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英国 > 经典战例 > 内容

攻击塔兰托 第一章 地中海 1939年-1940年

来源:互联网 责编:白起 作者:白起|baiqi1314@hotmail.com 时间:2004-10-17

  英、法对波兰的独立曾做过保证,因此,当希特勒于19399月对波兰发动野蛮的进攻时,英、法对德战争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了。当时,墨索里尼尽管大肆鼓噪,发出战争叫嚣,但仍保持中立。这样一来,在外交界就出现了一线希望,认为墨索里尼将会谨慎行事而不致挥动干戈。英国地中海舰队(在战争爆发时拥有3艘战列舰、1艘航空母舰、3艘装有203毫米炮的巡洋舰、3艘装有152毫米炮的巡洋舰、1艘防空巡洋舰、26艘驱逐舰、4艘护卫舰、10艘潜艇和4艘扫雷舰)的舰艇也因此陆续调离,去执行其它任务。

  然而,鉴于德国进攻法国取得了成功,意大利越来越摆出一副威胁性的架势,英国迫切需要重新组建地中海舰队,遏制意大利舰队并控制地中海东部。在墨索里尼于610宣战之后的第十一天,法国同轴心国签订了停战协定,而且法国舰队不再为地中海西部的安全提供保证。这样,局势进一步恶化了。因此,有必要在直布罗陀另建立一支部队(名为“H”部队)以保障地中海西部的安全。在战争的头几个月中,英国参战时的6艘航空母舰损失了2艘,其余4艘仅有一艘(“皇家方舟”号)是现代化军舰。唯一能缓和这种悲惨局面的,据说是,新建的航空母舰不久即将服役。

  意大利成了英国的敌人,这种新形势迫使英国重新部署自己的舰队。在这个过程中,英国海军部把“鹰”号航空母舰分配给重新组建的地中海舰队。该舰队由令人敬畏的苏格兰人、杰出的领导人海军上将安德鲁·坎宁安爵士指挥。“鹰”号航空母舰于19405月底从东部海域调归坎宁安的舰队。意大利舰队虽然没有航空母舰,但由于意大利地处地中海中部,能在空军岸基飞机的掩护下在广阔的海域进行活动,而坎宁安海军上将中有“鹰”号上的18架“剑鱼”式TSR飞机可用来同意大利的整个空军相对抗。后来,英国补充了3架“斗士”式战斗机,但缺少飞行员。在这种情况下,“鹰”号的飞行指挥官C·L·凯特利-皮奇海军中校和两名由他训练出来的“剑鱼”式飞机飞行员志愿驾驶战斗机,成功地牵制了意大利空军,直到英国航空母舰“光辉”号开来为止。那时,英国地中海舰队不可能指望从马耳他要塞得到任何空中支援,因为战前的决策人一直把马耳他视为无法防御之地而不予理睬,这种政策直到最后时刻才加以纠正,但因为时太晚而无济于事了。

   1940年4月9,意大利武装部队的参谋长们首次得到通知:国家元首已决定于适当时机站在德国一边参加战争。当时的意大利海军参谋长是多门尼考·卡瓦纳瑞海军上将,他同时兼任海军副部长。他如果不是一位能力非凡、工作优异的人,是无法胜任这两项任务的,然而,对他来说,不幸的是,政策是由最高统帅部制订的,而最高统帅部又由墨索里尼和陆军控制。不论是墨索里尼,还是意大利陆军,都不懂得海上战争。卡瓦纳瑞在一份相当长的备忘录里对于墨索里尼打算宣战一事做了回答。他指出他的国家所处的地理位置不利而造成的种种困难,并说明当战争进入高级阶段时是不可能在行动上达成任何突然性的。他预见到,英国和法国要么在地中海的东、西两端安营扎寨以等待意大利筋疲力尽,要么采取一种更富有进攻性的战略,以导致双方舰队的格斗,而在这种格斗中双方都将遭受重大损失。如果英、法采取第一种做法,那么,意大利海军就难以使用水面舰艇部队实施进攻,至于实施潜艇战,效果也不会好,因为那时地中海上的商船活动将不复存在。如果英、法采取第二种做法,其结果将是同盟国能以多余的舰艇来补充其损失,而意大利则不能。这样,意大利舰队将陷入守势,并失去达到重要战略目的——击垮对方海军兵力的一切可能性。卡瓦纳瑞根据上述分析得出如下结论:鉴于意大利将被迫采取防御性的海上战略,决定参战是毫无道理的。

