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英国 > 经典战例 > 内容

攻击塔兰托 第三章 攻击计划

来源:互联网 责编:白起 作者:白起|baiqi1314@hotmail.com 时间:2004-10-17

  塔兰托港,位于意大利这一靴形半岛的跟部、塔兰托湾的顶端,离马耳他837公里。它是意大利舰队的主要基地,拥有支援各种舰艇所必需的一切设施。塔兰托港包括内港和外港。内港称为小港,完全为陆地所包围,要进入内港必须通过一条名叫运河的狭水道。外港较大,称为大港,由一条水下防波堤所环抱。这条防波堤从隆地尼拉角向西南绵延至圣皮埃特罗岛,从这里又继续延伸至圣保罗岛。圣保罗岛位于外港的宽达1187的入口的北端。在南面,是一条称为圣维托堤的防波堤,该堤是从圣维托角东北1206处的一个地点开始,向东北延伸长达1609。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深知塔兰托有可能遭到空中攻击,因而采取了广泛的预防措施,以保护港内的舰艇。这些措施包括配置21个装备102毫米火炮的炮兵连,其中13个在岸上,8个在浮动筏上。此外,还配置了84挺重机枪和109挺轻机枪,以掩护港口的整个地区。这些炮兵连数量不少,但武器陈旧,而且没有进行夜间弹幕射击的装备。22个探照灯是现代化的,但其中只有2个与空中音响收听站相连结;只有13个在港区周围配置的位置适当。补充照明则由每艘舰上的2个探照灯提供。停泊在外港的舰艇需要长达12800的防雷网加以保护,可意大利只设置了4200,还有2900防雷网尚在岸上。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某些海军高级军官反对设置防雷网。这些高级军官认为,防雷网妨碍了舰艇的进出港。为了使防御更加完备,意大利还设置了大约90个拦阻气球。但是,好象命该如此,在11月的第一周,由于天气恶劣,90个拦阻气球就有60个被毁坏。在实施攻击的那天夜里,只有27个拦阻气球在位。10个拦阻气球系在内防波堤(称为塔兰托堤)稍西的浮筏上。这条内防波堤向大港延伸达2400,距圣维托堤东北端的距离也大致相等。另有10个拦阻气球设置在岸上,成一线排列,从塔兰托拉堤岸上一端向东北延伸。其余7个拦阻气球系在大港北半部当中的浮筏上,成一线排列,向东北延伸到该港的北岸。在塔兰托的防御中,有一严重的缺陷,那就是没有施放烟幕的设备。

   11月11,意大利舰队停泊在塔兰托港的舰艇如下:在大港,有2381毫米火炮的战列舰“维多利奥·威内托”和“里多利奥”号,4320毫米火炮的战列舰“加富尔”号、“朱利奥·凯撒”号、“卡伊奥·杜里奥”号和“安德烈亚·道里亚”号(该舰返回港口时已不能恢复尾部系留),3204毫米火炮的巡洋舰“扎拉”号、“菲乌姆”号和“戈里齐亚”号,8艘驱逐舰“福尔盖尔”号、“巴列诺”号、“福尔明”号、“兰波”号、“阿尔菲瑞”号、“乔伯蒂”号、“卡尔杜奇”号和“奥里亚克”号。在小港,系水鼓的有204毫米火炮的巡洋舰“的里雅斯特”号和“波尔萨诺”号,驱逐舰“格拉纳提瑞”号、“阿尔皮诺”号、“伯萨格利瑞”号和“富西利瑞”号;舰尾靠码头的有204毫米火炮的巡洋舰“波拉”号和“特兰托”号;此外,还有154毫米火炮的巡洋舰“加里巴尔迪”号和“阿布鲁齐”号,驱逐舰“福列西亚”号、“斯特拉列”号、“达多”号、“萨特”号、“麦斯特罗列”号、“利伯奇奥”号、“格列卡尔”号、“西诺扣”号、“卡米西亚内拉”号、“热尼列”号、“兰谢列”号、“卡拉比涅列”号、“科拉齐列”号、“阿斯卡瑞”号、“达列科”号、“乌首迪马列”号和“佩萨格诺”号;在内港还有5艘鱼雷艇、16艘潜艇、4艘扫雷舰、1艘布雷舰、9艘油船、补给船和医院船以及一些拖船和商船。

  舰艇在港内的配置能保证舰艇在遭受可能的攻击时充分发挥其本身的火力。英国侦察机的反复侦察并不是没有被发现,而且意大利人将此视为英国人准备实施空中攻击的征兆。因此,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舰艇便处于完全备战状态,主炮由一半人员值班,而高炮则全员备战。一旦发出警报,全部值更人员奉命隐蔽,不担任值班的人员则在舰内照常工作。

