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法国 > 空军装备 > 内容

失落的明星

来源:互联网 责编:mechsnake 作者:Ludas Matyi 时间:2004-07-19

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的空军首脑就不约而同地遇到了同样一个问题--手下各型战斗机的航程都太短,无法为深入敌境的友军轰炸机部队提供全程护航,使得轰炸机的作战效能在敌方战斗机的威胁下大打折扣。很明显,需要一种大航程的“战略战斗机”,不光能在轰炸机遂行任务时提供空中掩护,还能独自深入敌境与地方战斗机空战并夺取制空权,或携带一定数量的炸弹攻击对手大后方的地面目标。不过,当时才刚起步的航空技术根本无法将这一构想实体化,最终只能是望“机”兴叹,而二十年代动荡的政治和经济形势也明显不是花大钱发展新型军用飞机的合适土壤。直到三十年代初,所欠的东风终于来临,一时间“万能战斗机”这一提法甚嚣尘上,迷住了不少当时各国空军高层中的达官显贵。在其影响下,各国争先恐后地开始研制双发重型远程战斗机,而其中表现最积极的就是德国和它的老冤家法国了。

  1934 年十月的最后一天,法国空军参谋部(Etat-Major de l'Armée de l'Air)向各大飞机制造企业提出研制一种双引擎的二到三座“多用途战斗机”,主要用来在战斗中指挥单发战斗机作战,为轰炸机护航及遂行夜间截击任务。性能方面,军方要求新飞机在 4,000 米(13,123.4英尺)高度的平飞极速能达到 450 公里/小时(279.6 英里/小时),可在空中滞留四个小时以上,并能够在十五分钟内从海平面爬升到 4,000 米高度。另外,新飞机的前射火器至少为两门由“西班牙-瑞士”(Hispano-Suiza)公司生产的 20 毫米 HS 404 机炮,自卫火力为一挺后射的 7.5 毫米 MAC 34 型活动机抢。动力方面,EMAA 推荐各厂商使用“雷诺”或“西蒙森”公司的 450 匹马力线型引擎,也可以选择“西班牙-瑞士”或“土地神-罗纳”(Gnome-Rhōne)的 600 匹马力的气冷星型发动机。

  根据这一标准,共有五家航空企业向军方交出了自己的设计,他们是:“布雷盖”(Breguet)公司的 Br.690,“昂里奥”(Hanriot)公司的 H.220(该机型后来由 SNCAC 接手开发,改称 NC.600),“卢瓦尔-纽波特”(Loire-Nieuport)公司的 LN.20,“罗马诺”(Romano)公司的 Model.110 型以及本文的主角---“波泰”(Potez)公司的 Model.63 型。实际上,波泰公司的方案包括两个大同小异的改型,第一种被称为 Potez 630,采用两台 580 匹马力十四气缸的“西班牙-瑞士”14 AB10/11 星型气冷发动机;第二种称为 Potez 631,使用的是两台 670 马力的“土地神-罗纳”14M6/7 十四气缸气冷星型引擎。

“布雷盖”(Breguet)公司的 Br.690,后来发展成 Br.693 型对地攻击机

昂里奥”(Hanriot)公司的 H.220(该机型后来由 SNCAC 接手开发,改称 NC.600)

  Potez 630 的第一架原型机于 1935 年四月开工制造,并在一年后的 4 月 25 日由试飞员弗雷德.尼克尔(Fred Nicole)操纵在梅奥尔特(méaulte)进行了首次试飞。不过这时该机使用的却是 580 马力的“西班牙-瑞士”14Hbs发动机,直到完成了部分前期试验后,才换成了原定的 14 AB10/11 引擎,而最初还使用了不带上反角并用支柱加强的木制水平尾翼。01 号原型机在 1936 年的八月三日被交到位于维拉库布莱(Villacoublay)的航空材料试验中心 CEMA(centre d'Essais du matériel Aérien)由空军接手进行测试,并在正式试验于八月底开始前改装了带上反角的全新金属水平尾翼和具有较长避震簧的新型主起落架。不久,该机又被送到了卡佐(Cazaux)进行机载火器的射击试验,在一系列的实验中,该机明显速度太慢,即使后来换上了 700 匹马力的“西班牙-瑞士”14AB 发动机,最大平飞速度还是只有 455 公里/小时(282.7 英里/小时)而已,不过该机杰出的操纵性倒是给试飞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Potez 630 的第二架原型机(夜间战斗机原型),采用两台 580 马力的“西班牙-瑞士”14 AB 02/03 型发动机

