改革美国驻欧空军,加强波兰力量:F-16 向东飞”(2009 年秋季刊)和“新地平线:联盟太空作战”(2010 年秋季刊)等文章都从不同侧面反映了这种努力。只是,“老欧洲”的一些盟友,尤其是法国,一直让某些美国人耿耿于怀。本期文章“建设全球伙伴关系——重温《对法国人的112 条抱怨》”文笔从容,以大量事实批驳了美国人埋怨法国人不知报恩的心态,用“本国利益至上”原则透彻解释了法国和美国在各种国际事务中的种种恩怨。医援交往可以说是国家安全利益服务工具箱中最显亲善的手段,也是美军在各种双边和多边演习及人道援助项目中的一项重要活动。“医援维稳作战多面观”一文论及医援交往对美军当前建设伙伴关系的努力的重要意义,从作战准则、组织、训练、教育、演习、物资、领导、人员、设施,以及规划等方面开展论述。 ISR 平台要从收集信息的单一功能演变为开发、处理、分发和执行情报的多重功能,ISR资产要跨军种管理和调度,ISR 信息要跨军种分享——美国空军中许多有识之士多次这样呼吁。但军种樊篱难以逾越,即使国防部建立了 ISR 特遣部队,仍难实现这些目标。“全面改进 ISR运作”一文建议空军把目前隶属于空中作战司令部的ISR 局独立出来,提升为单独的一级司令部,既担当空军的统一声音,也在ISR 特遣部队起挂帅作用。作者进一步提出,要重视帮助伙伴国建设 ISR 能力,构建跨伙伴国的情报融合,思考如何将伙伴国的情报系统融入到美国的系统中,从而强化美国的整体情报能力。(另可参看本刊 2011 年夏季刊有关借助北约 ISR 能力的文章“规划美国欧洲司令部 2010—2015 年情监侦战略”)。一个目标从被发现到被摧毁,需要经过大量的作战单元分析、核实、处理、分发,涉及冗长的语音和人工打字通信,周期长且出错几率高。“光标锁定目标:运用激励创新机制革新空军指挥控制系统” 讲述一个具体事例,说明激励创新的机制如何推动美国空军的指挥控制能力发生革命性变化。美军于2010 年在战略司令部下成立了多军种联合的网空司令部,但联合作战准则的编写相对滞后。“网空中的联合目标选定”一文认为,当前的联合作战准则 JP 3-60《联合目标选定》虽然立足于传统的动能(武力)打击作战实践,只要经过一些修改,尤其是纳入空军本军种作战准则AFDD 3-12《网空作战》的一些内容后,应可适用于具有非动能攻防特征的网空联合作战领域。中国是否也在开展建设伙伴关系的努力? “中国拉美军事交往:善意、善做生意、意在战略地位”通过极为丰富的引证来论述中国对拉美诸国的军事交往,探讨其行为方式、动机、收益、目的,以及这些日渐广化和深化的活动对美国未来国家安全、军火生意及其在拉美战略布局的影响。东亚海上安全秩序多年来一直表现为美国主宰下的“霸权和平”,中国全方位的军事崛起能否打破这种平衡?“ 中国军事现代化及对美国安全及东亚安全秩序的影响”一文认为中国水下舰艇、水面舰只,以及日显重要的陆基能力相结合,已在重塑台海战区,也对美国在东亚海上的行动自由构成挑战,但想打赢美国或改变现存联盟格局仍遥遥有待时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某高人把据称是古代中国的某句咒语译成英文:May you live ininteresting times。句中“interesting”暗藏机锋,故而走红西方文化界。而今回译,对应汉语已不可寻,或译为“生不逢时/ 乱世苟生”之类,但受难之余的“趣”义荡然无存。想来原文更可能出自古代中国某谶语/ 禅语/ 偈语/ 格言之类,含“趣难”之义,“难”前加“趣”,方显东方哲学辩证之趣。值《空天力量杂志》英文版从 2012 年始放弃印刷版而改为纯电子版双月刊之际,空军教育和训练司令部司令赖斯上将特为本刊撰“开创未来”一文,起首便引用以上这句中国智语。这番引用,原无警醒,将军却从“趣难”联想到汉语中另一机趣妙词:危机——危难和机遇并存。将危机之“机”解释为“转机”之“机”,尽得东方哲学辩证之妙。将军要求各级指战员在当前财政紧缩的“趣难”时期抓住危机之“机”,象《空天力量杂志》一样,及时脱旧引新,提升效能,用更少的资源办更多的事。

《 空天力量杂志》中文编辑姜国成


点击下载此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