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英国 > 经典战例 > 内容

攻击塔兰托 第六章 复仇者

来源:互联网 责编:白起 作者:白起|baiqi1314@hotmail.com 时间:2004-10-17

   “如果轴心国在法国刚一失陷就在地中海迅速而及时地通力合作,那么,这种合作将会对战争的一般实施过程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可惜,他们当时没有这样做,因而不得不对付一种灾难性的局面。本来在战争最初几个月内较易实现的目标,却随着冲突的发展变得难于实现了,因为英国可以自由地使用海洋。”这是贝诺蒂将军作为意大利人在1940年年终对当时形势的看法。

   11月20,希特勒给他的轴心国伙伴写了一封长信,就改变地中海形势提出了许多建议,其中之一是“把德国空军部队调往地中海,与意大利空军共同对付英国舰队。”后来,这位德国元首重申,他打算向意大利派出一支航空军,以削弱英国海军的态势与地位。但是,他清楚地表明,他不准备派出德国部队去维持意大利在北非摇摇欲坠的地位。

  由盖斯勒将军指挥的第10航空军的先遣部队于194012月开始进驻意大利,到次年1月初,已有330架飞机部署在卡塔尼亚、科米索、特拉巴尼、巴勒莫和勒佐加拉勃尼亚等机场上。这些飞机包括150架“容克尔”87B式和“容克尔”88式俯冲轰炸机、40架双引擎“梅塞施米特”109式战斗机以及20架“道尼尔”18式和“阿拉杜”196式侦察机。所有的飞行员都有丰富的海上作战经验,特别是对舰攻击的经验方面。意大利空军没有什么值得自夸的地方,他们没有任何飞机能象“容克尔”87B式(又称“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那样难以对付。德国的这种俯冲轰炸机发展了一种致命的战术,即飞到目标上空的大高度上,然后突然以刺耳的尖叫声垂直俯冲并准确地投掷一枚500公斤的炸弹。

  援助希腊抗击意大利,现在已成为英国地中海舰队的主要任务之一。19411月,英国决定通过地中海由西向东派出一支代号为“超越”战役的军事运输队。这支运输队包括4艘船只,其中3艘装着为希腊军队提供的补给品,开赴比雷埃夫斯;另一艘也装着补给品,开赴马耳他。按照惯例,这些运输船只由詹姆斯·萨默维尔将军指挥的“H”部队护送到西西里和突尼斯之间的狭窄水区,然后,在一支小型护航兵力的掩护下继续航行,在突尼斯海峡以东与坎宁安将军的舰队会合,以后的航行则由坎宁安将军安排。这位舰队总司令趁此机会组织了三支次要的运输队:一支由2艘船只组成,代号为MW5.5,从亚历山大开往马耳他;另一支由2艘快速船只组成,代号为ME5.5,从马耳他开往亚历山大;第三支由6艘慢速船只组成,代号为ME6,从马耳他开往亚历山大。这些运输队航行的时间安排是这样的:当舰队向西航行时,MW5.5运输队在舰队的掩护下航行;当舰队向东返航时,其余二支运输队则离开马耳他,其中2艘快速船只加入“超越”运输队,而ME6运输队则沿南面的一条航线航行。

  航行中最危险的一段航程,通常是通过西西里海峡的那一段。在这里,船只容易受到来自撒丁岛和西西里敌空军基地的飞机的攻击,也可能遭受潜艇和鱼雷快艇的攻击,还可能遭受意大利水面舰艇的攻击。作为一种补充的预防措施,坎宁安将军告诉萨默维尔将军说,他将派巡洋舰“格洛斯特”号和“南安普顿”号前往撒丁岛以南同“H”部队会合,以便在“H”部队返回后为运输队提供补充掩护。这样,运输队在进入坎宁安将军的舰队的掩护之前还需要航行240公里。这时的坎宁安将军的舰队内有两艘经过现代化改装的战列舰“沃斯派特”号(旗舰)和“刚勇”号,以及一艘新航空母舰“光辉”号。这些军舰在潘特莱里亚岛东南24公里的一个地点同运输队会合。