  法国航空企业的国营化使得波泰公司在 1936 年的 12 月 23 日被并入了国营北方航空制造公司(SNCAN:Société Nationale de Constructions Aéronautiques du Nord)。而这时,使用两台 700 马力的“土地神-罗纳”14“火星”发动机的 Potez 631 的 01 号原型机正刚刚开始制造。不过,合并过程似乎并没有拖累新飞机的制造,这架原型机在 1937 年三月就由试飞员乔治.德特雷(Georges Detré)驾驶进行了首次试飞,但肇因于起落架在降落时不能正确放下并锁住,这次的处女航不得不以机体迫降做了个结束。幸好事故对飞机的损坏不大,技术人员很快就将其修葺一新并赶在 11 月将飞机送到了 CEMA。

  两架原型机在维拉库布莱的出色表现诱使空军追加订购了十架试生产型:四架 Potez 630,三架 Potez 631(包括那架翻新的原型机),还有两架 Potez 633 B2 轻轰炸机改型以及一架在机腹装上一个透明侦察吊舱的 Potez 637 A3 侦察机改型。不久军方又改了主意,要求将两架 Potez 633 中的一架改成战斗轰炸机,易名为Potez 639 AB2注:与其他国家不同,法国飞机型号后的后缀并不表示这是某种改进型号,而是表示这种飞机的具体用途和乘员数。以文中的“Potez 630 C3”为例,这里的“C”是法语“Chasse(战斗机)”一词的字首,表示飞机用途。“3”则是该机的乘员数,所以这里的意思是“Potez 630 三座战斗机”。。(笔者语:到底是按照万能战斗机思路发展出来的机体,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暴殄天物?)

  Potez 63 系列的两种战斗机(630 和 631)均为全金属结构悬臂式下单翼布局,外形尺寸也几乎一模一样:翼展 16 米(52 英尺另 5 又 15/16 英寸),机长 11.07 米(36 英尺另 3 又 13/16 英寸),全高 3.62 米(11 英尺另 10 又 1/2 英寸)。其中 Potez 630 空重为 2,808 公斤(6,190.5磅),满载时则是 3,850 公斤(8,487.7磅);而 Potez 631 的空重约 2,450 公斤(5,401.2磅),满载时 3,760 公斤(8,289.2磅)。前者在 4,000 米(13,123.4英尺)高度时的极速为 448 公里/小时(278.4 英里/小时),航程 1,300 公里(807.8英里);后者在 4,500 米(14,763.8 英尺)高度时的极速为 442 公里/小时(274.7 英里/小时),航程约 1,220 公里(758.1英里)。

  波泰 630 战斗机在机鼻下装有两门 20 毫米机炮,而该机唯一的防御火器是安装在串列式座舱后缘的一挺 7.5 毫米活动机枪。631 型的火力更强一些,除了保留 630 的全部射击武器外,还在机头另加了两挺 7.5 毫米机枪作为补充。

Potez 630/631 战斗机的座舱内部

  1937 年 6 月,法国空军向 SNCAN 出具了一份有关购买 40 架 Potez 631 战斗机的意向书,包括 30 架三座的战斗型和十架双座的教练型。其实军方对 631 型的要求还不止这个数字,但由于“土地神-罗纳”发动机的短缺,只好退而求其次,表示愿意订购80架装备“西班牙-瑞士”14 AB 发动机的 Potez 630 应急。到了当年的十二月,军方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用正式的合同取代了原来的意向书,而且在合同上的采购条目里又加上了 50 架 Potez 633B2 型双座轻型轰炸机。

工厂生产的第十二架 Potez 630,全机保留铝原色表面,机翼下可以看到“24”字样,该机生产序列号为“C 524”

  SNCAN 的眼光并没有仅仅局限在国内市场,几乎是在新飞机甫一定型,准备正式投产的同时,公司就开始大力招徕国外客户。法国政府对该机的大量采购不啻是最好的广告,于是乎,各国订单纷至沓来,波泰式飞机成了抢手的香饽饽。瑞士订购了一架 Potez 630 三座战斗机和一架 Potez 633 轻型双座轰炸机,希腊则是 24 架 633,南斯拉夫要了两架 630 和一架 631,大客户罗马尼亚起先定了 20 架 633,不久又追加了 20 架同型飞机及 10 架 631 型,就连远在亚洲的中国都下单定了四架 631 型三座战斗机和五架 633 型轰炸机!更有甚者,捷克斯洛伐克立刻派人前来洽谈引进事宜,准备以 Potez 636C-3 为名在本国按许可生产,看来新飞机的前途一片光明。不过遗憾的是,由于二战的爆发,只有少数几家客户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制作一架中国空军涂装的波泰双发重型战斗机一直是笔者心中的梦想,可惜呀……)

