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英国 > 经典战例 > 内容

攻击塔兰托 第二章 MB.8战役——“判断”战役的序幕

来源:互联网 责编:白起 作者:白起|baiqi1314@hotmail.com 时间:2004-10-17

  每当良机到来,“光辉”号和“鹰”号两艘航空母舰的飞机机组人员就进行包括夜间飞行在内的紧张训练,以便适应即将承担的冒险事业。到10月中旬,利斯特已能够向舰队总司令报告,他认为他的飞行人员已受过良好的训练,决定于1021发起攻击。但由于“光辉”号上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不幸事件,攻击不得不延期进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如前所述,“剑鱼”式飞机的飞行距离只有724公里。因为英国希望能在航空母舰不被发现的地方出动飞机实施这次攻击,所以上述飞行距离是不够的。于是,不得不在每一架携带鱼雷的飞机的观察员座位上用金属条固定上一个270的油箱。这就是说要减少一名空中射击员,而观察员不仅在工作时要受到油箱的妨碍,而且当飞机在加速准备起飞时还有被油箱溢流管溢出的汽油打湿的危险。正当“剑鱼”式飞机在机库内进行这项远程油箱的装配工作时,一个装配工不慎滑倒,手里的螺丝刀擦碰了飞机驾驶舱内的一对通电的电路接头。火花点燃了从油箱(里面的汽油未排净)滴下来的汽油,酿成了大火,火势迅速蔓延至周围的飞机。消防队投入了灭火战斗,喷雾灭火器也打开了。不一会儿,火焰被扑灭了。火灾持续的时间很短,但造成的后果严重。两架“剑鱼”式飞机毁坏了,另有5架浸上了海水。显而易见,即使昼夜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工作,他们也不可能在选定的攻击日之前把两个中队的“剑鱼”式飞机准备就绪。

  每一位有经验的指挥官都知道,战争中的一切作战活动都孕育着不测事件。除了上面谈到的情况之外,坎宁安将军现在面对一种更为严重的局势。1028,意大利向希腊发出了最后通谍,希腊拒绝了最后通牒中所提的条件,请求英国帮助。英国立即采取了措施响应希腊的请求。坎宁安将军受命在克里特岛的苏扎湾为舰队和飞机建立一个加油基地。这样,军队和补给品能够在克里特岛集中,并由此运往比雷埃夫斯。意大利企图干扰这些措施的实现。这种企图虽未得逞,但却使英国地中海舰队不得不奉命去执行其他一些额外任务,如掩护运输队往返马耳他;掩护由1艘战列舰、2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组成的增援部队穿过地中海;运送加强马耳他卫戍部队的军事人员。

   10月27对塔兰托港的侦察表明,意大利的主力舰队,包括5艘战列舰、3艘装备203毫米火炮的巡洋舰、6艘装备152毫米火炮的巡洋舰和许多艘驱逐舰正在塔兰托。意大利舰队的这种态势将会妨碍英国部队正在准备实施的MB.8战役。坎宁安将军具有对敌方反应作出判断的能力,他决定该战役的最后阶段是对塔兰托的意大利舰队实施攻击。111119日,每夜都有月光,对作战是有利的。人们很可能认为,英国在地中海中部活动频繁,将会导致意大利舰队匆忙出海交战,因为墨索里尼把这片海区视为禁区。但是,正如人们即将看到的那样,英国地中海舰队总司令的直观判断将证明是正确的,把“判断”一词用作这次战役的特殊部分的代号,真是太贴切不过的了。

  在地中海舰队出航实施MB.8战役之前,又发生了一个不测的事件。因此,有必要对袭击塔兰托的战斗计划作一些修改。有22年舰龄的旧航空母舰“鹰”号,在7月的战斗活动中遭受近失弹轰炸,燃油供给系统出现了严重破损,需要进坞大修才能恢复正常,以参加这次战役。因此,英方决定把“鹰”号的5架“剑鱼”式飞机和8个机组的人员转移至“光辉”号航空母舰。这样,“光辉”号的突击兵力就有24架飞机。这个数字已比原定计划减少了6架。后来,一件意外事故又使飞机的架数进一步减少,这在下面将要提到。