  卡瓦纳瑞接着阐述了意大利海军作战的不利因素:缺乏侦察飞机,同意大利空军合作又很困难,意大利海军基地的对空防御很薄弱。他在备忘录的结尾中以先见之明的语言写道:“不管地中海战事的性质如何,最终我们海军的损失将是巨大的。在尔后的和平谈判中,意大利的处境将会是,不仅领土得不到保障,而且将失去一支海军舰队,甚至可能失去一支空军。”卡瓦纳瑞就是以这种现实的态度预见到意大利海军在即将到来的冲突中将要经历的事件进程。

  如同在伦敦的英国海军部一样,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在海军部设有设备良好的作战室,进入作战室的人都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这个作战室通过快速通信网同意大利和西西里的所有海军指挥部联系。通信网昼夜二十四小时工作,能有效地处理大量的来往文电。在大幅的海图上,标有意大利所有军舰和商船的位置以及报来的或从截获英国的电文中推断出来的任何敌舰的位置。意大利海军同德国海军一样,在战争开始时就具有一个有利条件,能够破译英国海军的来往电文。由于意大利空军提供的空中侦察不充分,往往只有通过破译来获得有关英国舰船活动的情报。

   19406月,意大利舰队拥有以下舰艇:2艘各装备有10320毫米火炮的现代化战列舰“朱利奥·凯撒”号和“加富尔”号;19艘巡洋舰,其中7艘装备有203毫米火炮,12艘装备有152毫米火炮;61艘舰队驱逐舰;69艘驱逐舰和鱼雷艇;105艘潜艇以及许多艘扫雷舰、巡逻艇和鱼雷快艇。此外,2艘老式战列舰“卡伊奥·杜里奥”号和“安德列亚·道里亚”号正在进行现代化改装,2艘新型战列舰即将建成。意大利同轴心国伙伴德国达成了一项协议,规定双方海军在自己的作战海域内有完全的行动自由。墨索里尼于1940610宣战之后,又下达指示,号召“在地中海内外各地发起进攻”。而卡瓦纳瑞海军上将却坚持其所采取的防御政策。这种防御政策,按照他的解释是,御敌于亚得里亚海和蒂勒尼安海之外,以及保证宗主国意大利同利比亚和爱琴海的多德卡尼斯群岛之间的重要交通线畅通无阻。与此同时,卡瓦纳瑞设想使用高速舰艇部队袭击法国通往北非的交通线,使用鱼雷快艇攻击敌港湾中的舰船以及在敌港口附近布雷。在法国622退出冲突之前,地中海的英、法联合舰队,除了驱逐舰和潜艇以外,均优于意大利舰队。卡瓦纳瑞所设想的任务,后来有些已没必要去执行了。然而,上面提到的意大利的总政策并没有变化,尽管意大利海军的活动有明显增加,特别是派往利比亚的护航运输队的数量有明显增加。

  意大利陆军曾经说过,它在利比亚有足够维持六个月的补给品。可是,战斗一打响,对各种物资和装备的迫切要求便不断地提出来了。运送这些物资的运输队,通常有一支由驱逐舰组成的强大的护航队和一支由战列舰和巡洋舰组成的掩护兵力。19407月,意大利舰队在护航时同坎宁安将军指挥的英国地中海舰队发生了一场遭遇战。战斗中,英舰“沃斯派特”号(“厌战”号战列舰——投笔从戎注)发射的一发381毫米炮弹击中并重创意大利战列舰“朱利奥·凯撒”号。“朱利奥·凯撒”号是意大利舰队司令伊尼戈·坎皮奥尼海军上将的旗舰。鉴于“朱利奥·凯撒”号受到了重创,伊尼戈·坎皮奥尼将军突然命令停止战斗,利用意舰航速高这一有利条件返回港内。坎皮奥尼将军抱怨意大利空军支援不力。事实确实如此。侦察是不充分的,飞机对英国舰队的轰炸最令人失望,无一命中,因为当时轰炸机在实施攻击时没有战斗机掩护。更为糟糕的是,尽管采用了各种可能的识别手段,意舰仍然遭到了己方飞机的攻击。这次战斗在意大利官方的史料中有比较详尽的记载。通过这次战斗,意大利海军参谋部感受最深的是,英国舰队的一艘航空母舰起了很大的作用。它“除了击退我轰炸机和侦察机以外,还使用鱼雷机向我实施攻击。这种攻击虽被舰艇机动所挫败,但却打乱了我受攻击舰艇的队形,并延迟了这些舰艇与其余部队会合的时间”。

