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英国 > 经典战例 > 内容

攻击塔兰托 第五章 塔兰托之夜及其后果

来源:互联网 责编:白起 作者:白起|baiqi1314@hotmail.com 时间:2004-10-17

  对于在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的作战室担任值班的布雷盖丁海军中校来说,塔兰托之夜确实是叫人难以忘记的。他对一系列动人心魄的事件作了如下记述:“消息通过电话从塔兰托传来”,“消息愈益严重和令人震惊”。坎皮奥尼将军得知上述消息后,便走进作战室,亲自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文电如潮水般地涌来,事情很快就明白了:这不是一次打击和奔袭,而是想使他的舰队瘫痪的一次果断的预谋。起初,没有把具体的损失(至少3艘战列舰被鱼雷击中,还有一些较小的舰艇和港口设施也受到损失)统计出来,因此,不可能估量出这次灾难的程度。但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有防雷网、拦阻气球和高射炮连的情况下发生的。

  在英国所实施的这次夜间攻击中,塔兰托本身处于一种麻木状态。当损管组试图处理被炸舰船的进水问题、而其他人正在救火时,里卡迪将军及其参谋人员却忙于调集船厂的一切打捞手段以及向那些需要援助的舰船派出拖船和修理组。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紧急要求报告损失的详细情况,而报告一直拖到次日上午才送上来。报告的内容读起来叫人很不愉快。战列舰“里多利奥”号中了3枚鱼雷,2枚是在第一次攻击中被命中的,一枚击中右舷舰首,在舰腹与1152毫米炮塔并列处炸开一个15x9.75的洞,另一枚命中与舵柄并列的左舷舰尾,炸开一个7x0.5的洞。在第二次攻击中,又有一枚鱼雷命中右舷下部,即第一枚鱼雷命中处稍前一些的地方,在舰底壳板上炸开一个12x9的洞。另外,在该舰的右舷舰尾有一个凹痕。据判断,这是被一枚鱼雷撞击的,这枚鱼雷没有爆炸,后来发现它嵌入该舰下面的泥土里。该舰首下沉得很厉害,舰首楼有一部分被水淹没,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将不能参加战斗。

  战列舰“卡伊奥·杜里奥”号中了一枚鱼雷,命中的部位是右舷与1133毫米火炮并列处。在1号和2号弹药舱之间炸开了一个11x7的洞,两个弹药舱都灌满了水,该舰不得不抢滩。伤势最重的是战舰“加富尔”号。该舰在第一次攻击中就被鱼雷击中,命中的部位是在左舷舰首炮塔的下方。鱼雷在舰舷炸开了一个12x8.25的洞,1号和2号油箱进水,相邻的舱室也过了水。当天夜里,“加富尔”号拖向海岸。12545分,被抛弃,随后沉没。到8时,这艘舰的整个上甲板包括舰尾炮塔在内完全沉入水中。意方的人员伤亡不大,“里多利奥”号死23人,“加富尔”号死16人,“卡伊奥·杜里奥”号死1人。

  破晓,大港呈现出一幅惨状,水面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油。“里多利奥”号的周围都是救援艇只,人们正在紧张地进行救援。一艘潜艇靠在“里多利奥”号的舷旁为它供电,一艘油船停在它的左舷舰尾正向自己船上输油,因为此时“里多利奥”号舰上正在用油泵从油箱里把油抽出来,以防止进水。

  小港的水面上同样浮着一层油。这是从“塔兰托”号巡洋舰破裂的油箱中漏出来的。“塔兰托”号中了一枚炸弹,炸弹虽未爆炸,却把主甲板上打了一个大洞,舰上的舱壁和通气管道也震坏了。“利伯奇奥”号驱逐舰的舰首被一颗近失弹炸裂了,“佩萨格诺”号驱逐舰的舰体也由于同样的原因被损坏。消防人员还在向水上飞机库的冒烟的废墟上泼水。里卡迪将军正在办公室主持会议,以查明前一天晚上事件的来龙去脉和起草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催着要的报告。