南斯拉夫空军的 Potez 631 战斗机涂装图

  全面生产始于 1937 年 5 月,在 SNCAN 下属的三家工厂同时展开:机身和尾翼在科德分厂(Caudebec),机翼在勒阿佛尔(Le Havre),而最后的总装则安排在梅奥尔特(Méaulte)进行,不过不久又移到了莱米罗(Les Mureaux)。第一架生产型在 1938 年 2 月出厂,随即又进行了试飞。而这时,法国空军早就把 Potez 双发战斗机当成了克敌制胜的法宝,在其于 1938 年 3 月 15 日发布的空军装备 V 计划(不要同 0079 里联邦军的 V 计划混为一谈啊)中,写明了急需装备 207 架 Potez 631-3 型三座战斗机和 Potez 631CN-2 型夜间战斗机,此外还要求 449 架 Potez 633 B-2 型双座昼间轰炸机。不过在德军猛烈的空中打击下,很明显对战斗机的需求更为急迫,空军将给 633 的订单全数换成了 Potez 631 战斗型。

  第一架波泰系列战斗机(生产序列号 8 的 Potez 630)在 1938 年 5 月 28 日交到了空军手中,但正式的文件交接工作直到八月二日才完成!由于螺旋桨,发动机和机炮的供应短缺,该型号飞机的生产大受影响,许多前期生产的飞机不得不用四挺机枪取代原来的两炮两枪火力配置作为应急措施。即使这样,生产仍远远落后于进度,根据 V 计划,到 1939 年一月一日为止,空军会拥有 201 架 Potez 630 型和 631 型战斗机,可实际上当日期截止时只有 45 架 630 和 27 架 631 交到空军手中,连半数都不到!而同时还有 74 架基本完成机体正在工厂里等待安装引擎。不过到了四月份,情况有了稍稍的改善,共有 77 架 Potez 630 和 88 架 Potez 631 交到空军手中,其中有 67 架 630 和 20 架6 31 给了一线部队,其余则主要用于训练飞行员。

  同德国的做法不同,法国人并没有将双引擎重型战斗机集中于专门的远程战斗机部队,而是分散配置到各个单发战斗机部队中担任战斗指挥任务。具体来讲,每个单引擎战斗机联队(Escadre de Chasse)各拥有六架波泰 63 系列的三座战斗机。GC II/8 是唯一的一个例外,用十八架 Potez 631 全部替换了原先所使用的单发战斗机,MS 225 和 D.510。而两个夜间战斗机大队(Groupes de Chasse de Nuit)--GCN III/1 和 II/4 倒是全数用 Potez 630 和 631 取代了老旧的 ANF-Les Mureaux 113。另外,在马里尼亚讷(Marignana)新成立的第 500 混合大队(Groupe Aérien Mixte)也接受了四架 Potez 631;还有于 1939 年 8 月在北非吉布提(Djibouti)的一支飞行编队也曾使用几架波泰战斗机作战。

GC II/1 的 Potez 630 战斗机,可以看见机身上的“镰刀死神”队标

  这样,在二战爆发前,法国空军共有 85 架 Potez 630 和 206 架 Potez 631,而一线作战部队中共有 65 架 630 和 117 架 631 完成了战备。这些飞机装备了六个联队,两个夜间战斗机大队以及上面说的一个混成大队。

  就在二战爆发的前四天,正确的说是 1939 年 8 月 28 日,空军又从六个大队中抽调了两架 Potez 630 和十架 Potez 631 于克莱蒙-莱-费尔默(Clermont-les-Fermes)成立了新的警戒中队(Escadrille de Guet)EG I/16,而到了第二年一月底,该部队的名称又被改成了多座战斗机中队(Escadrille de Chasse Multiplace )ECM I/16。二战爆发后,法国空军感到自己夜间防空力量的薄弱,急急忙忙在 1939 年的 10 月 16 日以十二架Potez 631 为基础成立了 ECN 2/562 夜战中队(Escadrille de Chasse de Nuit)(该部队同样在 1940 年 1 月 18 日被重新命名为ECN 5/13)。为了保卫首都,GCN III/1 和 II/4 这两个夜间战斗机大队被改编成四个独立的夜战中队部署在巴黎附近,同时抽调了几架 Potez 631 配置到默伦-维拉罗什(Melun-Villaroche),用于在实战中测试多种夜间拦截的技战术。