  意大利舰队的被迫分散,要求驻马耳他的英国空军部队在侦察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但是,这种要求是无法满足的。而萨默维尔将军和坎宁安将军,由于对意大利水面舰艇的去向若明若暗,心中不免有某种程度的焦虑不安。

  参加“超越”战役的几支部队按照计划航行。坎宁安将军的舰队于17离开亚历山大,不久便被敌人发现。敌人立即意识到事情就要发生。两天之后,当“格洛斯特”号和“南安普顿”号即将同“H”部队会合时,舰队再次被敌人发现。当天下午,10架意大利“萨沃亚”79式飞机对“H”部队进行了轰炸,但没有成功,2架飞机被“皇家方舟”号上的战斗机击落。当晚,在“H”部队返回之后,2艘意大利鱼雷快艇又发起攻击。攻击被击退了,敌人损失了一艘鱼雷快艇。108时,根据预定计划,运输队同坎宁安将军的舰队会合了。但不久,第一件不幸的事件发生了:驱逐舰“勇猛”号的舰首被一颗水雷炸掉。该舰在被拖曳的过程中,2架意大利鱼雷飞机对它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攻击。1030分,舰队被意大利侦察飞机发现,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敌人的攻击力量有什么重大变化。1223分,又有2架鱼雷机从45.7的高度上实施攻击,在距战列舰2286的距离投下了鱼雷,战列舰轻易地进行了规避。当敌机进行攻击的时候,正在舰队上空巡逻的4架“光辉”号的“管鼻燕”式战斗机发现了入侵者,便猛扑过去,追击敌机,一直把敌机赶到舰队以西约32公里处,并声称已将敌机击伤。其实,这不过是一次攻击的序幕而已。正当这3艘大型军舰重新编队之际,据报告,一个大型敌机编队正在接近。“光辉”号上的控制部门立即召唤其战斗机,命令它们恢复舰队上空的巡逻。但是,其中2架报告它们的弹药已全部耗尽,另外2架的弹药也所剩无几。于是,1234分,“光辉”号改用迎风航向(210度)行驶,并再次派出4架“管鼻燕”式战斗机和2架“剑鱼”式飞机,接替上述战斗机进行空中巡逻和反潜巡逻。当进行机动的时候,英舰队发现了2个灵活的成疏开队形的敌机编队,而且当敌机位于舰队后方大约3658的高度时,英国人很快辨认出这是德国的“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复仇者来了!敌机选择“光辉”号作为主要目标。1238分,敌机开始了攻击。由3架飞机组成的飞行小组离开编队,一架从舰尾方向攻击,另两架分别从两个正横方向攻击,动作十分协调。有时,它们从3658的高度垂直俯冲,然后在457的高度投掷炸弹;有时,则盘旋下降至大约1524的高度,然后进行俯冲、投弹;有时,飞机的高度低到224。坎宁安将军在旗舰的舰桥上看呆了。他写道:“无疑,我们正在观看的是地地道道的能手,我们不能不钦佩敌机的飞行技能和动作的准确性。它们在攻击中极力使用直射距离投弹。当它们俯冲时,我们发现有的飞机从“光辉”号的飞行甲板上方掠过,其飞行高度低于舰上的烟囱。”航空母舰急剧地变换着航向,力图进行规避。但是,谈何容易!简直可以说,除非有两个中队的战斗机在上空驱散敌机编队,否则,“光辉”号航空母舰是难以得救的。

