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大战 > 二战中的苏联 > 空军装备 > 内容

空中马戏团

来源:互联网 责编:mechsnake 作者:Minghui 时间:2004-07-19

1931 年 6 月,苏联空军科学研究院的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瓦赫米斯洛夫(Vladimir Sergeyevich Vakhmistrov)提出了一种为轰炸机护航的方法:将战斗机安放在轰炸机的机翼上。

  这就是著名的 Zveno 计划(通常译作连环),亦称寄生战斗机计划,这将是一项长达十年的研究计划。

  Zveno-1 第一个方案是两架 I-4(设计局内部编号 ANT-5)战斗机安装在一架双发全金属轰炸机 TB-1 机翼表面上方,整个系统的起飞重量超过一万二千公斤。

  做为母机的 TB-1 轰炸机是图波列夫精心设计的精品,长 18 米,翼展 28.7 米,使用两台 BMW-VI 或 M-17 发动机,使用前者时正常起飞重量 4,227 公斤,最大起飞重量 6,762 公斤,翼载 56.4kg/m2,起飞速度 184 公里/小时,3,000 米速度 175 公里/小时,航程 575 公里,升限 4,920 米,使用后者正常起飞重量 4,520 公里,最大起飞重量 6,810 公斤,翼载 56.8 公斤/平方米,起飞速度 178 公里/小时,3,000 米速度 174 公里/小时,航程 1,000 公里,升限 4,830 米,该机自卫武器为 6 挺 7.62 毫米 DA-2 机枪,可携带 1,000 公斤炸弹。TB-1 开始生产于 1929 年,一直到 1932 年才停止生产,在红军一线部队一直服役到 1936 年。该机可靠性很好,服役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因设计原因造成的事故。

TB-1 型全金属轰炸机,开创了一个时代的杰作

  做为子机的 I-4 单座战斗机也是图波列夫的作品,该机是苏联第一种全金属战斗机,共制造了 369 架。为了进行试验,对该机专门进行改造,称为 I-4 Zveno,改用一台 420/525 马力的 Gnome-Rhone Jupiter-VI 发动机,武器为 2 挺 7.62 毫米机枪,机翼下还可以挂 4 枚小型炸弹。

I-4 单座战斗机,我看到了图波列夫对全金属单翼战机的热情

  在 Zveno-1 中,I-4 战斗机将它们的起落架滑轮通过一个管状的金字塔框架(如同一个三角架)固定在轰炸架机翼上。I-4 的尾翼固定在一个可折叠的三脚支架上,支架的打开由轰炸机飞行员在座舱内通过控制线完成,而 I-4 的尾翼的摆脱,由战斗机驾驶员完成。

  Zveno-1 的第一次试飞在 1931 年 12 月 3 日,两架 I-4bis 战斗机在三千米高空同时脱离母机。依照试验得出的结论,由于不需要起飞和爬升,I-4 战斗机的航程将由 341 英里增加至372英里,同时,TB-1 在正常载弹量的作战半径 217 至 248 英里之内将得到 I-4 的全程护航,证明了寄生战斗机计划是可行的。

待飞的 Zveno-1 子母机

Zveno-1A

  是 Zveno-1 的改进型,主要变化是子机由两架 I-5 双翼战斗机组成。I-5 战斗机是波利卡尔波夫和格里戈洛维奇在监狱中设计的,波利卡尔波夫因设计 I-6 飞机失败于 1929 年 10 月被逮捕,罪名是“参与反革命破坏分子组织”,未经法院审理就被判以死刑。但两个月后他却被送至设在布特尔监狱的特种设计局,即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第 39 中央设计局,这个特种设计局就是著名的监狱设计局。他在特种设计局里遇上了格里戈洛维奇,两人联手设计了 I-5 战斗机,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机之一,总共生产了 803 架,它的一种发展型就是著名的 I-15 战斗机。

I-5 战斗机,特种设计局的又一精品

  驾驶 TB-1 的是 Stefanovskij 机组,两架 I-5 战斗机安装在轰炸机机翼上方,分别由 Grozd 和 Kokkinaki 驾驶,试验也取得了成功。

Zveno-1A

Zveno-2

  由 TB-3/M-17 和三架波利卡尔波夫 I-5 战斗机组成,两架 I-5 战斗机被安放 TB-3 的机翼上方,第三架 I-5 战斗机被安放在机身上方。

  最大的改变莫过于使用新式的 TB-3 作为母机,此后所有进行试飞的 Zveno 计划都统一采用 TB-3 作为母机。TB-3 是 1930 年开始研制的重型轰炸机,该机平直机翼,固定式起落架,机翼蒙皮为漆布,机身蒙皮为波纹铝板,抗战期间苏联曾提供六架供中国空军使用。