  与此同时,利斯特将军派波洛克上尉乘“剑鱼”式飞机去开罗,取回有关意大利海军基地塔兰托的最新情报。波洛克带回了一套塔兰托港全貌的宝贵照片。根据这些照片,就能够标出停泊在塔兰托港的意大利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的位置,也能够标出掩护上述舰艇的岸炮的位置。然而,首先使这位利斯特将军的参谋感到迷惑不解的是,所有照片上都有一些小白点,而这些白点显然不是污点。波洛克同英国空军专家约翰·琼斯上尉一道对照片进行了反复的研究。他忽然想到,这种神秘的小白点会不会就是保卫伦敦时所使用的那种拦阻气球?在拟定“判断战役”计划的过程中,英国没有估计到会出现这类障碍物。如果波洛克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么,攻击塔兰托的方法就需要修正。首先,这件事必须报告利斯特将军。但英国空军不想让人把照片拿走。波洛克不是一个在困难面前一筹莫展的人,他趁这些照片没有人看的时候,“借用”了24小时,要对这些照片再仔细判读清楚。波洛克把照片带到了亚历山大,给坎宁安将军的参谋长威利斯海军少将(后晋升为海军元帅,爵士)看,威利斯同意波洛克对照片上的小白点的看法。随后,波洛克返回“光辉”号把照片复印了出来。次日,他又乘飞机回到开罗,送还了照片。波洛克请求将这项重要情报送交舰队总司令确认。之后,他就返回自己所在的军舰等候消息。报告是及时送上去的。由于他的这份情报及时送到,在地中海舰队离港之前呈交给坎宁安将军的攻击计划已经进行了修正。

   MB.8战役的规模可以从以下军事实力进行估量:参战兵力有六支独立的部队,共有5艘战列舰、2艘航空母舰、10艘巡洋舰、30艘驱逐舰和3艘拖网渔船。有1艘航空母舰是属于“H”部队(位于直布罗陀)的“皇家方舟”号(系海军中将詹姆斯·萨默维尔爵士的旗舰),由于它要为通过地中海西部的舰船提供空中掩护,因而不能参加袭击塔兰托的战斗。

  当时有四支运输队需要护航。第一支运输队是MW3,由5艘商船组成,从亚历山大开往马耳他;另外,同行的还有3艘装运枪支弹药的船只,它们是开往苏扎湾基地的。第二支运输队是AN6,由3艘运载着汽油和燃料的船只组成,从埃及开往希腊。第三支运输队是WM3,由4艘空船组成,由马耳他返回亚历山大。第四支运输队由空船组成,从希腊和土耳其返回亚历山大。在这次战役中,战列舰“巴汉姆”号同巡洋舰“伯威克”号和“格拉斯哥”号将由“H”部队从直布罗陀护送到马耳他以南与坎宁安将军会合。这3艘舰是坎宁安将军的舰队的增援兵力。

  这次战役于114AN6运输队从亚历山大出航为标志正式开始了。次日,开往马耳他的运输队MW3出航了,并在通向卡索斯海峡的南入口处附近赶上了AN6运输队。当MW3运输队通过卡索斯海峡而位于克里特以北时,开往苏扎湾的那3艘船驶离开了运输队。运输队从马塔潘角以南64公里处开赴目的地。11613,坎宁安将军乘坐战列舰“沃斯派特”号,率领战列舰“刚勇”号、“马来亚”号和“雷米利斯”号,航空母舰“光辉”号,巡洋舰“格洛斯特”号和“约克”号,以及一支由驱逐舰组成的掩护兵力,从亚历山大出航,向西航行。到8日中午,这支舰队位于克里特与马耳他之间的中途,MW3运输队则在其西南16公里处。舰队在北面占领了阵位,以便随时截击企图攻击运输队的任何意大利军舰。1230分,MW3运输队被意大利侦察飞机发现,随后意机被“光辉”号上起飞的战斗机赶走。现在,英舰队已接近到距西西里290公里的地方,随时都可能遭受意机的空袭。1520分,又出现了一架意大利侦察飞机,也被英勇的英国战斗机赶跑。大约一小时之后,出现7S79轰炸机,它们遇到了3架“管鼻燕”式战斗机的攻击,2架被击落,其余5架扔下炸弹逃走了。99时,战列舰“雷米利斯”号在3艘驱逐舰的掩护下脱离舰队,护送运输队前往马耳他;舰队的其余兵力前往马耳他东南约161公里处的掩护阵位。巡洋舰奉命向北开进搜索敌人,因为当时天气非常阴暗,不能依靠空中搜索。中午前和下午,据报告在舰队附近四次发现敌机。164分,一架尾随的“坎特”506式飞机被一架“管鼻燕”式战斗机击落。意大利人已发现英国部队位于马耳他以西和以东,他们正极力想把握住当前的形势,但未能如愿。119,布雷盖丁海军中校说:“据说,直布罗陀部队已掉转航向,按照英国现在的传统方式行动。至于地中海东部的英国兵力,侦察报告的情况是各种各样的,而且相互矛盾。到那天傍晚,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只能一般地得出如下结论:那天下午15时前后,英国部队必定位于距塔兰托约483公里的地方,而且是在返回亚历山大的途中。”直到第二天意方才发现这个判断是错误的。