  塔兰托港口负责人是阿图罗·里卡迪将军,他是一位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人。他充分估计到停泊在外港的舰艇有遭受航空鱼雷攻击的危险,但他指望能收到敌机接近的充分情报。他相信,一艘敌航空母舰如果在攻击距离以内驶近,那么,在到达其舰载机起飞地点以前,必将被侦察机发现。然而,意大利陆军(负责高射炮连)对于塔兰托基地的安全却信心不大。在他们看来,舰队如能移至北面的港口如那不勒斯,那就再开心不过了。可是,坎皮奥尼将军是不愿放弃塔兰托在战略上的有利条件的,因为他希望利用这个有利条件来切断英国的补给线。尽管他因此作出了努力,但英国依然设法维持了对马耳他的补给。

  利斯特海军少将所设想的攻击塔兰托的原计划,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做极大的修改。这些原因是:发现了拦阻气球和防雷网;“鹰”号航空母舰不能参战,可用的飞机的数量减少了;以及上面所提到的3架“剑鱼”式飞机坠毁。最后落定的攻击计划如下:“光辉”号及担任掩护的巡洋舰和驱逐舰将开往“X”阵位(距克法利尼亚的卡波角6公里,方位270度),并于111120通过该阵位。英国所以选定一个这样早的时刻,是为了减少遭受水面舰艇攻击的危险。英国认为,英舰遭受水面舰艇攻击比被侦察机发现的危险性更大。事实证明,意方的侦察飞机在英国舰队航空兵的战斗机的英勇抗击下难以接近舰队。鉴于可供使用的“剑鱼”式飞机仅有21架而不是原定的30架,参加攻击的飞机编为两个机群,分别由12架和9架飞机组成。每个机群有6架飞机携带鱼雷,其余携带炸弹。由12架飞机组成的第一突击波,将在航空母舰驶抵“X”阵位时起飞。当时所以选定“X”阵位是因为从该阵位起飞的飞机的总航程不超过644公里。鉴于拦阻气球和防雷网限制了有利的投掷点的数量,担任轰炸的飞机将携带照明弹。由9架飞机组成的第二突击波将于第一突击波出发后一小时(即21时)起飞。预期第一突击波将于121时在卡波角方位270度,距离32公里的地点开始回收。1543分月出,23时从塔兰托看去月亮的方位为197度,高度52度。第一突击波拟从塔兰托湾的中部上空飞过,从西南方向接近塔兰托港。6架担任轰炸的飞机将首先沿港口的东部边缘投掷照明弹以照射目标,然后开始轰炸停泊在小港的巡洋舰和驱逐舰。

  以上就是这次攻击计划的大概轮廓,传达到“光辉”号航空母舰上的驾驶员和观察员,然后,两个突击波的领队再根据这个计划分别制定更为详细的攻击方法。

  正如战争期间很多情况所证实的那样,飞机昼间在大洋上实施鱼雷攻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是,尽管一艘停在港内的舰只宛如一只浮在水上不动的鸭子,如果港湾防御严密再加上夜暗条件,那么,飞机实施鱼雷攻击的困难就更大。这种攻击不仅要求头脑冷静和情绪镇定,而且还要善于判断情况,这时需要依靠眼睛,而不是仪器。第一件事是辨认目标和确定接近的方法。不管预先的计划如何详尽和简令如何明确,这件事只能在现场决定。向水平面俯冲必须确保飞机恰好能以净形航程投掷鱼雷。如果有气球拦阻,则必须调整航向,避开气球或从两个气球的间隙穿过,而不要去注意高射炮火。选择改出俯冲的时刻,不能依靠高度表,因为高度表会有时间上的延误。因此,这是一个经验问题,可以利用目标的已知高度来帮助判断。飞机必须直对目标,而且在投雷之前必须使飞机的两个轴保持水平状态,否则鱼雷将不会照直前进。最后,投掷鱼雷的距离不得少于275,因为在这个距离以内鱼雷的引信处于保险状态,即使碰上了什么,雷头也不会爆炸。在投雷之前或爬高退出时,飞机最易受攻击;由于现代化军舰具有毁灭性的近距离火力,飞机幸存的机会甚少。