  除了 Zveno/SPB 使用安装 M34 发动机的 TB-3/m34,其它母机都采用安装 M17 发动机的 TB-3/M17。TB-3/m34 参数如下:航程 2,000 公里,最大速度 250 公里/小时,升限 7,000 米。

TB-3 轰炸机

  Zveno-2 首飞于 1933 年夏(有资料声称是 1934 年 8 月),TB-3 飞行员是 Zalevskii,I-5 驾驶员分别是 Suzi、Suprun 和 Altnov,在实验中,所有 I-5 都顺利脱离轰炸机。

Zveno-2 子母机

Zveno-3

  该方案预定由一架 TB-3/M-17 和两架单翼战斗机组成。原定战斗机的角色由 Grigorovich 设计的 IP-1 战斗机担任, 但是由于 IP-1 战斗机发展迟缓,迟迟未能交付使用。于是决定使用 Grigorovich I-Z 战斗机(IP-1 战斗机的前身),I-Z 驾驶员分别是 Grozd 和 Korotkov。I-Z 战斗机是一种单翼战斗机,使用一台 480 马力的 M22 发动机,翼展 11 米,长 7.9 米,最大时速 320 公里/小时,武器为三挺 7.62mm 机枪,该机在制造了两架原型机后因为难于操作所以只生产了 71 架。

  两架 I-Z 战斗机将通过专用制造专用制造的悬挂机构象吊秋千一样悬挂着在 TB-3 机身下身,这个“秋千”可以在起飞前和飞行中进行调整,但这种设计造成连环计划中唯一的悲剧,在 I-Z 战斗机脱离时这个秋千发生故障, 不幸撞上 TB-3 的机翼,试飞员 Alexei Korotkov 未能成功跳伞,以身殉职,该机于 1934 年夏天首飞。

Zveno-4

  有关该机的资料非常欠缺,只知道该计划建议发展一种特殊的牵引机,以获得更大的运载能力来组成更强有力的空中组合,很有可能只停留在设计阶段。

Zveno-5

  该系统的母机是一种经过改装的 TB-3/M-17。在该轰炸机机身下方有一个吊架,吊架上联结了一架 Grigorovich I-Z 单翼战斗机。吊架以铰接的方式装在 TB-3/M-17 的后部,可以旋转下来发射和回收 I-Z 单翼战斗机。在战斗机机身上部的驾驶舱前面,有一个系紧刹车和抓钩。该飞机的首航是在 1935 年 3 月 23 日。苏联人成功地在该机上实现世界上首次在空中回收子机。

Zveno-5 在回收子机,据说这是世界第一次母机在空中回收子机,未经证实

Zveno-6

  一架经过改装的 TB-3/M-17 每个机翼下面各悬挂一架波利卡尔波夫 I-16 单翼战斗机,用固定的三角形装置联接着。I-16 是大家熟悉的一种战斗机,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为了加强战斗机与轰炸机之间的联络,它们之间装有内部通话装置。燃油管和机油管将战斗机与母机连接在一起,1934 年 12 月首飞,TB-3 驾驶员 Stefanovskij,I-16 战斗机由 Budakov 和 Nikishin 驾驶,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该计划被放弃了。值得注意的是,Zveno-6 和 Zveno-SPB 计划非常相近,常有人将两者混淆。

地面上的 Zveno-6 子母机

Zveno-7

  经过改装的 TB-3/M-17,每个机翼下各联接有一架波利卡尔波夫 I-16 单翼战斗机,通过吊架连接。吊架在外置的引擎舱的外侧,沿着翼展的方向。在吊架内部的末端,安装有枢轴,可以向内向下旋转,用于发射和回收 I-16。I-16 的驾驶舱前部有一个销子,这个销子与吊架上的一个横杆咬合在一起。通过飞行实验发现,这个用于钩吊的吊架系统过于复杂,而且有时还会失效。1938 年该项目取消。已知该试验的试飞员分别是 Stefanovskij、Suprun 和 Nukhtikov。

Aviamatka-PVO

  按字面理解是“空中警报”的意思,即“空中防卫母机”的计划。该母机的设计使命是携带着 4 架战斗机进行 5-6 个小时的远程巡航,负责对偏远地区和漫长的海岸线进行巡逻和守卫。

试飞中的 Aviamatka-PVO

  根据苏联人做出的估算,4 架这样的母机编为一组,轮换飞行,可以取代 24 架普通的战斗机。为了证实这种理念,Vakhmistrov 决定把三种型号的 Zveno 结合成一种混成体——即 Aviamatka-PVO。