   “福尔明”号驱逐舰奉命在黎明时同其他一些舰艇从大港驶往小港。这艘驱逐舰押送着被俘的威廉森海军少校和斯卡利特海军上尉,他们两人驾驶的L4A飞机在第一次攻击中被击落,坠毁在港湾内。他们从正在下沉的“剑鱼”式飞机中爬了出来,游至一个约有137远的浮动船坞,被船厂工人救起。工人们给他们吃了一些苦头,然后把他们送至“福尔明”号舰上。在舰上,他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后来该舰移动锚位,他们被送到岸上。最后,他们被转送到苏尔莫纳战俘营。1943年意大利投降后,他们又被送往德国,在那里度过了战争的其余岁月。在这次攻击中被击落的另一架飞机E4H的乘员的情况是这样的:驾驶员贝利海军上尉的尸首被找到了,并以军葬礼埋葬在塔兰托公墓,后来又转移到巴里的帝国战争墓地委员会的公墓。斯劳特海军上尉的尸首则一直没有找到。

  这次空袭极大地削弱了意大利舰队。除此之外,意大利高级指挥部担忧的是,英国一艘或数艘航空母舰怎么就能够接近到对塔兰托这个主要海军基地实施突击的距离以内而又不被空中侦察发现呢?正如布雷盖丁海军中校所说:“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认为,如果英国部队接近到离塔兰托290公里,即他们的鱼雷机的飞行距离以内的话,意大利部队将会出击,并阻止他们对塔兰托实施空袭。”但是,他没有解释英国人为什么没有被发现。为了弄清这个原因,我们有必要回溯一下远在“判断”战役实施以前的战斗活动。每当意大利侦察飞机力图跟踪坎宁安将军的舰队的时候,不是被“光辉”号上起飞的“管鼻燕”式战斗机击落,就是被赶跑。1181架侦察飞机被击落,7架企图占领攻击阵位的S79式轰炸机,在离英舰队还有56公里的地方就被赶走,其中1架被击落1架被击伤。翌日,又有1架侦察机被击毁。1110,另1架侦察机被击毁,还有一个轰炸机编队被驱散。事实上,英国人在其地中海舰队的上空拥有局部的空中优势,这就是取得这次战役胜利的重要因素。在评述这些事件时,坎宁安将军说:“‘管鼻燕’式战斗机再次忙于驱赶和击落跟踪英舰的敌机,而且这个任务完成得十分出色。这次攻击计划最重要的要求之一,就是部队要隐蔽地接近到舰载机的起飞阵位。”

  意大利高级指挥部也注意到了他们在空中侦察方面的失败,这从布雷盖丁海军中校的下列评述中可以得到证实。他说:“1111日夜间的事件,除了许多其他的教训之外,最明显不过地证实了意大利空中侦察的严重缺陷。真实的情况是,敌人的大型舰群已于前一天在地中海中部航行了整整一天,并在日落时横渡了爱奥尼亚海和亚得里亚海。可是,意大利的侦察却根本没有预报过英舰队的出现。”

  贝诺蒂海军上将在著作中写道:“对塔兰托外停泊场的意舰队实施空中攻击的成功,首先说明了鱼雷飞机在攻击坚固设防的基地内的舰艇方面具有极大的潜力,而且从总的方面证实了航空母舰的战斗力。”他指出,事实证明,塔兰托外停泊场的防御是不完善的,部分原因是高射炮防御不严密,但主要原因是防雷网的设置深度只有8,而鱼雷的定深为10。这是因为鱼雷采用了双引信,完全出乎意大利人的意料之外。

  那天夜里,除了攻击塔兰托之外,英国人还实施了另一次打击。“X”部队(包括巡洋舰“沃里昂”号[旗舰]、“西德尼”号和“阿哲克斯”号以及“部族”级驱逐舰“纽比恩”号和“莫霍克”号,前面已提到,这些舰曾于1111日下午被派遣出去),在普里德姆·威佩尔海军中将的率领下,高速驶向奥特朗托海峡,以截击通常在夜间从奥特朗托、布林的西和巴里横渡亚得里亚海的意大利护航运输队。“X”部队于2030分从科孚岛(即克基拉岛)的西南经过,然后以25节的航速向北行驶,到2230分航速减为20节。海上风平浪静,风力一级,云量约7,月亮在西南,约3/4满月。鉴于月色皎洁,威佩尔将军命令部队以密集队形航行,因此,未被敌人发现。“X”部队有充足的时间驶抵布林的西至发罗拉一线,但到达不了巴里至都拉斯一线,而且只有半小时的机动时间可用于对付所发现的任何敌舰,随后就不得不立即后撤,以便在黎明时到达敌空军基地的飞机的作战半径以外的水域。