   1238分,一枚500公斤的炸弹穿过左舷第一号多管高射炮平台,撞坏这门炮,撞死2名炮手,然后又穿过火炮平台,碰到舷侧装甲上,掉进海里,没有爆炸。一、二秒钟之后,航空母舰第一次被直接命中。一枚500公斤的炸弹正好投在舰首,炸弹穿过左舷的娱乐舱,从舰首外张穿出,在水线上方约3处爆炸。弹片造成的损伤严重,舰首舱室有点进水。接着,一枚60公斤的杀伤炸弹,差一点击中岛状上层建筑,而直接命中了右舷第2号多管高射炮。大部分炮手被炸死,炮本身受的损伤很轻,但送弹盘里的弹药着了火。机动式起重机悬桁倒坍,撞坏了下面的SI多管高射炮,这两门多管高射炮的电源均被切断。

  不久,又有两枚炸弹几乎同时命中。这两枚炸弹或者都是250公斤重,或者一枚重250公斤,另一枚重500公斤。一枚击中舰尾升降机的边端,即升降机右侧前角,穿透升降机,在升降机的底台上爆炸。另一枚击中升降机左侧边缘附近的升降机平台,并且爆炸了。这时,升降机正在C机库与飞行甲板之间的中点,上面还有一架“管鼻燕”式战斗机,飞机的驾驶舱里正坐着一名海军候补少尉驾驶员。这两枚命中的炸弹的威力合起来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升降机中的那架飞机炸碎了,驾驶员再也见不着了。机库中许多“剑鱼”式飞机和4架“管鼻鹱”式战斗机起了火。由于爆炸和火灾,第162号和166号肋骨间的内部装置以及舵机上面的装甲都遭到了破坏。这一区域的所有电线包括为舰尾弹药输送机提供动力的电线,以及通往操舵电动机的电线都被炸弹的弹片切断了。更为糟糕的是,一枚近失弹同时在右舷尾附近爆炸,使舵舱进水,舵机损坏。军舰失去了控制,带着失灵的舵向左转圈子。詹沃轮海军上尉(L4P飞机的观察员)爬进他的“剑鱼”式飞机去取急救药箱,摸着取下后猛掷在一边。消防组迅速投入工作,拉下防火帘进行灭火。

  约在1242分,一枚500公斤的炸弹落在岛状上层建筑和舰尾升降机之间的飞行甲板的中线中端左侧305毫米处。炸弹穿过装甲,在装甲以下机库甲板以上约610毫米处爆炸,把机库甲板炸了一个约18平方米的洞,洞深约100毫米。这枚炸弹使军舰又受到损伤,舰首升降机炸弯了,空气从这里猛向里灌,从而扇起了C机库内的火焰,舰尾升降机实际上也被炸掉了。机库内的金属防火帘炸碎了,碎片给消防人员造成了可怕的伤亡,喷雾灭火器操纵手在附近通道上来回奔跑。幸好,火势没有蔓延到B机库,虽然该机库也受到炸弹爆炸的影响。114毫米火炮的弹药输送机炸坏了,弹盘上的一发炮弹爆炸了。戈英海军上尉(L5F飞机的观察员)一直在右舷边的狭窄通道上观察这次攻击,现在他急忙跑下来帮忙。当发现领导损管组的军官已被炸死,他马上代理他的职务。随后,其他驾驶员和观察员也进行协助。

   3枚近失弹给军舰造成进一步的损伤,其中一枚在右舷舰尾爆炸(上面已提到),另一枚在左舷侧爆炸,在军官餐厅甲板上酿成火灾,并炸坏了照明和电源线,这枚炸弹迸出的一块大弹片穿进了岛状上层建筑,把雷达、电罗经复示器和20英寸信号灯的电源线切断。第3枚近失弹在右舷侧爆炸,使皇家陆战队餐厅甲板起火。