  与此同时,1219分,“光辉”号出动了一架“剑鱼”式飞机进行例行的反潜巡逻,但飞机起飞不久,发动机出了故障,飞机被迫降落在靠近“沃斯派特”号的海面上。机组人员由一艘驱逐舰搭救上来。107时,另一架“剑鱼”式飞机起飞,拟对舰队的西北与东北方向之间的扇面地段进行侦察,但起飞后不久就坠毁了。机组人员被救了上来,但飞机损失了。这样,可用于攻击塔兰托的飞机减少到22架。3小时之后,战列舰“巴汉姆”号和2艘伴随的巡洋舰同舰队会合,然后,这两艘巡洋舰离开了队列,把所运载的军队送往马耳他。中午,在马耳他以西64公里处,敌机再次接触舰队。1架“坎特”501式飞机被击落。1330分,10架敌机分成了两个编队从4297的高度对舰队实施突击,投下了25枚炸弹,无一命中。敌机遇到了“光辉”号上的“管鼻燕”式战斗机的截击,1架被击伤。现在,舰队转向东行;11日中午,返回到马耳他与克里特岛之间的中途地点。但就在此时,另有一架“剑鱼”式飞机莫明其妙坠毁。该机爬升到457时,发动机突然停车,飞机坠落在海上。驾驶员阿利斯泰尔·基思中尉及其观察员乔治·戈英上尉设法给救生橡皮筏充了气并坐了上去,后来,被“格洛斯特”号巡洋舰派出的小艇搭救上来。一位了解戈英上尉的军官曾向作者描述说,戈英是“我所遇到的最勇敢的人”。当时,戈英上尉突然想到,他如果不返回“光辉”号就将失去袭击塔兰托的机会。他走上巡洋舰的舰桥向舰长诉说了他的想法,舰长深表同情,下令派出舰上的“沃尔罗斯”式水陆两用飞机将这两名飞行员送回“光辉”号。

   “光辉”号航空母舰的飞行指挥官詹姆斯·罗伯逊海军中校因在操纵飞机方面具有非凡的才能,被舰员们称为“流线型人物”。现在,他决定查明这3架“剑鱼”式飞机罕见的失事的原因。这3架飞机都属于第819中队,这就使人联想到失事是因燃料的污染引起的,而不是发动机发生故障所致。他命令这个中队立即将其余9架飞机的油箱全部排空,对油料进行检查。结果,发现油料中混有水和沙子,而且油箱中还生长了一种花彩状真菌之类的东西。经进一步查问,弄清了这样一个事实:飞机上的油箱都是从机库中同一个补给点灌油的,这就表明舰上的一个油箱被污染了。罗伯逊总结说,这可能正是造成飞机发动机停车的原因,要不就可能是其他原因。然而,不管是什么原因,重要的是现在已经发现了它,这将避免在攻击塔兰托时发生灾难性的事故。

  根据预先计划,在对意大利舰队的基地实施攻击的同时,由普里德姆·威佩尔海军中将指挥的轻型兵力将开进亚得里亚海执行战斗巡逻任务。111310分,这支轻型兵力离开舰队去执行预定任务。18时,“光辉”号在巡洋舰“格洛斯特”号、“伯威克”号、“格拉斯哥”号和“约克”号的掩护下离开舰队主力准备发起“判断”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