  这个组合体,由一架轰炸机和 5 架战斗机组成——2 架 I-5 双翼飞机装在外翼上的一个形同的装置上,2 架 I-16 单翼飞机装在机翼下的管状结构上,1 架 Grigorovich I-Z 单翼机装在机身中腹下的吊架上。TB-3 可以携带着 I-5 和 I-16 起飞,不过 I-Z 要单独起飞,在飞行中再与母机联接在一起。

  该计划首航在 1935 年 11 月,可谓是 Zveno 的顶点,要知道整个连环由六架四种不同类型飞机组成,而且所有战斗机都将同时脱离母机,已知 I-5 上的试飞员是 Nikishin 和 Suprun。根据未经证实的说法,苏联人曾经进行五架子机同时脱离母机,然后全部重新由母机同时回收的试验,但我无法证实这种说法。

  虽然试飞取得成功,但是该计划最终还是放弃了,原因很简单,它的操作实在太复杂,除了最优秀的试飞员,几乎没人能操纵它。

国外模友制作的 Aviamatka-PVO

Zveno-SPB

  它的设计建议是在 1934 年 8 月 14 日提出来的,作为携带小型战斗轰炸机的远程轰炸机。速度较慢的轰炸机,携带小型战斗轰炸机飞行,当距目标的航程在小飞机的作战半径之内,便放出小飞机。小飞机的速度较高,可以更好的躲过敌机的拦截,顺利地摧毁目标。

  最后成型的方案是这样的:两架 I-16SPB 战斗轰炸机装在 1 架 TB-3/AM-34FRN(AM-34 发动机)的机翼下。I-16SPB 的翼梁得到了加固,并加了额外的油槽。它的机翼下挂架可以携带一对 FAB-250(550lb)炸弹,它被联缚在 TB-3 外翼下的三角形管状结构上。整个系统起飞重量高达 22,000 公斤,最高时速达到 268 公里/小时,战斗机将一直使用母机的燃料,直到脱离的瞬间。该机首飞于 1937 年 7 月。

Zveno-SPB

I-16SPB 与母机对接过程  在战争爆发前苏军黑海舰队海军航空兵共装备 6 架经过特殊改进的 TB-3/AM-34RN(第 63 轰炸机旅)和 12 架 SPB(第 32 战斗机团第 2 中队)。Zveno-SPB 是唯一参加过实战的 Zveno 机型,他在苏德战争初期表现地相当活跃。

  1941 年 7 月 26 日,这种飞机成功地攻击了德军占领下的罗马尼亚康斯坦萨油田,2 架 TB-3 携带 4 架 I-16SPB 出发执行任务,I-16SPB 在离罗马尼亚海岸 30 公里被发射出去,2 架袭击了 Constanta (康斯坦萨,罗马尼亚东南部港市)炼油厂,另 2 架则袭击了码头,德国第 52 战斗机联队第 3 大队的 Bf 109 虽然进行了拦截,但所有的 I-16SPB 都安全返回。

  8 月 2 日,苏军进行了第二次 Zveno 攻击,3 架 TB-3 携带 6 架 I-16SPB 进行了这次袭击,但在 TB-3 得以发射它们的 I-16 前,就遭到了 Bf 109 得拦截,TB-3 只能提前发射所携带的 I-16,结果 6 架 I-16SPB 中,有 2 架被击落。

  8 月 3 日,苏军发起了第三次 Zveno 攻击,在距 Constanta 10 公里的地方,2 架 TB-3 发射了携带的 4 架 I-16SPB,这 4 架 I-16 攻击了炼油厂和储油罐后,全部安全返航。同一天,32 架苏联轰炸机攻击了同一目标,这一次他们遭到了德国第 2 训练联队第 1 大队的 Bf 109 群的拦截,德国人宣称击落了 11 架苏联轰炸机,大队长 Herbert Ihlefeld 上尉一人击落了 6 架,使他击落的敌机数上升到了 53 架。

  8 月 10 日苏军对 Constanta 发动了 3 次空袭,第 1 波 5 架 DB-3 和第 2 波 6 架 Pe-2 未能给目标造成损害,但第 3 波  6 架 I-16SPB 的 Zvenos 攻击则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炼油厂。

  8 月 13 日,苏军发动了最著名的一次 Zveno 攻击,目标是 Cernavoda 地区的 Danube 大桥。该桥上有横跨多瑙河的输油管,IL-4 轰炸机曾经对该桥进行过多次攻击,但因为桥周围密布高射炮火而未得手。