  到了 1940 年 2 月,空军上层终于意识到了将重型双发战斗机分散到各个单发战斗机大队这一做法的不理智,命令从各个战斗机大队中撤出全部的 Potez 战斗机,将其中的 630 型改成拥有双重操纵系统的教练机,631 型则全数编入比较适合其一展所长的夜战大队。此外,还决定进一步加强 Potez 631 战斗机的火力,在机翼下加上了四个各容纳一挺 7.5 毫米 MAC1934 年式航空机枪的射击吊舱。显而易见,升级后波泰系列战斗机两炮七枪的火力要比德国人在其同类产品----Bf 110 上所采用的略胜一筹。可惜的是,到 1940 年 5 月 10 日德国开始向西欧各国发起进攻为止,只有两架 Potez 631 按此标准进行了改造。

  八架 631 型战斗机在 1940 年初被交到了法国海航(Aéronautique Navale)的AC1(Avion , Chasse embarquee )手中替换了老式的德沃蒂纳 D.376 伞翼战斗机。由于原定改装 Potez 631 的 GC II/8 最后却用上了 SNCASO 生产的 MB.152,SNCAN 为其生产的另外 17 架 631 型也辗转交给了海航组成 AC2 大队。海军的这两个大队全部驻扎在加莱-马尔科(Calais-Marck)。

  从五月十一日开始,六个夜战中队开始投入战斗,这时的法国空军共拥有 75 架 Potez 631 战斗机(其中 53 架可用)。不过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夜战部队并未能创造任何战绩,这部分是因为飞行员们缺少经验,不过 Potez 631 的低速度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GCN II/13 的队长皮埃尔.普亚德(Pierre Pouyade)上尉(最终战果六架,另有不确定战果三架)对这种飞机极其不满,战后曾毫不客气地批评道“……整个冬天(39/40 年)我们都跟在德国飞机的屁股后面转悠,却没能抓住他们一个,为什么?因为我们法国的夜间战斗机与 1918 年时比起来根本没啥进步!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最高司令部会采购和装备这种毫无用处的飞机……”。这段话当然有点偏激,但夜战部队糟糕的表现让对 Potez 631 向来宠爱有加的最高司令部感到大失所望却是不争的事实,心灰意冷之下空军转而命令将这些飞机用于在昼间攻击德军的装甲纵队。尽管心不甘情不愿,夜战部队还是在 5 月 17 日出动了十八架飞机对富尔米(Fourmies)地区的德国陆军进行了攻击,但这样的任务显然更不合波泰式战斗机的口味。在德军密集的对空炮火下,这些没有什么装甲保护的兼职“攻击机”实在是个容易对付的目标,有六架飞机当场被击落。不过第二天,夜战部队终于挽回了一点面子,取得了第一个空中的战果,一架德国人的 He 111 轰炸机被 ECN 1/13 的一架 Potez 631 击落。

ECN I/13 的 Potez 631CN2 准备在落日余辉下起飞

  由于 Potez 630/631 在外观和性能上都与敌方阵营中的 Bf 110 相差无几,使得发生在这种飞机上的“误伤”事件层出不穷(当然,德国人也有类似的烦恼)。举例来说,1940 年 5 月 18 日,也就是夜战部队首度击落敌机的第二天,就遇上了这么一桩倒霉事。ECN 2/13 一架由马丁(Martin)准尉驾驶的 Potez 631 遭到了两架德国战斗机的围攻,正当马丁且战且退将敌机引入较容易发扬自身飞机机动性能的低空准备予以反击时,却遭到了自家防空炮火劈头盖脸的袭击。被击伤的631正歪歪扭扭地向机场返航时又被一架 Ms.406 战斗机当成了目标,终于被自己人“击落”,所幸飞行员平安无恙。五天后,又有一架 Potez 631 成了冤死鬼,被三架 MB.152 合力击落……。后来在“诺曼底.尼梅”(Normandie Niémen)中队中大显身手的罗歇.索瓦热(Roger Sauvage)也曾是类似乌龙事件的直接受害者。在他驾驶一架 Potez 631 型战斗机于战场上空巡逻时,看到三架英国空军的“飓风”式战斗机正编着整齐的队形在前方不远处盘旋。他当即决定赶上这些英国同行们去打个招呼,谁知却得到了其中一架异乎寻常的回应--一个急转向他飞来,同时机翼上的八挺机枪也开始喷吐火舌。索瓦热的飞机立刻起火坠落,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座舱中挣扎出来,成功跳伞。不过这时厄运仍围绕着这位年轻的飞行员,失去控制的座机就在其附近爆炸,产生的气浪震晕了他,以至于落地时没能采取任何保护动作,头部受到了重重的撞击,竟然有四天时间失去了记忆!后来才醒悟到自己的飞机被英国人当成了一架向他们进行偷袭的 Bf 110。险些在自己人手中送吊性命的索瓦热只好到德国人身上去出这口恶气,重返部队后没几天(1940 年 5 月 18 日)就击落了一架 He 111,一个月后又在图尔(Tours)附近把一架 Do 17 打成了碎片(孙悟空:仇恨为什么可以大到这种地步?)。为了解决这样的误伤问题,空军部在 5 月 24 日规定:为了便于识别,所有的 Potez 630/631 飞机即日起在机身侧面画上 4 米长的白条,同时扩大机身上国籍标志的尺寸,并用白色勾边,使其更加醒目。

