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亚太军事 > 军事概况 > 内容

越南地空导弹部队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4-11

北越空军使用的“米格-21PF”战斗机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前,地空导弹部队的作战对象是单批单架的高空侦察机。1965年,苏制萨姆−Ⅱ地空导弹投入越南战场,使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越南导弹部队使用萨姆-Ⅱ地空导弹,首次进行了大规模的反轰炸作战。

    越南虽然是一个小国,但在反侵略战争中得道多助。其地空导弹部队从无到有,迅速成长壮大,在与强国斗争中表现出很高的战术水平。

 

“导弹部队传统节”

 

1964年,当美国以所谓“北部湾事件”为借口,使用强大的空军力量对北越进行轰炸时,越南人民军地面防空部队的力量十分薄弱,只有700门常规高炮和20部性能有限的预警雷达,面对强大的美国空军,最得有点束手无策。北越领导人极为焦虑,只好向“老大哥”求援,要求在北越部署曾在中国和苏联使美国飞机大吃苦头的萨姆−Ⅱ地空导弹。

 

在苏联和中国的援助下,1964年底,北越有了自己的地空导弹部队,而且其力量迅速发展壮大。到1965年初,河内周围40公里的区域内,已部署了一些导弹部队,但导弹发射架和导弹数量都不多,还无法形成强大战斗力。因此,北越决定导弹部队暂不投入战斗,以便保存实力,继续发展。

 

1965年4月,美国从高空侦察机飞越北越拍摄的一些照片中,发现北越修建了萨姆导弹阵地,但根本没有把它当一回事。当然,美国军中也有人主张轰炸正在北越修建的萨姆−Ⅱ导弹发射阵地,可是,当时任美国助理国防部长的麦克瑙顿认为,这是“小题大作”。他不容怀疑地断定,北越人不可能使用这种导弹,“配置这种导弹只不过是俄国人安抚北越的一种政治策略罢了”。然而,麦克瑙顿的估计完全错了。北越导弹部队初显身手,大量部署和发射地空导弹,就使美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1965年7月,越南防空军“沱江导弹团”(236团)的两个萨姆−Ⅱ导弹营,在夜幕掩护下,悄悄地进入河内西部不拔地区,准备给轰炸河内的美机一次打击。

 

7月24日,美国空军出动了16架飞机,其中12架F−105攻击机准备袭击距越南首都河内70公里的某地,4架F−4C“鬼怪”式战斗机从乌汶机场起飞,担任巡逻掩护任务。

 

15时9分,美军第一批4架“鬼怪”式战斗机从西南进入越南导弹部队预设的攻击区域。两个地空导弹营迅速开机,“扇歌”雷达天线不停地转动,搜索空中的敌机。发现目标进入导弹射程内之后,指挥员一声“发射”命令传出,4枚导弹如长剑出鞘,拖着火龙式的尾巴直指长空,转瞬间几声巨响,两架F−4C飞机当即被炸得四分五裂,另一架“鬼怪”被击伤,挣扎着飞行了一段便一头栽毁在阵地附近,驾驶员在飞机坠毁前急忙跳伞逃生。

 

在这次战斗中,美军不仅出动了担任对地攻击任务的“雷公”式攻击机、进行巡逻掩护的“鬼怪”式战斗机,还出动了在远处担任警戒任务的EB−66电子战飞机。美军1位上校军官驾驶“雷公”式攻击机,避开了地面轻武器火力的攻击,从低空进入目标区上空时,他非常得意地用高倍望远镜俯视将要袭击的地带,恶狠狠地发誓:“我马上叫你变为废墟!”

 

“鬼怪”式虎视眈眈,紧张地注视着目标区上空空域,为攻击机提供掩护。可是,再没有飞机能为“鬼怪”式提供掩护了。远处的EB−66电子战飞机虽能进行警戒,却无力拦截地空导弹的袭击。当它截获到“扇歌”雷达信号,并急如星火地向目标区上空的美军飞机发出警报时,节拍已经比萨姆−Ⅱ晚了半拍,3发萨姆−Ⅱ导弹已经腾空而起,直刺空中的“鬼怪”式战斗机编队。其中1架“鬼怪”式战斗机飞行员已发现3个火球正在疾速爬升,呼啸着奔向战斗机编队。他还来不及作出反应,1架“鬼怪”在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中,已被炸得支离破碎。其余3架“鬼怪”惊慌失措,慌忙逃避,可是由于队形密集,躲避不及,被后面两枚导弹严重击伤,左摇右晃地狼狈逃窜。死里逃生的“鬼怪”驾驶员,回忆起当时的惊险情景,无不心惊肉跳。

 

越南地空导弹部队,第1次参战就战绩不凡,叫敌人胆寒。为了纪念这一胜利,越军将7月24日定为越南军队“导弹部队传统节”。

 

在1965年,北越地空导弹部队参加实战仅半年,一共发射180枚萨姆−Ⅱ导弹,就击落美机11架。虽然刚投入战斗不久时地空导弹的命中率不高,但使美军受到很大震动,“空中霸王”遇到了真正的克星,完全失去了往日不可一世的威风。

 