  8 月 13 日 3 点分,3 架 TB-3 从克里米亚的 Yevpatoria 机场起飞,2 个小时 10 分钟后,6 架 I-16 被释放,这 6 架 I-16 直扑位于 Cernavoda 地区的 Danube 大桥,在高射炮火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前,5 颗 250 公斤炸弹直接命中了桥梁,这次轰炸不但严重损坏了大桥,而且摧毁了邻近的输油管道,在回航的途中,这 6 架 I-16 还顺便扫射了一支罗马尼亚地面部队。在回到基地后,这次 Zvenos 攻击的领队 Arseniy Shubikov 大尉被授予“列宁勋章”。关于这次袭击,国外还有 8 月 25 日的不确切说法(另外一种说法更为夸张,认为这次袭击 1943 年 5 月 25 日进行)。

  但是这时的战场形势愈加恶化,迫使苏军增加 Zveno 攻击次数,8 月 17 日又一次 Zveno 攻击了 Constanta 港,苏军投下的炸弹击伤了 3 艘货船,在这次轰炸中 1 架 I-16SPB 被德第 2 训练联队的 1 大队的 Bf 109 击落。

  在陆地上,第 63 轰炸机旅也非常活跃,多次向第 11 集团军部队发动 Zveno 攻击,在其中的一次 Zveno 攻击中,2 架 I-16 一举击毁了 3 个德国炮兵连。

  由于克里米亚上空苏军战机的活跃量,德军将第 3 战斗机联队第 2 大队、第 52 战斗机联队第 3 大队从中部战场被调来克里米亚。10 月 23 日,3 个德国战斗机大队全部出动以清除克里米亚上空的苏联飞机,德国战斗机总监莫德士上校亲自担任地面引导任务,突然出现这么多德国战斗机使苏联空军十分震惊,正是 10 月 23 日的空战彻底终结了苏军的 Zveno 攻击,这一天苏第 63 轰炸机团的两架 TB-3 在 11 架 I-15BIS 和 8 架 I-153 的护航下,正准备以 Zveno 攻击德军位于 Perekop 地峡的炮兵阵地,正当那 2 架 TB-3 发射了它们携带的 4 架 I-16 时,一群第 77 战斗机联队第 3 大队的 Bf 109 出现了,Emil Omert 和他的僚机以全速追击 I-16,其余的 Bf 109 则攻击了那些护航的 I-15BIS 和 I-153 并一举击落了其中 5 架,Omert 少尉追上了那 4 架 I-16,并击落了其中的 2 架,这是他的第 33 和 34 次空战胜利。

  损失是如此惨重,迫使苏军从此停止了 Zveno 攻击。在 1941 年 7 月至 10 月的短暂时间内,Zveno/SPB 总共进行了 30 次以上的出击。

  非常有趣的是,在战争未期,德国空军也进行一系列类同于 Zveno 的攻击行动,称作"Mistel",这是一种十分稀奇古怪的武器系统。用一架无人驾驶的 Ju 88 中型轰炸机去掉驾驶舱,装上 3,800 公斤烈性炸药,形成一个巨大的弹头。在 Ju 88 上面固定一架 Bf 109 或 Fw 190 战斗机。战斗机驾驶员通过一套精巧的装置操纵组合飞机,临近目标时将飞机对准目标,解脱无人轰炸机,让无人机冲向目标。一共生产了 250 架,大部分用于东线作战,事实上在实战中 Mistel 从没有取得过值得一提的战绩。因为这种东西机动性很差,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几乎是自杀性攻击下,成为敌方战机的活靶子,在遇到对方战斗机时,即使未被击落,也只能仓促将轰炸机抛弃,顾不上袭击什么目标。

Mistel 飞机

  除了以上列出的 Zveno 组合飞机, Vakhmistrov 也提出一些更为大胆甚至是疯狂的计划,象在一架母机机翼下悬挂一架 towing 战斗机的计划,一架 Pe-8 四发重型轰炸机机翼下悬挂两架 MiG-3 战斗机的计划,与此相近还有一架 Pe-8 和两架 I-16SPB 的组合,一个组合式飞行炸弹(德国的 Mistel 十分相近);一架 GST 远程水上轰炸机和两架安放在机翼上的携带鱼雷的 I-5 飞机……所有这一切都停留在设计阶段。

  随着 1941 年苏德战争的爆发,苏联停止了 Zveno 计划的发展,但 Zveno 仍在苏联空军飞机发展史写上重重的一笔。

上一文章:雅克-7 飞机简史
下一文章:“歪脖子”从军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