   121时,“X”部队到达北部限界,于115分开始返回。其时,位于“沃里昂”号左舷舰首方向的“莫霍克”号驱逐舰发现在方位120度、距离约13公里的地方有几艘形象模糊的舰船。这是一支由4艘商船组成的运输队,正在驶往布林的西的途中,担任护航的是“尼古拉·法布里齐”号鱼雷艇(650吨,装有4102毫米火炮),另外有一艘辅助船只“兰博III”号(3667吨)伴随。“莫霍克”号向其姊妹舰“纽比恩”号发出警报信号,并以25节的航速接近敌舰。“莫霍克”号选择了鱼雷艇作为目标,于125分在3658的距离上向它开火,第四个齐射击中了敌艇,敌艇冒着浓烟逃走。

   “沃里昂”号也发现了敌舰,于是从敌人的舰首方向穿过,于128分以8152毫米火炮向第三艘商船开火,同时用102毫米高平两用炮在大约5852的距离上向鱼雷艇射击。第三艘商船立即燃起大火,向该商船发射的两条鱼雷中有一条命中,商船沉没。现在,战场被照明弹照得通亮。“沃里昂”号把火力转向第4艘商船。这艘商船多次中弹起火。船员弃船后,该船又中了鱼雷,船尾向下沉没了。

  巡洋舰“阿哲克斯”号于125分发现了这支护航运输队,5分钟后便向鱼雷艇开火,但它已驶过鱼雷艇的艇尾,超出了火炮射击距离,于是便将火力转向一艘商船,商船中弹起火。随后,“阿哲克斯”号又向剩下的那艘商船开火。商船被两个齐射击中,似乎即将沉没。但向它发射的一枚鱼雷,却没有命中。

  巡洋舰“西德尼”号(它是队列中最后面的一艘舰)早在121分就发现了这支护航运输队。它向最前面的一艘商船开火。当看到这艘商船着火后,便将火力转向第2艘商船。这艘商船似乎在逃跑,炮弹在它的周围隆隆爆炸。接着,倒霉的鱼雷艇(现在正冒着烟)进入了“西德尼”号的射程。但这条艇在前面跑得又快又远。于是,“西德尼”号又把火力集中到拥在一起的运输队的船只上。140分,一枚鱼雷从“西德尼”号的下面穿过,“西德尼”号幸免于难。现在,它正向一艘停车和着火的商船射击,并向另一艘商船发射了2枚鱼雷。“莫霍克”号和“纽比恩”号也很忙碌。“莫霍克”号在同鱼雷艇进行了短暂的交锋后便向左起第二艘商船开火,当看到这艘商船着火时,便将火力转向另一艘商船。

   153分,普里德姆·威佩尔将军停止了战斗,命令部队以28节的航速,166度的航向前进。在这次交战期间,他收到了英国驻安卡拉的海军武官发来的报告,说意大利舰队企图对科孚岛实施一次炮击。鉴于我方部队会被更强大的敌方兵力截击,同时意方的运输队及其护航兵力已被消灭,再继续留在这个地区,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事后得知,意方的4艘商船“卡塔兰尼”号(2429吨),“卡普·瓦杜”号(4391吨),“普伦莫德”号(4427吨)和“安东尼奥·洛凯泰里”号(5691吨)全部被击沉。“尼古拉·法布里齐”号鱼雷艇受重创,但仍然设法驶抵港口。“兰博III”没有受伤,逃走了。坎宁安将军在其后来的官方文件中评述说:“这次深入狭窄水域的袭击是一次果敢的行动,因为在这些水域很可能同优势的敌人遭遇。这次战斗行动给敌人以重创,无疑具有极大的精神效果。”到1112日中午,“X”部队回到了坎宁安总司令的部队。这时,坎宁安的部队正在希腊和西西里之间的一个距意大利海岸约402公里的地点巡航。

   “光辉”号正高速航行,以便同总司令以及舰队的其他部队会合。在“光辉”号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气氛。但是,在空中侦察获得塔兰托港的照片之前,要估价这次攻击的效果,是不可能的。飞行人员,由于攻击时锚泊地上空气氛恐怖,硝烟弥漫,没有机会充分观察他们的攻击效果。然而,就是他们所看到的,也无可置疑地足以证明,他们的攻击是成功的。12日快到7点钟的时候,“光辉”号航空母舰遥遥在望,旗舰桅端的将军标志旗的下面又升起了两面旗子,旗在摆动。旗语很快被译成“机动顺利”。这是皇家海军表达将官语言的传统方式,意思是说“干得好!”