  十天之后,意大利的士气又遭受了进一步的打击。事情发生在719。英舰“西德尼”号(“悉尼”号巡洋舰——投笔从戎注)和一个驱逐舰分队同2艘装备有152毫米火炮的意大利巡洋舰“尼瑞”号(F·卡萨迪海军中将的旗舰)和“科利欧尼”号遭遇。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科利欧尼”号被击沉,而英舰只有“西德尼”号烟囱中弹受损。对于这次遭遇,卡萨迪将军深感突然,因为他一直在期待着从多德卡尼斯群岛出动飞机进行空中侦察,但事实上却没有出动。他自己也没有命令两艘巡洋舰的舰载飞机起飞,对两舰的前方水域进行拂晓时的侦察。“科利欧尼”号舰长诺瓦鲁海军上校受伤被救,后因伤势过重,死在亚历山大,并以军葬礼就地安葬。

   8月2,意大利舰队得到了2艘新战列舰“维内托”号和“里多利奥”号的加强。这两艘舰的主要武器是各装有9381毫米火炮,其射程超过了英国舰队战列舰所装备的381毫米火炮的射程(已进行现代化改装的“沃斯派特”号和“刚勇”号除外)。这两艘舰的航速也较快。8月底,“杜里奥”号战列舰的现代化改装完成。831,坎皮奥尼将军率领意大利舰队出海。这支舰队包括2艘新战列舰和3艘经过现代化改装的战列舰,由10艘巡洋舰各34艘驱逐舰护航。它的目标是截击一支只有2艘战列舰、1艘“鹰”号航空母舰、5艘轻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因而处于劣势的英国舰队。这支英国舰队正掩护一支运输队从亚历山大前往马耳他,并准备同盼望已久的来自英国的加强兵力(包括新型航空母舰“光辉”号和战列舰“刚勇”号)会合。831黄昏,敌对的两支舰队相互接近,距离90海里。坎宁安将军断定,战斗将在次日拂晓打响。然而,大出所料,坎皮奥尼却在夜间率领舰队转向,返回塔兰托基地。据布雷格丁海军中校的解释,意大利舰队突然转向回港是由于夜间骤起的大风暴所致,这场大风暴妨碍了意大利侦察飞机获得英国舰队位置的情报。此外,大风暴还使意大利的驱逐舰行动艰难,而且燃料即将耗尽。因此,91日下午,意大利海军高级指挥部命令所有舰艇返回基地。

  对于坎宁安将军的舰队来说,新服役的航空母舰“光辉”号是很有价值的兵力。该舰舰长博伊德海军上校(后晋升为海军上将,爵士)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高级军官。当他还是轻巡洋舰“无畏”号上的一名上尉的时候,就荣获过勋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无畏”号曾带领第一驱逐舰支队参加过日德兰之战。博伊德是一位鱼雷专家,但一生都对海军航空兵有浓厚的兴趣。当他还是一名年轻军官的时候,就曾私下学习飞行。博伊德中等身材,体格健壮,勇猛顽强,很快博得了全体舰员的完全信赖。“光辉”号是一艘新设计的航空母舰,有装甲飞行甲板,舰载战斗机12架,其中4架是装备有8挺机枪的“管鼻燕”式新式战斗机;攻击飞机编为2个中队,每个中队有12架“剑鱼”式TSR飞机。坎宁安将军的舰载机的力量虽然得到加强,但坎宁安将军认为空中形势“并不令人满意”,因为他没有能够监视意大利舰队行动的侦察机。根据坎宁安的记述,从马耳他和亚历山大派出的水上飞机,“其飞行速度大慢,且易受损伤”,“而意大利人对我们的行动则了如指掌。”829,“光辉”号驶抵直布罗陀,次日驶往马耳他以南同坎宁安将军的舰队会合。“光辉”号是利斯特海军少将的旗舰,利斯特是原“辉煌”号的舰长,后晋升为地中海航空母舰部队少将司令。他在接任现职后,指示参谋人员把他两年前拟订的攻击塔兰托意大利舰队的计划重新审议一下,这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他在抵达亚历山大时,已经详细地回忆了这一攻击计划,并准备同他的总司令研究这次袭击战斗。

   8月,第一架将要携带鱼雷的飞机加入了意大利空军。战争业已证明鱼雷机的作用,海军的请求终于得到了重视。然而,意大利只有约50架鱼雷机,训练机组人员也用了一些时间。鱼雷机是一种更需要同海军密切协同的兵器,但却归空军指挥。