   11月11日晨,一架“剑鱼”式飞机被往马耳他去搜集由“马里兰”式侦察飞机最近拍摄的塔兰托的照片。对于这些照片,K·W·威廉森海军少校和J·W·黑尔海军少校(分别为第一和第二突击波的负责人)现已开始详细研究。这些新拍摄的照片质量很好,是在一个晴朗的日子从2438的高度拍摄的。照片上5艘意大利战列舰清晰可见,白色斑点(拦阻气球)也一目了然。傍晚,一架为了密切监视敌舰动向而进行巡逻的“桑德兰”式飞机报告说,所有军舰均在港内,丝毫没有离港的迹象,而且第6艘战列舰同其他5艘战列舰在一起。这样,英国就不再担心敌舰在攻击之前可能出海了。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威廉森决定他的中队从2438-3048的高度接近塔兰托港。然后,带领先头飞行小组中的2架鱼雷机下滑,从西面飞越塔兰托拉堤;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飞行小组将从西北面进入。他采取从两个方向实施攻击的方式,是企图迷惑意方的对空防御。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每一个飞行员都应机断行事,特别是在对方的高射炮火比预料的更为猛烈或者拦阻气球妨碍飞机接近的时候,更应如此。黑尔选择从西北方向成纵队接近。他估计这样会使他的飞行小队更好地进入,而且也会更有把握命中,因为飞机从这个角度进入,战列舰彼此交错。从西北方向接近的不利条件是,飞机必须从内、外港之间的运河两岸的高射炮连附近通过,而且还要穿过一排系在目标西北的驳船上的拦阻气球。但他们权衡利弊之后,认为这种冒险是值得的。气球的间隔约为273,而“剑鱼”式飞机的翼展小于14.6。因此,飞机十之八九可以从两个气球的中间穿过,而不碰触金属线。

  意大利战列舰泊地的平均水深为15,“剑鱼”式飞机所装备的赖以取胜的鱼雷,是457毫米标准式MK XII型鱼雷,其设定航速为27节,定深为10,装有“光辉”号从英国带来的、在战争爆发前刚装备部队的双引信。这种引信不同于普通的触发引信,内有一个感应装置,当鱼雷从舰船下通过时,受敌舰磁场的影响而工作,点燃发火药,引起雷头爆炸。舰艇底部比两舷防护力差,易于损毁,因此,使用上述双引信就是为了增大攻击的效果。这种引信也有一些缺点,而这些缺点在其服役时尚未得到克服。其中一个缺点是,装有这种引信的鱼雷在浪中航行时,可能过早爆炸。幸而在攻击塔兰托时,不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却面临着另外两个问题:一、为了尽量避免投雷角太大致使鱼雷在按预定深度行进以前有碰触海底的危险,飞机投雷时应在45的高度上保持水平飞行或机头稍稍向下;二、投雷的水深不得少于11,离目标的距离必须大于274,因为鱼雷在走完这段距离之前,保险装置一直阻止引信起爆。第一个问题只能靠驾驶员的技术来解决。第二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把鱼雷装上飞机之前就将鱼雷的安全距离缩短。尽管这样做会招致一定的危险,但飞机的机组人员很快采纳了这种做法。

  轰炸机携带6枚半穿甲炸弹,每枚重112公斤。负责投掷照明弹的飞机,每架除携带16个照明弹外,仅携带4枚炸弹。

   MB.8战役的范围以及活动在地中海中部的英国部队的数量,似乎已迷惑了敌人。据当时在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服务的布雷盖丁海军中校说,意大利人当时所知道的情况是,直布罗陀和亚历山大两支部队均在海上。据报告,亚历山大的部队有3艘战列舰(事实上是4艘)和1艘航空母舰,而且相信这两支部队均于117驶离各自的基地。于是,位于塔兰托的舰队就接到了准备出航的简短通知。次日(118)晨,空中侦察的结果是否定的。下午,在截击距离以外,发现了一支运输队驶往马耳他。稍后,在这支运输队以南,发现了坎宁安将军的战列舰掩护部队向南行驶。于是,9艘意大利潜艇除执行正常巡逻外,奉命开往这个地区,多艘鱼雷快艇奉命到马耳他海峡巡逻。25架轰炸机从西西里机场起飞,但未能发现英国舰队。119,意大利的报告指出,直布罗陀的部队正在向西返归。有关坎宁安将军的部队情况的报告相互矛盾。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支部队正在返回亚历山大的途中。因此,1110日晨,当潘特莱里亚岛和利诺萨岛上的观察哨报告说发现了一批舰艇时,意大利人有点感到意外。这批舰艇显然是从直布罗陀的部队分离出来的,而且已于夜间通过了西西里海峡。这些舰艇是战列舰“巴汉姆”号、巡洋舰“伯威克”号和“格拉斯哥”号以及3艘驱逐舰,它们是在那天1015分与坎宁安将军的部队会合的。下午,据报告,有一批数目和舰型不详的舰只从马耳他向东航行。这是一支由4艘商船组成的运输队,担任护航的是战列舰“雷米利斯”号、防空巡洋舰“科文特里”号和2艘驱逐舰。这些军舰是在1330分驶离马耳他前往亚历山大的。一群意大利轰炸机起飞去攻击这支兵力,但没有发现目标。布雷盖丁海军中校以某种沮丧的语调评论说:“如果英国不在战后说明他们在那些日子里做了些什么,意大利人是不会知道上述舰艇活动的真实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