  在炸弹的爆炸声中,在弥漫的火焰和烟雾中,一架被击落的“容克尔”87式飞机掉进舰尾升降机,这件事几乎无人发现。但是,燃烧的机身加重了炸弹所造成的大破坏。虽然锅炉舱和轮机舱没有受到破坏,但从上面的烈火中冒出的烟雾和化学气味却是一种严重的威胁。烟雾和化学气味被锅炉鼓风机抽了进来,这对燃料的燃烧固然不可缺少,但却使这些舱室里的人员几乎难以停留。司炉们用湿布捂着嘴呼吸,加之上面的甲板被大火烤的炽热,散发出高温,使他们口干舌焦,只好饮用辅助泵中的水来解渴。司炉们就这样坚守工作岗位几乎达两小时之久。博伊德海军上校写道:“锅炉舱的人员所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精神和忠于职守的品质,是极其令人感动的。”

  到133分,蒸汽舵机已经修复,军舰恢复操纵。1313分,航速增至26节。1330分,当“光辉”号位于战列舰东北16公里处、而战列舰位于“超越”运输队以南差不多同样距离时(舰船之间出现的这种阵势是由于不得不采取高速的规避运动所造成的),一次高空轰炸开始了。这次轰炸是由意大利飞机实施的,可能得到了德国第10航空军一些飞机的加强,7架飞机攻击2艘战列舰,另有7架飞机攻击“光辉”号,还有3架飞机攻击运输队,攻击的高度为4267。但是,炸弹没有命中。

  根据陆续收到的报告,博伊德海军上校清楚地了解到,他的军舰已遭重创。火舌从舰尾升降机口喷出,舰后部的舱室一片火海。他决定让军舰以尽快的航速驶往马耳他。对此,坎宁安将军完全同意,并派出2艘驱逐舰护送。1335分,舵机又坏了,在以后的一小时内,航空母舰向目的地蹒跚行驶。到1448分,航空母舰用主机操纵。航行顺利,航向110度,航速14节。舰内,在副舰长杰拉尔德·塔克海军中校(后晋升为海军上校)的指挥下,一场扑灭火灾的英勇战斗正在进行。1610分,敌人再次攻击。15架“容克尔”式飞机在5架战斗机的掩护下飞临这艘已遭劫难的航空母舰的上空,企图进行一次致命性的打击。幸亏英方收到了从战列舰雷达发来的警报,敌机遭到了已在马耳他加了油、装了弹的“管鼻燕”式战斗机的迎击,只有9架敌机得以进入攻击。到现在为止,“光辉”号上6门多管高射炮中的5门和全部4个舰首114毫米火炮炮塔均已修复使用。但4114毫米火炮炮塔的电源线已被落在舰尾升降机上的炸弹炸断,无法修复。同以前一样,敌人从舰尾、两舷后部和右正横方向实施攻击。博伊德海军上校评论说:“这次攻击与1240分那次攻击截然不同,敌机不仅未能密切协同,而且也没有那样勇敢坚决。”然而,航空母舰却中了一弹,另有一枚近失弹爆炸,使该舰受到进一步的损伤,造成了人员的严重伤亡。估计命中的这枚炸弹为500公斤重,正好落在舰尾升降机处,炸中了舰尾送弹机。军官集会室平台上的人员有的被炸死,有的受重伤。在军官集会室饮茶的军官全被炸死,舰后部完全笼罩在一片黑烟之中。很多消防人员也被炸死,但炸弹爆炸的气浪也冲灭了一些火焰。戈英海军上尉负重伤,迫不得已要截去一个下肢。片刻之后,在舰尾附近爆炸了一枚近失弹,使舵机舱又进了水,并把后甲板上的临时救护所里的人员全部炸死。另一枚近失弹在岛状上层建筑附近的海上爆炸,只炸坏了岛状上层建筑的表层。