   9月13,在北非的意军总司令格雷齐阿尼元帅发动了一场以入侵埃及为目标的进攻。这就使英国舰队忙于支援守军。但出人意料的是,在意大利部队抵达西迪巴拉尼之后,格雷齐阿尼元帅却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就地挖掘堑壕。这样,英国海军也就免除了对守军的支援任务,得以考虑其它紧要事宜,包括袭击基地内的意大利舰队在内。与此同时,与袭击基地有关的一项基本要求已得到满足,即对塔兰托港进行了充分的、持续不断的侦察,包括照相侦察。根据拍摄的照片,可以判断出防御规模。一周之后,“光辉”号加入了舰队,3架美国制造的“格伦·马丁”飞机(后来称为“马里兰”式)飞抵马耳他,接替“森德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的一种水上飞机,4个发动机,后来发展成侦察飞机和运输飞机)式水上飞机执行侦察任务。这3架飞机原是法国向美国订购的一批飞机的一部分,拟作为远程轰炸机或侦察机使用。它们装箱就绪在运送的途中恰逢法国陷落,于是便转送英国。英国把这些飞机交付空军使用。英国空军当时正缺少这种类型的真正高速度的飞机,得到后异常高兴。英国战时内阁考虑到坎宁安将军的需要最为迫切,所以命令首批装配的3架飞机编成第431普通侦察小队,飞往马耳他。在飞往马耳他之前,机组人员对飞机进行了熟习和夜间试飞。由于敌机活动,夜间试飞是在极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第431普通侦察小队长是E·A·怀特利空军少校。他是一位经验丰富、技能娴熟的飞行员,完全具备空中侦察所必需的智勇双全的素质。第431普通侦察小队抵达卢达(这是马耳他岛上留有战争痕迹的机场之一)后,立即受命对意大利和西西里的港口进行照相侦察(照相的范围,北到那不勒斯,东至布林迪西),还要侦察意大利和北非港口之间的补给线上的敌航运情况以及爱奥尼亚海上敌航运情况。此外,他们还奉命对敌人的海军基地,特别是塔兰托基地,逐日进行侦察。

  照片的判读技术只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才得到充分的发展。不过,在“光辉”号编入地中海舰队前不久,开罗的英国空军中东指挥部已成立了一个照片判读小组。“马里兰”式飞机拍摄的照片便送到那里进行研究。当利斯特将军的助理作战参谋戴维·波洛克海军上尉所在的军舰首次驶抵亚历山大时,波洛克海军上尉就奉命同照片判读小组一起进行为期五天的判读科目的研究。波洛克在和平时期的职业是律师,但他酷爱航海。他的职业和爱好相互结合,非常有利于他目前所从事的工作。他搞到了一个立体镜,把同一地区的两张照片并列地放在一起,用这个立体镜仔细观察,照片就产生了立体效果。然后再看照片上的阴影,就能推断出在普通照片上发现不了的情报。波洛克在短暂的研究过程中所获得的知识,对以后的工作是非常宝贵的。

   9月底,坎皮奥尼将军碰到了另一次必须同英国舰队作战的不甚有利的机会。当时,英国有一支由两艘经过现代化改装的战列舰“沃斯派特”号和“刚勇”号组成的部队,在航空母舰“光辉”号的伴随下再次开往地中海中部,以掩护前往马耳他的增援部队。这支英国部队是在西迪巴拉尼附近被意大利舰队发现的。坎皮奥尼将军率领一支由4艘战列舰(包括“里多利奥”号和“维内托”号)组成的部队出海截击英国部队。可是,意大利的空中侦察并没有弄清英国部队的位置,直到十月一日才发现英国部队正在返回亚历山大基地。英国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已在英国部队以北120海里处发现了意大利军舰,但当时英国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掩护增援部队安全抵达马耳他,因此没有向意舰队寻战,意舰便返回了基地。不久,整个英国舰队又返回原地,掩护一支补给品运输队开往马耳他,但这次意大利的反应是派出一支由驱逐舰组成的小型部队对英舰队实施夜间鱼雷攻击。意舰同装备有152毫米火炮的巡洋舰“阿哲克斯”号发生接触,“阿哲克斯”号击沉意舰3艘,击伤1艘,自身中弹七处,但未造成严重损伤。

  在同意大利交战的最初五个月中,英国舰队或其分遣队从亚历山大基地向地中海中部航行约达十六次之多,但同意舰队的遭遇只有上面提到的几次。意舰队采取了广泛的防御政策,控制了马耳他周围的水域,不仅使受围困的马耳他岛更难于得到补给,而且粉碎了英国海上兵力阻挠意大利护航运输队向北非意军运送急需补给品的企图。意大利的这种政策虽然在逻辑上是合理的,但却导致了这样一种必然后果,即提高了英国舰队的士气,舰队的官兵们愿意而且准备去克服在攻击意大利舰队(驻泊在防守严密的塔兰托基地)过程中所遇到的巨大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