  舰队仍然位于意大利空中侦察飞机的航程以内。因此,“光辉”号的“管鼻燕”式战斗机又立即起飞,执行击落慢速“坎特”501式水上飞机的任务。这些水上飞机企图发现和报告英国舰队的情况。可是,正如坎宁安将军所说,“他们(指意大利)的运气不佳,3架‘坎特’式水上飞机很快被‘光辉’号的战斗机击落。最后一次空战发生在舰队上空。我们看到大批‘坎特’式飞机在云层中钻进钻出,3架‘管鼻燕’式战斗机尾随其后。结局只能是这样:一会儿,一个火团拖着一股黑烟从天空栽进舰队前面的大海里。看到意大利飞行员驾驶笨拙的飞机,执行这种毫无指望的任务,人们只能感到遗憾。”

  与此同时,“光辉”号航空母舰上正在紧张地进行准备工作,以便当晚再实施一次攻击。这次攻击是舰队总司令在收到利斯特的信号以后批准的。利斯特建议趁敌人来不及增强防御之际再攻击一次。到16时,坎宁安将军询问航空母舰上的飞行人员有无必要再发起一次攻击。正如其中一个飞行人员所说:“他们毕竟只是要求轻型机队再实施一次”,但是,坎宁安将军把这个问题留给利斯特去决定。18时,由于不利的天气预报和这个地区的天气明显恶化,坎宁安将军便决定取消这次攻击行动,并率领其舰队返回亚历山大,时间是1114

   11月14日傍晚,收到马耳他中将司令官发来的从拍摄的塔兰托照片中得到的第一次情报(照片是由驻马耳他的“马里兰”式飞机拍摄的)。这个情报叙述了上面已经叙述过的塔兰托被攻击后的现场情况,情报的结尾说,“衷心祝贺你们所做出的巨大努力”。博伊德海军上校在其报告中称赞了英国空军所提供的出色的照相侦察,说这是取得这次战斗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他认为,实践证明,在鱼雷头中使用双引信是正确的,并提到了“鹰”号航空母舰的飞行人员曾经遇到过的问题,即到一艘来不及熟习的军舰上去工作。博伊德也提到了汽油污染的问题,并追究到“汤耐利恩”号油船,说这艘油船导致了3架“剑鱼”式飞机的损毁。他称赞了“完成这一伟大事业的每一个人的热情和积极性”,称赞了飞行员的技术,说他们“驾驶着速度较慢的飞机,冒着猛烈的高射炮火进行了周密而又准确的攻击。”利斯特将军对于“鹰”号航空母舰无法参加这次战斗深感遣憾。他在一封私人信件中表达了这样一种见解:“鹰”号如能参加这次战斗,“那将会极大地增加这次攻击的份量,而且我相信,会使这次攻击成为毁灭性的攻击”。

  坎宁安将军在其报告中叙述说,这次攻击的“计划工作非常出色,实施攻击时的毅力表明了我们在各方面都具有最高的声誉。”在评论整个MB.8战役时,他说:“撇开这次进攻战斗所取得的辉煌战绩不谈,整个战役最令人惊异的特点也许是时间的准确性:护航运输队准时地航行,舰船准时地卸载枪炮和物资,极为分散的部队在规定的时间内准时集结。”英国海军部起先对所收到的战斗报告(这些用密码书写的战斗报告在译解时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歪曲)表示怀疑。但是,当他们了解到战斗的细节之后,便对取得这一胜利的人们赞不绝口。英国首相丘吉尔用某种可以理解的夸张口吻对下院说:“战斗的结果对地中海海军力量的对比发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对世界各地的海上形势也有影响”。海军大臣A·V·亚历山大先生(后为子爵)向舰队航空兵广播了一篇热情洋溢的颂词。《泰晤士报》写道:“全国人民向舰队航空兵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衷心的感谢,因为航空兵在同敌舰所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作战中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同时,也向安德鲁·坎宁安爵士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衷心的感谢,因为他是成功地大规模使用这些新装备的第一个海军将领。”