  到1631分,最后一架敌机消失了。但是,控制火势蔓延的消防工作一直在进行,直到航空母舰停泊在马耳他船厂许久之后,火灾才最终被扑灭下去。有一个时候,火焰曾威胁着一个弹药舱,舰上请求博伊德海军上校下令向弹药舱灌水。这是一个难以决定的问题。但是,考虑到敌人可能再次实施攻击,他决定冒这一次险。他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因为1920分,当这艘冒着浓烟的受重伤的军舰距离大港入口只有8公里时,敌人对它进行了最后一次攻击,企图一举将它击沉。这时,太阳落山已经一小时,月亮正在升起,2架鱼雷轰炸机从海上方向飞来。敌机遭到了航空母舰和掩护它的2艘军舰的火力的拦击,被迫保持在安全距离上。没有发现敌机投雷。214分,“光辉”号由3艘拖船拖带,驶过防波堤上的圣埃尔莫灯塔,2215分,快速驶往帕尔拉托瑞奥码头。

   “光辉”号航空母舰总共中了7颗炸弹,一颗没有爆炸,一颗在舰外爆炸。此外,还中了5枚近失弹,1架敌机坠落在舰上。最为幸运的是,炸弹没有均匀地落在飞行甲板上;令人奇怪的是舰尾升降机对敌人的炸弹倒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实际上炸毁该舰后部的4枚炸弹均落在无装甲防护的舱面上,而穿透甲板的那枚炸弹,则是落在机舱后面。舰上完整的水密结构只受到弹片穿洞的影响。舵机的损伤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但也只不过如此而已。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损管组织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如果不是锅炉舱的人员忠于职守,航空母舰很可能在关键的时刻停车。

  敌机的轰炸使航空母舰的英勇的舰员们遭到了重大的伤亡。全舰有83名官兵牺牲,60名受重伤,40名轻伤。在袭击塔兰托的飞行人员中牺牲的有:L4K飞机的驾驶员肯普海军上尉、L4F飞机的驾驶员斯克尔顿海军上尉和观察员珀金斯海军中尉。斯克尔顿海军上尉是在两天之后伤重致死的。此外,被炸死的还有:L5F飞机的驾驶员克利福德海军上尉、L4H飞机的观察员马德尔-费瑞洛海军中尉和L4R飞机的观察员雷海军中尉。雷海军中尉是伤重致死的。如前所述,L5F飞机的观察员戈英海军上尉因伤截去了一条腿,莫福德海军上尉被严重烧伤。然而,敌人也付出了代价。“光辉”号的“管鼻燕”式战斗机在已获得的荣誉的基础上又击落大约7架敌机,据说,舰炮也击落敌机6架。

  英国人预计到敌人将竭力完成他们在海上所没有完成的击毁“光辉”号的任务。但大规模的攻击直到116才开始,敌人派出了60-70架飞机进行空袭。敌机投中了一弹,但造成的伤势不重。18日和19日,敌人再次实施大规模空袭。在19日这天,炸弹在港湾水底爆炸,造成一些破坏,航空母舰主机受重伤,左舷涡轮机的滑动底脚断裂,左舷锅炉舱内的管路和砖衬受到广泛的破坏。在装甲以下的舰舷凹陷深达1.5,长达7.6以上。敌机的这些攻击都不很成功。其主要原因是,马耳他岛上的15架英国空军的“飓风”式战斗机在最近的护航活动中已得到18架飞机的加强,这些飞机在“光辉”号的“管鼻燕”式战斗机的协同下使攻击者付出了重大代价。还有一点值得提及的,是马耳他的船厂工人不顾空袭危险抢修“光辉”号航空母舰所表现的顽强精神。正如坎宁安将军所说,“由于每个人的非凡的努力”,“光辉”号航空母舰终于修复出海,并在123日夜1746分在敌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悄然驶出大港,然后以24节的航速向东航行。1251330,“光辉”号抵达亚历山大港,受到集结的舰艇的盛大欢迎。经过进一步的修理后,“光辉”号在塔克海军上校(博伊德海军上校已晋升为海军少将,并接替利斯特海军少将担任地中海航空母舰部队少将司令)的指挥下通过苏伊士运河,绕过好望角,安全到达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并在这里进行了彻底的改装和修理。“光辉”号充分证明了设计这艘(也是第一艘)有装甲防护的航空母舰的人员是克尽职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