在海面上翱翔的 Potez 631,注意机身侧面机徽旁长达 4 米的识别条(白色)

  SNCAN 在五月二十八日把第一架加强了火力的 Potez 631 送到了 ECN 4/13,不过这些新飞机的第一次战斗执勤却是由防守法国西南里昂-圣艾蒂安内尔.克勒索(Lyon-Saint Etiennele Creusot)地区的 ECN 5/13 在六月一日完成。该部截住了几架 He 111,但由于缺少经验,并没有能创造战绩,倒是自己的一架 Potez 631 又一次被自家的防空炮火击落。由于德国装甲部队的快速挺进,各个夜战中队不得不在 6 月 20 日一齐向南撤退。五个夜战中队在法国之战中总共击落敌机四架,另有不确定的战果八架,而自身的损失更大一些,十架 Potez 631 被敌军击落,还有三架被友军击落。相较之下,在北海上空巡逻的 F1C 飞行小队倒是成功得多,虽然自己损失了八架飞机,但却击落了十二架德军轰炸机。

  当法国在 1940 年的 6 月 22 日投降后,共有 32 架 Potez 630 及 112 架 631 在不愿意屈服的飞行员驾驶下逃到了法国南部的自由区。德国最初还很有风度地允许维希政府保留一些作战飞机,法国人认为这些双发飞机的远航程可能在广袤的北非更有用一些,于是五十三架波泰飞机被派到了暗流汹涌的北非法属殖民地。希特勒很快认识到法国维希政府并不怎么可靠,最终选择在 1942 年 11 月 13 日突然出兵占领整个法国消除后患。德军在这一行动中,总共缴获了 134 架 Potez 63 系列的飞机,其中有一些后来交给了罗马尼亚空军用于东线作战(此处有疑问,罗马尼亚虽然在 1939 年订购了 10 架 Potez 631,但实际上却没有接受过任何该型战斗机)。

ECN I/13 的 Potez 631CN2,请注意机头上的中队标志,及尾翼上表示维希政府的红黄条

  1944 年 9 月,地下抵抗组织“法国内地军”(Forces Francaises de l'Intérieur)在一个德军废弃的二线机场上找到了三架完好的 Potez 631 战斗机,这些飞机随后被交到自由法国空军 III/33“佩里戈尔”(Périgord)侦察大队服役。该部用这种飞机对法国东南部德军严密防守的鲁瓦扬(Royan)地区做了几次成功的侦察,为盟军攻克这个防御支撑点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这也是波泰式战斗机的身影最后一次出现在战场上。

  二战结束后,这三架飞机被转交给了位于奥尔日河畔布雷蒂尼(Brétigny-sur-Orge)的飞行试验中心(Centre d'Essais en Vol)用于一系列的训练任务,后来还作为测试平台参加了法国的火箭研究,也算为了三色旗而鞠躬尽粹。

Sud-east 100 型双发战斗机,击败 Potez 670/671 成为 Potez 630/631 的接班人

后记:

  本文参考了阿兰.佩尔蒂埃(Alain Pelletier)先生的《French Fighters of WWII in Action》一书及拜瑞.凯特里(Barry Ketley)先生所著的《FRench Aces of World War 2》一书,另外还有网上一些相关资料。该机型的总产量是:88 架 630 型战斗机及 215 架 631 型战斗机,如果再算上侦察型 Potez 63.11 和 Potez.633 轻轰炸机等衍生型号,也算是个产量过千的大家族。不过,波泰式双发战斗机虽然一度被视为“万能军用机”的最佳代表,最终却没能象它的同族-----德国的梅塞施密特 Bf 110 战斗机一样名扬四海,甚至在二战中也没留下任何值得夸耀的战绩,仿佛一个在第一幕就念完了全部台词的小配角,无奈地在还听不到任何的欢呼时就黯然离开历史舞台。但是,这并不表示这种漂亮的飞机会湮灭在时光的洪流中,毕竟“No part of the History will be forgotten!”

Potez 631 C3 的极清晰照片,可惜该机所属部队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