   11月18,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向坎宁安将军发了贺电,贺电说:“阁下指挥的舰队最近所取得的战斗胜利使国内人民感到自豪和欣慰。请向地中海舰队,特别向在对塔兰托的意大利军舰的攻击中取得辉煌成就的舰队航空兵转达我热烈的祝贺。”

  墨索里尼的外交部长康特·齐亚诺是他的女婿。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墨索里尼对自己的舰队蒙受灾难的消息并未引起重视。康特·齐亚诺在日记中写道:“一个夜晚,英国出其不意地攻击了在塔兰托的意大利舰队,击沉了无畏战舰‘加富尔’号,重创了战列舰‘里多利奥’号和‘杜里奥’号,使这些军舰几个月不能参加战斗。我原以为元首会为此忧心如焚,然而他却泰然处之。看来,他当时没有充分认识到这次打击的严重性。”

  在袭击塔兰托之后的两星期,坎皮奥尼将军没有在斯帕提文角(在意大利本土南东端)同萨默维尔将军率领的处于劣势的英国部队交战。究竟是这个原因还是塔兰托遭到了攻击,引起了意大利海军指挥部的人事变动,就不得而知了。当时,英国部队拥有航空母舰“皇家方舟”号,无庸置疑,正是这一事实才促使坎皮奥尼将军决定避免同英国部队交战。然而,不管是什么原因,128,原来主管塔兰托基地的阿图罗·里卡迪将军,尽管缺少海上经验,却接替多门尼考·卡瓦纳瑞将军担任海军参谋长;安吉洛·伊奇诺将军(原指挥一个装备203毫米火炮的巡洋舰中队)接替伊尼戈·坎皮奥尼将军担任舰队司令,坎皮奥尼将军则被任命为副参谋长。

  虽然意大利6艘战列舰有3艘在一夜之间被迫退出战斗行列,但没有1艘损伤到无法修复的程度。“里多利奥”号(鉴于舰体下的泥中有1条没有爆炸的鱼雷,该舰的移动乃是一件比较细致的工作)于19413月底回到战斗行列。“杜里奥”号的修理工作到5月中也已完成;但是,“加富尔”号,在原地经过短暂的修理之后,直到19417月才上浮,随后被拖至的里雅斯特,直到19436月意大利签定停战协定时,该舰的修理工作仍未完成。两艘未受损伤的战列舰“维多利奥·维内托”号和“朱利奥·凯撒”号于次日驶往那不勒斯,后来又驶往拉斯佩齐亚。在这里“安德烈亚·道里亚”号完成现代化改装后于1月底加入了它们的行列。一个装备203毫米火炮的巡洋舰分队开往墨西拿,但是,正如贝诺蒂将军所指出的,舰队的这种重新部署,作为一个长久措施来说,是不可以接受的。他写道,“通过空中攻击的方式,敌人达到了迫使我海军的核心力量撤离南部水域,也就是说撤离它们最能发挥作用的地区的目的,而意大利舰队需要阻止英国海军部队在地中海的两个水域之间活动,这一点是不能忘记的。”贝诺蒂将军对于空军没有指派任何兵力同舰队建立长期合作而感到痛心。舰队被迫分散部署在上第勒尼安海,这对他来说,缺乏空中支援的问题比以往更加突出了,而敌人却能够在意大利舰队活动的任何水域自由地行动。

  这位意大利海军将领的评论比丘吉尔和其他英国评论家的评论要现实得多,因为后者依然把战列舰视为海军力量的象征,然而在尔后的战争岁月里,左右地中海战略的却是空中形势。坎宁安将军不再需要对付一支优势的意大利战斗舰队了,但这远不如取得空中优势重要。在攻击塔兰托之后,坎宁安将军在获得制空权方面曾一度走运,尽管当时意大利空军在数量上处于优势。然而,好景不长,德国入侵英国的失利以及意大利进攻希腊的失败,促使德国海军总司令埃里奇·雷德尔海军上将再次请求希特勒允许他将注意力转至地中海。德国的这种做法后来给英国部队带来了不幸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