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美国军事 > 武器装备 > 航天器 > 航天探测器 > 内容

“勇气”号火星探测器

来源:互联网 责编: 作者: 时间:2004-01-05

  “勇气”号长1.6米、宽2.3米、高1.5米,重174千克。它的“大脑”是一台每秒能执行约2000万条指令的计算机,不过与人类大脑位置不同,计算机在火星车身体内部。

  所谓“颈”和“头”是火星车上伸出的一个桅杆式结构,距火星车轮子底部高度约为1.4米,上面装有一对可拍摄火星表面彩色照片的全景照相机作为“眼睛”。两台相机高度与人眼高度差不多,有了它们,火星车能像站在火星表面的人一样环视四周。

  当“勇气”号发现值得探测的目标,它会以6个轮子当腿,运动至目标面前,然后伸“手”进行考察。火星车的“手臂”具有与人肩、肘和腕关节类似的结构,能够灵活地伸展、弯曲和转动。上面带有多种工具。

  工具之一是显微镜成像仪,能像地质学家手中的放大镜一样,以几百微米的超近距离对火星岩石纹理进行审视。另外还有穆斯鲍尔分光计和阿尔法粒子X射线分光计,可以用来进一步分析岩石构成。还有一个相当于地质学家常用的小锤子的工具,能在火星岩石上打出直径45毫米、深约5毫米的洞,为研究岩石内部提供方便。

  “勇气”号依靠餐桌大小的太阳能电池板获得能源,在理想情况下每天最多可在火星上漫步20米,它的观测预计持续90个火星日(相当于地球上的92天)。

  这台火星车科学仪器的负责人、美国康奈尔大学科学家斯奎尔斯认为,“勇气”号将是迄今人类遣往其他行星上第一个可以移动的、自动化的大型实验室。他说:我认为这是人类在火星探测方面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相关链接:

  据了解,2003年6月10日,名为“勇气”的火星登陆探测器从美国的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发射升空,对于这个全新设计的超级智能机器人来说,这是一次孤单的旅行,在运载火箭的推动下,它将深入太空中的未知领域,在206个昼夜中完成长达4.8亿公里的星际旅行。然而,旅途的终点只是任务的开始,这个智能机器人在降落在火星表面后将面临着一次巨大的挑战:寻找火星上可能存在的生命。

“勇气号”气袋下落的样子

 新浪科技讯 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夜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六轮火星登陆车“勇气号”将继欧洲“猎兔犬-2”后再次造访火星。根据原计划,“勇气号”在火星表面的软着陆将在华盛顿时间星期六23时35分(北京时间1月4日12时35分)进行。新浪科技对此做全程直播。图为“勇气号”气袋下落的样子。

火星探测器美“勇气”号火星车登陆准备 成功调整飞行方向

“勇气号”奔向火星的样子

勇气号的着陆点——古塞夫坑

  “勇气号”这次火星登陆真有点象大姑娘出嫁:如果说美国宇航局是她的娘家人的话,那么,她在火星上的着陆点就是她的婆家了。人们最关心的是,美国宇航局究竟给“勇气号”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婆家?为什么要找这样的婆家?

  重达400磅的美国宇航局“勇气号”探测器将于今天(美国当时时间3日)登陆火星,“勇气号”的预定登陆地点是在已经干枯的湖泊沉积地带。美国宇航局火星探测首席科学家

吉姆·戈尔文说:“也许这里有液态水的沉淀物。”

  具体说来,“勇气号”登陆地点就是古塞夫大坑,这是一个宽90英里的大坑。古塞夫大坑可能是30亿到40亿年前一颗小行星撞到火星赤道的南部后形成的。大坑有条干枯的河道,可能是液态水、水或冰流向大坑的通道。戈尔文说:“除非这里的地形跟水有某种程度的联系,要不然不会出现这种地形。”

  如今,研究人员希望在古塞夫大坑内发现可能有近3000英尺厚的沉淀物。研究人员希望这些沉淀物是由水沉淀而成的,沉淀物上面还可能覆盖着灰尘和沙子,这些灰尘和沙子是在过去20亿年里被风吹入大坑的。而如果过去古塞夫大坑里真的曾经有过水的话,那么就会表明大坑中现在仍旧会有水。毋庸质疑,水是重要物质,因为有水才有生命存在的可能。从轨道上看,这里的地形非常具有说服力,但只有等到研究人员近距离对古塞夫大坑进行检测后,他们才会肯定这个大坑是否曾经有过水。

  戈尔文指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古塞夫地形可能是被熔岩、冰和风改变成这样子的,大坑的外形可能是经过不流动的水或持续不断的洪水冲刷形成的。”“勇气号”探测器所携带的科学仪器将会查明古塞夫大坑形成的原因。

  “勇气号”探测器可以从岩石表面刮下小块岩石,然后分析里面的矿物质。“勇气号”探测器还能查看大坑周围环境,此次检查的细致程度和精确程度都将是空前的。为了更加近距离地检查岩石的构成,“勇气号”会迅速“走”到它最感兴趣的岩石。“勇气号”会使用科学家事先安装在它上面的仪器和工具,尽力找到大坑形成的原因。首先就要检查岩石中是否有水的沉淀物。比如,如果古塞夫大坑过去真是一个大湖(这个湖有可能是美国著名的火山湖面积的10多倍)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在大坑的岩石中发现某种重要的矿物质。“勇气号”可能会发现蒸发岩——水蒸发后形成的矿物质。而火星上的盐与地球上的非常相似。盐的成分钠和氯化物在分解后会溶解在海水中,而一旦海水蒸发,钠和氯化物就会共同作用形成矿物质“岩盐”。

  “勇气号”可能还会在火星上找到像石膏或钙镁硫酸盐(calcium magnesian sulfate)一类的蒸发岩,还有可能找到与碳酸盐(即碳酸钙)有关的矿物质。这些矿物质有时是由活的有机物生成的。戈尔文指出,这些矿物质差不多就是水存在的一种迹象,“至少在地球上是这样”。

  另一个能证明有水存在的证据就是沉淀物结构层次是否均匀。比如,如果沉淀物是由风吹积形成的,层次会很不规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气流方向的变化(如地球化石沙丘)。如果沉淀物是由水沉淀而成的,沉淀物的层次可能会比较均匀,一层堆积着一层。

  戈尔文说,最鼓舞人心的结果无疑是找到液态水在古塞夫大坑表面存在很久的证据。他解释说:“有长期存在的不流动水的地方可能就是生命的栖息地。”无论从古塞夫大坑得到什么样的信息都是重要的。不管是有水还是无水,不管是有生命存在还是没有生命存在。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有助于我们确定未来探索火星的进程。



上一文章:T-50“金鹰”教练机
下一文章:X-39