战术报频传

 

到1972年初,北越导弹部队已变得今非昔比,空前强大。他们不仅拥有大约6000部萨姆−Ⅱ导弹发射架,还装备了肩射式的萨姆−Ⅶ红外制导地空导弹,它可由士兵携带,体积小,重量轻,能对直升机和其他低空飞机构成致命的威胁。在加强装备的同时,北越导弹部队还通过实战,创造了地空导弹作战的许多新战术,从而有效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1972年初春的一天早晨,天气晴朗,美军中尉飞行员米维尔正准备驾机飞越河内上空,去执行空袭任务。他已经3次驾机进行空袭,虽然有1次飞机尾部被越军炮火击中,可是他还是奇迹般地把飞机开回了基地。这次历险,使他获得了1枚勋章,成了受人敬仰的“空中英雄”。今天他受领的任务,是和帕克、尼基上尉一起,炸毁设在河内西北郊的一个弹药库。

3架飞机升空后,呈三角形队形飞抵河内上空,并拉开了彼此的距离,以防越方炮火的密集轰击。米维尔打开军用地图,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轰炸目标,那是典型的库房式结构的建筑群,看来面积不小。目标越来越近,米维尔持对讲机通知伙伴:“目标右下方,准备投放!”他心中为出击的顺利而欣喜,手指已轻轻地放到了投放按钮上。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猛然醒悟:地面出奇的安静和防空火炮一言不发隐含着巨大的危险。战争经验使他产生了恐惧和不祥的预感。正待提醒伙伴注意,尼基和帕克的飞机已冲到了前面,毫无防范。他提醒的呼唤还没发出,两声巨响把他吓得脸色煞白,越军发射的两枚萨姆−Ⅱ已把尼基和帕克炸了个灵魂出窍。活生生的两位同伴瞬时灰飞烟灭,米维尔不免兔死狐悲,内心凄凉,慌乱地投下炸弹,昏昏沉沉地驾机逃离阵地。

 

轰炸目标附近部署了地空导弹,美军事先竞毫无察觉。这和美军的疏忽大意有关,也是越军导弹部队机动设伏的结果。

 

北越导弹部队为了躲开美军卫星对导弹阵地的侦察,把导弹发射阵地隐蔽起来,便设置了大量新的发射阵地,在河内周围虽然只有几十个萨姆导弹营,但导弹阵地却建了200多个。导弹部队在实施机动作战时,从战斗状态转为行军状态,最多只需两个小时;从行军状态到进入一个新阵地,展开武器并做好战斗准备,不超过3小时。在和美军作战过程中,萨姆地空导弹部队经常转移阵地,和美国人玩老鼠戏猫游戏,使美军很难确定真实阵地的确切位置。在米维尔奔袭的一个星期前,美军就通过侦察卫星,拍摄了弹药库及其周围地形的照片,以寻找弹药库周围的导弹阵地。可是,由于对照片的分析不细致,所以没能发现导弹阵地。挨导弹袭击后,又把照片拿出来重新分析,吃惊地发现,两个导弹阵地都建在裸露的河滩上,连简单的隐蔽防卫设施也没有,这正是美军开始没发现导弹阵地的一个原因。这种情况,又使美军有机可乘。几天后,从日本冲绳岛基地起飞的两架美军飞机,用空对地导弹对河内这两个新建的防空导弹阵地进行偷袭。由于美军行动隐蔽和越方放松警惕,偷袭成功,两个导弹阵地在敌机猛烈轰炸下变成废墟。此后,北越导弹部队不仅秘密建起了许多新导弹阵地,还采取各种手段,加强对导弹阵地的隐蔽。美国海军上将格兰·夏普在谈到北越导弹部队的机动设伏战术时曾说:“地空导弹阵地是经常变换位置的,我们只有分析了可疑的阵地照片之后,方能对其实施突击。当然,等到照片分析完了以后,导弹阵地早已挪到别处去了……这样,我们又得重新寻找。”可见,这一战术虽然非常“原始”,却弄得美军伤透了脑筋。

 

在越南战争中,北越地空导弹部队还首创了地空导弹和高射炮混合部署的战术,使得美军飞机真是插翅难飞。它在高空战战兢兢,怕遭地空导弹袭击;逃入低空突防吧,又正好进入高射炮射程之内。两种防空作战武器互补,在当时真是防得天衣无缝。仅1966年1月至6月,越南地空导弹和高射炮协同作战,就击落、击伤美军B−52、F−4C等飞机3000多架。这一战术使越南导弹部队在作战中威力倍增。

 

越南地空导弹部队在对付美军“铁手”的“百舌鸟”时,使用了近快战术。“铁手”是指由4架专门埘付地空导弹的“野鼬鼠”飞机组成的4机编队,其中两架是携带的“百舌鸟”反辐射导弹(后来携带威力较大的“标准”反辐射导弹)的长机,另两架是携带普通炸弹的僚机。

 

当“铁手”小队出现时,正在工作的萨姆−Ⅱ导弹就把搜索敌机的任务交给远程预警和目标指示雷达担任。导弹雷达操纵员则根据预警雷达或目标指示雷达所提供的目标信息,用手控转动“扇歌”雷达天线,使之对准空中的来袭目标,进行静默跟踪。这时候的“扇歌”雷达设备处于通电预热状态或“假载荷”状态。萨姆−Ⅱ的接电准备与“扇歌”雷达天线的同步转动,按战斗程序进行。这时候,由于“扇歌”雷达没有向外辐射电磁波,因此“铁手”小队和美军远处的电子战飞机,捕捉不到“扇歌”的雷达信号,也就无法判断萨姆—Ⅱ导弹阵地的位置。当各种情报信息表明,敌机已进入地空导弹火力范围时,导弹操纵员通常采用两种做法之中的一种。或者先发射萨姆−Ⅱ导弹,使之沿简单的弹道飞行,雷达不向外辐射电磁波,在导弹已接近目标时,突然打开“扇歌”雷达天线,对导弹进行末端制导,使敌机来不及判明导弹阵地的位置就被击中;或者在敌机进入发射萨姆−Ⅱ的距离时,将打开雷达天线和发射导弹的动作同时完成,在雷达捕捉、跟踪目标所占用的时间里,导弹刚好进入引导飞行段的初始距离;由于萨姆−Ⅱ的速度比“百舌鸟”快,加之“铁手”从发现“扇歌”雷达信号到发射“百舌鸟”导弹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因此,当“铁手”向萨姆导弹阵地发射“百舌鸟”时,“扇歌”雷达引导萨姆导弹,已经与空中的攻击飞机遭遇了;嗣后,雷达操纵员立即关掉“扇歌”雷达天线,将雷达天线转向其他方向,这样,“百舌鸟”就失去了跟踪源,难以击中“扇歌”雷达了。

 

北越导弹部队采用的第4种战术叫集中射击。即针对同一批空中目标,集中两个以上的导弹营,同时发射萨姆−Ⅱ导弹,从不同方向进行攻击。这一战术,使受攻击的飞机顾此失彼,很难摆脱攻击。

 

“空中巨无霸”

 

从1972年12月18日开始,美国动用B-52轰炸机,对北越恢复大规模密集轰炸,美国人把这一战役称为“后卫Ⅱ”战役。

 

B−52又称“同温层堡垒式”轰炸机,是美军当时的王牌轰炸机。它的炸弹舱可装55枚500磅级的炸弹或42枚750磅级的炸弹,每个机翼下还可加挂12枚750磅级的炸弹,威力极大。

 

12月18日夜间,129架B−52分3个波次,每个波次间隔4至5小时,连续突击北越的目标。这天晚上“木炭”、“象牙”和“乌木”三架B−52组成编队,由指挥官唐·里西中校率领,轰炸安员铁路调车场。当他们进人轰炸航路前的最后一个转弯点时,遭到数十枚导弹的袭击,其中两枚击中了里西中校的长机“木炭”。驾驶舱被炸坏,浓烟滚滚,里西中校和另外两人当场丧命,飞机起火和失去控制,剩下3人跳伞逃生,成了越南人的俘虏。

 

26日晚是“后卫Ⅱ”战役中B−52轰炸最为猛烈的一次。从21时31分至22时56分,美军共出动84架B−52和200架各型战术机轰炸河内地区,遭到北越装备最精良的236导弹团的猛烈袭击。该团下属76、77、78、79等4个导弹营,共击落B−52轰炸机16架。此外,另有18架战术机被高炮和米格飞机击落。

 

B−52一直是美国人手中的一张“王牌”,早在1966年就运抵越南,但集中大规模使用在“后卫Ⅱ”战役中是第1次。据不完全统计,在12天的轰炸中,美军出动B−52轰炸机700架次,战术飞机近1800架次,投弹5万余吨。越南北方军民12天击落美机81架,地空导弹部队在抗击美机轰炸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B−52轰炸机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无所顾忌、为所欲为了。

 

在没有电子干扰的情况下,北越导弹部队的萨姆−Ⅱ导弹,单发命中率为70%,3发命中率97%。北越导弹部队使用萨姆−Ⅱ作战初期,平均每发射10枚导弹就能击落1架敌机。后来,由于美军飞机普遍装备了电子干扰机,萨姆−Ⅱ的命中率便急剧下降,到1967年,平均每50枚地空导弹才能击落1架敌机。

 

1972年竟出现了北越导弹部队始料不及的情况:美军16架F−4飞机轰炸越南北方的龙江大桥时,越南导弹部队发射了大量萨姆−Ⅱ导弹,竟然未伤着美机一根毫毛。

 

原苏联针对实战中暴露的问题,对萨姆−Ⅱ进行了多次改进,以增强机动性和抗干扰能力为目标,推出了B、C、F、E等改进型,使萨姆−Ⅱ重振雄风,又具有了让敌机畏惧的战斗力。

 

萨姆−Ⅱ在第1代地空导弹中,服役时问比第1代的其他导弹都长,至今,仍有许多国家的地空导弹部队在使用改进的萨姆−Ⅱ。

 

在世界防空史上,越南地空导弹部队的不寻常之处是:开辟了用地空导弹对付敌人大规模轰炸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